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朴槿惠 文在寅会得善终么?

500

2022年“全球大选年”已经开启,意大利、韩国、匈牙利、法国、美国等国将举行一系列首脑或议会换届选举。其中,韩国总统大选将在3月举行。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021年圣诞夜赦免朴槿惠,让后者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重获自由,而后又在2022年年初表达推动朝鲜半岛终战的意愿。

赦免决定使文在寅的支持率在去年底最后一次民调中达到了47%。这个数字对于任期只剩下4个月、也不能连任的总统来说可谓惊人,在历任韩国总统之中更是绝无仅有。韩国不少媒体取了这样的新闻标题:“比大选候选人支持率更高的总统”、“首位没有跛脚鸭现象的总统?”

文在寅在特赦朴槿惠一周后就宣布推动半岛南北终战宣言,让分析人士认为文在寅政府在执政党占据议会绝对多数席位的情况下,通过特赦提升民意,为任期结束前推动南北终战创造空间。笔者在工作中遇到过的韩国外交和朝鲜问题专家都认为,本届政府对朝鲜问题近乎偏执,倾注了几乎所有政策资源。

也有韩国媒体认为,文在寅“醉翁之意不在朝鲜”,而着眼今年3月的大选,为亲信李在明当选铺路。考虑到李在明对手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在检察厅工作期间曾负责调查朴槿惠案件,被部分亲朴的右翼势力认定为朴槿惠入狱的直接责任人,特赦朴槿惠或许能分裂右派,进而达到拉低尹锡悦支持率的目的。

特赦朴槿惠真会分裂右派?

但仔细分析朴槿惠事件后右派的变化,便会发现这一看法很难站住脚跟。国民力量党前身新世界党在朴槿惠、李明博两名所属前总统接连入狱后,致力于逃脱“独裁残余、积弊势力”的框架,树立合理右派的形象。这种努力包括两个方面:与极右势力划清界限、吸收对执政党民主党失望的群体。

500

● 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左起)、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正义党总统候选人沈相奵、国民之党总统候选人安哲秀 / 韩联社

首先,分党又重组的该党经历了大洗牌,大批亲朴、亲李和极右势力都在这个过程中脱离。改名为国民力量党后,党首级人物金钟仁不仅召开记者见面会,就朴槿惠、李明博事件向国民道歉,还在光州民主化运动纪念碑前下跪谢罪。去年,国民力量党又对在疫情中强行举行集会的极右翼团体提出了批评。

与此同时,国民力量党尤其注重吸收对民主党感到不满的20-39岁人群。在去年4月举行的被视作大选风向标的地方补选中,该党正是凭借这一群体的压倒性支持赢得了首尔、釜山两大城市的市长职位。6月的党首选举中,年仅36岁、从无国会议员经验的李俊锡当选,更坚定了该党的这一路线。

可以说,国民力量党早已主动地、有策略地舍弃了亲朴和极右势力,转而极力争取能够对选举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的20-39岁人群。这意味着朴槿惠能够起到的分裂作用微乎其微,遑论拉低尹锡悦的支持率。3日公布的多个新年民调结果也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尹锡悦的支持率在这些民调中均出现下滑,主要原因是党选举对策委员会内部矛盾和人事失败、尹锡悦本人多次失言等问题导致20-39岁人群支持率的流失。尹锡悦当天宣布重组选举委时也承认“自己令青年一代产生了巨大的失望感”,将重新开始。

退一步来说,就算赦免朴槿惠能够分裂右派,对执政党也存在着同样的风险,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民主党是弹劾朴槿惠的主要推手,一直以来亦将自身塑造为积弊势力的对立面。赦免朴槿惠只会加深该党在数年执政过程中形成的双标虚伪的负面形象,在选情并不明朗的局面下,导致支持者流失。

事实上,决定公布后,包括民主总工会、世越号遗属在内的大批左派市民团体表示强烈反对,这部分群体曾是文在寅政府得以上台的重要支持势力。意识到这种风险的民主党及该党候选人李在明立刻予以撇清,强调是文在寅的“个人决定”,并极力否认事先知情。 

最难预测结局的大选

由此看来,朴槿惠被赦很难对大选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毕竟这五年间,随着韩国社会的一系列变化,政治光谱日渐多元,左右两大阵营对立的传统格局正在动摇,摇摆层、中间地带则不断扩大。去年底的一项民调显示,自认为中间派的人群占比已达到34%,超过左右两派。这意味着,无论围绕朴槿惠本人的那段历史真相如何,对于如今能够左右选举结果的人们来说,她和她所象征的价值已然是过去。

500

● 2017年朴槿惠出庭 / IC Photo

从本届选举的民调中依然可以发现这种情况。尹锡悦的支持率从去年底到今年初下跌约两位数,但李在明却只上升了3-5个百分点,持续横向震荡。李在明本人也承认,“不是我的支持率上升了,而是尹锡悦候选人的下滑了”。

随之一同出现的两个现象是,摇摆层占比重新扩大和第三候选人的异军突起。综合各家机构年底年初的民调结果,未确定支持候选人的群体占比约为10-20%,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的支持率最高已超过10%。本月5日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在被认为是本届大选决定性选民的20-39岁人群之中,未确定支持候选人者占17.4%,安哲秀支持者占19.1%,已超过尹锡悦(18.4%)。目前李在明以33.4%的支持率排名第一,但在剩下的时间里会如何变化,谁都无法断言。

来自釜山的安先生直率地表示自己坚定地支持安哲秀,“我认为这届选举很难像以前那样,出现超过50%、甚至40%的得票率。比起党派、理念,我觉得韩国现在更需要务实、有专业能力的总统。不能说安哲秀一定会赢,但是只要最终得票率是两位数,这届大选对于未来就是有意义的”。

终结总统难得善终的怪圈?

特赦朴槿惠既不能分裂右派,对执政党也无益,文在寅的用意究竟为何呢?官方说法是国民团结与和解。韩国法务部表示,特赦朴槿惠是出于对“国民大和解”的考虑。文在寅本人也表示该决定的初衷是实现国民团结与包容。在3日发表的新年致辞中,文在寅又一次提到,希望本届选举能够成为推动国民团结的选举。

500

● 2018年法庭外朴槿惠的支持者 / 视觉中国

这并不完全是冠冕堂皇的空话。从最新的民调结果来看,尽管各家机构数据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对赦免持肯定态度的受访者都超过了60%。这与近年来韩国社会对朴槿惠过失的看法转变不无关系。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的一番话可以很好地概括这种变化,“朴槿惠和李明博是不一样的,李明博本人犯罪,朴槿惠只是好友崔顺实犯罪,所以国民对赦免朴槿惠是存在共识的。”

笔者的一位韩国朋友是民主党支持者,但她也承认“朴槿惠罪不至此”,她表示,“她本人并没有很明显的错误。世越号事故海警的责任更大,不能全怪到总统头上。唯一的问题是崔顺实,但也不能说她什么都听崔顺实的。”

赦免朴槿惠也为文在寅个人上了一层保险。通过这一决定,他除了与执政党拉开了距离,得以置身大选的漩涡之外,为完美平静的卸任铺平道路。也许文在寅最终的目的是要终结朴正熙遇刺以来历任韩国总统卸任后都难得善终的怪圈,毕竟一段过往的政治恩怨被其亲手一笔勾销,任谁当选都无法再将之用为权柄。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