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特快:歼-10D的高脊背是什么?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亚洲特快》,上周网络上传出一张歼-10战斗机最新改进型战斗机的照片,大家都传说它可能就是歼-10D。

不过和此前歼-10系列战斗机曲线优美的外形相比,这架传说中的歼-10D的改进却走上了以色列F-16I“风暴”战斗机类似的改进路线,即加高了背脊,从侧面看起来,消除了歼-10原来背部优美的曲线,从美观的角度来说,似乎是减了不少分,

其实加高背脊,在战斗机 设计当中是一个常见做法,大家最熟悉的因为加高背脊带来飞机性能大幅度变化的机型,一个是米格-21,一个就是F-16,而稍微不那么出名的,还有JAS-39E等型号。

这些飞机,包括歼-10,在各自的时代都属于较为轻型的战斗机,它们之所以要加高脊背,也无一例外是因为要在飞机上加装 更多的电子设备。因为加高脊背带来的机内空间容量的扩大,还是比较小的,容纳不了太多的燃料,所以只能是增加电子设备。

而同时,由于现代战斗机的基本设计,通常都是将全机最大的电子设备,也就是雷达,安装在头部,加高脊背显然并不能直接用来安装雷达的相关部件。所以在较早的米格-21上,加高脊背其实是将一些原本安排在其他位置的设备挪到脊背里,以便在头部安装一个更大的雷达。

从苏联研制的第一种米格-21全天候截击型米格-21PF开始,随着雷达越来越大,米格-21的头部进气锥也越来越大,而脊背也越来越高,最后到了米格-21MF、米格-21BIS等型号上,它的背脊已经不仅仅是影响美观,甚至带来了飞行性能的降低了。但在当时后续型的米格-23发展进度缓慢的前提下,苏联依然不得不继续使用这种已经有点别扭的米格-21战斗机作为主力。

我们知道,苏联最好的米格-21就是米格-21BIS,它的雷达已经具备了当时空战需要的大部分功能,甚至后来的米格-23早期型号都继续沿用了这部雷达。相比之下,早期的米格-21F-13的雷达名叫雷达,其实只具备简单的测距功能,所以其实更恰当的称呼其实是“雷达测距仪”。

而我军早年向苏联引进的米格-21,就是没有加高脊背的米格-21F-13,因此我国长期就只有雷达测距仪。中间我们从中东友好国家获得了苏联的米格-21MF,这也是一种加高脊背,安装有正经雷达的型号,我们仿制后称为歼-7III。只不过这已经是八十年代了,米格-21BIS都已经显得过时,更何况更加落后的米格-21MF呢?

所以虽然当时一度要求生产1000架歼-7III,让我国空军一步迈入现代化,但后来大家冷静下来就发现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浪费。

因此最后实际上我国选择的改进路线是不加高歼-7的脊背,而是通过引进西方较为先进的电子设备和现代化的空空导弹,在保持歼-7战斗机优秀的机动能力的前提下,逐步提高其现代化水平。

因此这才有了我们歼-7的独特发展路线,主要追求提高飞行性能,改进机翼机身结构,采用推力更大的发动机,以及能满足基本需求的电子设备。一直到最后,歼-7G出现的时候,我国的电子技术终于进步到了可以在歼-7狭窄的头部内,装进去一部性能过得去的多用途火控雷达的水平。回过头来我们又给一部分原本没有雷达的歼-7II系列和歼-7E战斗机加装了雷达,这些战斗机至今有一部分还在我军服役,或者用于外贸。

孟加拉国装备的歼-7战斗机此前就创造了在夜间使用火控雷达搜索发现低空飞行的“猛虎”组织游击队的轻型自杀飞机,然后使用霹雳-5导弹将其击落的战例。而且这部小雷达在对地攻击任务中也非常有用,正是因为它的地形测绘等功能,才使得一次精确轰炸政变军队的战例成为可能。而同时巴基斯坦的歼-7PG战斗机的格斗性能,也得到了他们的高度认可,甚至被称为“小F-16”。可以说这些事例生动证明了我国在歼-7上安装一部性能凑合够用的多用途雷达,同时保留歼-7流畅气动外形带来的好处。

