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阿连德之死(下):CIA教你推翻一个美式民主国家

各位好,我是董佳宁,这次我们继续来聊聊,美国在逼死阿连德这件事上的骚操作。没看过上集的话,地址在屏幕下方,可以先看上集。

上集说到了,1970年,美国在智利搞了两套预案,“第一轨道”和“第二轨道”。两个都失败了,没能通过政变推翻阿连德后,尼克松暴跳如雷。召开政策会议,要“让他垮台!”。当时的基辛格,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签署了一份备忘录(93号国家安全决议备忘录,NSDM93),针对性地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打击智利经济。因为美国政府意识到,不把智利的经济彻底整垮,让智利人民吃不上饭,智利的政变是煽动不起来的。

美国先是切断了智利所有的贷款和援助。1969到1970年,世界银行提供给智利3100万美元贷款,相当于当时智利外汇总储备的十分之一,但1971-1973年一分钱都没给过。什么叫“世界”银行啊(战术后仰)。

阿连德当选前,美洲发展银行在智利发了4600万美元的贷款。但是阿连德当选这几年里,只批了200万,还是阿连德死后才到账的。这两年美国的政客、媒体,一直在污蔑我们亚投行,说是经济陷阱,我之前也做过节目。他们为什么这么敏感?因为他们自己真的是这么干的。

阿连德上台后,按计划,把铜矿国有化了。也就是挤出了美国矿业巨头。资本家当然不干啊,在美国、法国、德国、瑞典、意大利多个国家,起诉智利政府。尼克松顺势要求这些国家,封锁智利的铜矿出口,并且抛售储备铜,打压国际铜价,让智利最为依靠的铜矿赚不到钱。

这套组合拳下,智利经济一崩再崩。但唯独有一项收入是增长的,那就是美国对智利军方的军事援助,足足翻了三倍,美国决心大力提升对智利军方的腐蚀。

周恩来总理还提醒了阿连德:如果一小部分军人接受了外国侵略势力的影响,如果不特别注意这个问题的话,还有出乱子的可能,这个乱子就是军事政变。

但智利多年来,从没有军人干政的案例,使得很多智利人嘲笑这种建议是不懂智利。我看这不是不懂智利,是(智利)不懂美国。

1970年11月17日,美国确立了对智利反对派的资金支持政策,让他们通过报纸、电台,带阿连德的节奏。一部分资金流向了智利第一大报业集团《信使报》(---El Mercurio),成为造谣带节奏的主要阵地。《信使报》的老板,我们上集也提到过。奥古斯丁·爱德华兹,他是CIA在智利的长期合作伙伴。

基辛格的助手乔登骄傲地说:“《信使报》将成为阿连德的眼中钉,反对派的精神源泉。如果政府关闭了它,那就正好可以指责智利政府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多么熟悉的手段啊,让人想起了某《苹果日报》。

2000年时,CIA向美国国会承认,当年还有一部分钱流向了商业社团、私人组织、工会组织,用来组织抗议、罢工,制造紧张气氛。你要是敢妨碍这些组织的活动,那就是不自由,就是在压迫无产阶级。

有一家瑞士公司,做通讯加密设备的,叫Crypto AG。从二战之后,就受到美国中情局,和德国联邦情报局的联合掌控,在其生产的加密设备中留有后门,使得CIA能够窃取大多数国家政要们的秘密。只有中国、前苏联等少数国家,因为使用了自主设备,幸免于难。2020年初,《华盛顿邮报》联合德国电视二台,调查和曝光了这家公司的行径。所以美国为什么构陷华为的设备不安全,还是那句话,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这么干的。

而智利政府,使用的正是Crypto AG的通讯加密产品。阿连德政府的一切操作,对CIA来讲都是单向透明的。对手比你强大无数倍,可以轻易操控你的经济,还开了外挂,知道你所有政策的思路,可以针对性打击,这怎么玩?搞“面壁者计划”么?

