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新任驻华大使,但拜登团队在试探,会不会遭到强烈抵制?

“总统梦”始于驻华大使?

在转而支持拜登后,布蒂吉格与其互动良好。虽未进入拜登的决策核心圈,但拜登对其评价甚高,一度将他与已故的儿子博·拜登相提并论,并说这是他能给任何男人或女人的最高褒奖。

布蒂吉格多次向拜登释放希望进入外交和国家安全领域工作的信号。美国媒体也一直有传闻他将出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在美国的政治体系中,驻联合国代表通常是有政治前途的人物上升的垫脚石,比如曾经任此职的老布什后来成为了总统;博尔顿被特朗普提升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尼基·黑利也一度被传会取代蒂勒森担任国务卿,但她本人有更大的政治抱负,且无法与特朗普共事,因此拒绝了这一任命。

奈何拜登的外交和国家安全团队集合了太多优秀人才,竞争过于激烈,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一职由资深外交官格林菲尔德出任。由从未涉足外交领域的布蒂吉格出任驻华大使,是目前拜登能够给予他最好的安排。

首先,从历史先例的角度来看,老布什曾经既担任过驻华大使又出任过驻联合国代表,后来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前犹他州州长洪博培曾担任过驻华大使,后来回国成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

从现实收益来看,中国的国力比70年代有了长足的发展,中美关系也跃居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对双边关系。从未有外交经历的布蒂吉格如果在驻华大使的职位上表现出色,可以积累大量政治资本,并成为民主党高层有长期中国生活经历的“中国问题专家”。即便他因为LGBTQ身份为美国的保守选民所不容,难以突破总统的“玻璃天花板”,未来也极有可能担任国务卿或副总统一职。

从本次大选的情况来看,38岁的布蒂吉格年轻,富有个人魅力,未来还有非常大的上升空间。他以“代际革命”为口号,吸引了大量来自中左翼和年轻人的选票。

从选民群体看,布蒂吉格在女性群体的支持率排在各位竞选人的首位,男性群体支持率在桑德斯之后位列第二。他在中老年选民群体中表现亮眼,在45至64岁的选民中,布蒂吉格支持率第一;在30至44岁的人群中和17至29岁的人群中,他的支持率排名第二。他在有色人种选区的表现也超出预期,以15%的优势领先于其后的竞选人。

500

在选民关注的各项问题上,布蒂吉格支持率名列前茅。在最关心医疗保健的选民中,他与桑德斯并列领先。在最关心外交政策的人群中,他仅次于拜登。

在其他竞选人退出,支持者不得不转投他人时,选民支持布蒂吉格的比例是其他竞选人的两倍。如此优异的表现就是他日后从政的资本。他也是民主党温和“建制派”中最能吸收左翼选票的政治家。

布蒂吉格的从政轨迹容易让人联想到1992年的克林顿和2008年的奥巴马。但与这两人相比,他的竞选之路会更加艰难。布蒂吉格的同性恋者身份让他在得到LGBTQ及其他边缘群体支持的同时也容易失去国内保守选民的支持。

布蒂吉格资历尚浅,并未经过参议员或者州长的历练。即使在拜登的帮助下获得驻华大使一职,距离实现终极目标仍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此外,布蒂吉格并非仅有驻华大使一个选择,目前美国媒体透露出该消息,也是拜登团队在试探外界的反馈。若其任命遭到强烈抵制,他也可能改任国内其他部的部长,如退伍军人事务部、交通部等。

全文戳这里:https://www.guancha.cn/chenzheng/2020_12_11_574215.shtml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