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懂王了

FBI在海湖庄园抄家的时候,特朗普正在千里之外开会研究怎么解决自己偷税的问题,这场原本就让他上火的会议,因为一通电话打来,让他更加火冒三丈。

电话那头,律师在特朗普不停的催问下,实时汇报着那群FBI如何闯入他的府邸,并精准地锁定一片搜查区域后开始翻箱倒柜。

500

特朗普老婆的衣柜被翻了个底儿朝天,保险柜也被炸开了。最后15箱材料从海湖庄园里拖出,在这段抄家的过程中,特朗普通过电话严密监控着FBI的行动进程。

狗皮膏药一样粘人的偷税漏税风波被暂时搁置,FBI的突然袭击成为了特朗普在8月遭遇的头等大事。

律师在电话里汇报说,那些FBI有意穿着POLO衫和短裤,让这次抄家行动看起来没有那么兴师动众。尽管他们的手里还提着枪。

500

但这个消息还是立刻在全球的媒体上引起了轰动,因为特朗普在随后便马不停蹄地在社交平台上发出了“求救”信息——“我的住所挤满了一大群FBI……他们甚至撬开了我的保险柜。”

据FBI公布的信息,这场突然的搜查,是怀疑特朗普在任职总统期间,一些涉及国家机密的文件,被私自带出了白宫。

500

而其中一些标注有美国最敏感情报的最高绝密文件,可能会让特朗普因间谍罪而遭遇30年的牢狱之灾。

要知道,川宝已经76了。

这场由司法部部长亲自批复搜查令的行动,迅速在美国两党间发酵,尤其是特朗普一方的共和党派,将这次搜查定义为一场无可争议的“政治迫害”

就连和特朗普不太对付的前任副总统彭斯都站出来说:“美国历史上从未有任何一位前总统的个人住宅被搜查过。”

500

纵观美国历史,这种对前任总统的“清算”,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而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美国政治规则,中期选举前三个月内,不能对敏感政治事件进行调查,以免有“政治迫害”之嫌。

但FBI的此次搜查,时间恰好卡在了92天。

尽管拜登甩锅说这起搜查自己不知情,但蛛丝马迹都在呈现这起抄家事件背后的党争目的。

11月的中期选举关乎2024年总统选举,特朗普一年半以来始终高调宣扬“夺回白宫”的口号,从目前的民调来看,特朗普依然是最有机会获选的共和党代表,而这条铺在他面前重返白宫的通道,此刻被FBI完美阻截。

500

尤其是听命于特朗普的MAGA团体,立刻意识到这是对特朗普重新当选总统的政治迫害,在这些民粹主义者们的嚎叫下,“内战”的词条,开始愈发频发地出现在推特的信息流中。

一种存在于两党之间的灰色区域,被这起抄家事件打破了。换句话说,过去美国党争中,一种试图保持的最后的体面,被吃相难看的撕破了。

特朗普身边的人则对美媒透露,特朗普开始疯狂地讨论谁是内鬼,谁是线人,并将手指向各种各样的人。

清算、报复、内战、内鬼,这些关键词的出现,让美国的党争进入到了一个新的纪元。

500

在海湖庄园被抄家后,一名曾参加过国会山暴动的特朗普狂热粉丝,在网上发帖,宣称要拿起枪对FBI进行报复。

随后这位42岁的狂热者,端着一把AR-15型步枪,闯入FBI在俄亥俄州的办公室,双方发生交火,对峙持续了接近6个小时,他在被追捕中当场击毙。

华盛顿则有一名29岁的持枪男子开车冲向过会大厦,车子在撞击路障后发生起火,随后他下车开始当街开枪,在国会警察的追捕中,男子开枪自杀。

在FBI总部,有脏弹(放射性炸弹)被放置在总部前,而一些参与了海湖庄园搜查的执法人员,其住址和家庭成员身份,也开始在网上传播。

500

FBI的抄家,持续遭到特朗普粉丝的极端报复。

粉丝的极端行为,必然会影响到偶像。

与此同时,在围绕特朗普被迫害的氛围中,特朗普的支持率开始飙升。在《纽约时报》的民调中,仅仅在几周前,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大约有一半已经准备放弃他,但在抄家之后,形势发生了转变。

被“迫害“的特朗普似乎获得了党内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特朗普受“迫害”标签的稳固,一是源于美国政党史无前例地对前任总统的清算行为;二是出于判定特朗普触犯《间谍法》存在“双标”的情况。

