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乘风破浪的爷爷——马保国正传(下):一战成名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之前我们做过《乘风破浪的爷爷——马保国正传》上集,介绍了他前半生学武、练武、到英国教武术的经历。这一集,我们主要介绍2007年他从英国回来后的经历。

回国后,马保国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虽已是花甲之年,但依然非常勤勉。他一方面在武学上锐意创新,开宗立派,成立了浑元形意太极门,并让门派开枝散叶、发扬光大,另一方面站在了传武同行的前列,通过网络积极发声,宣讲拳法,弘扬武德,给更多的人带去快乐。

在武学理论上,他博采众长,改进了太极传统理论,总结出了“接、化、发”三字真言。在他看来,传统武术虽博,但洗尽铅华之后,真意都在这三字之间。不会接化发,就不懂得中国功夫。

那么什么是接化发呢?西方爱慕崇尚的是力量和速度,大力胜小力,而中国内家功夫是以柔克刚、以弱胜强,要借力打力,接化发,接手化手发手,就是借力打力的三个环节。

根据马老师编著的教材,接手要靠眼劲,要顺势而接,还要顺中有逆,顺接逆咬。具体来说,就是身体,接手的手臂或腿,要顺着对手出手的方向和来势去接;在这个大趋势下,在接触的点上,要通过全身关节的松开、或手臂、腿的旋转,施加一个相反的逆劲,这个逆劲,要柔要小,要与顺劲协调一致。

只是会接手还不行,尚济老爷子说了,“武林老前辈们只要与你一搭手,你怎么拨也拨拉不开,怎么划也划拉不开,一下子就飞出去了”。所以还要会化手,化手才是以柔克刚的关键。化手需要听劲,就是通过身体周围磁场的感应力,感受对手劲道的变化,掌握对手劲道之后先舍己从人,不丢不顶,随劲,再控彼之劲,创我先机,借劲、变劲。这整一套都离不开三维立体浑元劲,要求身体这个大太极球,与各关节的小太极球相争、相合,大球带动小球,小球既要公转也要自转,尽情地舞起来。

最后是发手,发手是接化发三连的最终环节,要靠心脑劲。只有用心脑劲调动体内气机鼓荡,才能充分调动身体潜能,高度发挥所有技能,快、准、猛、活,威力超常。所谓“心意一动鸟难飞”,即便对手像鸟一样飞走,我出手也能把它打下来,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此外,发手还要浑元合一,全身劲力合一,劲力与先机合一,实现内外、上下、拳脚的辩证统一。

据马保国回忆,他的恩师之一,郭升海老前辈的发手就已臻化境,他内功深厚,一次吞2个鸡蛋大的钢球,动用心脑劲发力,一下吐出、能射到5米外,威力无穷。金庸的《神雕侠侣》中有个角色,叫裘千尺,在鳄鱼潭下,练成了口吐枣核钉的绝技,就算是她看见郭老爷子这一手,也要直呼内行。

在领悟了三字真言之后,马保国推陈出新,创造了松活弹抖闪电鞭。这几个字马老师经常提,因为他方言口音比较重,容易听成松果糖豆闪电鞭,我们查证了一下,大概应该是这七个字。这鞭法又被称为闪电三连鞭。请大家记住啊,三连。后来还有五连。闪电五连鞭。三连也有,他曾经说,三鞭下去,是谁都得倒,于是人送尊号“马三倒”。

那些年,武林人才辈出,在马老师浸心武学之时,一位年轻的新星已悄然崛起。他叫魏雷,是太极传人,江湖诨号“太极雷雷”。雷雷天资聪颖,裸绞是MMA中公认无解的技术,他参悟多年,终于领悟了单手破裸绞的窍门。太极中有一门绝学,名叫雀不飞,相传是一代宗师杨露禅的绝技,能让飞雀停留在手上,任由飞雀怎么振翅,就是飞不走。雀不飞失传多年,没几个人见过,但雷雷却让其重现世间。就这样,一举攻克东西方两大武学难题的雷雷迅速走红,成为太极新生代的领军人物。

太极雷雷虽然打架从来没赢过,但勇于正面回应质疑,吵架从来没输过。2017年,一个狂徒公然挑战雷公,3秒之内就将雷公击倒在地,还骑脸痛殴,比赛只进行了10秒就结束了。赛后,雷雷很快在采访中找回了场子,他说,他输了是因为没有使用内功,所谓术高莫用,怕动了内功会出人命。

