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这部全球获奖无数的动画终于来了!导演亲述独家幕后故事

公众号:动画学术趴/babblers

文/马小褂

500

“虽然说战乱和残酷的事实是非常悲伤的,但是我们不能够把孩子关在温室之中,我们要做的不是把孩子隔绝起来,而是要用负责任的的态度给孩子提供应对的方式,去对他们进行一些引导。”

2017-2018年度颁奖季里,最有奖项竞争力的动画电影除了去年已经在中国上映的《寻梦环游记》,还有一部完全不逊色于《寻梦环游记》的手绘动画长片《养家之人》。在过去一年里,两部作品在各大电影节、动画节上展开了非常激烈的竞争。

去年的奥斯卡上,《养家之人》获得了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可惜遗憾输给了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不过,在美国三大影评人奖之一的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中,《养家之人》却将《寻梦环游记》等竞争对手斩落马下,摘得最佳动画长片的桂冠。

同时,《养家之人》还获得了第45届动画安妮奖最佳独立动画长片、多伦多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动画片等诸多奖项。而在素有「动画界奥斯卡」美誉的2018年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上,《养家之人》更是一举拿下了长片动画观众奖、长片动画评审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三个大奖。

500

全球重量级奖项里面,《养家之人》就拿了16个获奖,49个提名,无疑是2017-2018年度最不能错过的动画电影

而现在,《养家之人》终于在1月11日于国内上映!大家终于可以在大银幕上感受这部优秀动画的魅力了!

这部口碑极佳的《养家之人》是卡通沙龙(Cartoon Saloon)动画工作室制作的手绘动画长片,由诺拉·托梅执导。该片改编自Deborah Ellis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在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女孩帕尔瓦娜为了一家人的生存而女扮男装出门工作的故事。

先来看看预告片吧:

学术趴有幸采访到了《养家之人》的导演诺拉·托梅,由她来跟大家聊一聊《养家之人》的台前幕后,以及他们创作团队的故事!

500

‖ 原作故事 ‖

学术趴:创作《养家的人》的契机是什么?

诺拉·托梅:Deborah Ellis首先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写了《养家的人》的小说。她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向年轻人介绍像在冲突地区长大的孩子一些重要的话题。小说里的人物灵感来源是Deborah在阿富汗难民营里遇见的女人和孩子。

我知道《养家的人》的电影是一个能让更多声音被听到的机会,包括给这部电影带来了灵感的女性,给这部电影带来了感性的阿富汗人,我们的制作组和许许多多参与制作这部电影的艺术家与动画家。

学术趴:《养家的人》讲述的是阿富汗女孩的故事,片中展示了丰富的阿富汗文化,最开始吸引你去关注这些内容的原因是什么?

诺拉·托梅:从我们开始写剧本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确保每一件事都是经过阿富汗顾问认证过的。而且我们制作组一半的人都来自阿富汗,所以我也有他们的建议和对电影的洞见。在我们制作电影的几年中,我们确保这个电影的文化是特定的,但是具有普世性。最后,Parvana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小孩一样爱她的爸爸,和她的姐姐吵架,对她的朋友Shauzia搞恶作剧。

编剧Anita Doron和我都不想把这个电影变成讲政治的,我们意识到这个故事的力量正在于像Parvana这样的角色的普世性并专注于这一点,将其作为电影的核心。

学术趴:你最想通过这部作品展示给观众的是什么?

诺拉·托梅:我没有一开始就设定去传播一个信息,更多的是做一个电影,讲述一个年轻的女孩和她对家庭的爱的一个故事

当在制作电影的时候,我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在每个地方都会有冲突,有些家庭世代都在受苦。阿富汗地区冲突背后的原因是复杂与多层面的。由超级大国挑起的代理人战争对家庭有直接的影响,有时候一个看似善意的干预其真正的影响只能在事情发生过后判断好坏。

在一个因为资源匮乏而很多儿童无法获得教育机会,被迫承担起成年人的责任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回答是容易和简单的。只有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这世界上每个出生的儿童都有受教育的权利、都需要有一个居住的地方和一个家庭。

500500

学术趴《养家之人》的原作是儿童文学,儿童应该接触到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吗?您的孩子有看过《养家之人》吗,无论是原作还是动画?他们有什么感想?

