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时代变了,所以有些人必将被社会抛弃。

时代变了

前段时间,我看《觉醒时代》,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中国上二个世纪,有那么多的仁人志士,投身革命,投身拯救中国的行动。

因为那时的中国,国不像国,民不聊生。

国家没有尊严,得不到尊重。老百姓活得困苦,没有尊严,没有希望。那时的中国,要想国有前途,民有尊严,就必须抛弃当年的那个半封建,半殖民的社会制度,清理掉文化中的糟粕。

用新的,更符合国家民族人民利益的新制度,新理念来取代当时落后的制度与政体。

所以,在当时的那个环境,有一大批为了国之兴亡,民之希望而努力、而献生的人们,他们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英雄们。

当年的英雄们,很多人献出了生命,推翻了当年的满清封建政权,民国资产阶级政权,废除了一切不平等的条约,实行了新的制度、新的理念来治理国家,才有了今天的新中国。

今天的中国,然仍有阴暗的地方,有不足的地方。但整体是光明向上的,绝大多数人活得是有尊严的。是与1840至1949年10月前的中国截然不同的。

虽然今天也有一些人,想用自己的理念改变中国,可是在根子上,他们是在西方国家的手段,用更符合西方国家利益的方式,来试图改变完全独立的中国,让中国变得更符合西方国家的期望,或者说成为西方国家的附庸。

老百姓其实活得很简单,要的是一个安定,和平的生活。

而不嘴上主义,心里生意的无病呻吟。

为什么伤痕文学之类的作品越来越没有市场?

因为生活是要向前看的,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生活被定格在一个自艾自怜,总是低头向下看的生活境况中。

为什么心惊报之类的媒体,越来越被人鄙视?

因为人们需求的不是一个平时扯着为民作主的旗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抛弃中国利益,完全倒向西方国家利益,为西方国家服务的所谓新媒体。

看看疫情初期,那些标榜启蒙,民主,自由的媒体们,无一不是用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立场与态度报道国内的疫情及疫情控制。无一不是用跑舔的姿态来报道国外的疫情及疫情控制。

一句更高级的人道主义,暴露了多少媒体人的真面目!

这二年,美国对中国科技的封锁与制裁,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的应对,对中国的无理指责,以及最近新疆棉花风波,无不告诉所有中国人,西方国家要的不是是有能力、有尊严的中国。

要的是一个无条件服从西方国家利益的中国。

看不到这一点,或者说否认这一点,只能说明心不在中国。

反思固然重要,可是试图用生搬硬造,拼凑出来的小民尊严来打动人心,就不合时适了,别有用心了。

所谓的文艺界,文化界,总是试图把自己置于一个所谓的启蒙者地位,却以得到西方国家的肯定为荣,以得到西方国家的表扬为荣。

却忘记,它们所谓的启蒙,不过是端了一碗西方国家扔过来,用自由与民主为遮羞布,实质上装满了西方国家新殖民主义为核心的狗粮。

总是指责生活的不易,社会的艰难,老百姓的不理解。却忘了回头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脱离现实,脱离生活,脱离老百姓。

一边试图成为万民敬仰的启蒙者,一边又试图得到巨大的利益,幻想着能名利双收。

所以,被民,被社会,被国抛弃,就顺理成章了。

时代,正在改变。

时代,已经改变。

而他们,却忘记回头看一看,自己仍然还站在1949年之前。

一个人,不仅要听他说过什么,也要看他做过什么。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