相比之下,印度80年代初向苏联引进生产米格-21的时候,一步到位就是米格-21BIS,差不多和我国制造1000架歼-7III的计划同期,只不过他们克服万难,不顾米格-21BIS已经落后的现实,生产了好几百架,然后因为LCA战斗机难产,至今也无法替换掉这些飞机。到了九十年代,他们又进一步升级了米格-21,称为米格-21BISON,就是2019年印度飞行员在巴基斯坦喝茶事件的主角。这场空战证明,即使在米格-21BIS的小身板里面强行塞进去一部先进雷达,带上R-77中距弹,也绝对不可能和三代战斗机“五五开”。

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出,苏联的米格-21加高脊背的改进其实也是当时的无奈之举,苏军在米格-23出现后,迫不及待的就用它替代了米格-21的角色,作为前线航空兵和国土防空的主力战斗机,而苏军的米格-21在完全退役前一段时间内的角色,其实是变成了一种轻型轰炸机,这就说明其实苏联非常清楚米格-21的小身板再怎么改进,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不过所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歼-7作为“最成功的过时战机改装案例”的基础,就是我们实事求是的承认了歼-7就是一种过时的战斗机,并不想着让它“越级反杀”,对抗敌人的三代机,那是正在研制的歼-10和引进的苏-27的任务。歼-7的改进目标是追求在有限成本下实现基本的功能,这和苏联改装米格-21的背景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能拿歼-7的例子就出来说,加大背脊就不是一个好的改进思路。

实际上以色列的F-16I应该说改进的就很成功。

F-16I战斗机的背脊里面安装的是以色列自行开发的一套电子对抗系统,它的名称就叫“背脊电子对抗系统”,这套系统和以色列空军F-15I上安装的设备基本相同。

其实美国空军的F-16当然也有电子对抗系统,之前在台湾购买F-16的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空军拒绝出售ALQ-184吊舱最新改进型的事情大家还有印象吧,这个吊舱是用来干扰来袭导弹的。但是美国空军自用型F-16C战斗机在改进中实际上是内置了吊舱里面的电子设备。到了外贸机型嘛,就会根据亲疏远近,向不同的国家出售不同的吊舱。当然,美国空军自己的F-16,也在有内置电子对抗设备的同时,再挂上其他型号的先进电子对抗吊舱以对付不断进步的对手。

比如美国目前正在进行测试的一种被美军自己戏称为“愤怒小猫”的吊舱,已经具备了自适应电子对抗能力,内置人工智能系统,能够针对敌机照射自己的信号特征,自动分析并采取最优对抗策略。

此外美军也正在为自己的F-16研制能够对先进AESA雷达的低可截获模式做出反应的新型电子对抗接收机,让F-16在面对第四代隐身战斗机的时候,能够有基本的逃命能力。

但是这些新型的电子对抗技术,当然是不会向台湾这样边缘化的“合作伙伴”提供的。

回到以色列的F-16I上,即使是对以色列,美国也是不会提供自己使用的同型号的对抗设备的,所以以色列如果不加高F-16的脊背,安装这套电子对抗设备,那么它的战斗机也就需要加挂一个吊舱,才能达到与美国空军类似的电子对抗能力。

再加上以色列当时面临的威胁环境其实比美国空军更加严重,而且由于以色列空军规模相对小,也损失不起飞机。

因此实际上以色列的脊背电子对抗系统实际上比美军自用F-16的电子对抗系统要具备更强的功能才行。

那么如果要用吊舱形式安装这套设备,就意味着战斗机必须始终挂载一个尺寸远比ALQ-184更大的吊舱,占用了一个挂点不说,对于气动外形的影响也更大。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以色列最终选择了加高F-16的背脊,来容纳这套电子对抗设备。

