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回乡祭祖,缅怀毛家一门忠烈

500清明期间,每年的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缅怀自己逝去的亲人。

在韶山烈士陵园,有一个叫做“六亲台”的地方,这里矗立着六个人的铜像,他们都是毛泽东主席的亲人,都有着血肉之躯,却为了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清明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走入毛家一门忠烈的内心世界,去缅怀这些革命英雄!

1

    

1930年11月14日,湖南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

 

沉重的脚镣“哗哗”作响,我一步步的踏上了行刑之路,待会儿将会有一颗子弹结束我年仅29岁的生命......

 

无论我多么留恋这个世界,我都要说再见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3年多未见的丈夫以及我们的3个儿子。

 

在子弹穿透我的身躯之前,让我再次回忆与丈夫最后一次相聚的时刻吧......

 

那是1927年8月中旬的一个夜晚,湖南省长沙东乡板仓。

 

这一夜非常平静,对于绝大多数长沙人来说,它与无数个平凡的夜晚没什么两样,但对于我来说,这一夜却刻骨铭心!

 

3个儿子已经沉沉睡去,微弱的灯光下我与丈夫彻夜长谈。

 

8月7日,丈夫在武汉鄱阳街与一群人开了秘密会议,并喊出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口号。开完后,他便赶回了长沙的家里。

 

回到家后,他匆匆收拾好了行李,又要出趟远门。我深知,他这哪里是普通的出远门?

此一去凶险万分,恐怕双方就要生死未卜、阴阳永隔!

 

如今我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而3年前的那一夜确确实实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他,而且也没打算阻止他。从我嫁给他时起,我就知道他绝不可能“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一辈子!

 

500

 

我爱他,就是爱他一身惊天的豪气!别人不敢到的地方,他敢到!

 

我的父亲是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的教育家,也是丈夫的老师,非常熟悉这个学生。父亲曾经告诉过我,这个男人犹如一团烈火熊熊燃烧,会为了他心中宏伟的事业蓝图而勇往直前,今后一定会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也会因此而牺牲太多太多,包括牺牲他的家人......

 

500

是的,早在嫁给他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嫁给了他,就注定过不了那种平平淡淡的日子!唯一令我担心的只有一点:丈夫这个握笔杆子的手,从来没有拿过枪杆子啊!

 

丈夫也深知这一点,此一去前途未卜,九死一生!只是,他心中的那份使命感却无比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他忘记离别亲人的痛苦和对于前方未知凶险的恐惧。

 

500

在亲吻了我和3个熟睡的儿子之后,他早早的出了门。出门时天还没亮,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月当空、繁星点点,一切似乎都那么的平静,却又有几个人知道暴风骤雨即将来临?他分明感受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来吧!来吧!我愿意迎接一切风雨!”他喃喃的说,耳边回响起了几千年前屈原那脍炙人口的诗句: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丈夫。

 

后来,我从报纸上看到:9月9日,由丈夫领导的秋收起义正式爆发!

 

再后来,关于丈夫的消息已被外界封锁,我和3个儿子都不知他的下落,但我很清楚,只要他想干的事,一定能干成!

 

3年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如今,我却要先你而去了......

 

赴刑场时,我最后一次抱了抱大儿子,对他说:“孩子,如果你将来见到爸爸,就说我没有做对不起党的事,说我非常想念他,唯愿润之早日革命成功......”

 

500

 

“砰!”一颗子弹从我的背后穿过......润之,永别了!祝你革命成功!

 

我是杨开慧。

 

2

    

1943年9月27日,新疆乌鲁木齐。

 

平时牢房里送来的都是难以下咽的剩菜残羹,今天居然给我送来一桌好饭?

看来这个叛变革命的新疆军阀盛世才对我已经失去了耐心,要送我上路了......

 

在吃这最后一餐饭之前,我心中依然惦记着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大哥!

大哥,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了,再让我最后一次回忆一下咱们的年少时光吧......

 

我出生在湖南湘潭韶山冲的上屋场,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大哥,下有一个三弟。虽是同胞兄弟,但咱们三兄弟性格却都不同。

 

500

 

我的性格很憨厚,做事很踏实,若论种田、算账,三兄弟中我是最适合的。父亲生病后,日常的家事都是由我打理。

 

三弟小我9岁,也许是年龄尚小,没有太多理念束缚吧,所以每当大哥从省城回来,带回什么新的思想,他总是比我更快接受。

 

而我们的大哥,他是个很有想法、也挺爱折腾的人,17岁给父亲留了一首诗就去省城留学,每次回家都能给我讲很多山沟沟之外的新鲜事。跟大哥比起来,我的见识少多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妹子,她是我们的同族堂妹,过继给我们的爹娘做女儿。

 

1920年1月,父亲去世了,那时大哥并不在身边。父亲去世前让我把家里所有的族人都叫了过来,当着所有的面说,今后由大哥当家,里里外外都由大哥操持。

 

让大哥当家,这个我心服口服,整个韶山冲的人都知道大哥是个很有文化、很有魄力的人!

