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与TikTok紧急禁令,Trump是不是饮鸩止渴?

(香蕉帝国 9.19.2020)

今天有个大新闻。

继之前Trump政府对TikTok(抖音海外版)一系列动作之后,美国商务部今日宣布:第一,将从本周日晚(9月20日)在美国应用商店全面下架WeChat和TikTok应用,并禁止通过WeChat在美国境内提供的转账或处理付款任何服务。

第二,自2020年9月20日起对WeChat,以及对TikTok,禁止以下交易:

1、提供任何互联网托管服务,以使两个程序获得运行和优化;2、提供任何互联网内容分发内容,以使两个程序获得运行和优化;3、提供任何与美国直接签约或安排的互联网传输或对等服务,以使两个程序获得运行和优化;4、在美国境内开发、或可访问的软件或服务中使用移动应用程序的组成代码、功能或服务。

到目前为止,这个动作是Trump政府至今对中国系应用软件的最新、也是最大封禁动作。我们先讨论一下它在公司层面、用户层面的影响。

  1. 该禁令的影响

            1.1 对公司的影响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今日的宣布对WeChat的负面影响大于对TikTok的负面影响。Trump政府没有给WeChat任何缓和的空间和余地,直接宣布将于本周日起,除禁止在美国应用商店下载并更新WeChat应用之外,事实上将WeChat在美国“断臂”。

如Trump政府之前很多大动作一样,此禁令在周五发布,并且设在周日开始实行。如此临时的决定,WeChat和TikTok没有办法在法律或政治上寻求变通,来挽救在美国的业务。

WeChat在美国有1900万日活用户,主要以在美华人和与中国有商业或私人关系的美国用户为主。而TikTok在美国有1亿用户以及5000万日活用户,并在青年群体中额外受欢迎。

此举将对两公司的在美业务产生致命影响,并对中美两国其他科技公司、中美两国关系产生重要影响,甚至波及国际关系和反国际化的全球趋势,并最终,它的影响会体现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人头上。

            1.2 对用户的影响

对于个人用户而言,虽然已经下载WeChat和TikTok的用户可以继续使用,但是由于美国应用商店不再提供应用更新,不久时日,WeChat和TikTok会因无法适应手机更新,而在事实上导致其无法使用。从这周日开始,美国用户可能也会遭遇缓慢甚至中断的服务。

根据美商务部说法,WeChat和TikTok的个人用户并不是他们执法和和管控的主要目标,美国也不会因为个人用户通过其他变通手段(如使用VPN下载、去国美国之外下载或更新等)继续使用WeChat和TikTok而进行执法。Trump政府管制的头号目标,是公司高层(“top corporate level”)。

对此禁令,美官员明确表示,对个人,“希望人们可以逐步找到两个应用的替代品”;对市场,“期待市场可以有所动作,设计出“更加安全”的应用,让美国人可以放心使用”;对美国公司,禁止与WeChat和TikTok的交易及合作行为,这是对以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为主要攻击目标的政策的延伸。

    2. Trump此举意欲何为?

今日的禁令和之前一系列的动作一样,是Trump政府深思熟虑的结果。

从短期动机来看,Trump选情告急。Trump在美国疫情开始之前,各项当选指标其实是不错的:就业率创历史新高;股市在今年2月10日左右达历史新高,道琼斯近30000点,纳斯达克近10000点;和中国的贸易战虽然在持续2年后依然未对基本盘有任何实质利好,但在大选年初“机智”的提出了phase one trade deal,勉强交了作业;在移民问题上,在疫情开始后陆续不断出来了一系列限制移民、旨在保护国内就业率的政策,看似人心惶惶,其实雷声大雨点小。

而这一切都结束在美国疫情大爆发之时。疫情爆发后,所有Trump引以为傲的竞选指标全部崩盘——失业率高达15%以上,近二战后指标;股市多日连续熔断,历史性的日泻千点;疫情防控上美国成了发达国家最差,全世界最差之一;与中国的trade deal也因此暂停;疫情引发的国内问题和种族、民族矛盾凸显,短期看不到恢复的希望。

疫情导致Trump大选告急,看似是政治黑天鹅,实则有其必然之处。

而特朗普作为美国国家元首,和美国以往的总统及候选人拜登一个最大的区别是他不遵循美国传统的政治游戏规则。

具体来看,在国内政策上,Trump一向以取悦基本盘为导向,丝毫不照顾其他利益方。作为一国统领,Trump在言辞上将攻击民主党和意见不一致者常规化,埋下了民情分裂的伏笔;

在国际政策上,频频退出各项多边条约,打破了美国以往处处以树立以美国为主导全球秩序的惯例。

虽然Trump疫情前表现似乎不错,但一旦出现国家危机,作为政治新人,Trump便无法采取有效措施统一人心。众所周知,Trump的基本盘是美国的主流工人阶级,而他过去的所有执政纲领,都有意或无意的导向了分裂而非统一——这就保证他的政府无法统一民心,带领美国走出危机。

