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高岩:中美冲突没有硝烟的战场——影响战、故事战和话语权之战

高岩:中美冲突没有硝烟的战场——影响战、故事战和话语权之战

 

为什么将引领5G下一代全球网络平台发展的华为和其它中国公司,已经成为美英加澳新“五眼联盟”不共戴天的仇敌?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一旦中国和中国公司主导全球下一代互联网和信息平台的建设和运营之后,美英将丧失控制全球信息神经中枢的能力,其中既包括英美“五眼联盟”监控全球各国信息的科技优势将逐步瓦解,也包括中国精神和中国故事将在全球获胜。因此现阶段中美冲突的本质不是贸易战和科技战,而是中美正在进行争夺国家全面优势的实力战和故事战;在这场战斗中胜出的一方,将通过自己的实力和自己的故事,成为21世纪的全球主导者!

 

一、当下中美间已经爆发激烈影响战、故事战、心理战和话语权之战

 

中美各种矛盾在过去几年全面浮出水面,而中美冲突过程中双方各自的实力、战略和弱点都通过冲突逐步被暴露;尽管美方在近年中美各种冲突中从来没有获得真正胜利,相反显示出各种败象。但中方在中美近年冲突历程中也始终存在各种战略缺陷;其中最致命的缺陷是中方无法控制中美冲突,也无法遏制美国挑起冲突,而即使是美国蛮横无理违反各种国际规则和国际法的前提下,中国也无力发起全面反击。这一切关键在于一方面中国已经深陷不惜代价维持和平和保持经济增长的思维,另一方面中国现阶段缺乏全球性话语权,缺乏全球叙事能力和影响力。

 

中美贸易战、中美科技战、中兴事件,华为事件、孟晚舟事件等等一系列西方恶意攻击和挑衅中国的事件爆发后,相关公司和中国政府有关部门都无力在全球发动公共关系攻势,扭转西方国家发动的歪曲丑化中国公司和国家的舆论攻势。面对蛮横无理的美国对华贸易战,具有一切合法性和正当性的中国社会,完全无力扭转全球公共舆论的总体趋势;形成了中国有理有据,却无处控诉和扭转全球舆论导向的不利局势。因此即使面对本质上理屈词穷的美国,本来占据着道德、法律和各种优势的中国,无法发起全球性对美国的舆论攻势,只能被动地应付美方和其他西方国家发起的对中国和华为等公司的攻击、诽谤与诬陷。这种面对美国和西方的中方话语权缺失,已经成为最明显的中国核心战略缺陷。

 

谎言在西方控制的媒体和信息空间中如果被重复一万遍,最终就成为真理;西方目前就是无耻地运用它们占据着国际话语权的优势,每天都在重复各种与中国相关的谎言和陈词滥调。而这些谎言和陈词滥调之所以有存在的空间,就是因为中国缺乏有效的反击和设定命题的能力。而这些谎言被西方制造出来后通过不断的重复,已经成为西方对中国的认知的基础,这种战略性扭曲真相的卑劣行径,只有在真正的战争背景下才会出现。如果中国始终无法反击了扭转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恶意形象诽谤和扭曲,中美之间爆发真正战争只是时间问题;对对手的诬陷和敌意最终会产生真正的不共戴天的仇恨和盲动,战争将因此而爆发。

 

美军把信息战区分为三个部分;一、影响战,二、网络战,三、电子战,这是美军经过长期战场信息对抗过程后,对相关战争经验和战略理念的完整表达。近年美军进行的任何一场战争都存在着上述三种信息作战过程,而其中的影响战更是贯穿整个对抗周期、包括真实军事力量火线对抗之前和之后的周期。影响战包括故事战、心理战、谎言战和话语权之战等不同的过程和模式,所有的模式最终都是试图影响对手的思维和行为。美国人近年高度强调中国传统“孙子兵法”中“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理念;是因为美军已经把影响战作为决定信息时代战争胜败的最关键模式之一。

 