诺拉·托梅:正因为如此,我最开始读原作的时候就觉得真的非比寻常,我觉得作者Deborah

Ellis为这一代儿童做了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虽然说战乱和残酷的事实是非常悲伤的,但是我们不能够把孩子关在温室之中,让他们远离这些东西,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是逃不过的,他们依然会通过电视、广播、社交媒体等方式接触到这些方面的内容。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把孩子隔绝起来,而是要用负责任的的态度给孩子提供应对的方式,去对他们进行一些引导。

让我感到特别欣慰的事情是,一些读了《养家之人》这本书的少年儿童,他们会通过Skype去和阿富汗的儿童交流生活日常状况,大家相互表示关心。所以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把我们团结起来的力量总是会胜过把我们分隔开的。

学术趴:我阅读了《养家之人》原作的故事简介,发现电影做了许多改编。 为什么要做出这些改变?从小说到动画电影,您觉得两种媒介在叙事上有什么区别?

诺拉·托梅:我们一直都清楚,要从小说改编电影自然会发生许多改变,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时间。一本书一页一页全读下来可能要花十二个小时,而一部电影就只有90分钟,那么必然要做出取舍。我和编剧Anita Doron谈的第一次话,就是说我们要尽可能地有效利用角色,因为,少即是多。

另外一点是原著是2000年问世的,而我们的影片是2013年才开始制作。所以我这部影片某种意义上也想表现出阿富汗、伊拉克的政治局势变迁,让大家了解到冲突和战争背后的复杂本性。将Parvana置于这样的环境下,能够提醒我们在哪怕在冲突战乱地区的中心仍然有着许多挣扎中的家庭。Parvana只是一个小女孩,她热爱她的家人,她的这些特质和感情也会反映在她周围这些人物身上。

学术趴片中Sulayman 的故事也是原作中没有的,这个故事是否有对应的民间传说的原型?为什么决定在片中加上这样一个故事呢?

诺拉·托梅:加入Sulayman 这条故事线是我们想让这个电影的层次更加丰富一些,不仅仅是描述Parvana和她家人在现实当中的故事,我们想让Parvana更加丰满一些。

原著作者Deborah

Ellis在小说中写道Parvana的父亲是一位讲故事的人,然后他会经常讲到阿富汗的历史,以及Parvana这个小姑娘在这些历史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延续了父亲作为故事讲述人的角色,所以在编剧Anita

接手剧本后,她就顺着这一线索去进一步探索,我们能用什么样的故事去表达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去进一步补充Parvana所存在的真实世界,于是我们就开始设计Sulayman这条故事线。

我们也和很多阿富汗当地人去谈过,他们在塔利班统治之下的经历,包括之前俄罗斯入侵、内战时的经历,就有很多家庭的创伤是不可言说的,为了生存他们无法去表达出来。而说不出来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从中治愈,所以我们就希望有一个途径,一个宣泄口,让他们把这些故事讲出来,然后能够实现治愈。于是,我们让Parvana开始讲述她哥哥Sulayman的故事,在讲述这个故事过程中能够让自己的家人也得到治愈,这其实是一个自然发展而成的线索,并不是我们一开始计划好要做的。

英雄踏上寻找三件宝物的旅途,借此从神秘的怪兽手上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样的情节无论是阿富汗还是其他地区的民间传说中都出现过类似的情节。所以借助这样一个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主题非常普遍的民间传说,我们希望能够让这个代表了Parvana个人创伤的故事看起来似乎会发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

500500

‖ 幕后制作 ‖

学术趴:在制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文化差异带来的难题?遇到以后是如何解决的呢?

诺拉·托梅: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我是个爱尔兰人,但却得制作一部关于一个阿富汗的年轻女孩的故事。描绘一个不属于我的文化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通过制作组里来自阿富汗和有不同信仰的人,我们找到了一种同时尊重阿富汗的特定文化和普世性的方法。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开放自己,尽可能多的接纳不同的声音。

不管你来自哪里,Parvana这个角色的一些特质能超越不同的文化。这跟心灵有关——一个孩子的心灵和力量。

学术趴:《养家的人》的美术风格是很写实的,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种风格?