 

千盼万盼,几个月后大哥终于回了家,我将家里的账本全交给了他,可他对里面的账目丝毫不关心,而是把我、三弟、妹子都叫了过来,进行了一晚上的谈话!

 

当晚的谈话内容,已经远远超越了我的认知!我早就知道大哥是个有远大抱负的人,却根本没想到他的想法那么大!我们小小的韶山冲根本容不下他的梦想,他那时才27岁,但跟我们聊的是整个中国、是共和、是推翻旧社会建立新秩序......

 

经过了一晚上复杂的心理斗争,我做出了决定:把家里的田都分给别人,跟随大哥进城,跟他一起革命!

 

现在想来,那一晚上,成为了我整个人生的转折点!

 

第二天早上,大哥、我、三弟、妹子四个人到父母坟前祭拜,然后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进城之路。

 

500

 

至于进城后干啥?当时我并不知道!

 

现在再回忆进城后发生的事,我才明白,大哥在引导我们干一件大事!一件天大的大事!一件足以被整个中华民族铭记的大事!

 

一晃眼,进城已经二十多年了,这里面发生了太多的曲折,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二十多年前,大哥与我们促膝长谈的那个晚上,正是从那晚上开始,我、三弟还有妹子从平凡的农民,蜕变成了坚定的革命者!

 

革命之路凶险异常,也伴随了流血和牺牲。

 

1929年8月20日,妹子高呼着“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牺牲于衡山县马庙坪,年仅24岁;

 

500 

1935年4月26日,三弟所带领的部队在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三弟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而牺牲,年仅30岁;

 

500

如今,我也要为伟大的革命事业献出宝贵的生命了,我的年龄将终结在47岁。

 

现在,我只能陪大哥走到这里了。临刑前,我对身边的同志说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你有机会回到延安,见到了毛泽东同志,请你一定要告诉他,我无愧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无愧为毛泽东的弟弟,无愧为毛泽覃的哥哥。”

 

我是毛泽民。

 

3

    

1950年11月25日,朝鲜。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燃烧弹在我所处的作战室里爆炸,几米高的火焰立马窜了上来,室内达到了700--800摄氏度......

 

由于事发突然,我连反应过来,并跑出屋子的时间都没有。我知道,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我将很快失去意识,也许就在几秒钟内!短短的几秒钟,我怎么来得及给父亲留下几句话呢?

 

好吧,一切都在不言中......

 

父亲是“泽”字辈的大哥,他还有两个弟弟:泽民、泽覃;

 

我是“岸”字辈的大哥,我也有两个弟弟:岸青、岸龙。

 

500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与母亲总是聚少离多。至于父亲到底在干什么?年幼的我并不知道。

 

即使父母聚少离多,但他们的感情却非常好,母亲对父亲毫无怨言,她总是告诉我说父亲是个有大志向的人,外婆也告诉我说父亲是外公最得意的学生!所以,从小我就对父亲无限崇拜!

 

在我5岁那年,父亲从武汉开会后(后来才知道史称“八七会议”),回家匆匆收拾行李又离开了,从此之后的19年里我再也没见过他,下一次见到他已经是1946年,在陕北延安。

 

在我8岁那年,有一天一群荷枪实弹的人闯入了我的家,逮捕了我的母亲,他们让母亲做登报公示,声明与父亲断绝夫妻关系,只要这样做了就饶过她的性命,但母亲宁死不从,坦然面对死亡!

 

母亲赴刑那天,她抱着我交待了最后一句话:“孩子,如果你将来见到爸爸,就说我没有做对不起党的事,说我非常想念他,唯愿润之早日革命成功......”

 

母亲的这句话,我在16年后才亲口转达给了父亲。

 

500 

母亲壮烈牺牲之后,我就带着6岁的岸青、3岁的岸龙到街头流浪。

 

我身为大哥,有责任保护两个弟弟。只是,当时我也只有8岁,能力实在有限。

 

我们成了小乞丐,四处流浪,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人间苦难:二弟岸青在上海被特务打伤了脑袋,这导致他未来一直都有强烈的后遗症;更不幸的是,三弟岸龙意外走失,从此就再也没见过他。

 

后来,地下党的人将我和岸青找到,并安排我们去到苏联学习。在苏联慢慢长大的时候,我们兄弟俩听身边人的描述,才知道当时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当年母亲为什么被敌人杀害,也知道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500

 

我对父亲的印象只能停留在5岁时,但不管是母亲、外婆对他的评价,还是在苏联时很多人对国内局势的评价,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父亲一定是个胸怀天下的人!