因此在美军战略中;影响战是将选定的信息和指示传递和渗透给它国受众,以影响他们的情绪、动机、客观推理,同时影响情报系统和各个层面的领导人,进而影响官方的判断,最终使它国行为和官方行为朝着有利于策动者目标的方向发展。实现途径包括真相投射、信息安全保障、掩盖!欺骗以及心理战。美国已经把通过影响战对信息操纵进而影响公众态度,作为明确的军事行动和战略目标;而现阶段中国对影响战的认知和控制能力远没有达到美国的熟练程度。这就是中国尽管有理有节,但始终无法控制中美冲突,引导全球舆论对中国有利的关键;中国没有掌握打赢这种战争的真正关键——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国故事成为全球信服的故事,如同西方故事曾经统治过全球社会那样。

 

二、全球目前的混乱来源于西方故事已经破产、中国故事尚未深入人心

 

特朗普政治现象本质上是美国已经进入危机周期,因此试图通过民粹和极右政治解决危机的尝试;目前整个西方都已经进入一种全面危机的意识中;而中国社会也有一种转型和过程的不确定性。当下无论中外社会都面临的总体不确定性;本质在于人们已经失去对主流的社会建制、包括主流意识形态、政治模式和主流人群的信任和拥护,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索取和得过且过的敷衍,因此社会已经无法出现能够引领人类道德和制度进步的内在力量。而始终作为进步核心动力的科技在没有道德和人类内在温情的引导下,即使持续进步也最终演变成为非人性的陌生势力,吞噬社会残存的人性。

 

当下全球社会失去以往的确定性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因;首先是由于资本主义主导了现代社会之后,资本主义的核心特征、既通过创造性的毁灭在不断的毁灭现有的价值和现有的社会结构过程中,创造新价值和利益的盈利模式,在实施的过程中不断颠覆和毁灭社会原有的价值和结构,因此现代社会本身以及现代社会的经济过程中就存在着大量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势必反映到相关的人类精神和生活领域。而社会和人群失去不确定性另一个核心原因,则是由于人类在文化、观念和信息获取方式上的演变带来的影响。

 

与古典社会中人类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结构都建立在文字语言基础之上,因此具有书面书写语言文字和它的存储方式带来的确定性和稳定性相比,随着现代社会进入电信、语音、视频和图像时代之后,人们已经逐步失去了用精确的书面文字语言来表达人类社会价值和相关制度确定性的能力,因此在互联网视频时代人们心灵和思维中已经不具有传统书面文字所带来的确定性和逻辑性。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存在于人类心灵中以往建立在书面语言和经典文字带来的心灵和行为确定性,已经被无所不在的碎片化信息、包括视频、短文和各种图像所破坏,因此人类失去了原有的文字时代的社会文化和心灵的确定性。

 

在现代社会无论是宗教、科技、意识形态还是知识体系,都已经无法创造安全稳定的良好人类生活模式后,唯一有效还能够持续影响人类生活的精神模式,就是故事的讲述和聆听;而在信息时代的故事形式也已经发生巨变,从文本演变成为戏剧、影视、游戏、动虚拟现实等诸多形式,现代社会中的故事本身既是价值观的表现,更是娱乐的核心形式。现代社会中无论各种年龄、国别、心态和社会阶层差异的人们,都无法脱离体现价值观和娱乐性的故事,而故事性娱乐以及通过故事体现价值观和道德的文化系统,正在成为当今社会的核心精神结构。

 

信息时代的霸权与传统时代的霸权差别就在于能否获得公众的情感和兴趣支持。因此在信息时代注意力和吸引力就是一切;没有这二者就没有后续的一切,无论是政治、商业、娱乐还是影响力,一切都要从注意力和影响力的获得开始。而故事就是获取注意力和影响力的最佳工具;故事是人们对自身和未来的期望和理想,以及人们观念中的理想境界;因此故事不是靠其中的逻辑力量和可信度去赢得支持,而是靠其中的价值、情感、魅力以及情节、求助于人的感性而不是理性来产生影响。因此故事是一种独立的思维模式,是人类思想发展的必经阶段;故事支撑的是建立在感性基础上的人类群体生活。

 

三、政治的本质就是实力和故事——物质与精神、枪杆子和互联网

 

故事可以被理解为一种特定的看待世界的方式,它使世界变得生动、有序和可以理解,具有当下性,故事在表述在时间上具有连贯性,它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经历,并跨越时间的次序和意义。通过描述事件有序的进展过程,人们的当下生命被赋予了跨越当下的空间和时间,既故事能够打开人们受限于时间和空间的眼界,使人们看到过去、现在和未来。因此故事是人们用来创建完整世界叙事的一部分,故事是通过语言和艺术构建观念世界,并融入现实世界的行为。

