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跳车案司机妻子再发声,希望还丈夫清白

昨日,货拉拉跳车案司机周阳春妻子李某平发微博称,周阳春已提起上诉,期望长沙中院查清事实,还丈夫清白。

500

对于此事,我们关注了很久,从一开始我们就认为司机是无罪的,女生车某某跳车属于自陷风险的行为,司机不应当承担责任。

2021年9月10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认定司机周阳春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当庭释放。而在周阳春被释放之前,由于法律援助中心给周阳春指派了两名法律援助律师,导致周阳春妻子李某平委托的律师无法介入此案,因此外界无法通过周阳春了解到本案更多的情况,周阳春自身也因为身陷囹圄,无法获知外界舆论对他的支持,而选择了认罪认罚。而随着周阳春重获自由,关于此事的更多细节被披露,周阳春也决定上诉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这里,我们全面回顾一下本案。

2021年2月6日晚,车某某在货拉拉平台下单搬家,司机周阳春到后,车某某用时36分钟把东西都搬上车,引起周阳春的不耐烦。发车后周阳春为了能快点抢到下一单,选择偏离导航,走比较偏僻但红绿灯少的路线。这引起车某某的警觉,于是两次提醒周阳春偏航,但周阳春没搭理,后以恶劣语气表达对车某某的不满。之后车某某又两次提出车辆偏航,要求停车,周阳春继续不予理睬,结果车某某起身离开座椅跳车,据周阳春说,这个过程只有3秒。周阳春见状轻点刹车并打开双闪灯,然而车某某已经坠车。周阳春当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可惜车某某还是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学检验,车某某衣裤未发现撕扯破解开线痕迹,体表未发现搏斗抵抗伤,衣裤、指甲均未检验出周阳春基因型。2月23日,周阳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拘,3月3日,周阳春被检察机关批捕。

500

2月23日周阳春被刑事拘留的次日,妻子李某平就为周阳春聘请了律师,但是当日16时许,看守所副所长电话通知律师称:“周阳春拒绝律师会见,要请法律援助律师,周阳春家属马上会通知你解除委托。”可在25日,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民警邀请李某平到该局,多次劝解李某平解除对瀛启律师事务所的委托转而委托援助律师时,李某平明确拒绝改变委托。然而直到9月10号开庭,李某平委托的律师都没能介入此案。

500

2021年8月26日,李某平向长沙市司法局投诉长沙市法律援助中心违法强行为周阳春指派法律援助律师的行为。2021年9月2日,李某平收到司法局邮寄的《法律援助投诉受理通知书》

2021年9月10日,周阳春被判一缓一,法院说理为:

“周阳春违背平台安全规则,既未提醒车某某系好安全带,又无视车某某反对偏航的意见,行车至较为偏僻路段,导致车某某心生恐惧而离开座位并探身出车窗。

周阳春发现了车某某的危险举动后已经预见到车某某可能坠车,但轻信可以避免,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以致发生车某某坠亡的危害结果。”

500

2021年9月28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周阳春在上诉期内提起上诉。

从现在的舆论看,很多网友对一审法院的说理部分是不认同的。3秒钟的时间,一眨眼的功夫,反应尚且来不及,何况采取措施?难道周阳春是上帝,可以先知先觉?而且,在车辆行驶途中跳车,是严重违反常识的危险行为,周阳春既要驾驶车辆,又没有加害意图,怎么可能预见到车某某会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呢?

虽然古来就有“死者为大”的传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出事后非要找个人担责。对于车某某的身亡,我们感到遗憾和同情,然而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对自陷风险的行为负责。不能因为性别、性格等原因而放宽责任,加重旁人的责任,否则,只会是以公平的名义制造新的不公平。

公众号:律界佳族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