诺拉·托梅:我们希望Parvana居住的世界是完全浸入式的。我们希望给喀布尔一种画的质感,准确描绘喀布尔“感觉”起来如何的印象。这对故事来说非常重要。我们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基于故事的需要。

Ciaran Duffy,联合艺术指导,在用亚克力颜料作画与PS之前探索了每个决策。他同时也是一位很棒的建模师,所以知道怎么规划才能有最佳的结果。我觉得如果我们把喀布尔更多地风格化与动画化了,Parvana感觉上就没有那么的真实与脆弱。我们在作画与建模的过程中一直保有这个观念,使用了很多灰尘和光效。声音设计在使喀布尔拟真的过程中也非常重要。

学术趴:在呈现主角讲给别人听的故事时,影片使用了剪纸风格,为什么会想到加入这种风格呢?

诺拉·托梅:不管喀布尔看起来怎样,我们知道一个“故事世界“需要看起来不一样。我一直都意识到这样的电影会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如果观众在Parvana生活的张力中呆了太久,他们在情感上就会脱离开来。我们需要逃离到她的想象世界里,需要进入她玩笑嬉闹的一面。

剪纸的风格看起来非常不一样,但我们仍然能使用阿富汗艺术与文化中的装饰纹样与颜色。多伦多的Guru
Studios帮助我们定义与达成了“故事世界”这样的风格。我们运用了数字技术,参考了Janis Aussel为我们做的剪影,然后Jeremy
Purcell和Guru Studios的San Surayvanshi想出了怎么实际达成这种风格的方法。

学术趴:剪纸技术是怎么实现的?研究剪纸动画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难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诺拉·托梅:我们希望通过Parvana想象叙事的剪影风格给予阿富汗丰富的历史与文化以荣誉。展示灵感来自阿富汗古代的手工制品与设计模型的色调盘,对这段想象叙事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点。

Reza

Riahi,电影的联合艺术指导和他的团队在探索Parvana的故事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获得了很多乐趣,演员们也很享受以更轻松与喜剧化的方式来呈现电影的这一部分。我们非常希望它能看起来像一场视觉盛宴,代表了像Parvana一样的阿富汗人的历史,Parvana的力量和她的潜力。

Jeremy Purcell指导了这一段,并和Guru Studio一起想出了如何用数字化的方式制作剪影风格的方法,因为我们没有在镜头前实际操作的预算,以前我们都是这么做的。

整个团队花费了巨大的经历来解决这个问题,包括我们来自爱尔兰、卢森堡与加拿大的联合制作团队。

500500500

学术趴:相比卡通沙龙之前的《凯尔经的秘密》、《海洋之歌》,《养家之人》在许多视觉层面上都表现出了差别,
最显著的一点可能是色彩设计上了。
以往卡通沙龙的作品色彩都比较明亮,而《养家之人》的色彩则显得比较昏暗。另外,我也留意到片中大量出现的红色物体似乎有着象征意义,如 Parvana
的红头巾、工厂里的红糖果等,您在色彩设计上是如何考虑的,片中出现的色彩(如红色)有什么象征意义?

诺拉·托梅:我和美术导演Reza Riahi 和Ciaran Duffy 详细讨论了影片的色彩设计。我们也吸取了阿富汗裔美国艺术家 Aman Mojadidi所介绍的喀布尔城市风貌,例如空气中有许多扬尘,日光照耀在城市当中是什么样的氛围,人们穿衣的颜色,市场上卖的小商品的颜色。他的很多建议都被我们采纳了。

在做这个片子的色彩时,也是把真实世界去和幻想的故事世界去做一个对比。在真实世界中,我们更多是用棕色、黄色、橘色去反映它的一个色调和氛围;在Parvana 讲故事的一个幻境当中,我们会用更加丰富和浓烈的颜色去展现历史。当然,跟我们之前的两部片子相比,因为它所表现的情境完全不同,所以我们用色的方式也不同。

至于红色,它在不同的文化中代表着不同的含义,比如说在中国它可能就象征着幸运和美好。但是在《养家之人》当中,我们的红色可以说是象征了改变、变化,例如Parvana 就是从一个女孩长成一个成年女性,同时我们也在影片中去探索战乱与和平时期反复交替的一个循环。她的哥哥Sulayman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红色在这里象征着血液循环,以及血液对于生死的一种重要性。

然后我和美术导演讨论色彩时也非常重视色彩要符合影片的节奏,使得这个故事到了某个高潮的时候,颜色也有相应的变化。作为动画片的一个优势是,你可以完美控制这些创意和设计,让它们融入到每一个层面中。

另外再举个例子,比如说Parvana的配音演员,她最开始讲故事的时候表演也是相对内向一些,但是越往后,她越强烈的性格就反映出来。色彩上也是,最开始棕黄色可能用得多一些,到后来越来越到后,比如说日落的部分,色彩就变得非常的浓烈。所有这一切的元素都结合起来,才使我们能讲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500500

学术趴:在动画设计上,《养家之人》似乎并不像西方传统卡通风格那样大量使用拉伸与挤压 (squash and stretch),表演也显得更加内敛。您对于本片中的动画和表演风格是如何考虑的?

