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问题关系根本,政策选择宜慎之又慎

1,最近,讨论人口问题的又多起来了。生育率下降、人口年龄结构老化都有一种加速趋势,于是,检讨反思乃至批判过去几十年计划生育的论调又开始盛行了,全面放开的论调又开始新一轮翻炒了。

中国是人口大国,人口问题始终是关乎中国经济社会长远发展的根本问题,是国策层级的大事。宜慎之又慎,不可翻烧饼。

在人口问题上,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社会经济发展程度文化教育程度、不同社会阶层结构、不同家庭结构婚姻生育状况、不同人口总数基数流动状况年龄结构,都会对人口的未来趋势产生重大影响,也会对人口政策选择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人口最多、发展最快变动最大,这些基本情况在全世界独一无二。面对人口问题,别国的经验教训,中国自己历史的经验教训都只能作参考,不能做标准定论。中国的问题,始终只能立足于中国自己的现实国情,走自己的路。盲目类比别国情况,不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而是失之千里谬出地球太阳系。

中国人口问题始终存在,世界各国也都有各自的人口问题,地球人类文明作为一个整体还有整体性质的人口问题。中国在新时代新形势下,还会不断有新问题出现新情况,人口问题上也一样。

中国人口的根本问题,笫一位的相当长期内始终都是人口总数过大,环境资源条件承受巨大压力过大压力。十四亿人口,只有三分之一国土的一部分地区适宜人类居住。越是发展,人口过多这个基础问题引出的发展问题难题越大越多越难。

一些国家经济文化教育发展后,现代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后,特别是与生育相关的节育避孕技术发展后,社会家庭婚姻结构出现重大变化,老龄化、低生育率、丁克族、单亲家庭等与人口有关的新问题新情况开始展现。新中国七十年尤其是近四十年来经济文化教育快速发展,这些问题也开始展显,日益引起重视。

2,最近这几年,生育率下降很快,是生育高峰退潮、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转型期连续下行、放开二胎政策调整适应期等诸多因素叠加的结果。今后也可能会反弹,长期看会逐渐稳定下来。

从趋势来看,过于乐观过于悲观一样有问题都是走极端。

现在悲观走极端的人有一种主导舆论倾向,这同样会犯错误。人口问题上犯错误,不是小错误。

攻击计划生育国策也算是西方的一个习惯了,利用我们适度调整政策的机会夸大其词引导舆论,别有用心。值得注意。

十四亿的庞大人口基数,亿万海外华人,越来越多、今后必然更多周边国家、亚非拉移民,中国人口问题哪有那么极端悲观看待的道理。

有些扯淡的人主要不是蠢,而是坏。

3,中国历史上各封建王朝,较经常出现的一个普遍人口结构现象是寄生阶层与底层人口两极膨胀。它极大加剧了阶级固化、对立。

汉、明两朝,宗室亲藩吸血吃穷吸光王朝的教训,尤其突出。而受限于经济压力医疗技术,贫困人口越穷越生也是一个无法回避难以解决的难题。大量地溺婴、卖买婴幼人口史不绝书。

现在一些先富起来、权势阶层与底层弱势群体多生超生,而中间阶层不敢生不愿生,这个问题既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健康的一个必然结果,又是未来更严重社会阶级阶层问题的重要基础诱因条件。也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人口问题,除了总量与结构之外,涉及到阶层阶级方面的,也是重要考量因素。政策选择上既要慎之又慎,还要注意不宜一刀切。

4,未来的人口问题,老龄化问题,不光要参考一些发达国家过去和现在存在的某些状况,也要考虑未来社会经济科技发展下的各种可能。

比如,未来社会的育幼抚育、养老、护病,将来有相当部分可能会移交给智能机器人去承担职责。

婴幼童老病,他们都肯定玩不过未来的智能机器人。 人类未来社会,或许基本上是自己只管自我意识成熟、身心健康的那一人生阶段。幼老病衰,这三个人生阶段,很可能交给智能机器人更社会化而非家庭解决。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