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5年火速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蒸发60亿,人们不相信水滴

5月7日晚,水滴在美国纽交所顺利上市,34岁的沈鹏将心爱的水滴又推向了一个新的起点。

然而,人们对于水滴上市的消息反应并不友好。

上市首日,水滴股价便跌破发行价,盘中最低跌幅近20%,市值蒸发超60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公众的质疑声也是此起彼伏——“慈善平台也能上市?”“公益性质要盈利?”“再也不给水滴筹捐一分钱了,一直以为是公益的”......

这些都反映出了人们对于水滴的不信任。

500

首日破发可以看出投资者是不信任的。

其实,回顾水滴成立至今五年时间里的融资历程,都还比较顺利。从创立至今,水滴便凭借创始人沈鹏的个人魅力受到了众多资本的青睐。

目前,水滴已累计完成5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40亿元。其中,腾讯对水滴青睐有加,每轮投资都有腾讯的身影。

既然如此,为何水滴在上市之后,得不到广大投资者的青睐呢?这还需要从水滴自身商业模式上找找原因。

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是水滴公司最初的三大业务板块。而在遭到监管问候之后,今年3月底水滴互助业务被正式关停,水滴筹和水滴保成为水滴公司的两大支柱。

众所周知,水滴筹并不赚钱。按照创始人沈鹏的话来讲,水滴筹只是一个互联网大病筹款工具,公司非但不收取任何费用,还会承担平台运营成本,这是“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水滴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水滴保业务。该业务板块的定位为互联网保险平台,主要通过收取佣金实现营收。从水滴公司这次的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出,2020年水滴公司89.1%的收入都来自保险佣金。

500

需要注意的是,水滴筹虽然不直接贡献收入,却对收入有着巨大的间接贡献。

在每一个水滴筹的页面,都可以看到有水滴保的推荐。据水滴公司招股书显示,2018年,水滴筹和水滴互助为水滴保业务FYP(首年保费)的流量贡献高达85.1%。

也就是说,水滴通过水滴筹、水滴互助中的社交关系来吸引流量,通过对用户进行保险教育,吸引用户投保进行变现,从而形成整个商业模式闭环。

不过,近年来,随着业务面不断扩张,水滴公司内部流量的贡献率大幅下降。2020年,有44.9%来自第三方渠道流量,内部流量占比已跌落至16.6%。

第三方流量的介入使得水滴公司原本保险保障业务板块的商业模式闭环被打破,也使得水滴公司为保证流量,不得不提高营销支出。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水滴公司用于获客和品牌推广的支出从8600万元暴涨至17亿元。

这也导致了水滴筹近三年的营收虽然连年升高,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在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水滴净亏损达12亿元。

这很难不让人疑惑,最初的商业模式能否继续支撑现有的发展阶段?未来水滴公司会做出怎样的调整来实现盈利?

不过,对于连年亏损的问题,水滴公司自己似乎并不担忧。杨光和沈鹏都曾表示,水滴不是没有盈利能力,只是现在盈利还不在计划内,等时机成熟,自然会开始盈利。

这番说辞能否撬动广大投资者的心,过几天从水滴公司的股价上自然会见分晓。

500

然而,就算投资者的心撬动了,公众的心却还是铁板一块。

一直以来,许多人并不清楚水滴筹只是水滴公司的一个业务板块,而是在水滴筹和水滴公司之间画上等号,甚至干脆把水滴筹当做一个公益组织。

而在沈鹏心中,水滴筹的性质只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平台,只不过用途是大病筹款而已,这是水滴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表现。

公众对于水滴筹的刻板印象和水滴筹自身的定位发生错位,便导致了当水滴筹的母公司水滴公司开始完全暴露出其商业属性时,公众对于水滴筹的信任度开始大幅下降。

当然,公众对于水滴筹的不信任并非现在才有。

500

在水滴筹的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插曲很难让人不去怀疑,它到底是想帮人还是害人?

2019年,水滴筹相继被曝出两起丑闻——

2019年5月,德云社一相声演员的妻子在水滴筹上众筹100万后,被网友扒出其在北京拥有两套房产和一辆车。众筹只是假装贫困恶意消费公众善意,而水滴筹并没有在前期审核申请者资质的阶段将其识破。

随后,2019年11月,水滴筹又被曝出有人员在线下医院故意怂恿病患申请众筹,并在审核阶段大肆放水,称公司并不会调查筹款去向。后续还有调查显示,这些地推人员一单最高提成可达150元,且会采取末位淘汰制。

消息一出,水滴筹再次被推向了舆论的浪尖。事后水滴公司对此做出回应,称考虑到单纯的线上操作对一些用户存在较高的门槛,所以组建了线下推广团队,拓展线下业务。

就算出发点是好的,这两起丑闻也足以反映出水滴公司在管理方面存在巨大漏洞。毕竟,以公益之名营不义之财,在公众心中这叫缺德。

500

如此看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公众,对于现在的水滴都没有足够的信任,但这也并不代表水滴会就此死去。

蓝驰创投董事总经理曹巍曾向媒体表示,水滴是保险科技,并非单纯的保险公司。水滴联合创始人杨光则将“科技”解释为在数字化转型上的突破。

保险科技在欧美地区也已经开始进入加速发展阶段,水滴选择在美上市,或许也是为了博得欧美地区保险科技领域优质投资人的目光。

不仅如此,目前除了包括水滴筹和水滴保在内的保险保障业务之外,水滴已经开始在医疗健康服务领域布局,包括水滴健康和水滴好药付等业务线。

对于此次上市,水滴公司表示,本次募集资金的50%将会用于拓展医疗保健服务和保险业务的运营,30%用于研发。

500

沈鹏的野心绝不至于保险科技,而是要打造“保险+健康医疗”的生态圈,创建中国的“联合健康集团”,做出一家真正的社会企业。

愿景如此美好,究竟是承诺还是谎言,还得用行动来证明。就目前水滴的处境来看,这一愿景想要实现,实在是任重而道远。

当一个新的模式冲击原有生态时,总是会出现摩擦甚至冲撞。不断优化、坚持下来便是创造了历史,坚持不住、自乱了阵脚就只能自取灭亡。

水滴若想要汇成大海,还是需要有更多时间的积淀。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