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间站操作界面都是中文,这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以前俄语是让NASA的宇航员最头痛的训练部分,比“呕吐彗星”的失重训练头痛的多。每个NASA宇航员在上空间站前,为了能熟练掌握逃生用的联盟号的操控以及与俄罗斯宇航员交流,都要在俄罗斯大妈的家里住上半年以上,以磨练俄语听力。

现在轮到中文上场了。

美国国务院外事部有一个量表,衡量英文母语的人学习另一种语言的难度

500

为什么NASA宇航员要学俄语呢?自2011年NASA航天飞机计划结束直到2021年SpaceX飞船成功前,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是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唯一途径。由于所有的控制装置都是俄语的,所以每个宇航员都必须学习俄语。

500

丹麦首位宇航员安德烈亚斯·莫根森(Andreas Mogensen)就曾经在媒体采访时吐槽说,学习俄语是他为国际空间站任务接受训练时面临的最大挑战,没有“之一”。

NASA宇航员邦妮·邓巴也曾讲过学习俄语的困难,她说在前六个月的训练中虽然“知道答案,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用俄语说。在大约六个月的时间里,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子。“

现在,她应该庆幸自己生的早了。

世界变化太快。曾经是太空探索标杆的国际空间站,可能会在2028年左右耗尽资金并结束运行。

中国作为一个后起之秀的强大航天大国,在未来还可能会成为欧洲航天局和俄罗斯航天局的重要合作伙伴,世界各国现在都在谈论中国的空间站,想着怎样才能又体面又能占到足够多的便宜。

问题是,宇航员学中文不仅仅是把按键上的汉字背下来就行了的,还得看懂密密麻麻的中文操作手册(NASA宇航员背100多页的俄语指令手册已经要疯了),还得与中国的说中文的地面人员通信,如果说英文,会导致与地面人员的多次重复通信,或者依赖翻译而传达不准确甚至错误信息,导致效率低下和事故发生。

500

为什么不做双语的操作系统呢?

如果你是领导,你会选用中英文么?

那俄罗斯那边怎么办?(这可能演变成棘手的政治问题)

那中英俄?

按钮本来就不大,写三个语言的话彻底看不清了。

500

在民航界,就曾发生过因为语言障碍而导致事故和死亡的事件。为了提高安全和效率,国际民航组织(ICAO)建议使用英语作为统一的“航空语言”。

从空中管制人员到飞行员,都说同一种语言,能提高他们的沟通效率。

在现在的国际空间站上,主要语言是英语,辅助语言是俄语。

即使现在让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语言政策也不太可能有大的变化,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些安全原因。要知道,NASA宇航员要会俄语这不是俄罗斯的要求,而是美国宇航局的要求。

但是,现在情况有了本质的变化。中国自己的空间站,汉语当然是首选语言。

在中国领导的空间站任务(甚至是未来的火星任务)中,其他国家参与项目的宇航员一定要会说普通话。

当然,在实际操作上,由于目前英语在航天领域已经是主导语言,英语作为辅助语言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俄语就不一定了。

随着裸猿在太阳系中越走越远,宇航员会感到更加孤独,语言也会变得更加重要。在一个团队中,如果你不能充分沟通时,你就被孤立了。

在中国的飞船上,尤其是时间很长的火星任务中,如果一个外国宇航员无法领会一个中文笑话,他的挫败感将会很强烈(虽然在我们看来这很可笑)。

另外,离地球越远,返回地面的通信延迟就越长,这使得与地面控制中心尽可能高效的沟通也变得更加重要。

国际空间站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科研产物。它是冷战的结果。

国际空间站是美国在1991年底决定和叶利钦合作的。

那时,已经分家的俄罗斯被迫为位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的大量前苏联发射设施支付昂贵的租金,剩下的预算只够维持和平号空间站,暴风雪号航天飞机只能被放弃。

美国人趁虚而入,NASA表面上与俄罗斯航天局大谈共同开发,开启航空圈共存共荣的新秩序(日本说“大东亚共荣”这个提法我熟),实际上一直在琢磨如何在俄罗斯短暂的休克期利用其寡头资金和20年来之不易的宝贵航天经验为美国“自由号“空间站(就是后来改名的国际空间站)提供廉价的服务,并且节约国会的开支。

要知道,美国人还在研究航天飞机的时候,苏联人已经学会如何在空间站生活了。

战斗民族早在从20世纪70年代就开创了长时间在轨飞行记录,美国人为了追上苏联人,已经追了20年。

现在的美国人终于觉得可以叉会儿腰骄傲一下的时候,中国人闷声不响的追了上来。

中国人从一开始就不奢望美国人在航天上的帮助,所以点的都是苏联人的技术树,连空间站都是苏式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在空间站上用英文界面,那是极端zz不正确的,就好比美国大兵打苏联基地时用的是AK47、或者中国大侠不用大宝剑而改用东洋刀一样不现实。

于是,美国开始大力渲染“中国威胁论”,发表《太空安全挑战》报告,称中国(和俄罗斯)发展太空技术对美国的太空安全构成“挑战”。还是冷战那一套。

随着人类登陆火星的可能性越来越近,新的联盟将形成。

宇航员无法独自在太空生存,只有团队合作才能成功。

未来,可能全世界的预备宇航员不用再去星城基地训练,而改去中国的某个基地。

模拟机上的通讯从只使用俄语,变成了只能使用中文。

中国人,用实力去抢占太空开发和治理的国际话语权。

如果中文真的最终成为了“太空语言”,那么未来的NASA宇航员很可能会羡慕他们的前辈,他们只有学习俄语的“轻松”任务。

无论宇宙有没有尽头,人类的梦想永无止境。而我们的私心是,这梦想应该有一部分用美丽的中文去书写。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