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怎么了?

500

"

世界的变化显然快到超出我们的想象,而我们的认知、道德观念以及很多原以为基础的常识同样变动不居,甚至变动的速度会远高于预期。

我们能够做的,或许是在更大的灾难来临之前,尽力改变它。

"

讲述 | 梁文道

来源 | 看理想·八分

(文字经删减编辑)

印度到底发生了什么?直至5月5日清晨,印度已经正式成为全球第二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超过2000万的国家,第一个是美国。在5月4日那一天,印度有357,000人确诊,疫情严重爆发后,已经连续12天单日有超过30万人确诊,而在5月4日有3449人死亡。

然而,根据多人的观察和部分媒体的报道,比如西方主流媒体CNN,印度的真实情况比现有报道糟几倍甚至几十倍。

印度目前还没有推行大规模的核酸检测,在此情况下,“确诊”可能只集中在比较重要的城市或地方的省会,至于农村到底有没有经过检测,检测的结果如何,我们无从得知。

另外,包括BBC在内的不少媒体认为,印度并没有将真实的死亡人数报出来。从医院每天送出去的遗体数量来看,真实数字可能比报道中的更加可怕。

我曾看到过一位确诊的记者的报道,他住在医院里,却因缺乏氧气,正在逐渐迈向死亡。他每天都用推特实时报道自己在医院中看到的情况。后来,他开始每小时播报自己等待着氧气,并一点点走向死亡的过程,直至绝望。

01.

大型聚集活动使疫情更加严重

去年第一波疫情刚刚蔓延全球的时候,印度政府也的确紧张过。莫迪曾在一次电视演讲的结尾,宣布印度将要在三周内做到全国封城,并在4小时之内实施。

当时却弄得大家“鸡飞狗跳”。由于封城的缘故,铁路、公交等公共交通工具已停止运行,而印度有很多农村的“移民”,他们在城市里打工,让这些人在4小时之内回家,几乎是不可能的。

尽管混乱不断,但印度的疫情看上去似乎得到了控制。

去年1月和9月是印度的死亡高峰期,每日确诊人数在1万左右,看似可怕,但已远远低于印度当时对自己疫情的预期,与欧美的一些国家相比也并不算高。

于是,很多人认为印度已经安然度过这场疫情,甚至今年1月份,莫迪还在一次演讲里宣布,印度已经成功解决了问题,接下来就要协助全世界输出“印度经验”。

然而三四个月后,事情却发展成了今天的样子。不少人将之归咎为政府的轻忽,比如任由一些活动继续举行。

其中最重要的是大壶节。它是印度最盛大的宗教节日,也是最大的人群聚集活动。于今年4月27日开始,有1.5亿人参加,而活动进行的日期可以长达55天。

需要注意的是,在4月27日有1.5亿人参加活动的时候,印度的确诊人数便已经超过30万。

500

印度人民缺乏防疫意识,但更不可忽略的是政府没有履行好自己的责任,为什么政府会允许这样的活动举行?

其实,今年主办这场活动的北阿坎德邦哈里德瓦也规定了一定的防疫政策,要求民众线上实名登记,出示自己的核酸检测报告,戴口罩,并在活动中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但是,要1.5亿人维持社交距离,是可能的吗?

最终50%以上的人没能遵守规定,如此大规模的聚集让疫情变得更加糟糕。

此外,在前两天刚刚结束的印度地方政府选举期间,几个政党分别举办了几次大型政治集会,尤其是莫迪所属的印度人民党,在造势过程中,莫迪本人甚至亲自前去助阵。虽然最后选举失败,但整个运动俨然又一次成为严重的病毒散布的温床。

02.

最大的疫苗生产国,却最少使用疫苗

这一次严重的疫情,几乎将印度公共医疗的状况完全暴露在了世人面前。

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有不少反对党人物、印度评论家和公共知识分子批判印度糟糕的医疗体系。在印度的一些大城市,比如孟买、新德里、加尔各答,一个中产阶级能够享受到世界级的医疗服务,但若是一个平民,只能被迫选择并不完善的公共医疗。

直至今天,印度首都新德里最重要的公立医院都没有氧气制造机。并且,按照去年数据计算,印度整个国家的GDP(国民生产总值)只有1%用于了公共卫生健康。

除此之外,尽管印度有“世界药厂”之称,甚至在疫苗上,印度也是世界第一大制造国,但是,这些疫苗被提供给很多国家,却唯独没有印度。政府禁止使用所有外国疫苗,坚持要用一款国产的叫做confessing的疫苗。