民主党的希拉里也有过一样的问题,当年臭名昭著的“邮件门”事件中,希拉里利用私人邮箱收发政府机密文件。

500

而在当年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中,尼克松用了4年的时间去争夺他的总统记录和录音带的控制权,尽管最终败诉,但关键是,这所有的拉锯战都是官僚事务,是发生在法庭上,由律师们通过辩论来解决的。

而此次FBI对特朗普府邸的突击,按照美国的总统问题研究专家所说,“这让我们的政治文化进入了一种紧急警报模式,它扰乱了美国政治”。

500

前任总统与当局政府之间,从未发生过像“抄家海湖庄园”这样的冲突。

这种史无前例的清算,也给特朗普和共和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污点”——家族内鬼。

在美国《新闻周刊》和《华尔街日报》的引述中,FBI的这次突袭来自于一个秘密线人。

其实在FBI进行突袭前,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对机密文件问题进行过商谈下的查证,几周前特朗普的律师就已经签署文件,证明所有相关秘密文件都已经从海湖庄园转移走了。

但这个线人的消息,让FBI有充分的信心确定特朗普的宅子里,仍然有隐藏的机密文件。

在执法人员的搜查中,整个过程也是一套精准定位,圈定三个房间后所进行的搜查。

特朗普对身边内鬼的存在极其敏感,他开始对员工的电话进行检查,而且身边的亲信也不断的将他们怀疑的某个人,悄悄告知特朗普。

500

早在特朗普任期时,他就不断地质问自己的助手,“你信任这个人吗?”“去找泄密者”,而且还让他们每天关注谁在泄密,谁在进行配合。

而现在遭遇FBI的突袭后,特朗普对内部的猜疑到了让人窒息的程度。

特朗普的前白宫幕僚长说,自己尽管为特朗普服务了15个月,但也不知道海湖庄园有个保险箱。他说如果这个内鬼确实存在,那么他一定在特朗普最亲密的6到8个人之中。

一位特朗普的前律师表示,如果内鬼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他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

500

这个库什纳,也就是大美女伊万卡的丈夫。这对夫妇在特朗普任期,曾共同担任高级顾问,在特朗普下台后,一度消失于大众视野。

“我们需要研究从唐纳德涉嫌窃取的文件中受益的潜在人群,他们非常非常少。而库什纳最近从沙特政府那里得到了20亿美元,用来资助他创办的这家对冲基金公司。还有,为什么这家伙几个月都没有消息了?”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将怀疑的目标直指库什纳。

她说特朗普和库什纳之间可能有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当他们的利用关系结束,他们就会一拍两散。

500

当然,特朗普家族内鬼的事,也可能从头到尾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们最大的怀疑是,那些闯进川宝宅子的执法人员,有可能故意把国家机密塞到特朗普的私物中进行栽赃。

然而,在共和党这个维护家庭价值观的政党里,特朗普家族却出没着“内奸”的鬼影,这已经足够让特朗普“社死”了。

不管最后的真相如何,这已经涉及到两党派价值观的拉踩。

目前来看,党派对峙,正在趋于白热化。

500

美国的极右翼开始在网络上煽动内战再度爆发之时,主流的共和党人,也开始声称一旦在中期选举中掌权国会,将要对民主党进行还击和报复。

特朗普的律师甚至放出狠话:“如果特朗普当选,他会做的第一件事将是搜查拜登的每一间住宅。”

特朗普的政党密友也开始对加兰提出威胁,加兰也就是为FBI提供搜查令的那位司法部长,他恐吓道:“保留你的文件,并清理你的日程表。”他发誓要在共和党赢得中期选举后,对海湖庄园的搜查事件,进行彻头彻尾的调查。

按照这两年流行的国际名词,美国共和党上台之后,将对民主党实行“对等制裁”。

正如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芭芭拉·沃尔特的警告:“美国出现了内战的所有信号,而且出现的速度快得惊人。”

500

并且,这种信号,正在传递给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民。

比如,推特上关于“内战”的推文每分钟最高达到了80条,超平日的10倍。

再比如,在“唐纳德赢”的论坛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帖讨论,“什么时候开始枪战?”“他们(FBI)将会痛哭”。

而政客们此刻正在担忧,过去两党斗争中所保持的那些默契,在此次事件中已然被瓦解,过去的底线没有了,赤裸的复仇可能会代替过去得体的政治手腕。

这种底线的突破,吃相难看的党争,就算在美媒看来,也是美国进一步撕裂的象征。

如果非要给这次冲突找一个导火索,我想应该是2015年特朗普宣布自己要参加2016年的总统大选。

当时,全世界都觉得,真人秀节目制作人、成功地产商特朗普参选的目的只是炒作。因为,他的从政经验为零。共和党也把希望押注在来自布什家族的杰布·布什身上,后者是一名职业政客。

