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一位美国企业家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美两国制造业的现状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一般不做挑选),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

500

 

为什么中国牢牢把控住了制造业?一位美国企业家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美两国制造业的现状

本文译自Quora,原标题:Why does China have such a lock on manufacturing? It can't be just lower wages and lack of regulation. What can the US do to compete?

 

 

 

-

-

Harry McKracken

Studied New York University,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at New York University,Filmmaker, Inventor, Entrepreneur, Father & Husband,l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曾就读于纽约大学蒂希艺术学院,电影制片人、发明家、企业家、父亲和丈夫,现居美国

简短的回答是:中国、墨西哥和东南亚国家并不是因为工资低或缺乏监管而继续占据优势。如果美国想的话,它可以与之竞争…但它不想,所以这种情况不会改变。

接下来是长回答。

我发明了一种高科技产品,在美国主导着三个行业。我花了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试图找美国制造商来制造这些部件,但我最终放弃了。相反,我在海外制造了几乎所有的零部件,并在美国白手起家建立了自己的装配厂。

我参观了至少50家美国工厂,电话采访了近200家工厂,在东南亚参观了250家工厂,并与近20名全日制工人一起工作,以下就是我所学到的。

 

 

1:继承的财富是改变美国的主要障碍

美国大多数代工工厂都是由第三代或第四代运营,主要是保守的白人。他们的曾祖父创办了这家公司,他们继承了工厂和客户等遗产。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很少有人会对自己的工厂进行再投资。他们顶多会升级能让他们赚钱的核心机器,但浴室是肮脏的,灯光是昏暗的,墙上镶的是上世纪70年代的木板,他们不愿意把任何钱投入到他们的家族企业中。

他们大多数都不是称职的工厂经理,他们花了太多太多的时间打高尔夫球。我曾与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家数控工厂合作,这是由一对第二代兄妹经营的数控工厂。哥哥彻底摧毁了它(running it into the ground)。我们的第一批测试组件(我们通常会先小批量地测试一下工厂)有“颤振问题”,这是由于驱动主轴速度太快造成的。我告诉他“只要改一下the G-code,伙计。这是一行代码,我的员工中有人能拨出正确的主轴转速”,他告诉我我们的标准太高了,于是我取消了合同,把工作转移到了海外…

…不幸的是,这影响了芝加哥地区的另外两家工厂,因为我们在CNC工厂附近的车间对这些部件进行了玻璃喷砂和软阳极氧化处理。所以,不可避免的事实是他让别人付出了代价。他在乎吗?我怀疑……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操作他车间里的一个HAAS工作站。

有人会说:“我知道一家工厂不是这样的!“我不否认有例外,问题是他们只是…例外。总的来说,在美国从事代工工作的工厂都遭受着管理人员不称职的痛苦。

500

 

 

2:过时的模具费最小起订量(MOQs)

我访问过的每一家美国工厂的模具费用都比东亚、东南亚任何一家公司高出500-1000%。如果我想要一个挤压铝(extruded aluminum)的模具,在美国给我的报价是6500美元;在台湾省是2500美元,而在中国大陆如果我订购足够数量的延米(linear meters)的话模具费免费。我得到了各种注塑模具的报价;在美国,一个模具2万美元,在中国只要4000美元。我建立了一个背包生产线,在美国,模具费是2000美元,而在越南是免费的。

我试着花时间了解美国的工厂主,并向他们说明他们是如何因为一些琐碎的事情而失去我的生意的。“你们因为这么小的事而失去了我的生意。我打算在第一年订购一万到五万美元的零件,我们都知道你是怎么做模具的,我在模具工厂工作过。你的工程师将采用我的SolidWorks文件,在3-4小时内输出一个模具文件,用CNC来加工钢材,根据我们的饰面要求,你需要做大约10个小时的手工抛光。如果你收我人工费和钢材费,我还可以理解。但是,你现在是在参与全球竞争,你这样做没有竞争力”。

每次当我说上述这段话,我都被告知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所以每次我只能把生意带到海外。