诺拉·托梅:在影片一开始制作时,我跟动画导演Fabian

Erlinghauser就经常在讨论关于片子该使用怎样的动画风格,它必须是能够适应我们的故事。我们也看了一些其他作品,如《我在伊朗长大》、《和巴什尔跳华尔兹》、《萤火虫之墓》、《铁巨人》甚至《花木兰》,去寻找一种适合我们的动画风格,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哪个现成影片中就有我们希望的角色表演风格。

我们想让片中动画角色的表演能让人感觉他们正真实地处于那种情境之下,比如说有人抓了他脖子的话,就让你在大屏幕上都能感觉到被抓了一下。我们希望能体现出每一个角色的身体仿佛真实存在,都有现实可寻,并且表现出人性。

我们希望动画风格能够真实而微妙,尽可能表现出角色的人性,比如说Parvana,当她被人追赶,她逃走、摔倒,能够让你很真实的感受到她在疼。


学术趴:您之前联合导演的 《凯尔经的秘密》 中大量使用高度风格化、扁平化的透视,而本次《养家之人》中所描绘的阿富汗世界则显得透视更为写实。我留意到片中大量使用了长焦镜头,想请问您在影片 Layout 的设计和镜头焦距的选择上是如何决定的?

诺拉·托梅:关于透视,其实也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我们希望影片能反映出主人公的脆弱性,让观众能够很真实地通过透视了解到主人公周边的环境。我们不希望给观众和荧幕之间造成阻碍,而希望在荧幕上创建一个更真实的画面。

对于本片来说,如果我们将构图都做得完全井然有序,就有违故事的氛围了。我们希望展示出生活本身混乱无稽的一面,唯一理智的或者说不变的常量就是身边你亲近的人,其他的一切都是乱糟糟的。我们希望观众能够进入到故事的世界当中去,所以选择了这样透视的方式和更加自然、微妙的构图。

另外在现实世界和我们的故事线当中,还是有非常清晰的分割,在Parvana讲故事的故事线当中,透视是非常扁平化的,设计感非常强,因为这个世界是完全存在于Parvana的头脑当中,是她自己可以控制的,可以去探索的。所以我们在设计这个构图的时候就采用了很多扁平的透视,也采用了许多装饰的手法去表现阿富汗的历史和文化。

最后关于焦距通常显得比较长,例如我们看到Parvana坐在市场上卖东西,可能画面里会有大量人物经过,或许你也会留意到一些背景里的东西,这是因为我们希望观众从她的视角去看到她所看见的一些东西。我们也希望在影片里做出一些对比,所以穿插的一些短暂镜头中会采用其他焦距,但最终还是会回复到长焦上,使得观众能够较慢的节奏、更清楚地观察到她周边的环境。

500500

学术趴:之前您有过独立执导短片,也和汤姆·摩尔联合执导了长片《凯尔经的秘密》。这是您第一次独立执导长片,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诺拉·托梅:长片和短片的导演经历很不一样。在短片的执导当中,我主要是做一些实验,比如试图去给出我对于故事或者技法的不同答案。而《凯尔经的秘密》主要还是由汤姆·摩尔进行执导,更接近他的电影,而我只是尽一切可能来支持他,并且从中学到很多的经验。比如如何构建故事,如何构建动态分镜乃至构建整部影片,等等。我也学会了如何去指导配音演员,以及制片方面的工作,《凯尔经的秘密》由于用的纸上作画,要往海外大量收发原动画,制片工作非常繁琐。《海洋之歌》的时候,我也是作为故事导演来构建起故事。所以对我来说,这两部片子为我带来了丰富的经历,提高了我对技巧的把握,也让我更加理解电影。