对于太极雷雷被KO,马老师有精辟的论断,他认为雷雷吹的太多,但实际上不懂太极,更不会实战,连开场的架势都摆得不对。传统功夫身体是螺旋的,讲究的是滚进滚出,但雷雷却直进直退,不合古法。另外最关键的是,雷雷不会接手。还是那个精要,接,化,发,雷雷不会接手,就是推手练的再好,也得白给。

雷雷和马老师一样,都痴迷武学,两人神交已久,后来还见过面。马老师明白武林要以和为贵,要讲武德,雷雷被打了,虽然是因为雷雷不懂接手,但自己做为同行和前辈,还是应该出面,替他把手接上。于是马老师发出公开信,和打了雷雷的那个男人约战。双方都是爽快人,很快约好了时间地点,比试当天也都如约到场,但就在要开打的timing,巧了,警察来了。

那边对手差点被警察带去调查了,这边马老师悠哉游哉地接受了采访。在采访中,他说,雷雷因单手破裸绞出名,而自己能“唱着歌让人裸绞”,我们上文书说过了,这是开口哼硬气功的绝活,记者不懂其中玄机,但也知道马老师高深莫测。为了展示接手的精妙,马老师还特意让记者打他,记者哪敢干这个啊,连连推脱,但拗不过他,还是出了拳,只见马老师臂膀微晃,已在无形中接力化力,还发力打在了记者肚子上,身边的人都肃然起敬。


回国之后,马老师的打假也在做。做为德艺双馨的武林老前辈,他将为传武正本清源视为己任。前些年武林乱象丛生,大师横行,他痛心疾首,夜不能寐,时常勇于发声,揭露假大师们的丑态,他痛斥这些假大师品德恶劣,都是送钱送出来的,没有真本事。

马老师的话总是那么入木三分。有些人听了马老师的话,觉得不对味,甚至觉得痛了、难受了,就会攻击马老师,还会攻击他的父亲、祖父。马保国忍无可忍,表示,他父亲祖父都曾是八路军战士,都杀过敌人,而自己虽然没有杀过人,但杀过不少猪,是行得正、坐得端的老同志,决计不能允许别人随意构陷。

2015年,马老师在英国拍了一段视频,自己和MMA皮特·鳄梨(Peter Irving)的对决。这场比赛后来被他反复提及。据他回忆,皮特身高一米八,体重有一百多公斤,打过128场职业比赛,几乎全胜。比赛开始后,马老师使出了无极桩,这是尚济形意拳的预备式之一,优势在于能耳听八方,四面接手。皮特多次尝试切他中路,都未能得逞,最后被马老师轻松甩飞。即使是在搏击中,马老师也做到了点到为止,令皮特十分感动。

但这段珍贵的影像资料传出来后,许多大师看不懂,纷纷攻击这是摆拍,是假打,马老师非常生气,他也承认了,这是假打,但他同时也说,假是他没有真打皮特,皮特没有假。为什么?因为马老师把皮特完全封死了,皮特一膀子力气,一身死劲,都使不出来。这一段话,配上视频,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让许多网络喷子无话可说。

这些人在嘴皮子上讨不到好,就想在肉体上毁灭马老师。今年一月份,马老师在武馆练功,两个年轻人,八九十公斤,过来搭话,先是找了个托词,说在健身房练死劲,把颈椎练坏了,希望他传授浑元功法,帮助治疗。马老师答应了,还诚信指教,说他们练的是死劲,不好用。他们很不服气,马老师给他们演示了化劲,他们当场就说要试试,啪的一下,很快啊,左正蹬、右鞭腿、左刺拳就打过来了,马老师一手接化发已出神入化,不仅防住了,还发手右拳放在对方鼻子上,没有打,按照传统武林规矩,这叫点到为止,他们已经输了。

没想到,就在他收手不打的功夫,对方一个左刺拳偷袭他眼睛,马老师大意了啊,没有闪,吃了大亏,砰的一下,马老师连声喊停停,两分多钟后才缓过气来。

后来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练过泰拳,是训练有素,有备而来。马老师天生一身正气,最讲武德,这两个小伙子打的不仅是他的脸,更是打了江湖道义、舞林精神的脸,还让许多耗子白白没了尾巴,这好吗?这不好。于是他好生教训了他们一番,最终感化了他们。事后,他又将自己的教诲做成视频,发到网上。至今仍有无数人将这段视频奉为武林经典,反复学习,以此律己,还根据自己的理解做了其他行业的版本,寓教于乐,发人深思。