 

因此本质上政治就是人类宏大故事的制造、传播和接受过程;有了故事化的思维方式,人们才能够面对错综复杂的庞大的世界而建立起一个有意义的精神体系,因此一切人类发展到目前的主观精神世界,无论是宗教、道德、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市场和金融,本质上都是故事;即通过主观构建起来能够吸引第三方的叙述性的文化和主观结构。只有在故事已经建立的结构下,人们才能够进行后续的非故事性分析,包括理性、逻辑、科学和技术,因此故事是人类精神生活的核心。而只有先完成精神上故事性的构建,才有后续有愿景的行动,最终形成人类历史活动和客观的人类社会和世界。因此无论是三皇五帝、秦皇汉武、美国革命、法国大革命、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还是中国革命、改革开放、全球化等等,本质上都是行动与故事交织在一起的人类历史。

 

因此故事是一种对现实强大有力的重组;由于存在着不同故事的讲述人,因此也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故事。更由于价值观、经验和特定的感受不同,不同阶层、不同地域和不同国家之间人群的故事存在着冲突,意识形态、利益和矛盾的冲突最后都会形成叙事故事的冲突。因此故事也代表着能够产生矛盾和冲突的不同社会焦点。由于一种故事出现是对其他平行故事的对抗、挑战和压制,而占据统治地位的故事代表主流秩序,而其它边缘、非主流和挑战性的新故事则代表对全新秩序的要求和潜流。因此人类意识形态、利益和各种对抗首先都会体现在故事中的矛盾冲突和不同故事之间的对抗。

 

因此处于上升时期的意识形态、政治力量和国家总是会在自己的故事中注入激情和梦想,代表着符合当时人们愿望的精神诉求,这些故事充满青春的力量而使故事显得格外生动,因此具有强大的说服能力。而一旦进入垄断既得利益和官僚政治体系之后相关的话语权和故事系统,通常都是由暮气沉沉的官僚掌控,直接失去了活力和感人的力量。因此没有任何垄断权力的统治者和因循守旧的官僚体制能够有效讲述故事,只有同时具有梦想和思想,有激情还有讲故事技巧的具有讲故事才能的人们,才能真正讲好每一个时代最好的故事。长期以来西方世界垄断着全球的话语权、也就是时代的主流故事;这里的故事既包括像美国好莱坞生产的方娱乐故事,也包括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权这些顶级意识形态。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也在自己的青春时期充满着动人的故事;中国革命曾经是全世界公众都关注的故事,新中国也曾经是完美的故事;各种英雄主题和艰苦奋斗、愚公移山这些故事曾经是全中国的目标。而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社会,都会在走向稳定和巩固的阶段,由于特定利益阶层和官僚统治结构的出现,而失去初心和讲故事的能力;这是因为统治阶级一旦拥有权力,就宁愿使用权力而不是观念和故事来控制社会。因此讲故事的能力会在权力社会和官僚社会全面蜕化,最终反过来产生没有理想、道德、激情和故事的纯粹利益主导的社会。

 

四、中美对抗胜败关键——谁能讲述更好的故事和谁能控制未来全球信息网络

 

当下全球性混乱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人类社会已经厌倦了旧故事、却没有新故事,即目前我们正处于全球性对旧制度的失望和缺乏人类新愿景即新故事的阶段。由于在旧故事框架下,任何已经存在的人类现代性制度、包括理性、市场、资本主义和科技都已经走完了自己最辉煌的阶段,转变成为正在衰败的旧制度,却没有全新的故事框架和新的故事指导下的新路线来面对种种困境。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当下世界一切问题本质上都是人们的故事和故事的讲述出现了问题;世界不再有可信的、值得人们奋斗、能够激励人们的故事。美国梦和西方现代化的故事,早已经在一次次经济危机和侵略战争中被世人所鄙视,不再具有说服力。

 

特朗普政治之所以被部分美国人和美国的盟友深恶痛绝,就在于特朗普已经赤裸裸揭穿了曾经风靡全球、包括迷惑住众多中国人的美国梦和美国故事,让美国根深蒂固的资本主义唯利是图、使用暴力、压迫和剥削民众、以及帝国主义的本质,彻底暴露在世人的面前。这种失去讲故事能力的现象是目前全球所有国家都面临的现实;目前全球范围内各种类型的国家都失去了曾经能够有效激励公众的意识形态和相关的故事;无论是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还是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左翼政治,都失去了往日曾经拥有的故事魅力。这种现象的核心在于现实与故事无法相互印证、既现实无法兑现故事的承诺。

