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历法来自西方?

我不用“西洋伪史”的词。事实要一层层剥开研究,不能一竿子。

经过十多年的多方考据地图,文物,中美文化遗存,得出的结论:《坤舆万国全图》与地图学史,不能通过科学数据推理的考验,《坤图》不是参考西方地图,是明代中国人环球测绘的。

天文历法也有很多疑问,传教士汤若望撰的所谓“西洋新法历书”实际上来自《崇祯历书》,里面的天文是中国古代就有的,星宿的名字包括赤道以南的星宿,也是中国固有的。

1995年,新疆和田地区出土“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膊,出土地为一座东汉末至魏晋时期的无名男女双人合葬墓中。中国在东汉至魏晋时代已经可以观察岁星(木星)、荧惑(火星)、镇星(土星)、太白(金星)和辰星(水星)五星。

苏州市博物馆的宋代天文图清楚记载二十八宿。观察年代是北宋,刻制年代是南宋。天上星星何止千千万,肉眼能看到的,任何人都可以幻想出一些故事命名,西方如何会用同样的名字命名星宿?

古人的肉眼有那么厉害,不用仪器,可以辨别这些星星?

东汉光武帝的儿子墓里出土精致的凸透镜 。 会制造透镜,造望远镜就不是问题。

明代仇英《约1494年-1552年)的《南都繁华图》,普通老百姓都有眼镜。制造望远镜不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没有给特别名字,也没有什么专利约束。仇英去世,离开欧洲人“发明”望远镜还有大半个世纪,何况魏晋已经有凸透镜?

欧洲有望远镜是1609年,但还未应用。

1610年伽利略才发表他用望远镜看月亮和行星的论文。同年五月,利玛窦在北京去世。利玛窦无法知道望远镜,使用望远镜观察天文更不可能。

中华世纪坛一百位中国历史上有贡献的人物有两位外国人,一是马可波罗,另一位是利玛窦。浮雕的利玛窦像前面有望远镜是与历史不符的。背景是一幅世界地图,只显示部分,还好,不是《坤舆万国全图》,像是奥特里乌斯的1570年地图,的确是利玛窦带来的,但是与《坤舆万国全图》比较,既简单又错误,不可能是《坤舆万国全图》的母本。

直话直说,科学数据没有国界,我只是讲科学,中国人叫天道,格物。

中国人应该先认识自己的历史,再去读外国史,中国有的,就不要硬认是西方的了。读外国人写的中国史要提防文化误会与翻译错误,不能照单全收。你自己坚持的错误,对外国有利,外国人凭什么给你更正呢?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