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云| 阿凡达背后,把好话说尽,把坏事做绝

十一年前,当我和云嫂第一次看阿凡达时,我们被一场前所未有的视觉盛宴震撼到。就我个人而言,和当年看《真实的谎言》《泰坦尼克号》一样,对导演詹姆斯·卡麦隆,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感官刺激之后,正常人都会产生联想,我不厚道地想到了强拆,问一旁的云嫂,她从此相信了“心有灵犀”。

我不敢吭声。

因为我估计当时绝大部分观众都心有灵犀。

没办法,那些年这种事实在太多了,据说当时还有人把电影里的口号写成标语,挂出来抗议,看到的人笑中带泪。

当然,这都是后话。

除此之外,我还体会到电影要表达的价值观,反战、环保、反殖民侵略,正如灯塔国一贯宣传的“自由”“民主”“人权”“博爱”。

对了,还有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

一句话形容,很好莱坞,很美国,灯塔熠熠生辉。

500

十一年后,我和云嫂二刷这部电影,3D效果一如既往酷炫,即便没了当年的震撼,但仍觉得这是一顿视觉大餐,甚至一度怀疑,过去十一年里,人类电影技术压根没进步,出道即巅峰,此后中石油。

内心仍旧认可詹姆斯·卡麦隆这位电影科技狂人的付出。

可对电影要传递的东西,却再难认同。

这感觉有点像画皮里的王生。明明还是之前的美女,但你见识过她狰狞恐怖的本来面目之后,你很难再用赏心悦目来形容。

01

忏悔的本质

詹姆斯·卡麦隆是不是个好导演?当然是。他要宣传的理念值不值得肯定?当然值得。但他和他的电影就像美丽的画皮,无论如何美艳动人,都掩盖不住好莱坞背后,以资本为核心的美国精英们食人心的本来面目。

好莱坞电影历来善于反思,反战、反殖民侵略电影更是多如牛毛,诸如《与狼共舞》《风中奇缘》《最后的莫西干人》,看过之后你会感叹,好莱坞对自己认识真透彻,美国抽自己嘴巴子全世界都能听得见,这样的国家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吧。

可事实上呢?他们停止过屠杀土著吗?电影里的美国大兵会被土著感动,会爱上土著姑娘,甚至反过来一起对抗邪恶的入侵。可现实中呢?美国大兵会被伊拉克人感动吗?会被阿富汗叙利亚人感动吗?

不会的,他们会为了那里的资源不择手段。

他们不会爱上土著姑娘,只会去强奸占有她们。

之前爆出澳大利亚士兵虐杀平民事件,土澳士兵被送上风口浪尖。其实他们在美国大兵面前只是个入门级屠夫。我在《阿富汗平民被割掉的手指》中曾讲过“杀人小队”的故事,那才是真实的美国大兵。

把杀人当游戏,把土著当玩具,那才是画皮下恶魔们的本来面目。

他们不可能被土著的淳朴感动,美国大兵不可能站出来和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人民一起抵抗美军的入侵,白人世界除了假装悲悯地讨论接收难民,压根不可能组织土著反抗。

这个世界只有被白人世界灭绝的种族,没有得到过他们尊重,并在他们的帮助下战胜入侵者的种族。

他们用世间最美的话忏悔,转身又把坏事做绝。

那些华丽的镜头语言,酷炫的视觉科技,只不过是恶鬼在画皮上的画眉而已。

恶鬼披上漂亮的画皮,只是想寻求某种心理安慰。

500

忏悔是人性,也是所有宗教的必备功能。

伊斯兰教对于忏悔是比较严苛的,在他们的世界里,罪恶是不受真主喜爱的,也不受真主保护,用不恰当的比喻,这是种有精神洁癖的宗教。

当然,信徒的忏悔能得到宽恕,但再犯的代价比较大,欺骗真主那是要下地狱的,现实中将面临宗教惩罚。

佛教的忏悔要相对宽松一些,但也有条件,“放下屠刀”你才能立地成佛。犯了再犯,那比较麻烦,佛是成不了了,但好像也没说要下地狱,其他教徒也不会找他麻烦。

最松的应该是基督新教了。马太福音里说,耶稣是为了替世人赎罪被钉死的,他的血会洗净信徒的罪和不义,所以无论信徒犯了多少罪,多大的罪,只要肯认罪悔改,上帝都会赦免他们。

这个标准就宽泛了。

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祖先为了寻找黄金,也为了找到通往东方的另一条路,漂洋过海来到美洲大陆。土著好心好意把他们从翘辫子的边缘拉回,但这些新教徒们并没把土著当恩人,哦,他们压根没把土著当人。

