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北京辗转31处打工的老哥,能早日找到自己孩子

作者: 雷斯林 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 / raistlin2017

01

北京朝阳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的流调报告,让无数人动容:

500

500

每一次流调都是一副众生画像。


这位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的老哥,在1月1日到1月15日的十五天里,披星戴月辗转31处工作,没有一天休息,而且他的工作时间经常是深夜凌晨。

甚至在1月10日这天,他辗转多地,从凌晨0点工作到了早晨,一直到早上9点还在工作:

500

仅隔一天,他又开始了高强度工作:

500

其实如果单单只有这个流调报告,还不至于在各大社交媒体刷屏说自己破防,毕竟这可能只是从事建筑搬运打零工的人日常工作状态。

但前两天北京还公布过另一位确诊人员的行程轨迹,差不多是这样的:

500

大家当时惊呼,表示“不小心窥见了上流人的生活”。

豆瓣上有人把这两例报告结合,做成了这样一张表:

500

两相对比之下,很多人表示差距太大了:

500

还有人说这两人,一个在白天拥有丰富多彩的生活,一个只配在黑夜里行动,简直是现实中的北京折叠:

500

《北京折叠》是清华大学博士郝景芳的科幻作品,说未来的北京被分成了三大空间,三大空间共同拥有48小时。当一个空间居民享用自己的时间时,其他空间居民会被卷入地下,强制睡眠。

500

但是这些居民拥有的时间是不公平的,如果第一空间的人有需要,甚至可以肆意强占第三空间居民的时间:

500

作者郝景芳说,这部作品的创作契机就是她在北京城乡结合部的所见所闻,有一些人是藏在看不见的空间的。

谈到《北京折叠》,郝景芳曾透露,创作的契机就是生活所见。她曾经租住在北京北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楼下就是嘈杂的小巷子、小饭馆和大市场。郝景芳想,“有一些人是可以藏起来的,藏在看不见的空间。然后再几个小时后又进入另一个世界。我会觉得北京是几个不同空间叠加在一起,就进行了更夸张的衍伸。”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创作出了《北京折叠》。


02

关心人民疾苦,听起来不错对吧。然而这部作品出来以后受到了不少批评。

一些人觉得这作品并不科幻,逻辑也不自洽。还有更多人觉得作品里满满都是焦虑的中产阶级对“下层人”的优越感,关键作者也并不真正了解“下层生活”。

从这层意义上,这两份流调报告确实和《北京折叠》挺搭的,倒不是因为“一个在黑夜一个在白天”这种煽情的话。而是说对于现在网上感慨的大多数人来说,流调里的这种生活几乎和他们绝缘。

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些打零工者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不知道他们一天要工作多久,工作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不知道他们的爱好和诉求,只有通过这样的流调报告才可窥见一角。

而在流调报告之后,其他信息又要靠想象了,比如这究竟只是一个人的生活还是代表一类人的生活状态?

朋友圈有个人,今天发状态表示北京这位老哥太惨了。但我还记得之前去参加活动,这位撇撇嘴角说:“我真的受不了我家阿姨做完饭以后总想和我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凭什么?”

之前韩雪导了一部说外卖员很苦的短片。

她短片里的外卖员,在一线城市住这样的房子:

500

用这样精致的小电驴:

500

各种细节都和现实相去甚远。

能看出韩雪已经很努力地想拍出外卖员的苦,比如让片子里的主角吃泡面,

比如给他安排了一场车祸,比如给他头顶放一个吊扇:

500

但越是这样用力,越能看出来韩雪其实一点都不了解普通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从小生活优渥的她只能通过想象去了解。

——这就像大户人家想象出的“普通生活”,是没有保姆帮着打理家里的大房子。但其实普通人根本就住不起大房子。

甭管你承不承认,其实我们国家不同的一些群体早就形成了所谓“隔离”,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情绪也早就从“愧怍”变成了“理所应当。这些日常生活中觉得理所应当的人,偶尔会通过一些行为艺术和刷屏事件抒发一下自己的愧疚心。

说实在的,这两位的流调报告不应该被拿在一起比较。

北京肯定有不少比在北京打零工的老哥更穷的人,北京也多的是比海淀小姐姐富贵的人,有些人富贵到根本不需要上班也可以天天去逛爱马仕买birkin。

大家把他们放一起比较,倒也不是对谁有恶意,也不是具体要批斗谁。只是单纯想控诉这种“隔离”和贫富差距而已,如果变成对海淀小姐姐的批判,没啥意思。

03

愧疚和感慨可以让我们自己好受一点,但却帮不到朝阳这位老哥。

其实从各方面信息来看,他并不是一位普通的谋生者,他在北京这样打工,是有自己的明确诉求的。

他的诉求就是找儿子。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他大儿子前年走丢了。

500

这些年他走遍了大江南北找儿子,结果到现在也没找到。因为他儿子曾经在北京东五环做过帮厨,所以他才来了北京,一家饭馆一家饭馆问,看能不能找到他儿子。

500

除了找儿子,他还要养自己一家人。他是一名海员,可以捕鱼的时候就出海捕鱼干活,不能出海就出来打零工。

因为他们家还有一个小儿子刚上初中,他父亲瘫了母亲伤了,他必须这样一直工作才能赚到钱养活一家六口人:

500

之所以每天凌晨工作,是因为他们这行就是这样,大货车白天不给进城,晚上才能去拉货:

500

孩子不见了、父亲瘫了、母亲伤了,一人要养六口人,所以不得不披星戴月辗转31处打零工,讲到这里,很多网友觉得他太可怜了。

但在全网都觉得他可怜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偷不抢,靠自己力气干活并不可怜。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把孩子找回来。

​这一段发言掷地有声,真的让人尊敬。

他儿子叫岳跃仝,长这样:

500

这里还有更多信息:

500

500

500

所以,如果真的想帮岳某,可以看看身边人认不认识这位青年。岳某觉得自己孩子应该是被骗了,传播广了,一定能找到的。

希望他好运,可以早日找到自己的孩子。

也希望经过这一次次的刷屏,中国不同群体可以更多一些了解,不再只靠想象了解其他群体的生活。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