它起飞的那一刻,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动物!

仙八色鸫,光听名字就知道这鸟有多好看,能看到就是幸福了。

可当你面对一只受伤的仙八色鸫时,救助动物的那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焦虑头秃一点儿都不会少。

毕竟,对陈老湿来说,只有将它放归野外,才是最好的救助。

上周日下午,我们去老山放归了一只仙八色鸫,简称仙八。

仙八是上周一傍晚从青奥那边被救助到,由警察送来,他们放下动物匆忙就走了,我们没有能够了解到更多的动物被救助到的信息,那里显然不是仙八稳定居住的栖息地,我们倾向于认为那是仙八在迁徙的过程中出现的点位。

500

这就是仙八色鸫,美啊~©江华志

接收到仙八之后的体检我们发现它没有明显伤病,精神不错,体况略瘦但可以接受,姿态正常但很可能不太会飞行,毕竟被救助到就一定有被救助到的原因,什么问题都没有的鸟怎么会被人抓住呢?

我们按照惯例给它进行了补液并且提供了食物,期待第二天它能自主进食。

但救护动物就是这样,哪有那么多心想事成,大部分都是事与愿违,第二天它意料之内的没吃东西,但是精神还是蛮不错,凌辉给它提供了更加丰富种类的食物,包括仙八比较爱吃的蚯蚓,但看起来也并没有让仙八拥有太多的进食欲望。

500

关于蚯蚓可戳: 本土区长出一条蚯蚓廊道

这时候救护工作面临选择,一方面减少打扰可能让动物更快的适应新的环境而开始吃东西,动物自主进食是最好的情况,但减少打扰如果没有让动物自主进食带来的就是在时间被等待拖延后的动物体况的下降,所以适时的填喂食物也是会被选择的操作。

但另一方面,填喂给动物带来的应激非常大,可能进一步导致动物拒绝自主进食,填食并不是长久之计只能临时起到作用。另外,动物拒绝吃东西很可能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如果动物自身并没有准备好接收食物,强行填喂下去的食物也会成为负担。

所以这个等待还是填喂还是其他的措施以及它们对应的时间是非常难拿捏的,需要经验的不断积累,并且也面临风险。只有对于动物通过有限的观察更准确地了解动物个体的状况,判断何时做出什么操作选择,才能更有机会选择到相对理想一点点的操作。

500

图为:食物,当然这是从前给喜鹊准备的食物照片,来凑数的

经过大脑这个最复杂的高度精密的模型的处理和运算后,凌辉在那个他选中的时间选择了填食,事后无法证明这个选择有多美妙,但带来了好的结果,救护就是这样,没有那么多手拿把攥的华丽操作,更多也更宝贵的是如履薄冰的我做到了。

填食对于动物个体除了应激带来冲击意外,操作的粗暴程度也决定着动物的命运,我们当然想用温柔友善的方式让动物吃饭,但填食这个选择对于动物来讲一定是粗暴的,但粗暴的伤害和粗暴的安全操作对动物来讲天壤之别。

我们是天天和动物在一起的人,当然对于动物有多一些的了解,这些了解决定着每一个微小的细节,这也是为什么我很难有效的微信指导别人如何救助动物,细节太多甚至连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但做的时候我们就是那么做到的。

500

凑图的白头鹎(可戳:谁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动物

仙八的体重稳定住了,并且我们通过调整喂食的频率和食量结合体重的监测,让仙八的体重稳步回升,在放归的时候超过了刚来时候一点点。

除了营养状况,它能不能飞显然是我们最关注的,首先放归显然是我们的唯一目标,所以能不能飞行是决定性的因素。第二个是仙八在南京是夏候鸟,现在这个时间正是迁徙的时间段,我们在对于它康复的时间无法预估的情况下,显然很担心它的康复时间赶不上迁徙。

一直养着它从来就不是我们的追求,仙八好看我有眼睛我知道,喜欢当然是喜欢,仙八往那一站就跟封神演义里大罗金仙掏出来内法宝似的霞光万道瑞彩千条谁不喜欢,就因为喜欢才要把它放归回到野外。

仙八饲养在相对封闭安全感好一些的住院柜,但我们会安排它进入大一些的笼舍进行观察来评估它的飞行能力,由于笼舍常年保持住满的状态,因此我们要先把原本笼舍中的动物转移到临时笼舍,让仙八进去测试。

前面几次的测试都不理想,它在地上走来走去但无法实现真正的飞行,但我们也观察到伴随着体重的上升和时间的推移,它在住院柜中跳跃的幅度越来越大,这也给我们一些积极的暗示。

500

飞行训练的教鞭(可戳:健身教练说了:你少给我来这套林志玲

在周六傍晚,我和徐鑫还测试了仙八的飞行能力,让人失望,它在地上自信的散步但并未起飞。

周日的早上,我和凌辉检查仙八的情况,刚把住院柜门打开一个缝隙,仙八一下飞出来进入室内大空间,并且翅膀扇动有力越飞越高,一下飞到了长走廊的尽头,显然要不是屋子有限,它能一直飞,我和凌辉赶紧给它抓了回来,当即决定当天放归,不能耽误。谁也不知道周六那一晚发生了什么,大概是天使来过了。

救护工作的放归动物的评估往往发生得如此出乎意料,一方面是因为野生动物惊人的求生意志和生命活力,另一方面是动物一旦做好准备,我们都希望它们可以尽快回归。

我听说过有的地方放归动物还要提前报备等批准,那都是不懂业务的外行,是形式大于意义的形式主义。我们小学还有好多事我还没说过,我们这不这样,我在的地方动物的需求必须排在他妈的第一位。

500

放归现场 图片来源:微博@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

前面的工作做到了位,放归的时刻就什么都那么顺理成章,我们来到一个有仙八稳定记录的区域放归它,仙八在南京活动区域有限,对森林质量有一定的要求,因此要选择有它们栖息的地方放归才能保证环境是适合它们生存的。

打开运输箱它观察了一阵,我们也耐心等它,然后它跳出箱子,短暂停顿然后一下子飞起来,伴随着飞行起伏的弧线挂了个弯进入的密林。

500

它飞了 ©水虎鱼

我在董寨见过几次仙八,对于仙八的飞行几乎没啥印象,因为每次看仙八都是伴随着枪林弹雨般咔咔咔的快门声在目之所及最突兀的石头上精神的站着叼着虫子准备去旁边地上的巢里喂给雏鸟,仙八的精神更在于它应对如此大场面的勇敢,但除了大炮,大概谁都会替仙八无奈。

放归的这只仙八和以往见到的不同,虽然飞舞翩翩但只是短暂一闪而过,不过那不受打扰的自由光辉让它就是那只世界上最好看的动物。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