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北方只有一个鲁菜,就是因为产生美食的一个先决条件是食材

【本文来自《北京平民美食很难吃,好吃的都是日料、韩料或驻京办的馆子?》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每每遇到这种京津无美食,乃至发展到北方无美食,就靠个鲁菜强撑局面这话就想说几句。

诸如豆汁、麻豆腐、炒肝、爆肚、卤煮、灌肠等等这些食物,包括“鼎鼎大名”的炸酱面,有个统称叫:穷人乐。

穷人乐,您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是底层老百姓的果腹用的东西,不要抬杠,说凭什么底层人吃的就必须粗鄙,我们那里的XX也是穷人的吃食,就是美味。

此时底层与您今天的底层不同,还有要看到历史上的北方食物品种相对单一,尤其是漫长的冬天,这是物产丰富的南方不能想象的。北方冬天实现蔬菜自由也就是进二三十年的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为什么北方只有一个鲁菜,就是因产生美食的一个先决条件是食材。

现在一些人天天跟卤煮炒肝炖吊子斗智斗勇,非要把粉房下脚料的豆汁喝出琼浆玉液的劲头来。

我诚心劝您一句:您想瞎了心了。

吃饭咱好歹这个馆子,不要净跟小吃早点过不去,多花俩钱吃吃席面。

好歹您也的去鸿宾楼、萃华楼、同和居、仿膳,再不济也得是东来顺、烤肉宛、砂锅居吃碗白肉吧。

至于传统点心,我承认北京品质不行,尤其是护国寺小吃真心玩完。

但是您要非说北京就是美食地狱,吃的都是垃圾,那您就真的不客观了。

还拿王世襄老爷子吃甜筒说事,这就不地道了。

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王世襄爱吃麦当劳,和北京没有好吃的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只看见王世襄吃甜筒,怎么不看见王世襄为了吃烤肉,专门让铁匠做了篦子呢?

我也爱吃甜筒,也没耽误我早起先吃套煎饼果子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