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有个64年的教授级高工,干活他不去,涉及到钱的最积极

【本文来自《一些名曰“工程师”的,其实也只不过是重复劳动的工人,实践中这部分人极少极少》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本人80末这个我有体会,我正好今年拿工程师资格。前几年单位催我申报工程师职称,说对以后发展有好处,我拖拖拉拉到今年才评。

助工阶段我也没觉得高工或者教授级高工能力有多强,反倒是那些一直干一线、有能力的活多的喘不过气,根本没时间整这些送审材料。身边有个64年的教授级高工,每天养生办公,见到要动手的事情就指派给年轻人,有涉及谈价格商务的事情防着年轻人知情。

我就纳闷了,愿意干活、能干活的,能创造价值的还不如一个尸位素餐的、有证的工资高。年轻的有看不惯走人的,也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还有干脆当看不到。公司领导也不知道是碍于面子还是尊重老同志,这种事情愣是不管不问。老高工每天要喝着要怎么怎么样,拿年轻人当工具使唤,等到年底发奖金又站出来说自己也有一份。这职称如果是这么个用处,我宁可不要也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