然后到了《养家之人》,不同的层面会有不同的问题,我作为独立的导演,需要集齐一个团队,而团队所有的问题都是冲我来的,他们会向我追问每一个答案。这很难,因为你要第一次为整个片子全权负责,片子的成败都是导演的责任。如果说我们把这个小女孩的精神搬到屏幕上去,让她作为阿富汗儿童的精神和力量显示在大屏幕上,那我们就成功了。如果是因为导演沟通的问题,让这些目的没有能达到,让这些珍贵的价值没有被传递到荧幕上的话,那就是我作为导演的失职。

对于我来说,导演的工作或许不在于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手下团队,而是了解每个人能够为项目带来些哪些不一样的东西,了解他们的技巧和天赋,然后大家凝成一股绳去往一个方向使劲,这样的话才能使片子成功。所以作为导演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沟通,要给团队每个人都有适当的机会展现自己的才能。

学术趴:制作《养家的人》的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诺拉·托梅:当Angelina Jolie加入并成为执行导演时,她鼓励我在现实、希望、幽默与对这部电影的爱中找到平衡。她在我们的层层制作过程中一直关注着这部电影,她的孩子也参加了在多伦多举行的电影首映礼。

Parvana的配音演员SaaraChaudry在九岁的时候阅读了原著小说。她写信给Deborah
Ellis,告诉她这本书如何影响了自己。在Deborah Ellis参观她的学校时她见到了Deborah
Ellis,Saara还问了她她的书能否被制作成一部电影。我知道这都不是我为何选择Saara作为Parvana的配音演员的原因,是她声音中的感情和智慧帮助这个电影的动画成型。

经典作品《陌路狂花》的制片人Mimi Polk Gitlin是《养家的人》的执行制片人之一。

作曲家Mychael DannaJeff Danna创作这部电影的配乐,他们把喀布尔音乐学院的Nahid女子合唱团的声音加入到配乐中。每当电影中出现希望的时候,你就能听到她们的声音。那些年轻的女孩们在喀布尔学习与生活的声音是这部电影的一部分的事实,特别的令人满足。

Qais EssarJoshua Hill为《养家的人》创作了歌曲The Crown Sleeps(王冠睡了)

Qais是一个拉巴巴琴演奏大师,他的音乐在传统与现代分支中都具有影响力。他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令我敬畏。加拿大歌手Felicity Williams和阿富汗歌手Elaha Soroo一起合作,演唱了这首歌曲。

500500

学术趴:cartoon saloon的作品都包含丰富的民族性和文化性,这些是如何在动画中表现出来的呢?

诺拉·托梅:我想动画是一个通过讲故事抒发和探索如何表现文化的好载体。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团体,艺术家都在用他们的手,他们的音乐,通过他们的时光去寻找交流基本思想的方法。

动画美妙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合作的载体,一个电影的诞生包含着成百上千位才华横溢的个体的贡献,他们每一位都在寻找方法去展现自己的才能,来支持这个故事。

学术趴:在3D动画当道的今天,你们为什么要坚持以传统手绘方式制作动画呢?

诺拉·托梅:我们在每一部电影里都尽最大可能地充分利用资源。我们想让我们的电影在20年后看起来还和今天一样好。我们所有的电影都包含3D基础,但它们都用于与2D混合。审美上讲,我们喜欢手绘动画的美感和不完美,但我们不会因此弃用3D。如果一个故事需要3D,如果这是表现故事和角色的最好方法,那我们就做。

学术趴:你们觉得传统2D动画和3D动画的区别在哪里?2D动画有哪些不可替代的优势?

诺拉·托梅:当你做3D动画的时候,你需要大量预算来保证人物的绑定质量,要保证材质和灯光不会像在约会一样。当你做3D动画时,你某种意义上总是在和程序作斗争,程序想让动画变得平滑但你想让它看起来生动。用2D你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因为每一张都是你自己画的,而且12张每秒的视觉效果很奇妙。每一种媒介都有它的优缺点,我想最重要的是找到最适合电影的那个,不管是2D还是3D。

学术趴:《养家的人》是cartoon saloon动画工作室继《凯尔经的秘密》、《海洋之歌》后第三部获得奥斯卡提名的作品,它与前两部作品相比,有哪些创新与突破?