 

24岁时,我身穿苏联军装,乘坐飞机到达延安,再一次见到父亲。一见面,父亲就让我脱下苏联军服,穿上红军军装,一边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一边下地干活。

 

父亲说:“你必须要熟悉中国的农民,必须和农民们打在一起!”

 

500

 

1949年10月1日,我看到父亲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那一刻,我热泪盈眶,我在心中默念道:妈妈、泽民二叔、泽覃三叔、泽建姑姑、楚雄堂弟,你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你们这辈子经历的磨难终于得到了回报!

 

虽然你们没活到这一天,但我相信,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也跟我一样热泪盈眶!

 

新中国成立刚刚1年,美帝国主义就在朝鲜发动战争,而朝鲜与中国国土相连,如果任由其放肆,战火将燃到中国!

 

500

 

面对美帝国主义的挑衅,中国人民会奉陪到底!在父亲的主张下,人民志愿军喊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口号,浩浩荡荡的奔赴朝鲜,其中就有我。

 

本次出征朝鲜,是我自动请缨的。父亲一方面对我表示绝对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战场绝非儿戏,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肩负着父亲的希望和嘱咐,来到了朝鲜战场。原本以为可以在凯旋而归的路上看见父亲,没想到就在刚刚,美军飞机投放的一颗燃烧弹在我的作战室爆炸,我的生命即将结束,我将成为毛家第六位为革命事业献出生命的人!

 

再也见不到父亲那慈祥的面孔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永别了,父亲,来生还做你的儿子!

 

我是毛岸英。

 

4

    

1959年6月26日,湖南湘潭韶山冲。

 

时隔32年,我终于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了,记得上一次回韶山还是在1927年1月,那时我还在家乡考察农民运动,如今韶山的乡亲们早已和全国人民一样翻身做主人了......

 

虽然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经历了太多的跌宕起伏,但现在我的心中依然激动不已。

 

当我再次看见父母的墓碑时,我的心都在颤动!父母早已作古多年,但你们对我的教育,让我受益一生......

 

500

 

爹爹、娘老子,石三伢子来看你们了。想必,开慧、泽民、泽覃、泽建、岸英、楚雄他们也在另一个世界与你们团聚了吧?二老看见了大儿媳妇、二儿子、三儿子、养女儿,还有两个孙子,一定很开心吧?

 

作为丈夫、大哥、父亲、伯父,每每想到这些亲人,我的心里都撕心裂肺一样的痛!他们每个人离开时,我都处于中国命运抉择的节骨眼上,我只能将巨大的痛苦埋于心底......

得知开慧被害的消息时,我正在江西的井冈山,组织工农红军进行“反围剿”。消息袭来,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我站都站不住

 

但又有什么办法?我回长沙,见开慧最后一面都没机会!

 

500

那时我早已上了国民党的“通缉名单”,我只能待在深山里与国民党军队进行周旋,不管保密工作做得如何好,只要我在长沙露面,那里密不透风的暗哨就会发现我的行踪,这无异于“羊入虎口”......

 

更何况,当时的红军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条件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任何一场小战役打不好,都有可能产生不敢想象的恶果。数千名工农红军的生命就在那里,我怎么可能放下他们,为了儿女私情去见开慧最后一面呢?

 

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啊!对开慧的思念之情,这辈子都还不了了,只能以中国革命的胜利来回报她!

 

......

 

泽民于1943年被害,而我在1945年时才知道消息。

 

500

 

那时8年的抗日战争刚刚结束,人民都在盼望和平的日子。作为共产党的领导人,我必须要与国民党蒋介石商议:中国未来怎么走?

 

与蒋介石重庆谈判之前,我在陕北延安正要出发时,却从新疆归来的同志们口中得知了泽民被害的消息,当时简直就是当头一棒,让我瞬间坐在了椅子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泽民,我的好弟弟,因为拒绝在“脱党声明”上签字,被新疆军阀盛世才活埋!

 

作为兄长,我要好好祭奠一下泽民;可作为共产党的领导人,我知道,在那个关键的日子里,我的任何决定都会左右中国未来的命运!因为与蒋介石的“重庆谈判”至关重要......

 

时局紧迫,我根本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我必须调整状态去重庆,迎接与国民党诸多官员的“谈判马拉松”。

 

泽民,你从出生开始,我们俩就有着分不开的血缘关系;我是你的入党介绍人,我们又有着不可分割的战友关系。得知你牺牲的消息后,我无以为报,就让身为大哥的我完成你的革命遗愿吧!

 

......

