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的正义感正在成为颜色革命的子弹

01

正义是人类永恒的追求。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在这几天成都49中的舆论漩涡里,我们却可以清晰地看到,正义这两个字绝不是文字结构所展示出来的浅层含义那么简单的。

当然即便面对非常明显的证据,还是有那么一群人带着乌合之众的心态,坚决不承认,这次 成都49中以及后面校门的闹剧有颜色革命的套路,还拉出维护公共舆论的借口,给自己愚蠢的表演辩护。这些人中很多都是所谓的媒体人。这其实也是正常现象,中国媒体圈价值观混乱也不是一天二天了。

500

也正是这类媒体人带动的所谓媒体,他们把廉价的正义感作为自己职业的座右铭,然后兜售给广大网友,客观上,给颜色革命的套路就是起到了添油加醋的作用。

500

回顾整个49中的舆论情况处理,尽管成都在一开始存在对舆论反应以及颜色革命套路的始料不及,这也不能苛责当地,也许在舆论的通告里确实也存在着一些瑕疵。但这些瑕疵应该也不足以引发最终在49中门口上演小规模2019年HK套路的问题。

恰恰正是某些媒体和媒体人,他们自以为掌握了正义的高地,并把西方异化的价新闻价值观奉为他们的行为准则,最终在这场舆论的漩涡里,很好地充当了搅屎棍的作用。

02

在这里我不得不带大家重温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对内外舆论和新闻价值观传播中植入的“边缘狂徒”理论和内外有别的做法。

在冷战的氛围里,美国的舆论管理规划设计者们开始精心策划美国对外输出价值观的主要范式。约翰逊政府的顾问麦克乔治就提出了“边缘狂徒”的理论。他指出,在任何国家内部都会出现一群对现状极端不满意,并且背离国家主流价值观的不安分人群。对这群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一切可能和合法的手段让这群人被彻底的边缘化,让他们长期游走在社会边缘,阻止他们利用任何可能的渠道发声发文。

500

但是麦克乔治笔锋一转又认为,其他国家的边缘狂徒,却是美国实现战略目的的最好朋友。对意识形态目标国的“边缘狂徒”们,就要进行大规模的可能的扶持,让他们成为社会的精英,最终依靠这群人去扰乱目标所在的价值观和社会共识。

美国在冷战期间出台过《教育传播安全法》等法案,对灯塔之音等美国官方出钱举办的媒体进行了大规模的对内传播限制。这些法案总的来说是通过各种方式禁止美国的冷战意识形态武器的内容对内部进行输出。

到了互联网时代,这一套难度增大了,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就出台了《反宣传法案》对灯塔进行国际宣传,对其他国家针对灯塔内部的宣传都做了明确的界定,并且公开组织起了所谓的国际宣传队伍和机构,并且要求政府拨款支持。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明白了。美国输出的都是变异的美国价值观,他们对外宣传的民主就是一人一票的民粹;对外宣传的自由就是街头政治的为非作歹。2020年这一年大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很多事在香港是被美国媒体大力鼓励的,但是在美国做同样的事就会被抓捕,媒体也绝对不会鼓励。

但是可悲的是,49中的舆论漩涡里,中国的一部分媒体人不但没有成为稳定社会舆论,带领公众以负责任的态度去看待问题的领路人。而是自觉不自觉地配合着颜色革命的套路,自己就当上了美国政客嘴里的“边缘狂徒”的角色。只是他们把刀口对准 了内部。

500

500

500

03

49中舆论漩涡中,到底有没有颜色革命的势力搅和。徐记可以负责任地和大家说一句,相关部门掌握的大数据已经给出了答案,就是有!毕竟返乡证的数量不会说谎,具体就不展开分析了。49中的现象,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徐记个人认为这是颜色革命的力量在对国家的舆论状况以及反应能力做测试。并对网友们的网络舆论识别能力做测试。

500

所以带上脑子上网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毕竟廉价的正义感总是太容易获得,又更容易挥霍,但当这些情绪积累起来的正义感成为射向国家和我们的子弹时,又该如何?

防范所谓的颜色革命,目前的现状最大的保障还是网友们的不断觉醒,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