诺拉·托梅:我想,脱离我们自己的文化去探索阿富汗文化对我们来说是新的开始,用小说改编来创作也很新颖。我们和两个艺术导演一起工作,他们使电影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被展现出来,和我们在第一部电影中表现出的凯尔特元素完全不同。

在制作《养家的人》的时候,我们试着让动画真正做到细致而且自然,因为我们想让那些人物看起来更接地气。这也是Cartoon Saloon第一部由女艺术家导演的电影,这样的电影在整个行业都很罕见。

学术趴:不仅是在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上,《养家的人》与《coco》在很多奖项上都“狭路相逢”,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诺拉·托梅:被奥斯卡和金球奖提名,并获得了洛杉矶影评人奖,对我们来说都是极大的荣誉。与经费,主题,技术都差异很大的电影作比较总有点奇怪,但《养家的人》作为年度最好电影被谈到还是挺好的。

学术趴:你最欣赏的动画制作人是谁?他(们)对你有怎样的影响?

诺拉·托梅:我喜欢莱卡,Reel FX,吉卜力,阿德曼动画,Les Armeteurs,当然还有迪士尼皮克斯。我也很赞赏独立动画,因为它作为一种媒介而不是一种流派,开拓了动画的表现手法。我也从真人电影中找到了很多灵感,比如《英雄》,《伊朗式分居》,《赎罪》以及《猎人之夜》,它们总是很美,很真实,剖析人性。

500500 

‖ 团队相关 ‖

学术趴:cartoon saloon工作室是由三位创始人一起组建起来的,请问当时你们三位创始人是怎么聚到一起的呢?又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产生了建立一个动画工作室的念头?

诺拉·托梅:为了做我们热爱的事情,我们一帮朋友创立起这个公司。我们喜欢讲故事,喜欢画画。所以,这让我们聚到了一起。

Tomm Moore,Paul Young和我是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Tomm当时已经有了制作《凯尔经的秘密》的想法,于是大约12个同学开始在一间租借的工作室里工作,试着获取电影资金。筹措资金花了几年,但同时我们也做短片,用作商业或者别的用途来维持生意。

许多和我们一起创业的人现在仍然与我们一起工作,比如《凯尔经的秘密》的动画主编Fabian Erlinghäuser,他也参与了《养家之人》和《海洋之歌》的创作。

学术趴:建立一个动画工作室非常不容易,请问在工作室创建之初你们遇到过哪些困难呢?

诺拉·托梅:我们最初由一个叫做Young Irish Filmmakers的非营利组织资助,这个组织以便宜的价格出租工作室给我们,还放了些设备好让我们运营Cartoon Saloon。

在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开工作室需要一定的乐观和单纯,不过我们有充沛的热情,并用对讲故事的爱来互相鼓舞。虽然这不容易,甚至当《凯尔经的秘密》完成时,我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财务困难,因为扩张得太快了。财务状况经过很多年才稳定下来,因为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放在了故事里。

我们是画家而不是商人,认识到这一点花了许多年,不过总经理Gerry Shirren加入Cartoon Saloon对改善财务状况起了很大帮助。

学术趴:Angelina Jolie 是如何参与到本片制片的?和她一同工作是什么样的经历?

诺拉·托梅:第一次去见Angelina Jolie 的时候,我在飞往洛杉矶的行程中感到非常紧张,不知道见面会出现什么样的未知状况。但是一见面之后,我的这些担心就烟消云散了。我可以感觉到Angelina Jolie 是一个非常脚踏实地的人,很自然,亲和力也很强。

因为Angelina
Jolie
早在数十年前就开始关注阿富汗了,10年前还在喀布尔创办了面向女童教育的学校。她也是全球范围内的人权宣传者,尤其关注妇女、儿童的权利,所以她非常能理解我们要拍的影片。她也读了我们的脚本,还把我们的早期概念设计给孩子看,寻求一些反馈意见。她希望尽一切的努力帮我们讲好这个故事。

自从她加入了制作之后,会对我们原始的故事版、动态分镜和设计提出一些建议,尤其是在影片结尾的设计上,她提出了很宝贵的意见,让我们最后结尾时能够给观众留下一些希望,同时反映出Parvana作为一个典型的阿富汗小女孩承担着家庭的责任。Angelina
Jolie希望这一点能够通过我们的电影传达给观众。所以这部影片是集体创作的结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心血和想法输入到影片中,尤其是Angelina
Jolie贡献很大。

同时还有一点是,Angelina Jolie 会帮助我们进行影片的选角,尽可能在预算吃紧的情况下去寻找阿富汗本地或者阿富汗裔的配音演员来完成这个片子。所以她在很多方面都起到了促进作用。

500

学术趴:《养家之人》中有来自爱尔兰、卢森堡和加拿大三个国家的团队,这种跨国合作往往会因为不同团队来自不同文化背景而造成一些困难。您在这种跨国合作中是否遭遇过什么难题?

