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油气工业可能迎来意外的第二春

在环保大潮下,一般认为油气工业已经是夕阳工业了。中东还是有大量未开采的资源,加拿大大量油砂资源勘探出来也封存了,阿拉斯加北方和俄罗斯北极和远东的石油开发也转入低潮。世界实际上进入了石油过剩的时代了。随着汽车全电化的快速推动,世界石油消耗的降低指日可待。似乎油气工业死期将至。

但COP26推动的全球去煤化可能反而推动了油气工业的第二春。天然气是最接近氢能源的自然能源了。天然气的主要成份是甲烷,也就是CH4。应该没有碳氢化合物有更高的氢碳比了,因为碳一共只有4个键,统统用于“钩上”氢就是甲烷,再钩碳,氢的占比反而低了。乙烷是C2H6,丙烷是C3H8,乙烯是C2H4,丙烯C3H6,越来越不行了。

氢越多,燃烧后的产物中的水份越多。北美的家庭天然气暖气或者热水炉子的排气口在冬天容易结冰,就是因为水份的关系。煤炉子的排烟是朝天的,天然气炉子(尤其是高效率的)的排烟是水平的,便于排水。

现在看来,在可预见的将来,无碳电力还不能当主力。即使无碳电力的装机容量上来了,风电、光电甚至水电还是受天气的影响太大,火电的调峰作用还是不可或缺。新建火电应该是天然气为主了,这是最低碳的火电了,加上碳捕捉的话,实现无碳的成本最低。好在天然气的储藏量比石油还大,还有页岩气,供应一时半会不用愁。

煤电污染太大,名声太坏,用天然气发电是最近便、最现实的过渡。但天然气热电站需要全面改造,一般是燃气轮机加乏热回收的cogen,烧锅炉的煤电直接改装烧天然气好像很少,热效率不够高。锅炉需要负压燃烧,保证安全。燃煤锅炉的负压燃烧只要使劲抽炉膛气就可以了,抽出一点空气只是降低效率。但要是天然气直喷,抽负压可能把天然气一起抽出来了,那就亏大了。

但煤电改油电很容易。油电比煤电干净,排气也容易处理。在煤电因为政治原因必须大批关停的现在,乘油价相对较低,用油电顶上,可能在短期内反而是油气工业的强心针。据说现在对油气的前景很看好呢。今天油价都过80美元/桶了。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油价了。

发电不会用高价值的汽油或者柴油,一般会用重油或者渣油。现有炼油厂是按照最大限度提取轻质的汽油和相对轻质的柴油设计的,不光在炼制的时候往轻质方向最大化,还用加氢催化裂化等办法把重质油裂解成轻质油。扩大重油产出需要改变工艺条件,但这相对容易做到,实际上还降低炼油厂能耗了。

重质油也是化工原料,石脑油裂解可以裂解出很多七七八八的副产品,覆盖石油化工从上游到下游的很多东西。但与燃料油的消耗量相比,化工上用不了那么多,所以不存在重质燃料油和重质化工原料油竞争的问题。另外,化工上其实还是喜欢用轻质油做原料,乙烷裂解制乙烯比石脑油裂解省事多了,是没有充足的乙烷来源才用石脑油裂解的。乙烯是最大宗的石油化工原料,没有之一。

油电最后还是要淡出的,汽车用的燃料油的需求减少是对油价的强大下压压力,现在海运甚至航空都在去碳化,加上无碳电力的继续上线,油价像2008年经济危机前夜那样大涨的空间不大,但再有20年的“健康油价”还是有可能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