 

而现阶段中国正在创造全新的中国梦和中国故事,首先对抗的就是西方的神话和故事,因此中国在全球话语权的建立,最终要依靠中国梦和中国故事要能够比美国梦和美国故事更精彩,能够感动和吸引更多的人们。中国主流政治与内外敌对势力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现阶段首先表现在关于政治、经济和国家的不同故事版本,以及对讲故事话语权和平台的争夺和控制。在中国故事与美国故事、中国社会主义和美国资本主义始终存在着激烈的对抗关系,中美之间的冲突和矛盾,首先是哪一方的故事将压倒另一方,获得本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信任的问题。而现阶段中美任何一方的故事都不足以彻底压倒另一方。

 

某种意义上失去往昔精彩故事以及讲故事能力的现象,同样困惑着中美两国;一度拥有全球最精彩的讲故事的平台、渠道和技巧,同时还有美国梦核心故事的美国,已经失去对全球的观念影响力,现阶段越来越靠赤裸裸的各种力量来控制局势。而曾经拥有精彩绝伦、具有道德、意识形态和观念魅力的中国革命,也因为从激情时代进入理性时代,从群众时代进入官僚时代而失去了自己的故事和讲故事的能力。而最新提出的中国梦则由于执行宣传的官僚体制内在弊病,把讲故事这种充满内在激情和技巧、需要人的信仰和真心投入的事业,演变成为官僚体系的任务,因此同样失去了在全球讲述美好故事的能力。

 

多年以来,美国负责对外意识形态攻防战的部门,包括美国国防部、国家情报局、中央情报局、美国国务院都高度重视通过在全球推广美国正面故事,即美国梦和美国文化品商业产品、包括好莱坞影视文化作品,来扩张美国在全球的利益和霸权以及美国的意识形态。而美国影视文化产品在其中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任何对美国影视作品开放的国家,都直接暴露在美国意识形态的扩张之下。因此美国在对华贸易政策上始终把帮助好莱坞在中国扩张作为核心战略,美国和西方的全球最强大的商业娱乐故事产品蕴含的价值观因此也得以渗入中国,而相反中国的相关产业却缺乏构建优秀故事因此渗入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能力。

 

又一次在社会权力和官僚机构满足于控制互联网,把互联网转型为娱乐和消遣的平台时,各种边缘力量和新兴力量却把握住互联网强大工具性和潜在的颠覆性能量;全球恐怖主义组织和极端组织在互联网时代最先把握先机,已经转型成为完全依赖互联网进行组织、传播和行动的力量,恐怖主义和极端组织因此已经与互联网共生,并获得全新的信息优势。由于互联网已经成为新的社会神经中枢——谁控制和运用这个中枢,谁就能颠覆建立在传统文字、书籍和思想基础之上的传统社会。因此已经建立统治结构的国家官僚和政治系统中,也会出现运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控制原有政治体系的趋势。

 

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政府庞大资金支撑的情报机构,以及美英主导的西方英语国家“五眼联盟”全球信息控制势力,就是西方政治试图通过信息优势控制全球的核心机制;这些机构和势力已经成为美国全球霸权的最关键因素。只有从这些角度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将引领5G下一代全球网络平台发展的华为和其它中国公司,已经成为美英加澳新“五眼联盟”不共戴天的仇敌?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一旦中国和中国公司主导全球下一代互联网和信息平台的建设和运营之后,美英将丧失控制全球信息神经中枢的能力,其中既包括英美“五眼联盟”监控全球各国信息的科技优势将逐步瓦解,也包括中国精神和故事将在全球获胜。

 

为此美国主导下的西方必将孤注一掷狙击这种局势出现;甚至为此不惜使用最下流的国家恐怖主义绑架手段,而最坏的局势甚至是军事挑衅中国。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现阶段中美冲突的本质不是贸易战和科技战,而是中美正在进行争夺国家全面优势的实力战和故事战;在这场战斗中胜出的一方,将通过自己的实力和自己的故事,成为21世纪的全球主导者!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