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变“硬”

500

  ©科技新知 原创

  作者|张钊 编辑|向阳

  在整个在线教育市场战局逐渐清晰之际,教育硬件市场或将打响第二次战役。

  近日,媒体报道,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字节跳动旗下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合并后的硬件团队将聚焦教育领域,不再研发锤子相关产品。这意味着锤粉终要对坚果说再见,同时,字节跳动的教育硬件业务开始提速。

  近年来,教育硬件领域重新起热,和在线教育在一级市场逐渐遇冷不同,据QuestMobile统计,仅2020年一季度在教育硬件领域就有56起投融资事件。资本看重教育硬件的潜力,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570亿。

  说起来,教育硬件不是一个新兴赛道。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有硬件厂商通过简易的辅助工具,打造成学习工具的概念,把硬件产品迅速推向市场吸引家长与孩子来购买。小霸王学习机是其中的翘楚,其功能虽然为键盘练习,打字游戏,计算器等,但学生基本还是把它当成一个游戏机来使用。

500

  千禧年初,国家开始重视外语教学以及学生口语、听力综合水平的能力,不少商家看到机遇,顺势推出针对英语学习的电子词典、复读机、点读机等产品。2002年,复读机的销量一度达到1300万台,步步高等厂商赚得盆满钵满。

  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这类学习机功能单一、技术低端、内容固化等问题开始暴露出来,为了改变现状,教育硬件厂商从开放式操作系统入手,最终实现用户可通过互联网下载所需学习资料等功能。在这个时期,是步步高、诺亚舟、读书郎等平板电脑的天下。

  常胜将军不常有。到了2013年,在线教育热潮开启,数量庞大的互联网技术公司进军教育领域,给传统教育硬件厂商带来新的冲击。据不完全统计,在教育硬件赛道上,除了有好记星、步步高等传统硬件厂商,还有网易有道、作业帮、猿辅导、字节跳动等教育服务公司,以及小米、搜狗、科大讯飞等互联网科技公司。

  各路选手的加入使教育硬件市场再次热闹起来,现今市面上的教育硬件产品五花八门,包括听力型硬件、智能机器人、故事机、可穿戴设备、多媒体一体机、翻译机、点读机、学习平板、错题打印机等等。

  2020年,疫情的出现更是为教育硬件添了一把柴,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不少家长和孩子对各类教育硬件有了一次集中体验的机会。IDC报告显示,疫情期间,除PC之外,平板电脑、手机、打印机、投影机、显示器等教育智能终端硬件呈现爆发性需求,教育硬件市场焕发出新的活力。

  而在教育硬件赛道的一众选手中,在线教育公司更为惹人注意。事实上,在线教育公司开始重视教育硬件的背后,是内容方和服务方想要打造教育硬件在服务环节里面的闭环,但在多方因素影响下,在线教育公司想要在教育硬件市场布局显然没有这么容易。

  01 在线教育公司做教育硬件?

  网易有道算是布局硬件产品的先行者。2017年,网易有道开始研发学习硬件产品,此后推出词典笔、翻译王、超级词典、口袋打印机等教育硬件产品。

  2019年有道赴美上市时,丁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布向全国英语老师免费赠送价值799元的有道词典笔2.0。在此之前,丁磊还曾为有道词典笔1.0造势,宣布购买有道词典笔的学生如果期末考试提分超过20分,就可以全额退还购买金额,免费赠送。能看出来,丁磊为了推广旗下的教育硬件费尽心思。

500

  而在有道进军教育硬件市场那年,作业帮同样发现了教育硬件市场的潜力,推出主营提供错题打印服务的K12教育硬件——喵喵机,猿辅导则推出小猿错题打印机,在功能上几乎和喵喵机相同。

  和上述几家相比,字节跳动最晚入局教育硬件领域,更为特殊的是,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和硬件产品几乎是双向并行的。最早在2018年,字节跳动开始进军教育领域,目前字节跳动在教育业务共推出了北美一对一外教服务GOGOKID、在线辅导服务清北网校、学校教学数据服务极课大数据、启蒙教育产品瓜瓜龙等20多个产品和服务。

  2020年10月29日,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并推出了旗下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此外,据媒体报道,继智能台灯后,字节跳动还将进一步发力教育硬件市场,拟推出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儿童早教机、词典笔等多款产品。而这次字节跳动将新石实验室彻底并入教育硬件团队,意味着字节跳动在教育硬件领域的布局将持续加深。

  整体上看,在线教育公司推出的教育硬件多应用于日常学习。对于这些在线教育公司而言,现阶段的目的也很明确,教育硬件充当着流量入口的角色。

  拿错题打印机来说,据教育部统计,全国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共2.76亿人,而错题的收集和整理对于学生来讲是一个高频需求,因此教育机构以硬件切入该需求能够获得庞大的流量。例如在喵喵机APP上,除了有错题打印等基本选项,还内置了作业帮课程,这也是基于流量入口的逻辑。

500

  同时,教育硬件的作用也会以另一种方式回馈在线教育公司。在教育行业有一个常见的现象——用户更愿意为实体产品付费,价值几百元的教育硬件赠品可以吸引更多用户为课程买单。

