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在睡觉?

某大公司公关总监捅篓子了,他在青年的节日里惹恼了青年,在无产阶级的节日里惹恼了无产阶级。

他用调侃的语调说:“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

500

青年们不但不领情,反而很生气。

500

500

五一是什么节日?资本家过什么五一?

五四是什么节日?资本家过什么五四?

资本家在无产阶级的节日里来做节目“致敬”无产阶级?还要怪无产阶级不领情?黄鼠狼给鸡拜年,还埋怨鸡在睡觉?

年轻人白天在你的血汗工厂上班,晚上还要为你的“致敬青年”烂策划996加班,回家的路上还要看你装模做样在微博卖勤奋、努力、嘲讽“青年都在睡觉”,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这属于骑脸输出知不知道?

500

无产阶级的节日,无产阶级不睡觉,谁睡觉?996加班回去补个觉,还要被你嘲讽?

教员同志说过:“十四岁到二十五岁的青年们,要学习,要工作,但青年时期是长身体的时期,如果对青年长身体不重视,那很危险。青年比成年人更需要学习……但是,他们的学习和工作的负担都不能过重。青年人就是要多玩一点,要多娱乐一点,要跳跳蹦蹦,不然他们就不高兴。”

500

你爱装个奋斗X,那是你的事,你有股权,有分红,你又不分给无产阶级一分钱,不要自我感动。平时马路上清洁工哪个不是五六点就在干活?农民工哪个不是从早干到黑?中小学的班主任哪个不是早上六点多就得去学校?没有房子住的远赶地铁的青年们哪个不是六七点就得上路?你在劳动者的假日八点钟从千万劳动者的“睡梦中穿过”,你应当感恩,感恩大家都在睡觉。

500

中国的资产阶级有点没有X数,对时代的洪流一点嗅觉都没有,思想觉悟真的还不如普通人民群众,还以为是几十年前呢。本来他们占了时代的便宜,也做出了不少贡献,如果闷声发大财,也没有谁搭理他们,偏要跳出来装“青年导师”,给青年讲道理、灌“鸡汤”,既要当资本家,又要当“思想家”,那就过分了。

在某个时间节点之前,是个企业家、富豪都被捧到了天上,王健林、王思聪、潘石屹都有人吹捧,他们的“语录”到处传播,机场、书店到处是他们的鸡汤、“自传”。赚了无产阶级的钱,割了青年的韭菜,剥削了大家的剩余价值,还要给无产阶级当爸爸,这就过分了。搞得无产阶级都是他们养活的一样。

500

他们丝毫没有发现“时代变了”,现在书店里最畅销的不少他们的“成功学”、“管理学”,而是某本科学、唯物、朴素的“人民之书”;年轻人的偶像再也不是各种“首富”,而是某个穿着长衫、挟着雨伞从南国山水中走出来、再走进亿万民众中的青年。

500

500

500

致敬青年,青年要你致敬?

我建议资本家们、商业平台少参与五一、五四的活动。

因为资本家们不学无术,他们根本没搞清楚“青年”是什么样子,是什么颜色的。

他们以为的青年,是消费主义、打游戏、追综艺、买潮牌、昏头昏脑的小布尔乔亚。

而五四的青年,是被剥削、被压迫、满腔的热血、爱国爱人民、要“坚决斗争”的青年,是一切不平等不公正的掘墓人,是把剥削阶级吊路灯的那群年轻人。

就算现在大家糊里糊涂、浑浑噩噩、996之后补着觉,但早晚他们都会醒来的。

你“致敬”青年?你准备致敬谁?

我觉得你不是在致敬青年,你是在某个边缘反复试探。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