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开是从农业开始,越南、朝鲜改革也是亦步亦趋,古巴为何不能借鉴成功经验?

【本文由“印加节度使”推荐,来自《古巴革命六十年(3)古巴改革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为什么一说改革,就狭窄到一定要与“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关联,不可以是进行存量或增量改革吗?

就像中国革命成功的基础是“土改”,改开也是从“农业”迈出第一步(尽管之前已有不少铺垫)。后来的越南、朝鲜改革也都亦步亦趋从农业着手,古巴为何不能借鉴成功经验?

多数认为古巴经济困难的主因是受到外部封锁,内部原因则是“苏东波”后原先受到苏联巨额补贴的“石油-蔗糖体系”崩溃。然而在去年特朗普政府执意推行《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之前,其实美国长期以来只对本国公民及企业与古交流有限制要求,对第三方国家独立参与古巴民生经济活动并无太多封锁,这一点比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要宽松许多。

可能很多人也不了解,古巴本身是出产油气的。按公开报道数据,古巴在墨西哥湾专属经济区发现的原油储量超过200亿桶,排名世界前20位,只是古巴暂时没有技术和资金进行开发,也许成本也是一个考虑因素。即使如此,古巴在陆上及浅海每年开采的原油仍有200~300万吨,外加100多亿m³的天然气。只是这些油气资源只够古巴国内消费需求的一半左右,还需要花费宝贵的外汇(主要是从委内瑞拉 )进口大量油气维持经济正常运行。

而古巴的油气主要是被作为燃料消耗。但是处于热带的古巴拥有丰富的生物资源,完全可以生产生物燃料(比如乙醇)作为替代能源,就像巴西一样。

如上述古巴200万公顷抛荒地中只要有一半开发作为甘蔗生产用地,每年就足以产出超过4000万吨的甘蔗(古巴的甘蔗产量只有40多吨/公顷,不到中国“双高”蔗田的一半),相当于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后或者更早的1925年前后的总产量。按巴西的标准每吨甘蔗可产出109~180升酒精计算,每年就能生产400~600万吨的纯酒精。纯酒精的热值约为原油的2/3,则这些酒精作为替代燃料弥补古巴全部的能源进口已绰绰有余。而且多于的酒精还能出口创汇,因为按国际行情,相同重量的甘蔗生产酒精比制糖利润要高。

而生产酒精剩余的蔗渣则还能作为燃料发电,目前中英古合资在建的多个生物质发电厂就是利用蔗渣等生物质作为燃料。另外甘蔗制糖剩余的糖蜜是高附加值的酵母生产的基本原料,如果古巴能引进排名行业全球第二大的安琪酵母投资设厂作为进入广阔美洲市场的跳板,则又多了一条生财之道(目前安琪酵母已分别针对欧洲及中东北非市场在俄罗斯及埃及开设分厂)。这一笔每年就能为古巴省下近20亿美元的外汇开支。

而且古巴拥有丰富的风力及太阳能资源,按照规划建设的风力、光伏以及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有望彻底解决束缚古巴经济发展的电力短缺问题,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甚至富裕部分还可出口。

节省下的油气则能够用来生产化肥等紧缺的生产资料帮助农业的转型升级。如果古巴的粮食单产能在化肥等农资供应充足的情况下引入杂交水稻等高产作物并达到东南亚国家的平均水平,上述剩余的100万公顷荒地也能够至少产出400万吨稻谷或其他粮食。而目前古巴年产大米只有20多万吨,每年还需进口50多万吨大米及其它食品满足国内需求。作物秸秆与发电厂不能完全消化的蔗渣还可以作为优良有机饲料发展养殖与乳制品业丰富居民饮食结构。一旦实现粮食自给自足,那每年又能为古巴省下20多亿美元开支,可作为贷款担保和启动资金,投入到其它更急需的建设中去,比如引进替代目前古巴国内高耗低效的化工厂和电网等基础建设投资。

这即所谓“一着棋活,全盘皆活”。

然而任何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但如果由见惯风浪的第一代领导人掌舵,再对新领导层扶上马送一程,就会极大减少翻船的风险。可惜古巴未能抓住本世纪初十几年全球化狂飙突进期的“白左”化世界与拉美“粉红浪潮”时代良好外部环境创造的大好时机,卡斯特罗兄弟也已天不假年,今后十年的前途祸福实在难料!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