除了和歪风邪气作斗争之外,马老师还积极推动武术的实战运用,他主要做了两件事。头一件,是想修改我军的实战教材。在他看来,我军的刺杀教材错误百出,军体拳是花拳绣腿。他向一位营长建议,由自己帮助修改军体拳,然后营长再向总参汇报科技成果,推广至全国。但可惜没有成功。

第二件事,是想教张伟丽功夫。今年3月份,MMA选手张伟丽卫冕UFC金腰带,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只有马老师做为江湖前辈,发出了冷静的声音,表示张伟丽不懂中国武术,打的太蠢,需要自己的指导。为了激励、鞭策后辈,他还一改平日谦逊的长者之风,大放阙词,扬言自己打张伟丽,三分钟都不用喘气。张伟丽对外重拳出击,为国争光,对内对马老师这样的高手却有些唯唯诺诺,没有接受挑战。

经过漫长的修行、悟道,终于,命运的那一刻来了。2020年5月17日,那是演武堂一场寻常的比赛,在山东省淄博市下面的桓台县,全称是演武堂之江湖十六。马保国原本的对手,是70岁的太极推手大师李贤春,此人是太极王占军的师兄,也是武林中有名望的老前辈,和马保国年岁相当,门派还有渊源。两人的切磋,本来会是一场棋逢对手、酣畅淋漓的比试。

但很可惜,李贤春进行赛前体检时,被医生裁定为不适合参加剧烈运动。主办方只得将李贤春更换为王庆民。王庆民比马保国年轻了19岁,是一位搏击教练,练过自由搏击,还颇为擅长九节鞭。

说到九节鞭,大家可能还有印象。前文书我们说到,当年马保国的祖父就以九节鞭见长,胯下马掌中钢鞭,威震十里八乡。习武时,马保国从二祖父那学会了点穴术,却没能学到九节鞭法,马家刀法、拳法、剑法都有传承,唯独鞭法失传,这是他的一大缺憾。

不过好在他天资聪颖,后天也肯勤学苦练,多年后,他从马家功夫中自行体会,发展出了闪电五鞭,并且超越祖父,到达了人鞭合一的境界,手中无鞭,心中有鞭,无鞭胜有鞭。如今,世事难料,命运又将一位修习九节鞭的人带到他面前,让这场对决注定成为传奇。

比赛的裁判叫庞浩天,曾在国内多个搏击赛事担任过裁判,也算是见的多了。比赛那天,只见马保国一身白衣,仙风道骨,即使不像扫地僧,也有几分君子剑的气度,即使是经验老到的庞老师,这样的高人也不常见。他估摸着老爷子手上挺硬,反复地跟马保国强调,我只有一条要求,我叫你停,你就得停。但比赛的发展一再印证了他的浅薄。

王庆民比赛前没有多说话,他上场后,经过简单地试探,一拳就把马保国击倒。他看着对方,有点傻了,脑海蹦出很多问题:他是谁?我是谁?我在哪儿?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竞技,还是斗殴?是比赛还是殴打老人?裁判不会不管我吧?他带儿子来了吗?有几个儿子?

他带着这些问题,他挥出了第二拳,第三拳。第三拳打完,他显得越发困惑,动作犹豫,迟疑,不知所措,像是想探望一下对手,也像是想跑。后来在远处张望了一会儿,干脆从镜头里消失了。这可能是史上最没存在感、最低调的胜利者。我们想想,别的比赛胜利者,多么得瑟,由于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会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振臂,狂吼,四处跑一跑,跪下亲吻地板,高声叫喊,痛哭流涕,感谢上帝,感谢亲友,感谢教练,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有时甚至会出现短时晕厥。

可是他都没有,他把晕厥都留给了马保国。不单是晕厥,还有场上、场下的所有镜头。而马保国,更像一个胜利者,他被人们和镜头团团围住。他一言不发,闭目养神,以一种独有的沉着,对抗着这个喧嚣、浮躁的世界。


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沉默的马保国,比平时那个滔滔不绝的马保国更有力量。他更像一个闭目思考的君主,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所有人心里都会轻轻惊呼一声,然后等待他发号施令。连他倒下的姿态都是那样干脆利索,毫不犹豫,人们都说,他倒下时的姿势,就跟他的人品一样梗直。

胜利者灰溜溜地跑了,只留下了马保国一战成名,成为传奇。之后,我回看视频,一遍又一遍地回看,直到双眼湿润,浑身颤抖,失去语言。在马保国倒下那笔直的身形中,恍惚间,我看见了另一位老将的影子,是《三国演义》里的,武力值很高的,冀州的,和关二爷有关的,是上将潘凤。