并不是因为它的质量好,事实上,这款疫苗还没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疫苗使用清单。但印度认为印度人就该打印度疫苗,目前为止,每天有300万人接种,印度全国已经有1/10的人口注射了第一剂的国产疫苗。

然而如果按照每天300万人接种的速度计算,大概要2022年末才能够让所有人都接种疫苗。

印度用国产疫苗或许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它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只打国产疫苗。直到最近,印度才宣布开放几个国家的疫苗进口,终于愿意接受外国生产的疫苗。

但这些措施无法掩饰印度缓慢的反应,印度完全无法抵抗自己要面临的如此凶狠的第二波瘟疫袭击。

03.

强人政治和失效的民主

经过如此多的问题后,莫迪会下台吗?印度人民党又是否会在接下来的全国大选里丧失执政地位?

这种说法,忽略了当今一个大问题——民主失效。

近些年来,很多人认为以西方为代表的民主宪政制度陷入了危机,而危机的由来之一在于未被改变的强人政治。

‍‍‍‍‍‍‍被选下台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一个代表,土耳其、匈牙利、印度等国也能看到不少强人政治的例子。

强人政治在全球兴起,一个显著特点是,强人们都极力号召一种民族主义情绪,他们能够慢慢借助这些情绪将自己塑造为一个“民族救星”。

最近一些媒体的民意调查发现,直到今天的印度,很多人虽然对莫迪有所批评,不满于印度人民党的执政,但是大体上仍是支持他的。

这是为什么?

首先,莫迪是近年来我们看到的强人政治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喜欢绑定一些极端的民族主义。

印度过去在国大党常年执政的时候,基本上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印度内部包含很多不同的宗教,比如锡克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

但自从莫迪上台之后,他自己所属的印度人民党以及另外一个组织,都在鼓吹一种以印度教为基础的印度民族认同。

这种观念认为,印度人之所以为印度人,是因为信仰印度教。他们有意无意塑造了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使得国内信仰其他宗教的族群被边缘化,特别是有相当人数基础的伊斯兰教。

在过去几年,印度政府在莫迪的统治下推出过不少新的法令,都是在用各种方法限制伊斯兰教徒的自由和权利,甚至到了否认部分伊斯兰教徒是印度国民的地步。

500

而大壶节作为印度教中显赫的节日,莫迪又怎么能够制止它的活动?

事实上,此类“印度教版本”的印度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在印度很多地方是管用的,特别是在印度北方一些人口较多,但较穷困的邦。

印度宪法虽然早就废除了种姓制度,但是人们的种姓意识仍然根深蒂固。而在这些邦之中,有很多是种姓比较低的人,他们尤其支持莫迪。

这些处在社会下层的人们的心态是——“我虽然地位已经够低了,但现在起码比穆斯林还是要高那么一点。”

通过这种以民族主义制造矛盾的操作,印度人民党的确在印度掌握了非常大的权力。

在全国二十几个邦里,有一大半的地方政府执政党都是印度人民党。他们牢牢地掌控了印度国会两院,即人民院和联邦院。甚至,印度比较独立的最高法院,也在近几年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倾向。

于是一些很难想象的“个人崇拜”现象再次出现,比如今天在印度接种疫苗,接种证明上有莫迪的照片。

类似的,印度原本有一个首相纾困计划基金,当国家面对紧急状态,很多人生计无着时,就会动用它。比如现在,印度大概有1亿人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印度政府把本来属于公共财产的基金,重新改造成了一个来源于税收和工业收入等,但运作更像私人基金的完全不透明的计划。即“总理关怀基金”(PM Cares Fund)。

疫情期间,莫迪也在不断宣传印度的成功。比如在1月世界经济论坛时,恰逢欧美国家的疫情形势严峻,莫迪在大会上没有表示任何的同情,反而不断地吹嘘“印度经验”,印度是怎么成功抗疫的。

印度那时每天有1万人确诊,但他们大概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莫迪已经宣布我们抗疫成功了,而且能够输出经验,生产疫苗帮助全世界了。”