然而,令全球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特朗普赢了,尽管在竞选期间他被对手爆出很多丑闻。

500

事后,有人总结特朗普胜选的原因:他干扰了对手的OODA循环。

OODA循环(观察、判断、决策、行动),源自于美国退役空军上校的经典军事理论,甚至被称为“空战圣经”。后来他把这一军事理论发展成为一种让敌人心理瘫痪的战略,而被广泛应用。

依照这一理论,美国职业政客每次公开演讲之前,都会精心准备好演讲稿,并且提前和媒体通气,以做到“万无一失”。最起码做到避免出丑。

但是,不论职业政客如何精心准备,特朗普总能用一条接地气的推文,轻轻松松获得更高的关注。

这个大众综艺制片人出身的政治素人,很懂得大众心理。

特朗普所有的政治行为,都在以他特有的那套方式制造着混乱。

500

在海湖庄园遭遇突袭至今,特朗普在自己的发声平台上不遗余力地控诉着自己所遭遇的迫害,极右翼为他扛起了武器,而民调显示中,他的支持率扶摇直上。

受迫害的氛围,让他成为了共和党内独一无二的英雄,在党内,他的最大敌人利兹·切尼,刚刚在中期选举的预选中落败,而其他的特朗普反对者同样要么落败,要么弃权,这让特朗普的竞争力进一步扫除了障碍。

然而,中期选举的重头戏是在11月。特朗普真正要面对的挑战,应该还没有到来。

民主党应该还有对付特朗普的“大招”,甚至民主党会联合共和党中的反对者,一起联合对付特朗普。

因为,一定意义上,如果特朗普再度上台,很可能会动摇美国的“国本”。

明面上来看,拜登、佩洛西背后的民主党,所代表的是美国金融资本也就是华尔街精英的利益。特朗普所代表的是美国相对传统的工业资本家的利益。

二者只是代表不同的资本利益。

不过,这两种资本根须触及的民众是有所不同的。华尔街精英所收割和代表的,是美国精英。而特朗普背后的“红脖子”则是美国底层白人。

500

在过去200多年美国历史中,美国历任政客不论什么党派,不论背后代表着什么资本,都心照不宣地维护者资产阶级的利益。

尽一切可能把美国内部的矛盾,停留在种族矛盾、男女对立矛盾、LGBT矛盾、毒品枪支合法化矛盾……等等一系列“无关痛痒”的矛盾。

这也就导致,美国称为世界第一大国的过程中,贝索斯、比尔盖茨当人称为世界首富,富人财富水涨船高。但是美国底层并没有分享到帝国扩张所带来的红利。

换句话说,当下的美国之所以割裂感越来越重,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美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已经成为美国实际上的主要矛盾。已经成为其他“无关痛痒”的矛盾难以掩盖的矛盾。

一起接一起,为了支持特朗普而“牺牲”的美国民众,已经在用自己的生命警示美国底层: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

500

目前,美国内部矛盾正处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机,实际上的主要矛盾随时都能替换名誉上的主要矛盾。

如果是职业政客上台,不论是哪一边的政党,他们都会使用OODA循环,根据规定,争取自己党派和背后资本的利益。

但是,特朗普是个善于制造混乱的异类。没有人能确保他能遵循职业政客们的游戏规则。

尤其是当下气氛已经烘托到“内战”的程度,为了获得美国民粹的支持,更是没有人能保证特朗普会做出什么“蠢事”

一旦特朗普犯“蠢”,美国甚至可能会成为无产阶级的国度。

因此,清除掉特朗普,对于民主党,甚至共和党中的反对者,都显得刻不容缓。

500

可以说,国会山暴动、偷税问题,以及私藏秘密文件的罪责去捆绑特朗普,都是他们阻截对手的必要方式。

不过,现在就算他们要把特朗普关起来,恐怕也难左右最终结果了。

美国法律的微妙之处在于,宪法规定了谁有资格担任总统的标准,国会不能根据刑法改变这一标准,因为宪法将优先于法规。

更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所有州的法律都会剥夺犯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就是说特朗普就算被关进了大牢,他依然有可能获得竞选总统的权利,并在成功竞选后,将自己赦免

在1920年的时候,就一名叫尤金·V·德布斯的人,在服刑期间参与竞选总统,他也是美国的第一位囚犯竞选者。

如果特朗普真的被关进大牢,那么这位受到如此政治迫害的前总统,将获得更伟岸的光环。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对他们未来的总统有明确的政治诉求,一个被政治迫害的囚犯,足以让他们投出那徘徊已久的一票。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