 

岸英牺牲时,新中国才刚刚成立,国际上众多眼光都盯着我们,看我们如何治理这个四万万人口的国家。

 

500

 

新政权成立还不到一年,美帝国主义就将战火燃到了朝鲜,这哪里是朝鲜半岛这么一个地区的事?这分明是在试探中国的军力到底有多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我们必须把他们打回去!

 

岸英主动请缨出战,这一点我绝对同意:首先,岸英各个方面都符合征兵条件;其次,我早就在党内说过,共产党人不搞特殊化,我的儿子也要上战场。

 

就这样,岸英加入了志愿军,奔赴朝鲜作战......

 

还记得那天下午,恩来同志和朱老总找到了我,二人神情迥异,说话吞吞吐吐,作为多年的战友,我知道他俩在极力掩盖内心的慌乱,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听到恩来同志和朱老总说出“岸英牺牲”的消息时,我依然感受到整个身体都被撕裂了!

 

我坐在椅子上一根又一根的抽烟,半个多小时说不出话来......最后,我只说了一句:“战争嘛,总是要死人的......”

 

岸英,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你与其他军人没什么两样。为了中华民族的神圣主权,无数的军人都牺牲在战场上!你是革命烈士中的一员,你是光荣的!

 

岸英,作为我的儿子,我真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做得很不称职!你5岁时我就离开了你;你8岁时就失去了妈妈,带着两个弟弟四处流浪,成了小乞丐;你回国后,我也没太多时间陪你,成天都要处理很多事。

 

岸英,在你28年的短暂生命里,我这个父亲真的亏欠你太多!如果来世你还做我的儿子,我一定加倍偿还......

 

我的妻子杨开慧,葬在了长沙。她牺牲时,我面临的历史议题是:红色旗帜到底还能打多久?

 

500

500

我的二弟毛泽民,葬在了新疆。他牺牲时,我面临的历史议题是:中国的命运究竟将由共产党主宰,还是国民党主宰?

 

500

500

我的大儿子毛岸英,葬在了朝鲜。他牺牲时,我面临的历史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新生政权到底能不能对抗西方敌对力量?

500

 500

我的三弟毛泽覃,于1935年4月26日牺牲,葬在了江西瑞金。

 

500

500

我的妹妹毛泽建,于1929年8月20日牺牲,葬在了湖南衡山县。

 

500

500

 

我的侄子--三弟毛泽覃的儿子毛楚雄,于1946年8月10日牺牲,葬在了陕西省宁陕县

 

500

500

每一次,都遇到了一个关键节骨眼!

 

每一次,我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心痛!

 

每一次,我都不能倒下,因为我的背后,站着四万万的中国人民!

 

我是毛泽东。

 

5

    

本文的结尾,附上4份资料。

 

第一份资料的来源:1982年在维修杨开慧家老宅时,工作人员意外地在砖墙缝里发现了杨开慧留下的七篇书信;1990年,再次修缮时,从她卧室外的檐头下又发现一封信。

 

这是一封收信人直到去世都未读的信,是一封在写完后60多年才被意外发现的信。

 

500

 

润之: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几个孩子,怎能……五十天上午收到贵重的信。即使你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你的尸体。

 

你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你的哟!不至于丢弃我吧?你不来信一定有你的道理。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情感,父爱是一个谜,你难道不思想你的孩子吗?是悲事,也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了。

 

我要吻你一百遍,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脸颊,你的额,你的头,你是我的人,你是属于我的!

 

昨天我跟哥哥谈起你,显出很平常的样子,可是眼泪不知怎样就落下来了。我要能忘记你就好了,可是你的美丽的影子、你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你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谁把我的信带给你,把你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天哪,我总不放心你!只要你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记你。晚上睡在被子里,又伤感了一回。听说你病了,而且是积劳的缘故……没有我在旁边,你不会注意的,一定要累死才休!

 

你的身体实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罢,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你,我不要你做事了,那样随你的能力、你的聪明,或许还会给你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没有入睡。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你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你,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我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我怎么都不能不爱你,我怎么都不能……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爱你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云锦

1929年12月26日

 

第二份资料的来源:1990年,中央警卫局在清理毛泽东同志的遗物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小柜子,里面装的是毛泽东亲手珍藏的毛岸英的几件衣物,有衬衣、袜子、毛巾和一顶军帽。

 

这些物品不是身边的工作人员收拾的,他们甚至看都没有看到过。

 

500

500

500

500 

第三份资料来源:2020年10月21日,央视播出系列纪录片《英雄儿女》 第一集《祖国召唤》,首次公开了抗美援朝革命烈士、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建国初期一段珍贵彩色影像资料。

第四份资料来源:毛泽东主席于1959年6月写下的《七律到韶山》。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在2021年--建党100周年的特殊年份,在清明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再次缅怀毛家一门忠烈!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