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为什么是一线城市?故事要从工业大道,一直说到琶洲西区

500

话剧《工业大道》演出照

最近,我去剧场看了一部好评度颇高的广州本土话剧,名字叫《工业大道》。

话剧讲述了海珠区工业大道上祖孙三代人的故事,从电子厂工程师到贸易公司老板再到人工智能海归人才,他们以三个截然不同的职业,分别阐述了三个不同的广州时代。

从中,我们重温到广州作为中国顶级城市的辉煌历史,也感知到这座城市汹涌澎湃、无可限量的未来。

为什么要讲述这条大道的故事?又为什么把话剧的名字命名为工业大道?

说起工业大道,可能很多新广州人并不熟悉,但是它有着非常厉害的威水史。这条位于海珠区西部的城市道路,曾经工厂林立,生产出广州第一条万吨巨轮、中国第一台离心机、世界上第一件钛制潜水服……

可以说,工业大道曾是广州在工业时代最醒目的一个地理坐标,也是广州曾经作为中国一流工业城市的鲜明写照。

如今,这条大道两旁的厂房基本拆除完毕,变成了现代化的商品房、文化创意园、生态公园。

然而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这部话剧要告诉我们的是,工业大道的历史使命虽然已经完成,但它实业兴邦、追求卓越的精神基因早已在广州播下种子,并一次又一次地助推这座城市站在时代的风口上。

500

1.

广州1.0:工业时代

时光回溯到60多年前,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左右,彼时新中国百废待兴。毛主席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各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由此,当年我国大力提倡中国制造,修复民生之余,建立现代工业体系。

 

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在“把广州市建设成为社会主义工业城市”的政策指导下,广州市政府把广州“河南”郊区作为广州市重要的工业基地加以建设。

 

1952年,广州市政府决定专门开辟一条大马路来建设工厂,曾全国闻名的“南国纸城”——广州造纸厂所在的大马路被选中,并被命名为“工业大道”。广州造船厂、广州重型机器厂、广州锅炉厂等30多家大中型工业企业都在此扎根,集聚成连片的工业园区。

 

在往后数十年时间里,这条5.5公里长的工业大道都处于其鼎盛时期,不仅生产出了万宝牌电冰箱、虎头牌电池、五羊自行车等风靡全国的日常用品,还诞生了广州第一条万吨巨轮、中国第一台离心机、世界上第一件钛制潜水服等重磅之作。

 

其中,广州造纸厂是工业大道的明星厂家,不仅是工业大道最早入驻的老人,还是我国最早迈入世界近代化的造纸厂之一。1956年5月,毛主席还亲自视察过造纸厂,这是工业大道人至今代代流传的佳话。

如果说工业象征是广州的1.0时代,那么工业大道就是那个时期广州的排头兵,助力广州从一个商业城市转型为全国举足轻重的工业城市。

这份功劳,在时代长河中熠熠生辉,不只工业大道的子女们记得,每一个用过洁银牙膏、万宝冰箱的人也记得。

 

2.

广州2.0:贸易时代

 

经过数十年的工业追赶,中国制造初步打下了底子,能够自给自足,工业有所建树。但想要富裕起来,我国还迫切需要融入全球贸易的洪流中。

 

1992年,党的十四大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新目标,到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组织(WTO),自此可以看作我国进入了2.0时代——国际贸易时代。

在这个时代,如何把中国制造推向世界是当务之急,一个能在国际贸易中发挥加速器效应的会展平台,显得尤为重要。

拥有广交会这张王牌的广州,再一次站到了时代的风口上。

 

广交会有多重磅?这里给大家简单普及下,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创办于1957年,由周总理亲自定下“广交会”这一简称,自出生起,它便肩负着突破国际贸易封锁、打通国际市场的重任,每年举行两届,至今已成功举办128届。

那么广交会具体是在哪里呢?

1957年,首届广交会选在越秀区中苏友好大厦举办,而后相继迁址到海珠广场(1958-1973年)、流花路展馆(1974-2008年),在越秀区兜兜转转40年后,终于选择了一块更舒展、更前沿、也更具历史荣光的热土——琶洲。

2008年,广交会整体搬迁至琶洲展馆举行。同年,广交会的规模跃居世界单年期展会第三,现在已经成了中国历史最长、规模最大、成交效果最好的“中国第一展” 。

琶洲,曾经是黄埔古港的发源地,被认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选择在这里举办广交会,再合适不过。于是,这片满载历史荣光的热土,以广交会新展馆契机,也再次迎来腾飞。

 

以琶洲广交会为枢纽,广州积极融入国际贸易的浪潮,吞吐来自全球的商品、资金、信息流等,2019年,广州商品进出口总值9995.81亿元,为全国各大城市第6,贸易顺差达到520.15亿元,在促进国际经贸往来的同时,持续为我国创收。

 

不只是商贸展览,重量级的高端峰会也十分青睐琶洲。《财富》全球论坛、读懂中国国际会议、IFF国际金融论坛、世界航线发展大会、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广州峰会都选择琶洲举办。

琶洲俨然成了全球精英在广州“头脑风暴”的智慧高地,这里不仅促进了全球商品的自由化贸易,还迸发出全球领先的思想、观念和创意。

毫无疑问,在贸易这个2.0时代,琶洲在广州的风头完全不输当年的工业大道,而广州市也凭借琶洲站在了时代的前沿。

3.