就这样,美国足足铺垫了三年,期间阿连德政府的应对,也很难令人满意。内外交困之下,智利国内民不聊生,社会矛盾空前高涨,大量人员被策反。CIA的调查,截止1973年5月,军方官员里,75%的人都对政府不满意。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是接替了大聪明(卫戍司令Camilo Valenzuela),担任首都卫戍司令的皮诺切特。1972年,CIA打听到,皮诺切特的老婆非常讨厌阿连德,于是开始以此为契机,策反了皮诺切特一家。CIA答应提供政变所需的一切支持,但是美国人不会直接下场,以免裤裆里沾泥巴。虽然又当又立,但现在的确很多人因此洗白美国,说CIA没有参与智利政变——看来立牌坊还是有点用的。

1973年8月24日,距离政变17天,CIA智利分站申请了100万美元资金,作为政变支出,电报中称:“CIA不会与武装部队直接联络,但是会支持反对派,增加阿连德政府的压力,导致军事政变的产生。”

同日,总司令普拉茨被迫辞职。起因是一个月前,普拉茨外出的路上,数辆汽车靠近了他的专车,车上的人开始向他侮辱叫骂。普拉茨想起施耐德将军的遭遇,在自己的车上被围住,然后枪战身亡。于是非常害怕,忍不住拔枪射击,打中了其中一辆车。

结果事后调查,这几个人说:只是在发表自己的观点,没打算干别的。我正在“行使言论自由权”呢,就被这位高级军官普拉茨拔枪射击!总司令就能随便开枪打人么!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代入一下普拉茨将军,就可以发现阴险之处:你不拔枪,有可能像施耐德将军一样,被拖下来打死,或者被绑架挟持;你拔枪,就是向无辜群众射击,滥用权势,让你社死。怎么做都是错的。

果然,普拉茨遭受到了舆论的压力。在司令部里,普拉茨也天天被同僚嘲讽羞辱,最终愤然辞职。到了这个时候,剧情向前推进了一大步:阿连德只好任命皮诺切特接替总司令职位。“忠实可靠”的皮诺切特上台后,立刻着手开始推动政变。

普拉茨辞职后,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报告中写道:“政变的最主要障碍,已被清除。”

8月29日,距离政变13天,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向基辛格汇报,说我们还在大力给反对派、媒体塞钱,效果显著。8月31日,距离政变11天,美国军方接到报告:智利军方的主要指挥官都已接受政变计划,海陆空三军会统一行动发起打击。9月7日,距离政变4天,各种情报机构都获悉了政变计划,很多人通报给了阿连德,希望他赶快逃,但是阿连德拒绝了,他决心战斗到底。

1973年9月11日,智利军方正式宣布政变。阿连德趁乱躲开了搜捕自己的军警,从家里赶到了总统府,那是他命运中的阵地。军方劝降未成,动用坦克飞机猛攻总统府。不久后,叛军攻入总统府,阿连德不愿落入叛军手中,自杀身亡。

皮诺切特接管政权后,解散了智利国会,彻底摧毁了美式民主制度。美国人大呼太棒了,CIA赞美皮诺切特:“做事有条不紊,非常坦诚、勤劳,富有献身精神。”美国大使戴维斯称赞他“和蔼且雄辩”。

随后,和蔼的皮诺切特取缔了一切政党和工人组织,在国家体育场、智利体育场、空军学院、格里马尔迪等地方建立集中营,累计三万人被当做政治犯逮捕,关进了这些集中营里,遭到囚禁和虐待。当年智利总人口只有一千万,相当于千分之三的国民被逮捕,数千人被杀害,几十万人逃亡,成为难民。

CIA在报告中指出,“这是为了平息抵抗,所必要的镇压措施。”“虽然智利人民大量地流血了,但他们最终将获得,最大程度的政治权利和稳定。”

智利开始了十七年军政府统治,而且得到美国的高度赞扬、高度肯定、全力支持。这是不是美国官方认定了,美式民主的政治权利,还不如军政府呢?

