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美酒郁金香”究竟是“谁”香?丨花花万物

编者按:从深海到高山、从沙漠到雨林,地球的每一处都有植物的印记。岁月流变、气候变迁、地质运动、生境更迭,植物历久弥新、在不断演化中保持着多样化的世界。中科院之声与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联合开设“花花万物”,在这里,我们关注植物的生存、竞争、繁衍、死亡,展示自然界的奇特多姿,解读生物的万千气象,探索神奇的生命秘境,致敬这无声无息又蓬勃多姿的世界。

阳光明媚的春季,是球根花卉摇曳生姿的时节。色彩斑斓、瓣形多样的郁金香优雅绽放。五彩缤纷的花田搭配旋转的风车、亮黄的木鞋、黑白的奶牛,一派欧式春天的景象,美丽无限。看见这些随风摇动的郁金香,是不是想起了李太白的《客中行》?“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那么问题来了,李太白诗中的“郁金香”究竟是“谁”香呢?

500

武汉植物园郁金香(摄影:江涛)

是欧式春天里的“郁金香”吗?

郁金香(Tulipa gesneriana)是百合科郁金香属的球根草本植物;其栽培品种丰富,花色花型多样,是春季重要的观赏花卉,世界范围内广泛栽培,品种达到八千余个。

从太白诗仙描述的“郁金香”来看,可以肯定它不是我们常见的百合科郁金香(Tulipa)。

第一,时间有异。《客中行》这首诗作于唐朝开元年间。而郁金香(Tulipa)原产中亚,16世纪传到荷兰后,受到荷兰人民的喜爱,培育了许多具有极高观赏价值的品种,传播到全球各地。而我国直到1980年,郁金香才在西安植物园引种驯化成功。1988年,西安以5万朵郁金香举办了国内首届郁金香花展。由此可见,郁金香(Tulipa)传入我国不到百年,不可能出现在李白的诗中。

第二,性状不符。太白笔下的“郁金香”,有香味、调酒呈黄色、可食用。而郁金香(Tulipa)虽然颜色丰富多彩、花大色艳,却仅用于观赏,没有任何香味,不用于染色,也不能调酒呈黄色。

摇曳在春风中的郁金香(Tulipa),它只是日本植物学家在翻译西方植物名称时,将它的名字译为了“郁金香”。1917年中国学者编纂《植物学大辞典》过程中,直接用了这一中文名,故而让游人们望文生义,误认为是大诗人李白笔下的“郁金香”了。

500

500

武汉植物园的郁金香(摄影:张莉俊)

既然此郁金香非彼郁金香,那么“兰陵美酒郁金香”中的“郁金香”究竟是指的哪种植物呢?

《全唐诗》收录的约49000首诗中,19位诗人的25句诗里出现了“郁金”或“郁金香”一词。后人在注释时,常常会弄混淆。一则释义为国产的姜科姜黄属植物郁金;另一则释义为舶来品的鸢尾科番红花属的番红花。

我们先来认识这两种植物。

根茎香黄的郁金

郁金(Curcuma aromatica)是姜科姜黄属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株高约1米;根茎肉质肥大,呈黄色,具有芳香味;叶基生,叶片长圆形,叶面无毛,叶背有短柔毛;花葶单独由根茎抽出,有稀疏的柔毛,穗状花序圆柱形,有花的苞片淡绿色,无花的苞片白色带有淡红,4月到6月开花;花冠管呈漏斗形,裂片长圆形,白色带有粉红,唇瓣呈黄色;产我国东南部至西南部各省区,东南亚各地也有分布。

500

郁金的花(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500

郁金的植株(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古时的郁金,作为调酒和染色的原料,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时常成为古人诗句中的寄托情感的意象。

味香名贵的番红花

番红花(Crocus sativus)又叫西红花、藏红花,是鸢尾科番红花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球扁圆球形;叶基生,灰绿色;花有香味,呈淡蓝色、红紫色或白色;花药黄色、花柱橙红色;蒴果椭圆形;原产欧洲南部。我国于1965年引种栽培并取得成功,其球茎在5月起土,5-8月花芽开始分化,8-9月花分化,当年10月底11月初即可开花。现全球已经培育出春秋两季开花的园艺品种。

500

番红花的花(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500

番红花植株(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舶来品郁金香(番红花)在古时中国多作贵重香料所用,基本为宫廷和宫外上层人士享用,属于奢侈品行列。

再回到标题,“兰陵美酒郁金香”究竟是“谁”香?从郁金香作名词来看,毫无疑问是指番红花。但从大诗人在写诗句时的心境来看,不知他是偏重于赞美酒的香味,还是偏重于赞美酒的颜色?若是偏重称赞香味,那“郁金香”指番红花更符合意境;反之则指中国的郁金更贴切。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汤彦承和王锦秀认为其记载的是能调酒的姜黄属植物。南京师范大学的俞香顺认为中国的郁金跟酒文化密切相关,应该是指姜黄属的郁金。田芳和赵翰生在《唐诗中的“郁金”》一文中则认为《客中行》的“郁金香”意指香味,应该按照番红花来进行英文翻译。

结合李白诗仙“千金散尽还复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豪迈性格,我更倾向于他指的是番红花,毕竟郁金香香料是价格昂贵的奢侈品,符合太白“及时享乐”的形象。

不过“兰陵美酒郁金香”究竟是“谁”香?这个谜团就让专家学者大咖们继续去探究吧。面对春光中的美景,我们负责赏花就好。中科院武汉植物园60万株球根花卉正在陆续绽放,成片的花海在风车的转动中,清新浪漫。趁着春光正好,来赏美景吧,在无边的郁金香花田里感受诗仙太白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豁达心境。

500

武汉植物园郁金香(摄影:江涛)

500

武汉植物园郁金香(摄影:江涛)

500

武汉植物园郁金香(摄影:江涛)

参考文献:

1. 田芳,赵翰生.唐诗中的郁金香[J].海外英语,2016(2):119-121.

2. 杨建军.染料红花古名辨析兼及番红花名称考[J].丝绸,2017(2):73-81.

3. 余欣,翟旻昊.中古中国的郁金香与郁金[J].复旦学报,2014(3):46-56.

4. 张金政.郁金香栽培品种的演化与分类[J].中国园林,1999(2):12-15.

5. 高星等.郁金香品种分类的花粉形态学硏究[J].中国观赏园艺研究进展,2017:46-47.

6. 汤彦承,王锦秀.郁金香—一个混淆不清的中文名称[J].生命世界, 2013(10):33-35.

7. 胡世林.郁金香现代化之误[J].世界科学技术,2008(10):8-11.

8. 胡世林.红花与郁金香的本草考证[J].现代中药研究与实践,2008(22):3-6.

9. 俞香顺.“郁金”考辨—兼论李白“兰陵美酒郁金香”[J].中国韵文学刊,2017(3):104-107.

来源: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