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人话,别说逼话!

前几天张一鸣做了公司九周年的演讲。主题是:平常心做非常事。

 

既然讲究平常心,那么做事情当然就得朴实无华。

 

而现在他公司出现的问题是:员工骚话太多,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他刻意把一些员工会议上的材料摘录下来,当着大家的面进行一番朗读:

 

500

 

好家伙,我不得不感慨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上面这一段话可以说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是合起来看又让人不知所云。

 

熟悉老黑我的读者都知道,我大多数文章的标签都是“黑话连篇”,这些文章合计已经有一百来篇。

 

按道理来说,老黑我应该是黑话的专业户,但是上面这一段密度如此之高的黑话,直接把我给整破防,此时的我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土狗。

 

论黑话,还得看大厂。

 

01

 

由于上面这段话有所删减,有些地方不联系上下文不大好理解。如果你非要我翻译的话,大概意思就是:

 

我们原有的抖音、今日头条以及西瓜视频这三个软件真的太厉害了!它们帮我们搞了很多很多钱!未来要多做几个软件,探索搞钱新路子。

 

用户就是我们的金主爸爸,怎么伺候好他们呢?青少年喜欢小姐姐,那就给小姐姐更多流量倾斜;老年人喜欢看大新闻,那就多整点震惊部。

 

500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黑话神奇的地方在于,貌似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但是总结起来就跟没说一样。

 

因为谁都想要搞钱,谁都知道要伺候好金主爸爸。

 

老黑我刚步入社会的时候,觉得那些每几句话就夹带一个英文的人说话贼装逼。但是后来发现,这是习惯使然,在某些时候这样沟通效率其实会更高。

 

500

 

这些互联网黑话也同样如此。有时候把它称作黑话也不准确,应该把它叫做行业专业术语才对。

 

网上批评互联网黑话的人,有些纯粹是因为外行人看热闹。

 

老黑我跟一些亲戚朋友介绍工作时,才发现很多人连新媒体都不知道是啥玩意。如果你再跟他们叨叨几句,说什么PGC、MCN、KPI、DAU、SM…

 

说错了,没有SM...

 

他们一定会犯嘀咕:“能不能说点人话?”

 

后来我也就放弃了自己最后的倔强,直接说自己就是一个小编,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外行人不理解归不理解,在团队聊天时,无可否认有些黑话的确很好用。因为黑话大家一听就懂,并且意思非常准确。

 

500

 

话又说回来,同样是黑话,张一鸣发的这份材料有什么问题呢?

 

按照前面这么说的话,大厂的黑话密度如此之高,估计效率要逆天。不过问题当然没这么简单。

 

泛滥的黑话就好像是一杯加料过多的奶茶,活生生变成了一瓶八宝粥,完全失去了原有的风味。

 

现在大厂黑话所面临的问题,并非是外行人不理解,而是因为它开始被滥用。

 

500

 

 

02

 

大厂黑话频频加料,跟它们形式繁多的会议以及工作计划脱不了干系。

 

我想到了一个笑话:去年疫情的时候,那帮金融民工叫苦不迭,“再不上班,老板很快就发现,我们这个岗位的活中专生也能干了!”

 

这句话放在互联网上面同样合适。去除那些硬核的技术活、比如说代码美工之类的,互联网这一行的行业壁垒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大。

 

就拿国内三家比较牛逼的互联网公司来说,阿里的核心是电商,但是电商模式是亚马逊创造的;

 

百度的竞价排名,这个点子最先是谷歌想出来的;

 

还有字节跳动引以为傲的信息流,这一点也并非它的独创。在字节出现之前,不少外国企业已经有过很多关于信息流的摸索。

 

之前网易云音乐还发过一封信,大概意思说的就是:我又被同行抄得连裤衩都不剩了!

 

500

 

所以我们必须承认行业的创新模式诞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张一鸣自己在会上也承认,一款产品的成功其实有很多偶然性。

 

就拿产品经理这个岗位为例,很多员工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平凡人,想要他们像乔布斯一样,张口闭口改变世界,未免太扯淡了。

 

另一方面,他们一边顶着无从无尽的KPI,而同时又面临着源源不断的会议:日会、周会、月会、季度会议。。

 

开会基本上也就是意味着要总结要交差。开会太多,点子又太少,想要装出一副很努力很上心的样子,真的非常心累。

 

这帮职场老炮很快发现,开会就像是马保国的五连鞭,也讲究一个化劲儿,而黑话正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500

 

“在产品设计中,聚焦于顶层设计,利用IP赋能,引导用户心智,使得整个业态形成闭环。一套组合拳打通所有链路,垂直领域深耕,最终实现平台化运作。”

 

台上的人开始整这些烂活,有没有人听懂不重要,至少能加点形象分。

 

黑话的泛滥,既是对于这些无效会议的高级糊弄;

 

也可以说,从某些方面它可以看做是行业内卷的开始。

 

03

 

这个问题员工要背锅,而老板也跑不掉。

 

现在公认口才比较好的企业家,马云肯定算得上一个。

 

对于裁员这件事,他是这么说的:“未来5到10年内向社会稳定输送阿里35岁的高素质人才。”

 

这句话说得多么清新脱俗,听完后老黑我都想给他颁发个最佳社会回馈奖。

 

为什么老板也不讲人话了呢?还不是因为社会风气使然。

 

大家以为VC最喜欢给那些会吹牛逼的人投钱,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活生生变成了忽悠大师。

 

500

我现在还记得贾老板,也就是下周回国那个,他黑话水平逆天,甚至生搬硬造了一些奇葩的新词汇。

 

他15年的时候在乐视手机发布会上提出了“生态化反”这个概念。

 

至于是什么意思,估计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反倒是消费者跟投资者都为梦想窒息了。

 

对于生态化反,知乎上有人作了这么一番解释。如果他看到当年的傻逼言论,不知道作何感想。

 

500

 

老黑我之前上过一些企业培训课,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收割智商税的东西。

 

讲师号称自己凭借多年在商场摸爬滚打的经验,最后总结了很多独创理论。

 

比如说新产品推出要用“隐性打法”,也就是说产品推出后先经过小批量测试,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我一听就乐了,丫的这不就是互联网所说的灰度测试吗?

 

500

 

他又说做企业要有“虎性思维”,管理层要做到目标明确,行动力强。

 

估计任正非听了都想抄起家伙打人,狼性思维换了个词就成了他的独家概念,老黑我逛个动物园估计能获得不少新灵感。

 

造词现象在早些年的保健品领域非常常见,它主要是为了收割用户的钱包;

 

而现在的造词,更多出现在了社科领域。收割的是患有知识焦虑症的那部分打工人,当然老板也在内。

 

老板听了几节高价课后,整天把什么认知折叠、代偿效应、知识盲维挂在嘴边。

 

下面的员工听完以后,以为老板就好这一口,于是整晚躲在被窝里研究如何多学习这些当代八股文。

 

500

 

层层加码之下,也就产生了字节跳动这些奇葩。

 

现在张一鸣主动站出来批评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

 

他说:“你对一个事情抽象,相当于思维上加杠杆。一旦这个杠杆加错,通常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也就是说语言文字归根结底,是要给人看的。

 

哪怕你说得再天花乱坠,别人不懂最终也只不过是说了一个寂寞。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