背脊对抗设备虽然具体的性能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据相关专业媒体的描述,以色列F-16I的电子对抗系统具备一些类似EA-6B专业电子对抗飞机才具备的模式,不仅能干扰攻击本机的导弹,还能执行一些专业电子战飞机的任务,这就已经超越美国空军F-16了。

我们知道,以色列实际装备的F-16I都是双座型,也就是说它实际上是有一个飞行员来负责管理和使用电子对抗设备。虽然从电子对抗角度说,F-16I顶多也就算是EA-6B的简化版,但对于以色列来说,它周围的对手,防空系统虽然很多,很杂,但却大多数比较过时,所以有这么一套设备,完全够了。

所以说,可以说某种程度上,F-16I其实是一种兼具专业电子对抗和常规空战、对地打击能力的“更多用途的战斗机”,这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也正是由于F-16I的这个特殊设计,之前也有一些朋友说,是不是我们的这个歼-10D的这个D,其实和歼-16D的这个D是一个D,也就是“电子战”的意思。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这也有一些不对的地方。

首先我们的歼-10D是单座型,当然也可以抬杠,说我们的歼-10D直接用上了自适应对抗技术,所以不需要额外的乘员……这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但如今的自适应对抗应该还没有到能够真正取代一个专业电子对抗控制员的水平,尤其是如果要把通信对抗、空地对抗、空空对抗等多种不同的电子对抗任务都“一把抓”的话,那就更是不大可能了。目前我国和美国都已经发展出了自适应电子战技术,但目前AI主要都是承担特定的任务,所以在专业电子对抗领域,它更多的还是用来辅助人工,减少操作员“电子竞技”的工作强度,而不能真正取而代之。所以不管是歼-16D,还是EA-18G,都还是有一个专业电子对抗操作员的,如果歼-10D是承担专业电子战任务,应该也不能省掉一个人。

再换个角度来分析,我国空军和以色列不一样,我们的对手不是那种电子设备非常复杂但总体水平很落后的对手,而是世界上电子对抗能力最强的对手,所以我军的专业电子对抗战斗机歼-16D的水平那是照着强敌的EA-18G“咆哮者”去的,既然已经有了如此强大的专业电子战飞机,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一个“差一个级别”的歼-10电子对抗型呢?

那这里我也猜测一下, 歼-10D可能依然是一种以常规的空空、空地作战为主要任务的机型,之所以加高背脊,既不是为了在头部装大雷达腾地方,也不是为了作专业电子对抗飞机,事情可能更单纯一些。

就是为了容纳功率更大,功能更强的电子对抗设备,同时改善外挂条件。

在珠海航展上我们已经看到,歼-10C战斗机执行复杂作战任务的时候通常会在进气口后方两个挂点携带一个光电导航吊舱和一个电子对抗吊舱,而在对空任务的时候甚至是挂两个电子对抗吊舱。

当然了这两个挂点也是专门为携带吊舱设计的, 因为它们如果用来挂炸弹的话可能也只能带小型航空炸弹。

但是如果把电子对抗吊舱里的设备放到脊背里,同时把光电导航吊舱的功能也集成到飞机内置的设备里面的话呢?那可能意味着,此前网上传说的,关于歼-10D的机体结构和动力都有所改进的说法,可能有谱,客观上歼-10可能拥有了更强的挂载能力。

而歼-10我们知道,由于采用了三角翼设计,也没有翼尖挂点,它的外挂条件不太好。包括前段时间巴基斯坦空军飞行员也在访谈中谈及这一点。认为歼-10CE的霹雳-15导弹很先进,打的很远,机动性能也非常强,但是由于机翼下挂点少,腹部挂点又不能用来携带空空导弹,因此最多能用复合挂架携带4枚中距弹,再挂两枚霹雳-10格斗导弹。如果和敌人的重型机对抗,这个较小的载弹量会限制歼-10CE的发挥,使得飞行员总是处于“火力不足焦虑”之中。