在他们眼里,土著和火鸡一样,是上帝派来拯救他们的。谁会惦记一只火鸡的好?他们只感谢上帝。

500

很快,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祖先原形毕露,他们屠杀曾经的施恩者,赶走这片土地原来的主人。他们还把这个种族灭绝的过程说成地理大发现。

真奇怪,谁要他们发现?美洲大陆一直在那里,上面早就有人类。

当然,他们也会内疚,但凡有点人性的人,都会替同类的死感到悲哀,何况那是自己亲手杀死的。除了内疚、悲哀,还有恐惧,那是活生生的人啊,可不是火鸡。

于是,他们白天杀土著,晚上回到家找教父忏悔。

“主啊,我有罪,我今天杀了好几个土著,还强奸了一个土著姑娘,还把他们的皮剥了下来。”

教父说,“孩子,你的忏悔很真诚,主原谅你了,你不会下地狱的,明天继续干吧”。

于是,第二天,这些土匪们又毫无心理负担地杀土著去了。

忏悔有用吗?对美国白人而言,忏悔只是他们心安理得进行下一次屠戮的药膳罢了。

如果他们真心忏悔,就不至于使印第安人口从500万骤减至25万,今天又开始攻击非裔,攻击亚裔。

如果他们真心反战、反殖民,第一件应该做的事就是把部署在全世界的军队撤回去,把造成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平民死亡的战争贩子交出来。

把那个拿着一瓶洗衣粉就下令屠戮的战争贩子交给伊拉克人审判。

02

恶鬼的用心

当然,他们极力要披上美丽的画皮,除了给自己求个心安,还为了迷惑更多人。

就像藏在画皮后的恶鬼,她可不是为了爱,她是为了吃人心。

好莱坞电影一直是美国对外输出价值观的利器,美国领袖智勇双全,美国大兵拯救世界,美国人民有爱心,满怀正义感、上进心,关键时刻美国人以一当千。

这就是好莱坞的主旋律,也是灯塔射出的糖衣炮弹,目的就是要掩盖他们的邪恶本体。

对于宣传,真的没有哪个国家能比灯塔国更懂。

500

前几天,美国的媒体机器开始全力宣传一件事:2月25日,美军空袭叙利亚,美国情报人员在一处目标地的庭院里发现“一位女性和几个孩子”,报告拜登后,瞌睡乔从瞌睡中醒来,果断下令取消第二处袭击。

荒谬的事出现了,全世界的媒体都开始讨论这位女性和那几个孩子,美国CNN首先报道:“最后时刻的担忧”,多煽情的标题,又是仁爱和人权的化身。

紧接着各种马屁文章随之而来,连国内的热搜都是“美媒曝拜登因现场有妇女儿童紧急叫停第二轮对叙空袭,对此你怎么看?”。

那第一轮呢?死了多少人?那遭受无妄之灾的22人连头条都上不了,更别说伸冤。

至于空袭背后的原因,谁还去管?

“最后时刻的担忧”足以把美国总统美化成天使,他是天使吗?

空袭叙利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美国国债没人买了。

美国时间2月25日,地球上最大的流氓准备借钱,拍卖620亿美元7年期国债,结果,这一批标售的7年期国债得标利率为1.195%,是2月以来最高的截标收益率,也是多年来7年期美债最差表现。

这意味着外国投资者完全不看好,流氓的借条只能自产自销。

市场是敏感的,当天,美债市场出现闪崩,10年期收益率连续涨破1.5%和1.6%,当天暴涨23个基点,纳指暴跌3.52%(债券收益率上涨,意味着想买的人少)。

很快,拜登做出决定,空袭叙利亚,至于理由,警告伊朗!

打叙利亚警告伊朗,多苦逼的叙利亚。

硝烟骤起,美债大卖,美国人还给自己捞了个“最后时刻担忧”的美名,谁去管叙利亚土著?

500

他们说来到这里是为了和平,为了人权,

500

他们宣称要给土著带来自由。

可几百多年来,他们一直说着最动听的话,却做着最残忍的事。

500

他们让这里变成了废墟,

500

让孩子失去了父母。

03

尾声

詹姆斯·卡麦隆是个了不起的导演,但他也仅是个导演,在历史长河中,他和他的作品只不过是恶鬼脸上的画皮。

他镜头下的土著可以靠虚无缥缈的神灵来守护,但现实中不存在。

这个世界不可能靠一两个白人良心发现赢得胜利。

这个世界是凭实力说话的,靠工业化,靠组织力,靠凝聚力,靠强大的人民军队。

500

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平起平坐地对殖民者说:你们的言论不代表国际舆论!我们也不需要你们来拯救!你们没有资格居高临下跟我们说话!

全文完,谢谢阅读,如果认为还不错,期待你的转发在看支持。

全文完,谢谢阅读。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观云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