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盲盒”爆火,160余只萌宠被塞进货箱,盲盒经济已走入歧途

终于,盲盒经济开始以一种最没有人性的方式挑战人性的底线。

5月3日晚,“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的志愿者拦截了一辆中通快递运输车,车内塞满了活体的小猫小狗。这些小动物大多被封闭在货箱里,没有空气流通,只能被憋死。

早在今年1月,便已有网友曝光了一些平台推出的活体宠物盲盒活动,涉及了猫、狗、仓鼠、乌龟等小动物,售价在十几元到上千元不等。

500

宠物盲盒顺延了盲盒经济的玩法,让消费者能够花一份钱收获双份的快乐——在得到萌宠的同时,收获打开盲盒那个瞬间的“惊喜感”。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盲盒都能够带来惊喜。

推出“宠物盲盒”的商家为了更好地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以“名贵品种”打出噱头,以“不退不换”为标榜,甚至喊出“玩得起就下单,玩不起就别买”的口号,却用其他品种,甚至用已经生病的小猫小狗来“以次充好”。

这便使得买家非但没有收到惊喜,反而会受到惊吓。部分消费者虽然只花了9.9元买宠物,却要花几百块去给小动物看病。

当然,买家愿意给小动物们花钱看病还算是比较乐观的情况,部分买家在看到实物与描述不符后,很可能选择弃养。

更有小动物都活不到买家打开盲盒的那一刻,就在运输过程中被闷死、热死、冷死、饿死,甚至被装在一起的其他动物挤死、咬死.....这都是对生命赤裸裸地践踏!

500

这也使得中通在这次“宠物盲盒”的风波中,成为了众矢之的。

由于中通并不具有运输活物的资质,所以小猫小狗只是被当做寻常物品被打包,甚至有的为了防止小猫小狗在运输过程中排泄,提前一天给它们断水断食。

这样的运输过程对于小动物而言无疑是致命的。许多小动物在到了买家手中后,即使能够接受及时的救治,也很难继续存活。

其实,对于活体动物的寄递一事,国家邮政局早就发出过相关通知——2020年3月19日,国家邮政局便发出通知,要求规范活体动物寄递等行为。

此外,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动物防疫法》中也对活体动物的运输寄递做出了相关规定。

500

但中通却对这些规定视若无睹。

事情被曝出后,中通在成都荷花池分部的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规定严禁收寄活物,涉事业务员是新来的,是他违规接单。而涉事站点的负责人则表示,自己是小学文凭,只是靠这个谋生。

这两方说辞看下来,可以看出两点——站点负责人天真且冷血;中通内部存在管理漏洞且没担当。

目前,中通已经做好立正挨打的姿态,声称将要做出整改。小动物们也已经在志愿者的帮助之下,有了安全的归宿。

但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为什么宠物盲盒如此没人性的操作,能够一直屡禁不止,市场空间广阔?

500

根本还是要回归到近两年爆火的盲盒经济上。

去年,泡泡玛特靠盲盒上市并打下千亿港元市值的故事将盲盒经济带向了一波高潮。消费者们越来越愿意为“盲盒”的概念买单,各大商家也越来越想要来盲盒经济的潮流中分一块蛋糕。

除了玩具之外、文具、美妆、书籍甚至机票都开始以盲盒的形式营销,有人说,“万物皆可盲盒”的时代已经到来。

盲盒最初起源于日本,其最初诞生的意义是为了促销一些低值商品。近年来,盲盒概念被引入国内后,便以一股不可抵挡之势席卷了z世代的生活。

有数据显示,天猫上有将近20万消费者每年会花费2万以上手机盲盒,甚至有人花费达到上百万。其中,95后是盲盒消费的主力部队。

500

年轻人之所以如此热衷于购买盲盒,大多还是为了追求一种独特的情感体验。

在盲盒的玩法里,卖家占据主导地位,通过卖方和买房之间的信息不对等营造出一种稀缺感,买方若想要填补这种稀缺,就需要不断花钱去买更多的盲盒,只为了那百分之一的概率。

这样看来,驱使消费者不断购买盲盒的更像是一种赌徒心理。

有心理学专家表示,这种赌徒心理很容易让人成瘾,对盲盒产生一种依赖感,而这种依赖感一旦形成便很难除去。

长此以往,整个社会的消费取向也会走向一种畸形的状态。而消费者最终也会沦为资本的韭菜,任人收割。

更危险的是,在文具中引入盲盒概念,对于价值观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而言,是一种极其负面的诱导。

有家长表示,孩子热衷于购买文具盲盒,买回来却只是打开一下就扔在一边,十分不利于未成年人形成健康的消费观。

500

除了腐蚀消费者的正常生活之外,由于盲盒经济中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使得部分不良商家以次充好,借用盲盒清库存、借机出售残次品,对于消费者权益和健康的市场秩序都有很大的损害。

总的来看,盲盒经济之所以繁荣,更多是利用人性之中追求新意、不确定性和刺激感的一面,通过信息不对称不断人为制造心理上的缺失感,以不断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

这本就是少数人利用手中的资源对于多数人的一种高级的挑逗。然而,人性往往经不起挑逗。

在利益和生命的天平上,选择漠视生命、追求利益,盲盒经济也开始变成带血的生意。这次有关“宠物盲盒”的舆论风波,也算是用小猫小狗们无辜的的生命给杀红了眼的盲盒经济敲响了警钟。

今天有人在法律的边界游走,运送萌宠,明天是否会有人试着将一只脚踏入法律的界限之外,去运送“猛宠”呢?

“有形的手”是时候下场发力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