就此,这位巴基斯坦飞行员就说,如果歼-10能加装保型油箱,就像F-16那样,那就可以多一对能够携带武器的挂架,而不必总是需要挂两个副油箱出击。这就能多带2-4枚导弹,那就好了。

但是毕竟保型油箱会破坏飞机的气动布局,对于强调高速和机动性能的歼-10来说,并不见得是理想的选择。

所以,或许我们现在看到的歼-10D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如果通过加高脊背,将电子对抗设备内置,同时改进机体结构设计,让机体腹部的挂架能够用来携带导弹,甚至可能是类似“台风”战斗机那样的四个半埋式挂点。

那就可以大大改善小巴飞行员的吐槽。

如果这样,那么一方面,未来歼-10D可以用在腹部和机翼挂架下携带6枚,甚至8枚霹雳-15的形态出击。或者也可以在腹部携带2-4枚空空导弹,机翼下还可以挂对地攻击武器的形式出击。

之前歼-20总师,歼-10的飞控系统设计师,杨伟同志也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表示过,歼-10战斗机设计上还是有一些缺憾的。而这其中,外挂条件不够理想显然也是缺憾之一,现如今如果真的能够改善,那确实也符合了歼-10D作为“消除缺憾的歼-10”的初衷。

当然了,这也仅仅是列车长的一家之言,其实之前国内关于歼-10C战斗机参加演习的报道也提到过,由于电子对抗系统的功率问题,歼-10C在和重型战斗机的对抗中吃亏。

所以这个脊背也可能仅是就这个问题做一些改进,在歼-10的气动布局不大改的前提下,通过加大脊背,来增加机内的空间,容纳更大功率的干扰机和供电设备。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歼-10D是否“有必要”。

总有朋友觉得我们已经有歼-20了,那为什么还要继续生产歼-10呢?为什么还要继续生产歼-16呢?

这个事情其实我们也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在没有真正接触隐身战斗机之前,中美两国空军都不乏类似的声音,美国空军在2018年之前也一直计划用F-35“一统江山”,到2040年左右用F-35取代除了F-22之外的所有战斗机。

但在歼-20和F-35大量服役后,中美作为世界上仅有的能够大量生产第五代战斗机能力的国家,却又不约而同的开始装备F-15EX、歼-16这样的四代半改进战斗机。是因为F-35和歼-20太贵吗?显然不是,因为这些四代半战斗机的价格也并没有便宜多少。

但是考虑综合成本的话,非隐身的四代机 确实是要比隐身的第五代战斗机便宜,尤其是日常使用当中,隐身战斗机并不能承担起全部的任务。

比如说,国土防空驱离任务,要用隐身战斗机去执行的话,是不是反而还不如用非隐身战斗机了呢?

同样的,隐身战斗机的弹舱设计也导致了它无法携带尺寸重量“超标”的弹药,比如波音公司目前设想的超音速反舰导弹,就需要让F-35在机翼下挂载。这样的话,是不是干脆让四代半战斗机携带更合适呢?这样五代机就可以用干净构型专心去执行空战任务了。

当然和美国空军的这一套反反复复相比,我军倒是更早的认识到了四代半战斗机可能无法被彻底取代,所以歼-16和歼-20配合作战的思路实际上是在这两种战斗机的研制阶段就已经贯彻了。

其实最近美国空军也提出了要为F-16开发一种后继飞机,不过他们的思路比较轻奇,这种飞机的角色定位是顶替已故参议院麦凯恩生前力推,并差一点就进入美军正式服役的“轻型攻击机”。当时麦凯恩想要让美军购买一批涡轮螺旋桨动力的轻型攻击机,用来执行反恐和低烈度作战任务。但在他死后,美国空军迅速就把这个计划给取消了,原因就是,这玩意儿除了去轰炸塔利班、ISIS这样几乎没什么防空能力的对手,实在是没用。但话说回来,如果把这些已经从国会争取到的一两百架飞机的名额,用一种类似新时代F-16水平的现代化四代半轻型多用途战斗机来填上,那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了呢?

