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刻意强调女性主义的《山海情》,反而有了真正的“大女主”

500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 编辑/隆洋】“日子总要过下去的嘛,而且要越过越好。”

当饱受苦难的李水花,笑着说出对生活的期望时,这股子韧劲与坚强,让《山海情》这部扶贫群像剧真正完整了。

与近来流行的大女主剧不同,《山海情》不是一部打着女性主义旗号的剧,没有浮于表面的自立自强戏码,没有失恋之后猛然惊醒的套路,但凭着对女性角色朴素坚韧的性格刻画,这部剧出现了真正的“大女主”。

没有刻意强调女性主义,戏份也不多,但不影响女性角色有了更好的力量感。

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剧目,正午阳光出品的《山海情》,原名《闽宁镇》,讲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引导和福建的对口帮扶下,西海固的人民群众移民搬迁,克服困难、走向康庄大道的故事。

在一群任劳任怨、扎根黄土地的男性主角中间,热依扎饰演的李水花,是这部讲述扶贫干部敢拼敢闯的题材剧中,最让人内心柔软的女性角色。

她是男主马得福(黄轩 饰)青梅竹马的女娃,她爸李老栓因为一口水窖、一头驴、两只羊、两笼鸡将她嫁给了邻村的陌生男子。水花差点逃婚,但最终因为不忍父亲被欺侮留下来收拾残局,成了包办婚姻的牺牲者。虽然编剧“好心”安排了一位爱上水花的丈夫,但后者又不幸残疾。

然而,这样一位看似“苦情”、在婚姻上“认命”的水花,并没有完全屈服于命运,她走上了另一条抗争的道路——劳动致富。她一边努力养家,一边把希望放在了女儿的身上,希望她能走出去、能自由恋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水花这个贫穷、平凡却又坚韧的角色,饰演者是1986年出生在北京的哈萨克族女孩热依扎,她颇具异域风情的五官和直爽的性格,曾塑造了《甄嬛传》里泼辣美艳的宁贵人和《长安十二时辰》里聪慧过人的檀棋等形象。

但这一次,她在《山海情》里脱胎换骨,灰头土脸上场,塑造了一位西北农村女性。

在热依扎的演绎下,水花的遭遇赚足了观众的眼泪,人物身上的质朴、善良、坚韧、倔强以及成长又让观众无比敬佩,“热依扎演技”更是在播出后登上热搜。

感受下这几段流泪戏份:

逃婚时,看着心上人马得福不忍心抓自己回去,给自己塞钱、嘱咐去哪里做工时,水花不敢看马得福,但委屈得悄悄落泪:

500

500

因为放心不下老父亲,跑了一半的水花认命嫁人,她与得福对视的一幕,虽然两人什么都没说,却把无奈和委屈表现得淋漓尽致:

500

因为两口水窖被父亲“卖”到安家的水花,过门后发现安家一口水窖都没有,丈夫过意不去为她挖井,却突遇塌方导致残疾,水花从此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虽然历经苦难,但她没有因此埋怨命运,她努力生活的样子,也让人过目不忘。

达不到“吊庄”(移民搬迁)的条件,水花就拉着丈夫和女儿独自上路,走了七天七夜才到金滩村,成了移民村第60户,成功让村里达到了通电条件。

500

其实她日子比谁都苦,但看起来比谁都知足。

500

看着小自己几岁的麦苗想去福建打工却犹豫不决,水花就鼓励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世上最重要的事情,争气,让家人过得更好。自己出门挣钱、见世面最重要。”

500

在贷款建起自己的菌草棚后,水花被问起自己和丈夫的包办婚姻时,脸上没有难过,没有阴霾,只有对生活的希望,她说:“日子总要过下去的嘛,而且要越过越好。”

500

说起对女儿的期盼,水花藏不住眼里的笑意:“好好念书,好好恋爱,随着她自己的心意,自由自在滴。”笑起来的水灵模样让人忘了这是一位已经当母亲的人。

500

而水花的蘑菇也牵动着不少观众的心。

500

有趣的是,生活中的热依扎也遭遇了女性职场常见的问题,拍摄时孩子还没断奶。

而剧组的处理也非常成熟。被选上扮演水花时,热依扎曾担心自己正在哺乳期可能会给剧组带来麻烦,但拍摄时剧组和合作演员都给了自己很好的保护。

热依扎说,本来新手妈妈的身份让她感到焦虑,但扮演水花却教会她如何做一位母亲。

500

@热依扎 晒出其在拍摄地荒野中的背奶日常

谈及对角色的理解,热依扎坦言,她一直是带着笑去诠释水花的,“她不会被压垮,满是绝望的时候,她又给你马上点燃一柱希望的光。”

500

片中的其他女性角色,也有着独特的气场。

雷厉风行的杨县长(闫妮 饰),打扮上不算职场丽人,即使脸上挂着憔悴,仍把下达移民任务时的坚决,关爱下属时的“刀子嘴豆腐心”展现得恰如其分。

500

500

在其他大女主剧还在追求女演员“少女感”的同时,《山海情》中的女性角色没有刻意突出、却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女性的美。

观众的心里自有一杆秤。

近来热播的以女性角色为主的剧,无论是80后小花挑大梁的《燕云台》《有翡》,还是“影后”章子怡首次触电的《上阳赋》,线上播出后,与女主“少女感”“搞事业”的相关热搜频现,但在豆瓣三者只拿下了4.7、5.6和6.2的低分。

观众觉得30+的女演员演十几岁的小姑娘“违和”,却不觉得34岁的热依扎刚出场时扮演20岁不到的女娃“出戏”,除了剧中人物角色所处环境有优劣之分,更大的原因在于,前者只停留在撒娇、装嫩的层面,而水花眼神里的清澈,让人相信这就是一位纯真、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少女。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影评人毛尖曾在谈及此类影片时说:“回头看国产影视,一些社会主义时期并不特别强调女性主义的电影反而特别了不起。尽管女性主义问题仍然在家庭和男女关系之间展开,但绝不会在小情小爱上盘旋,更不会沦为小三、小四问题。”

像李水花这样的女性角色,她的脸上没有涂脂抹粉,角色并不拘泥于“非常私人化的表达”,反而让人记住了一个时代的女性群体。相比于现在一些主打“女性主义”,但内容空洞单薄的电视剧,《山海情》对女性的刻画更美,更有力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