  一家线下教培机构负责人对「科技新知」表示,“2020年突发疫情使线下几百多家门店不能开门,只能转型卖线上课程,但线上课程销售效果一般,后来选择和一家教育硬件厂家合作,以捆绑销售的方式售卖线上课程,确实比之前单独售卖课程效果好。”

  事实上,这是在线教育公司为了提高课程销售常用的手段,此前字节跳动旗下的瓜瓜龙英语推出一款名为瓜瓜龙点读笔的教育硬件产品,该点读笔的获取渠道是通过购买瓜瓜龙英语全年课程才能获赠,其目的是提高课程服务的销售率,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

  此外,教育硬件同样能为在线教育公司带来一笔收益。据了解,截至2019年11月,喵喵机APP注册用户超过500万,喵喵机年出货量超过150万台,年销售额破亿。而根据网易有道发布的财报显示,有道智能硬件带来的收入已经连续4个季度实现增长,成为这家公司新的核心增长点之一。

  02 荆棘遍布的教育硬件市场

  尽管教育硬件已经成为众多在线教育公司布局的新领域,但想要在该领域掘金显然没有这么容易。

  教育硬件首先需要面临疫情的影响,如今疫情逐渐好转,在线教育退潮,部分教育硬件缺乏使用场景,再加上教育硬件市场玩家众多,在供需上会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这对整个教育硬件市场都是不利的。

  这也将引发另一种情况,在线教育公司在硬件领域需要面临其他玩家的竞争,主要为小米和科大讯飞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和步步高、读书郎、优学派、小霸王、好记星等传统硬件厂商。

  目前小米推出的小爱老师,集合电子词典、英语学习机、录音笔、翻译机等功能,而科大讯飞旗下的教育硬件产品包括翻译机、智能录音笔、转写机、智能办公本和学习机几大品类。此外,以教育平板为主的传统硬件厂商也是在线教育公司在硬件领域的强力竞争对手。疫情之前,中国学生平板出货量一直处于增长趋势,疫情发生后更是带动消费者对平板电脑等终端设备的采购需求。

500

  和这些硬件厂商、互联网科技公司相比,在线教育公司涉及硬件领域确实容易出现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供应链、产品设计研发、渠道等方面。归根结底,做内容的思路和做产品的思路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在供应链上,由于市场环境竞争激烈,在线教育公司可能会面临小米、步步高等品牌抢走大部分供应链资源的情况。以疫情节点为例,2020年疫情给供应链带来很大压力。一个很常见的情况,疫情下大部分工厂都去做额温枪,产能就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这对于网易,字节跳动这些科技巨头的影响较小,但对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的影响则十分严重。

  产品设计研发和渠道同样是一个坎,一款教育硬件不是被设计出来就能走向市场,在实际的工作条件下,很多教育硬件产品的研发品质不可控,没法量产,但在市场上,硬件产品的量级是以百万衡量,因此不具备量产性的产品就是没有价值的产品。

  而在渠道上,和硬件厂商相比,一般情况下,在线教育公司不具备线下渠道,因此往往在线上渠道布局。但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都需要营销费用推广。这里就容易出现一个伪命题,在线教育公司做教育硬件的目的本来是为获得流量和硬件收益,但现在反而要为教育硬件支付营销费用,对于普遍缺钱的在线教育公司而言存在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选择硬件厂商合作。目前,编程猫、VIPKID、 ABCmouse等一批教育公司都曾尝试和硬件厂商合作。对在线企业来说,硬件有助于切入新的应用场景,挖掘潜在的用户群体。对硬件厂商而言,和在线教育公司合作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500

  但躲过这些坑,教育硬件还要面临一个最让人头疼的问题——抄袭。在教育硬件领域,因缺乏核心技术护城河,往往一款产品畅销后,市场上所有的玩家都会开始复制。以字节跳动的大力智能作业灯为例,可以看到,在电商平台中,除了字节跳动这款智能作业灯,也能看到科大讯飞、维彩、海天地等功能相似的作业辅助产品。

  唯一的解决办法自然是提高技术护城河,当技术的难度足够高时,“安全时间窗口”自然会被拉长,教育硬件产品才能走出属于自己的品牌之路。但谁也不敢保证,踏过这个坎后,还有没有新的难题。

  03 结语

  教育硬件的未来是什么?到现在为止,教育硬件和内容服务的结合更像是功能性产品,并没有给消费者带来惊艳的使用体验。

  或许能从马化腾的文章中获得一些参考,2020年12月初,腾讯文化发布了年度特刊《三观》的一篇文章。

  谈到未来互联网行业发展,马化腾认为,移动互联网10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称之为全真互联网。信息接触、人机交互的模式将发生更丰富的变化,线上线下一体化、实体和电子相融合,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移动互联网将迎来向“全真互联网”升级,“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

  放在教育领域同样适用,随着技术的不断变革,在线教育公司可以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在运营环节融合线上线下优势。

  与此同时,教育硬件的作用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最大程度发挥出来,未来教育硬件的价值在于采集到学习行为并且数据化,通过用户的使用行为完成数据反馈的闭环,打通学习数据全链条。

  这样来看,教育硬件或将成为在线教育烧钱大战后的新战场,而这一天或许很快就会来到。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