我们给工厂发了一份测试文件来评估他们的价格。测试文件是一个L形的支架,你可以在家得宝花大约1.20美元买到,但美国制造商的平均报价约为15美元,而东南亚工厂的平均价格是50美分,这还是小批量的,如果我订购500000个L型支架,那每个就只要几便士了。但是我不需要这么多,所以我想在不分享我们专有信息的情况下,了解一家工厂的价格是否有竞争力。美国工厂总是搞砸。

另一个问题是最小订货量。在美国,一家又一家工厂只对我们订购50000个或更多的产品感兴趣。我会告诉老板,“我是来建立关系的,我可以承诺在第一年订购5000个,我将与您签订一份为期3年的独家供货协议。但是,目前我还不知道我的产品的需求量,我无法承诺5万的起订量。再说,如果我需要5万套,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订购”。其中一位是一家铝质器皿公司的老板,目前他的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只有50%,但他对我的订单毫不在乎。

在东亚和东南亚,我可以从低至500个的最低起订量开始,然后再扩大规模。

500

 

 

3:美国工厂抵制改进(Kaizen)/精益求精,尤其是在管理方面。

大多数东南亚工厂也抵制改进,日本和德国是唯一全面的改进/精益文化。但是,我发现地球上到处都有愿意改进的工厂。可悲的是,这在中国数量最少,其次是美国。

即使一家美国工厂认为这是一种改进,他们也不会做,除非管理层也进行改进,否则你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改进。如果老板自己不接受改进,它就永远无法把改进渗透到工厂,成为工厂的文化。

改进是降低成本的最简单和最便宜的方法,它减少了客户流失,减少了错误,减少了设备的磨损,让你的员工更快乐,在改进文化中一切都变得更好。

而且改进很容易实施!我告诉我的员工就当是“挠痒痒”。我的意思是,不要忽视痛点。每当你遇到哪怕是最小的烦恼,也要把它写在便笺上,并放在看板上。我14岁的儿子注意到一些小的问题,并把它们写下来,我已经实现了他的三个想法。每个工具都放在改进过的泡沫箱中,每个物体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工具都是定制的,每个工作站都曾被评估为效率低下,人们开玩笑说“你要改进你的改进了”!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这些都不难,也不贵。但是,通过这样做,我已经能够减少80%的生产时间。

500

 

 

4:美国工厂的位置很不方便。

在海外,加工车间和小工厂通常被定位在一个“中心辐射”的位置,一个大工厂支撑着成百上千个小工厂。加工过程是有逻辑的,挤出机相对靠近CNC设备,CNC设备靠近抛光设备,抛光设备靠近阳极氧化设备。这些地区通常靠近一个城市,通常在该城市指定的工业中心内。

但在美国并非如此。20世纪60年代,大多数工厂逃离市中心,迁往郊区。它们的位置是随机的。即使有一个工业园区,你也很少看到抛光厂隔壁就有数控车间。而且,这些工厂故意让公共交通很难到达,这是美国种族主义的代价。所有这些都使工厂间的运输变得复杂,并延长了我的产品上市时间。

一家著名的金属加工公司非常想与我合作……但是,我们需要的玻璃珠工艺只在他们的西雅图工厂而不是在他们的威斯康星州工厂提供。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上市时间会破坏我们公司的生意。我无法在威斯康星州制造零件,在华盛顿州抛光,然后在芝加哥阳极氧化。那太蠢了。

500

 

 

5:东南亚工厂更年轻

东亚和东南亚工厂大多是第一代或第二代企业,他们由工程师和机械师运营,他们从未在模具难以制造的文化或时代长大,因此他们在文化上不理解模具的过度收费。他们想要大量的最小起订量(MOQs),但他们已经习惯于做初始短期运行以获得外国客户。总的来说,他们的经济是出口驱动型的。所以,老板们选择参与竞争。我在菲律宾、台湾省、韩国、中国和越南认识50位CEO,其中80%是第一代,几乎所有人在开始他们的工厂之前都在另一家工厂工作,所有人都非常饥饿。