随后的三年里,智利获得大量美国援助,光美洲发展银行,就给了军政府2.4亿美元额度的贷款,仅美国批给智利购买小麦的贷款,就是阿连德政府三年里求爷爷告奶奶获取的所有贷款的8倍。同时国际铜价快速上涨,所谓的军政府时期智利的经济奇迹,就这么送上门了。挣钱么,不寒碜。2006年,皮诺切特以91岁高龄病逝。

虽然美国对参与政变否认三连。但阿连德之死,依然成为了美国70年代中期的一大丑闻,CIA被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那么美国为了阻挠和颠覆阿连德政府,一共花了多少呢?总统批了1000万美元,实际比这个还要多。这个数落我们个人头上,很大了,但是用在颠覆一个国家政府上面,是很小的。太上算了。美国的确是会花小钱办“大事”。

美国要颠覆一个政府的领导人,不会直接针对个人进行操作:下毒、暗杀,这些都太明了,美国不会这样做的。我们举几个例子,看他们把钱放在哪里:1971年4月,有一次市政选举,要用钱支持反对党,124万美元。1971年9月,1972年4月,都是支持同一个机构,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信使报》,智利最大、最重要的报纸,一次100万美元,一次96.5万美元。1971年11月到12月,支持智利四个反对党和私人组织,142万7666美元,也暗合了……1973年2月,确保反对阿连德的政治力量,在竞选的最关键时期不会有所变动——这也是一个理由:确保反对阵营的稳固,160万2666美元。

别的国家选举,最累的是美国。我看了很多资料,美国是真上心,天天开会,天天争论,操心着呢——做全球老大哥哪有那么容易,每天一睁眼,多少亿人吃喝拉撒。一会儿驻智利大使不积极了,态度跟总统不一致了,白宫里面就生闷气;一会儿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直接向中情局下达指令,而另外几个部门:国务院、国防部、40委员会、驻智利大使都不知情。总之是显得非常急躁,但朝着一个总目标,在逐渐的调整,趋同,步调一致。

美国其实已经做得足够隐蔽了。那是1970年代,媒体也没那么发达,中国绝大多数人还没有电视。即便是发达国家,公众对于这种消息也知之很少。美国主要是在幕后,做着主导、策划、资金支持的工作。主要手法有几个:支持反对派、支持罢工游行、支持媒体、渗入政府、军队,在打压智利经济的同时,放大社会问题,指向政府无能。同时,还要挑拨执政的党派联盟之间的关系。这一套操作下来,精彩程度快赶上《三国演义》了。

CIA已经被曝出了另外几个丑闻,迫害越战反战组织,进行人体实验等等,承受着国内的巨大舆论压力。阿连德事件,也成为了最后一颗稻草,迫使美国国会成立了丘奇委员会,对CIA进行调查和限制。

从此CIA不再愿意直接上场了,躲到了幕后。进入1980年代,在美国政府反复谋划后,CIA局长威廉·凯西,主持成立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从此,这个组织和其资助的各种“非政府”、“非官方”的NGO组织,走上了颠覆敌对政权的第一线。我不是说所有NGO都是间谍组织,都是颠覆组织。它们有相当一部分,还是做着一些公益的活动的,或者暗着做一些颠覆,但明着还是做一些公益的。这是不可否认的。可是美国使用了NGO这个工具,这个壳子,秘密地在执行他们的政策。

这堪称是一场颠覆活动的改革:市场化、公开化,同时行事更加隐蔽,效率更高。《华盛顿邮报》上,美国人骄傲地宣布:从此搞颠覆,不再需要往敌国派任何一个CIA特工。——我大美天下无敌啊!

今天距离智利911政变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美国的颠覆手法和舆论武器,完成了无数次迭代。在隐蔽性、迷惑性、效率性上,都远超当年。拜登手里有多少牌我不知道,但其领先世界的作恶手段,与任何国家比,都有着代差优势。新时代的“暗战”,仍然会不断发生着。

隐蔽战争不单是美国,其它国家都很爱用。请大家能轻点一下,我们之后还会继续更新这个领域的故事。我的节目固定是在周四和周日更新,如果有加更,一般会放在周二。下期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