诺拉·托梅:合拍确实是会有一些特定的困难,但同时也带来一些新的机遇。例如我们的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我们就可以看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团队所擅长的东西,然后把它们集合起来。我认为在合拍的过程中,如果一开始计划做的好的话,我们就可以更多的关注在机遇这方面。

因为现在有许多数字化的沟通手段,沟通其实已经变得相对容易了。作为动画师,我在和其他动画师沟通的时候可以采用动画师之间特有的方式,哪怕我们的母语并不相同(例如卢森堡)。比如说,我们对某个镜头不是特别确定的时候,我就可以把他们的画先下载下来,然后直接在画上修改,他们再在我的修改基础上再画,如此反复。所以说绘画反而成为我们的主要沟通方式。

另外在卡通沙龙,我们的工作方式就是尽可能把计划做的完善一些。其实在《凯尔经的秘密》时,我们面临的困难要更多一些,因为那是我们第一次进行合拍,在学习这个过程中花了一些功夫,但是越到后面就越容易了。到《海洋之歌》的时候,我们有五个合作伙伴之多,但那时就已经容易多了,就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各司其职。

再强调一下,还是觉得作为导演最重要的就是尽可能多的去和各个团队多沟通,让每个团队都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有什么问题或者担忧的话都及时的反馈,让整个沟通的链条一直都是开放的,大家也就不会划出一个个“你们”“我们”的小圈子文化,都朝着一个目标,为了把作品做出来而努力,这样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学术趴:《养家之人》有来自爱尔兰国家电影局(Irish
Film Board)的投资。在动画界,大家更熟悉的是加拿大国家电影局(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爱尔兰国家电影局对于爱尔兰动画业界有哪些推动作用?您如何看待国家投拍电影或者动画, 它的优势在哪里?

诺拉·托梅:如果说没有爱尔兰国家电影局的支持,如果说没有加拿大影视管理局(Telefilm Canada)的支持,或者卢森堡电影基金会(Film
Fund
Luxembourg)的支持,我们《养家之人》就不可能诞生。因为这部影片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商业上的成功,而在于让故事的价值被传递给大众,像这样的影片需要政府机构的支持才能得以存在,才能够被广大青少年、家长和教育从业者看到。因为这部片子存在的原因,娱乐仅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去提出疑问。有了这样政府机构的支持,我们才有途径把这个片子做下去,并且不用那么担心投资者的回报问题,比如说外围的玩具卖得好不好这些问题。

然后,爱尔兰国家电影局已经存在了二十年左右了,它对于爱尔兰的电影事业,包括实拍电影、动画电影和电视剧都是非常支持的。我的第一部动画短片曾经也受到了电影局的支持。在我们卡通沙龙发展壮大的过程中,电影局也给予了我们许多建议和帮助。

今年奥斯卡奖的提名中有许多来自爱尔兰的导演、女演员、服装道具师以及其他的电影从业者,我们爱尔兰全国只有450万人,但我们电影的产量,编剧、演员的规模让人们难以想象这些都出自人口如此少的国家。这些都有赖于爱尔兰国家电影局的支持,也得益于爱尔兰政府非常重视这种创新、文化、艺术以及影视界的发展。我们爱尔兰的动画业之所以如此强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电影局的支持。都柏林除了我们卡通沙龙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公司也是从中受益。

我们在寻找合拍方的时候,也是会去看这些合作伙伴的国家是否有类似的政府支持体系。因为只有拥有相同支持体系的国家,在都非常重视艺术创新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够把《养家之人》这样的片子做出来。

学术趴:你们对工作室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愿景?之后是否会尝试其他类型的动画?

诺拉·托梅:我们极大地被故事和挑战所影响,会为了视觉效果或者我们想探索的人物而挑战自己。做一个不同寻常的电影并不是件刻意的事,我们会一直去寻找有意思的人物形象,不管这将把我们带到哪里,我们都会前行。

学术趴:能否透露一下cartoon saloon动画工作室下一步的制作计划?

诺拉·托梅:对于Cartoon Saloon来说,Tomm Moore的《狼行者》会是下一个计划。同时还有一些在开发的系列作品。我正着手于一个新故事,但现在说还太早。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