广州3.0:科创时代

 

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又发生了变化。2018年开始,国际贸易摩擦不断,我国科技产业面临西方国家“卡脖子”的痛点,中国经济必须加快由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型。

 

由此,广州必须适应这个新常态,迈入一个全新的3.0时代,那就是以科技创新为主引擎、以高新产业为突破口的信息时代。

 

时代的关键节点上,海珠再次站出来担当排头兵,琶洲花开两朵,中区由广交会独领风骚,西区则定位为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

 

今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2020年“一号文”——《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印发,广州计划以琶洲(西区)为核心、以珠江为纽带,打造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这片试验区总面积约81平方公里,体量相当于10多个珠江新城。

以新形象面世的琶洲出手惊人,它主导了这一时期广州的城市发展脉络、锚定了广州未来的造富之地:以琶洲为核心,广州的城市科技中轴成型了。这条科技中轴北起帽峰山,串起了黄埔科学城、天河智慧城、海珠琶洲、大学城、南沙科学城,全部是高精尖产业,构建出一个惊艳无比的轴线经济带。

 

立足广州,琶洲志在四海。据《琶洲地区规划发布(2019-2045)》,到2025年,琶洲计划实现地区营业收入约5000亿元,到2035年,实现营业收入1.2万亿元,就业人口80万人、居住人口34万人,并“全面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全球会展产业集聚核”。

以下是琶洲西区的超强阵营:

 

500

如上图所示,腾讯(微信)、阿里、小米、YY、科大讯飞、唯品会、TCL、三七互娱、树根互联等科技巨头赫然在列。

这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互联网产品当属微信,目前月活跃用户超过12亿人次,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国民级应用。因为用户基数大、用户时间长、连接资源广,有人说微信是中国互联网的流量生产中心,实不为过。

大家知道,广州最显著的城市属性是什么?流量大城,亚洲最大高铁站、中国第三大机场、第三大地铁网络、第四大港口、全球最多在校大学生、……这些世界级的海陆空基础设施,让广州成为全国性的人流、物流与资金流超级集散地。

而在线上,因为有微信这个超级产品,广州堪称中国互联网信息流的集散与分发中心。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广州都是中国首屈一指的流量大城。

所以,微信就是琶洲最大的底气。有微信这个超级产品压轴,广州何愁在中国数字经济的版图上没有名字?

4.

小结

做出一次正确决策,很难,但更难的是,连续做出正确决策。

或者说:

偶尔一次站在风口上,可以说是运气,但每一次都能站在风口,就是实力了。

广州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选手。

回顾历史,中国经济的主旋律历经了工业、贸易、科创三个时代。而在每一个时代中,都能清晰地看到广州的名字,广州作为中国顶级城市、一线城市的IP,源远流长、根深蒂固。

工业时代,广州快速响应国家号召,在城市中心树立起一座座现代化的工厂,钢铁厂、电子厂、造船厂在工业大道如春笋般冒出,中国第一台离心机、世界上第一件钛制潜水服由广州制造,万宝牌电冰箱、虎头牌电池、五羊自行车从广州风靡全国。

贸易时代,广交会成为“中国制造”走向世界最响亮的一个平台、一条通道、一张名片,广州据此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一个超级联系人,担任着中国商品走向世界的展示窗、连接器、加速器。在这个过程中,位于琶洲中区的广交会展馆区功不可没。

科创时代,国际贸易摩擦频仍,中国经济面临科技“卡脖子”的痛点。在此背景下,广州再次顺应时代号召,集全市之力推出“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志在科技攻关、创新驱动与高质量发展。这个时期,琶洲(西区)再次成为幸运儿,展现出历久弥新的强大基因。

回到文章主题,广州为什么是中国一线城市?答案已经清晰可见,从工业大道到琶洲广交会馆,再到琶洲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广州永远都在拥抱变化,从未抱守残缺、停滞不前。

据此,广州在全国经济的每一次蝶变中,都展现出超强的适应能力,其中蕴含的韧性、前瞻性、可变性都是广州作为一线城市的密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