我最喜欢的工厂是台北的PCBA工厂,它的全体员工都痴迷于改进,他们坚持严格的“零错误率”政策。它位于一座不起眼的办公大楼的三楼,尽管它的价格比中国大陆的工厂高出约20%,但也只大约是美国的1/4。

我第二喜欢的工厂是深圳的一家数控设备厂。老板30多岁,玩电子游戏,开保时捷。他的灵感来自伊隆·马斯克。他的工厂地板是光滑的白色,他所有的数控工作站都是从日本进口的。为了让我的生活更轻松,他与邻近的工厂建立了关系;他负责CNC部件的所有抛光、精加工和阳极氧化。他的价格比其他中国工厂高出20%左右,但他的成本只有美国工厂的五分之一,而且我从未在美国找到一家像他这样好的工厂。

500

 

 

结论:

尽管存在上述挑战,但东南亚的工厂仍有两大障碍,美国工厂可以利用这两大障碍,要是他们知道该怎么做就好了。

1:穿越太平洋的成本和时间。

2:关税,特别是针对中国的关税。在我看来,无论谁是美国总统,对中国的关税都不会取消。

如果美国工厂明白这两件事,他们就会意识到他们只需要把成本控制在比中国工厂贵30%以内就可以了。如果一个部件在中国工厂生产的价格是5美元,那么他们就可以收取7美元并赢得合同。

但是,他们不会的。这是因为一般的美国工厂主懒惰、愚蠢、放不下身段、不会说中文、从未去过中国、不知道零部件在中国的成本、不知道从中国发货要花多少钱、不了解从东亚东南亚发货导致的上市时间延迟,在他们的工厂里从不进行改进,不重视自己的员工,只是假设他们现有的客户群永远不会消失……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相反的方向。

一群白痴。

我在我的一个车库里创立了一家公司,然后把它搬到了一个9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我把我们所有零件的制造都外包了出去,只在威斯康星州做装配。我每小时付给我的装配工19美元,然后以1.7亿美元的价格把我的公司卖了。我和四个员工一起做到了这一切,其中一个在台湾。我让十个人成了千万富翁,我的一个朋友在我的公司投资了6万英镑,最后他赚了120万英镑。

负责我们组装线的人,他曾是通用汽车、克莱斯勒和通用电气医疗公司的工厂主管,他讲的美国制造业内的白痴的故事让我哭笑不得。

归根结底,美国工厂主宰世界只是因为我们是唯一一个没有遭受二战蹂躏的工业化国家。欧洲和日本不得不重建自己。作为一种文化,我们不了解自己的历史。大多数人甚至不明白爱德华兹·戴明(W.Edwards.Deming博士是世界著名的质量管理专家,他因对世界质量管理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而享誉全球。以戴明命名的《戴明品质奖》,至今仍是日本品质管理的最高荣誉)是如何教育美国工厂了解我上面列出的许多事情的。他试图向1950年代的四大汽车制造商解释,美国的制造业主导地位行将终结,除非它们做出改变,但底特律没有听。于是,戴明去了日本,日本人听了,他们重新命名了他的过程改进方法。然而,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所谓的“日本/丰田持续改进的过程”实际上是源自美国……这应该就是我们的命运。但是,我们的种族主义和傲慢使我们看不到显而易见的东西。

不过,如果你问一家美国工厂是否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都会坚持说我是个白痴。同时,我的顶配特斯拉3将在10天后到达,我正在计划我的下一个公司。

美国能否与外国制造商竞争?当然可以!他们会吗?不可能。

 -

Mike Wu 

非常感谢。

我们亚洲人也要吸取教训。要避免无知和傲慢,并一直努力学习和提高。

 -

Neel Kumar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提到戴明的。德明在日本被认为是神,而在美国,几乎没有人听说过他。10年前,我在日本和我妻子在那里的同事交谈,我一提到德明,他们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们不是在制造业。

500

 

评论较少,完。

 

 

-

原文较长有删节,查看更多译文可点击:樱落网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