于是,印度原来为疫情做准备的部分机构暂时停摆。比如,疫情刚开始时,印度有个特别的高层小组,而在整整2、3月这两个月里,这个小组从来没有开过会。

当领袖掌握这么大的权力之后,接下来会出现的,就是对付一些异见分子。

其中有一个人物特别显眼,即曾获得英国布克奖的著名印度作家、印度知识分子阿兰达蒂·洛伊。她从英国回到印度,定居在新德里之后,便不断对印度的公共事务发言,十几二十年来参与过很多的公共运动,是莫迪支持者的“眼中钉”。

她用英文写文章,并在国际媒体上刊登。最近的几篇文章在国际上引发了很大的轰动,其中一篇文章直接说今天的印度政府犯的是反人类罪行。

她在这篇文章里罗列了很多细节,比如印度急缺氧气机和呼吸机,最近两个月有多少人在街头天天想办法求救,即便是不缺钱的中产阶级,也毫无办法。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只是种性歧视,而是全民遭殃,氧气机和呼吸机成了几乎比黄金还要贵的东西。

有些人为了要治病,倾家荡产地卖地,送家人到私立医院。

而在印度著名的北方邦,也是泰姬陵的所在地,记者爆出氧气机紧缺的问题,却被当地首长用安全法给抓了起来。

另外,还有一个叫国民志愿服务团(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简称RSS)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跟印度人民党有很微妙的关系。

印度人民党是一个正式的政党,有很强烈的意识形态,而RSS则是拥护这种印度教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极端机构,甚至有自己的民兵,连莫迪本人都是组织的成员之一。

这个组织最近出来发言,提醒大众:现在印度的疫情很凄惨,但是,千万不要让媒体趁机散布负面消息。

他们提醒媒体在这个时候更加要传播的是Positive Atmosphere,翻译成中文是正氛围,或者说,正向、积极的内容和导向。

04.

我们该如何看待印度疫情?

4月以来,我国已经为印度捐助了5000多台呼吸机和2万多台制氧机。

的确,去年疫情初期的时候,印度曾经禁止过各种防疫器材的出口,比如口罩等用品,但不仅是对中国,而是对全世界都禁止出口。

当我们回头去看那段时期,会发现除了印度外,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做了同类的措施。

这其实不难理解,一个正常的政府在面对疫情危机的时候,当然要先确保自己国民的安全,在自己国家够用后,再去帮助别人。

其实当印度政府认为自己行有余力后,便恢复了对中国的抗疫物资出口。印度禁止出口口罩等抗疫物资是1月31日,但在2020年2月26号的时候就运了第一批物资到中国,虽然运来的抗疫物资只有15吨。

并且,当时印度官方代表,如驻华使馆等,也在微博上为我们送出了慰问和祝福。

诚然,许多网友挖出来印度有人诋毁中国没有做出援助,但这只是个别人士。

500

同时也不乏这样的观点,西方人当时怎样对我们,我们现在就能怎样对西方人。但是,印度如何成“西方”了,这里的“西方”又指的谁?

如果这么看待全世界的话,世界会变得很简单,只有我们和他们,凡不是中国的,都是他们。似乎他们中的一个对我们不好,就等于全世界非中国人都跟我们有仇了。但这个好像也不太对劲。

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在全球化发达的今天,即便全球都对印度施加了非常严厉的出入境隔离政策,病毒也不太可能只被隔绝在印度之内,

印度现在最让人忧心的是各种病毒变种,其中最“恶名昭彰”的是B1617,即双重变种病毒。这种病毒能够逃避人体的抗体,目前缺乏能够对抗它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而在短短的时间内,这款变种病毒已经散布到18个国家和地区。最近香港也查到了它,一个航班将近有一半乘客后来被发现感染,但是他们全部做过核酸检测,很多人接受访问的时候都表示自己特别小心,口罩、护目镜、防护服准备齐全,但还是被感染了。

B1617潜伏期较长,重症率和致命率较高,而且传播力很强。如果印度现在不及时施加措施,世界也不予以及时援助,整个印度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新型冠状病毒“培养皿”。

疫情形势尚不容乐观,以印度今天的状况,很多国际媒体都认为这是全球的灾难。我们需要援助它。

综上所述,世界的变化显然快到超出我们的想象,而我们的认知、道德观念以及很多原以为基础的常识同样变动不居,甚至变动的速度会远高于预期。我们能够做的,或许是在更大的灾难来临之前,尽力改变它。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