当然这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背后还是美军对于“肥电”过于糟糕的高速性能有一些不满,之前F-16负责了大量美国本土国土防空任务,但F-35的超音速性能只能说是聊胜于无,作为截击机实在有点拉胯。而目前最适合这个任务的F-22数量又太少,下一代NGAD战斗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而美国本土防空吧,在正常情况下, 也不是很需要一流的“空中杀手”,有个类似F-16的战斗机,也够了。所以对于美国空军来说,一种和F-16定位相似,能够执行低强度任务,也能执行本土超音速防空截击任务的四代半战斗机,还是有需求的。

当然这种新时代F-16最后未必能够真的搞出来,或许更可能的还是进一步深度改进F-16吧。但是中国空军倒是需要类似的飞机,而歼-10D好像正好就是这样一种飞机,毕竟我们空军这不是还有“七爷”、“八爷”还等着替换呢嘛。

歼-10到目前为止,根据外媒的说法,已经生产了约600架,其中歼-10C约有200多架,采用无源相控阵雷达的歼-10B几十架,剩下的是歼-10A,而歼-10A可是一种21世纪初就已经在生产的机型了。

最早的一批歼-10战斗机现在已经差不多到了要中期延寿的时候了,当年先进的电子设备在今天看来也已经有些过时了。

那么,如果我们换个思路,把歼-10A做中期改装后,或者干脆不改,就是修一下以后,用于出口呢?

从目前我国友好国家的需求来看的话,我们粗略估计一下,二百架左右的市场还是有的,尤其是如果价格很便宜的话。歼-10如果进行中期改装,使用为“枭龙”BLOCK3开发的两种有源相控阵雷达之一,再改一下其他的电子设备,达到类似美国F-16V的水平那是手拿把掐啊,再搭配上外贸的电子对抗吊舱和我国丰富的航空武器装备,加上我军本身长期使用的“广告效应”和巴基斯坦买歼-10C的示范效应,二手歼-10是绝对卖得出去的。

看看国际战斗机市场,现在和电脑市场有点像,厂家拼命推销的产品,基本都是“健过身”的,还不减价,怎么想都不值啊。

之前的性价比之王,美国的二手F-16已经差不多卖完了,想买也没处拿;F-35、F-15、两风和“超级大黄蜂”太贵,只有有钱的国家或者冤大头会买;JAS-39E改进之后性价比不升反降,也卖不动;俄罗斯的苏-27和米格-29电子设备过时,现在连印度都嫌弃了;歼-11因为考虑俄罗斯的感受,不能卖;枭龙因为是巴基斯坦负责总装,我军自己又不装备,让一些客户产生了顾虑。

这些因素加起来,如果真的按照合理的价格卖二手歼-10,肯定是有人排着队想买的嘛 。

我明说了,这是“健身”机不假,但有确实三包 ,价格又真的便宜很多,性能嘛,虽然不是旗舰,好歹也是正经高端主流,而且超频啥的都给你弄好,调试过,对于大部分钱袋不宽裕的用户来说,干嘛不买?这和美国当初卖F-16ADF,也就是美国空军用来进行本土防空巡逻的F-16,引得一大票国家纷纷高呼take my money,是差不多的嘛。

这么里外里一算,我们空军如果卖掉200架歼-10A,换上“消除缺憾”的歼-10D,那多是一件美事啊。况且,歼-10的生产其实也不影响歼-20的生产,因为它们并不是一条生产线上造的嘛,相关的子系统也不一样。反正按照成飞生产歼-10C的速度,迅速填上因为出售老歼-10而留下的空缺没问题,而且随着歼-20的生产速度不断提高,不仅不会降低我军的换装速度,还能提高完成换装以后我军的战斗力,不好吗?

当然了,上述的美好蓝图也只是列车长拍脑袋的设想,实际上到底怎样,也还有待实际验证,但如果事情真的这样了,我只能说,那真的还挺好的。

好了,今天咱们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咱们下次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