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无情嘲讽外交老人基辛格:您的日历是1938年的吧?

作者丨枫叶君

来源丨枫叶君评(fengyejunping)

中国人民有多少个老朋友,没人说得清楚,因为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可是,其中有一位人人皆知,他就是亨利·基辛格先生。德高望重,老谋深算,倚老卖老,都适合这位尼克松政府时期的美国国务卿。

500

就像楚云飞的领袖蒋委员长不是李云龙的领袖,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未必就是乌克兰人民的老朋友。所以,基辛格在基辅也就没有在北京的待遇,他说的话没有人高度重视,热情附和,相反,说得不着调时,被人家狠狠噎一顿,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马里乌波尔已被俄军攻克,顿巴斯现在成为激战中心,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称那里已变成“人间炼狱”。北约国家正在加大对乌军的武器和物资援助,但与此同时,在西方支持乌克兰的声浪中,也出现了个别杂音,这些人似乎更愿意让自己显得像战术专家:打当然要打,但是,能不能考虑用点儿其它手段来获得和平?

5月19日,《纽约时报》发表社论指出,通过谈判达成和平协议也许要求乌克兰作出一些艰难的决定,因为基辅获取决定性的军事胜利是不现实的。

几天后,基辛格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致辞时也在迎合这种观点,认为,乌克兰应该让俄罗斯保留莫斯科在2014年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

基辛格是外交家,是国际关系圈中的名人,到现在还在吃当年帮了中国一把的饭。地点在达沃斯,讲话人又是大咖,这不能不让有些人恍惚一下:莫非这也是一条乌克兰走出当前残酷战争的明道?

500

可是,乌克兰显然没领情,70后现任总统对美国20后前国务卿的指点迷津给予了不留情面的批驳。在对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视频演说时,泽连斯基严厉抨击了西方媒体间出现的要求乌克兰放弃已被俄军占领的领土,以便达成和平协议的主张。

泽连斯基说:“无论俄国做什么,你都会发现有人出来说:‘我们都要考虑它的利益’。”

泽连斯基将这些言论与二战爆发前欧洲强国向希特勒做领土让步以求得避免战争的绥靖政策相提并论。“你得出的印象是,基辛格先生的日历上不是2022年,而是1938年;他认为他不是在达沃斯致辞,而是在那时的慕尼黑致辞。”

500

将时间定格在1938年,将达沃斯幻化成慕尼黑,毫无疑问,在泽连斯基看来,面对眼下的俄乌战争,99岁高龄的基辛格活脱脱成了当年的英国首相张伯伦。

为了满足希特勒的野心,1938年9月30日,英国首相张伯伦、法国总理达拉第、德国元首希特勒、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在德国慕尼黑召开会议,英法为力求避免战争爆发,同德意签署了《慕尼黑协定》,在捷克斯洛伐克代表未在场的情况下,牺牲了该国利益,使纳粹德国获得了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

这样一个绥靖结果让张伯伦很高兴。回到伦敦后,他在机场挥动着那份他与希特勒达成的协定,兴高采烈地对前来迎接的人们说,我带回了“我们时代的和平”。

可是,张伯伦被打脸了。《慕尼黑协定》签署仅半年后,德国即出兵占领了捷克全境,并扶植建立了傀儡政权斯洛伐克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家从此消失。又过了半年,德国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

500

张伯伦是绥靖,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不是吗?当然是,只是程度差别而已。现在又冒出个基辛格。泽连斯基了解历史,知道张伯伦等人当年的作为,所以,他对面对俄乌战争,仍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心存幻想的马克龙提出批评。而现在,当基辛格又认为应该为俄罗斯保留克里米亚这块已进口的海鲜的同时,泽连斯基当然要毫不客气地对这种观点予以驳斥,包括纽时的那篇社论。

泽连斯基说:“也许《纽约时报》也在写与1938年类似的东西,但我要提醒你,现在已经是2022年。”

这话什么意思?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在被英法抛弃后,屈辱地妥协了,割让了自己的国土。可是现在战场在乌克兰,而乌克兰人民不仅组织起来了,还武装起来了。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孤立无援,而如今美国等西方国家一边倒地支持乌克兰,这正是乌克兰人更有信心的原因所在。

500

泽连斯基表示愿意与普京直接谈判,但前提是莫斯科必须将部队后撤至战前的位置。“我认为这将是俄罗斯可以采取的一个正确步骤,”他强调乌克兰一定要将俄军从被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驱赶出去。“乌克兰将战斗到收复其所有的领土。这事关我们的独立和我们的主权。”

此前,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在访问德国时也曾表示,无论要花费多长时间,乌克兰将在军事上和外交上抗争,“以使我们的国家得到全面恢复”。库列巴强调,这涉及乌克兰整体上的领土完整,包括顿巴斯和克里米亚。

那些让乌克兰“算了吧”的人,或许是看到当前战争的艰难。目前顿巴斯战况非常激烈,俄军利用人数优势,出动数千兵力从三面对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两座城市的乌军实施攻击,并企图完成合围。如果这两座城市沦陷,整个卢甘斯克州都将落入俄军之手。那将是俄军即拿下马里乌波尔之后取得的又一个重要进展。

500

与此同时,俄罗斯的老一套再度上演:今夜我们马上就是俄罗斯人。普京已经签署一项法令,简化被俄军占领地区民众成为俄罗斯公民和获取俄罗斯护照的程序。此举意在加深俄罗斯对乌克兰被占领地区的控制。

可是,乌克兰人并不气馁。泽连斯基认为,俄罗斯没有足够的年轻人充当兵源,这也就是为什么俄罗斯议会星期三解除了俄国公民参军服役的年龄上限,它凸显了莫斯科急需补充战损严重的俄军。泽连斯基表示,“要打垮他们的这一意愿还需要时间。”

毫无疑问,乌克兰决心将对俄军的抵抗进行到底。从历史上,绥靖的结果是失败,就像二战的教训那样,以为让对方打一下左脸就会让右脸保全,可结果是被打至遍体鳞伤。而从道德层面看,绥靖的实质就是两个字:缺德。对于绥靖主义,英国历史学家大卫·戴克斯讲得很明白:说穿了,绥靖主义的目的就是以他人的代价购买暂时的和平。

500

基辛格是美国人,克里米亚是东欧南部的一个半岛,既然已经被俄罗斯占了,那就这个样吧。可是,如果克里米亚是迈阿密附近的一个半岛,前国务卿先生还会说得如此轻松吗?

基辛格是美国人,但他可能忘了自己还是犹太人。1938年,一个出生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15岁少年为逃避纳粹迫害随家人移居到纽约,他有个和”闪击战之父”古德里安将军相同的很德国的名字,海因茨。

他在曼哈顿读高中,参军,进入哈佛大学,毕业后担任纽约州州长顾问,再后来,先后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他就是现在的基辛格。

假如,当年的基辛格也”绥靖“一下,留在德国,估计后来尼克松就没有他这位得力助手了。美国会少了个犹太裔国务卿,而犹太遇难者名册上会多个海因茨·阿尔弗雷德·基辛格——当然,也可能连名字都没留下。

泽连斯基口中的1938年确实适合基辛格,那年张伯伦从慕尼黑带回一张废纸,而基辛格则逃到了纽约,活了下来,5年后归化为美国公民。 这个年份对基辛格意味着两个戳儿:第一个是逃出魔爪,第二个是又开始惦记那张废纸了。泽连斯基眼毒,一句话就洞穿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您的日历印错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