潘凤是冀州太守韩馥麾下的大将,网络上人送诨号冀州庭柱、大斧战神、无双上将,是一位响当当的大人物。《三国演义》中对他着墨不多,只有短短一段,四五十字,但就在这四五十个字之间,一个为国为民、武艺精湛的传奇形象已跃然纸上。

潘凤和马老师,这两位大师有太多相似之处。首先,潘凤登场于讨伐董卓的盟军中,在盟军遇到劲敌华雄时挺身而出。他为国讨贼,精忠保国,这也暗合了马老师的邀请码——不是不是,马老师的名字,马保国。

其次,阵前两位高手都说话不多,十分稳重。马老师登场之后,只有几个点头示意,回应裁判的问话。潘凤出战前话也不多,只留下一句话,“末将遵命,取兵器来”。寥寥八字,干净利索,刚毅果敢,尽显上将之风,为后人传颂。

最后,两位宗师的成名战斗都是很快结束。潘凤“去不多时,飞马来报”,意思就是“很快啊”。在抬刀上马的时候,他想了很多,如果能以一己的牺牲,为国杀一贼,为盟军除一害,进而为天下黎民争一份和平,这就是大义!于是他去不多时,便舍身取义。用自己的失败,也就是华雄的胜利,让华雄极度膨胀,最后灭亡。

再来看马保国,马老师也一样,他在不到30秒的时间里,对着王庆民的拳套狠狠三脸,这三脸,一脸打出了浑元太极门的气势,二脸打碎了江湖骗子的饭碗,三脸打好了武林正本清源的基础,从此之后,整个武林都消停了。两位大师,看似都成了笑柄,但实际上都通过自己的牺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到这里,我再次双眼湿润,浑身颤抖,失去语言。伟哉!上将军!伟哉!马保国!

到这里,我们的马保国正传就算结束了。在策划这两期节目时,我们都觉着做马保国太晚了,但就在我们制作的过程中,马老师又火了起来,网上踊跃出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大多都是在调侃,我也看了许多,最喜欢辟邪剑法那个。但是玩笑归玩笑,我还是想为马老师说几句话。

首先,在他迅速被ko的问题上。要知道,马保国已经68周岁了,这个年纪,还能上赛场,本来就十分不易。而且看得出来,无论是平时的视频里,还是当天在赛场上,他都比较有精神,能跑能跳,算是个灵活的老人。这说明他身体素质还是相当好的,平时的锻炼是比较有用的。但这么大的年纪了,在家练练、跑跑、教教徒弟都行,就不要再想着格斗了。

其次,许多武打明星,比如像成龙,其实说过,他们的武功,是表演性质的。当然这种表演也有很高的要求,要有过硬的体能和力量保障,还要经过多年的技巧训练,都是有真功夫的。但表演毕竟是表演,追求的是画面的激烈好看,作品的艺术性,而不是实战效果。马保国如果以强身健体、表演的名义,招收徒弟,是无可厚非的,但不应该打着能实战技击的名号。

第三点,我们上期也说了,马保国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50多岁时还敢放弃稳定的生活,出海创业,他身上有一种敢闯敢拼的精神,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没有一味地玩梗、做二创,而是认真地查阅了很多资料,拜读了他的大作,做这么上下两期正传,就是希望能给大家呈现一个更多元的,“三维立体浑元”的马老师,发掘他身上的一些闪光点,消除一些对他的偏见。

第四点,在那场传奇大战之后不久,6月2日,《武术赛事办赛指南》和《武术赛事活动参赛指引》开始试行。这两份文件由体育总局武术中心和武协起草,针对武术搏击类赛事中不规范、不科学、有损武德的乱象,做出了规范,提出了很多详细规定,比如赛事医疗人员的配置、参赛选手人身险配备等,力求保护像马老师这样的参赛者。两份指南效果显著,据官方统计,自6月以来,一共制止了16起违规比武赛事。

此后,中国武协还发出了行业自律倡议书。11月6日,体育总局又联合五部委,印发了《关于加强搏击类项目赛事活动安全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做出了进一步规定。其实,相关制度并不是这阵子才制定的,此前体育总局也一直在做。但无论如何,马老师和其他大师的约架乱象,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相关制度法规的完善,这也算是一个积极影响。

故事虽然结束了,马老师的人生仍在乘风破浪,在最后,让我们衷心地祝愿他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保持锻炼,远离格斗。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