但Trump明白的一点是,疫情至此,当前美国的第一矛盾不是党派矛盾,而是国家危机。只有要国家危机,他还是可以试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寻求最大公约数,为自己的选情救济。因此,除了在疫情上甩锅中国外,在科技领域跟进,指控中国政府通过WeChat和TikTok“盗窃美国用户数据”、“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甚至“操纵美国大选”,并以此为借口,封杀WeChat和TikTok,就顺理成章了。

正如知名政治类博主兔主席所说,外宣媒体依政治背景政治可分为五个维度。依官方介入程度的依次递减,可将各类媒体分为从1.0到5.0各个版本,如“1.0的媒体就是由一国政府资助、支持的,代表一国执政政府官方立场的官方媒体。它往往直接就是政府的下设机构。” 而5.0媒体则表现为自媒体形式,但是其“所依赖的社交媒体平台是一国政府可以一定程度影响和控制的。”在TikTok的性质上,美国人其实“想多了”...., 因为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外宣水平目前还处于1.0媒体时代。(参见兔主席《升维才能反击——媒体和文宣的维度与格局》)WeChat和TikTok事实上是二十一世纪,中美两个意识形态对抗的大国看似在科技领域,实则在政治舞台短兵相接的替罪羊。

在这个距离大选两个月不到的当口,对Trump政府而言,WeChat和TikTok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媒体,其实已经完全不重要。Trump只要将美国人民的愤怒情绪转嫁中国,点燃普通民众因中国“释放病毒”成为“悲惨受害者”的形象,并制造出来Trump对中国的“铁面”人设,就可以达到其期望的政治目的。

从长期动机来看,美国对WeChat和TikTok的禁令,符合其核心价值观。在此禁令颁布后,美商务部长Wilbur Ross在书面声明中说道,此举除了保护美国公民个人信息安全,还旨在“促进美国国家价值观,宣扬基于民主规则的范式,以及严格的执行美国法律法规。”(“... promoting our national values, democratic rules-based norms, and aggressive enforcement of U.S. laws and regulations.”)

正如笔者之前所说,当今全球的政治气候是民族主义盛行、全球化逆转,在国家竞争中体现为中美冲突加剧,新冷战格局或许在本世纪以美中对立为主旋律首要体现在科技、制造业、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等各个方面。(参见美国2020大选预测简谈

虽然在具体政策上民主党和Trump政府有巨大分野,但在意识形态的推进上,民主党比以Trump为首的共和党有过之而无不及。民主党一直以来以维护美国核心价值观和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努力,甚至因此架空了美国主流中产选民,造成民族、民粹主义抬头,客观上帮助了Trump在2016年当选。如果今年民主党因疫情打败Trump成为执政党,在对中国问题上不会比Trump政府更弱。Trump对Biden最主要的攻击之一就是对中国“软弱”,如果Biden当选,其政府一定会比以往更加坚持这种冷战意识形态的对抗,继续化身正义污名化中国。

从政治背景来看,此禁令的伏笔来源已久。笔者在《COVID-19“中国清算论”的法理和政治学分析》一文中写道,现在美国的主流中有一股强大的惩罚中国(penalizing and criminalizing China)的力量。这股力量以学界,包括主流法学界和对华鹰派政客为理论和立法先锋,以联邦及各级政府为主要推手,以广大选民为主要宣传对象,是一个有计划、有组织、跨领域、长期的集体行动。

早在2018年11月,时任美国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就已经发起了“中国行动计划” (China Initiative),并由国土安全部领导与执行。该“计划”要求美国司法部和主要调查机构大幅增加对所有中美跨境交易的审查,反制任何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潜在威胁。“计划”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包括但不限于国际贸易、商业秘密、清查与中国进行技术转让的大学及其研究人员、经济间谍、外资审查FIRRMA和CFIUS、FCPA等等。

而这个“中国行动计划”,也是早已出现的中美对抗思潮在长期酝酿发酵后的具体政策体现。从冷战后,中国和美国的对抗就逐渐显现,并在本世纪中国入世、飞速发展后进一步凸显。疫情是个导火索,它让将过去一切没能完全说出或没好意思烧毁的桥终于被破坏,将两个大国的关系完全对立起来。

    

        3. 维护美国国家安全,还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Trump政府此举,主要是出于政治目的。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讲,到目前美方还并没有举出这两款应用将美国用户个人信息上交中国政府的证据。

从美国政府层面,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师表示,尽管他们认为中国情报部门“很有可能”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用户信息,但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确实这样做了。

而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也一再声明表示它们从未与中国政府共享用户数据:

行政命令引用的“报告”来历不明或未经证实,对于这款应用“可能”会被用于虚假宣传活动的担忧并无任何实质依据。此外,TikTok被质疑的数据收集行为,一直都是全世界数以千计的移动程序的常规做法。我们明确表示过,TikTok从来没有与中国政府共享用户数据,也从未应要求审查过内容。事实上,我们通过建立透明度中心(Transparency Center)的方式,公开了我们的审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码,还没有同类型科技公司承诺履行这样的责任。我们甚至表示可以将美国业务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

而此禁令的出台,带来的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却是显著的:

            3.1 科技领域的溢出效应

对于中国其他科技企业而言,WeChat和TikTok目前的遭遇,就是它们正在或即将面临的外部环境。

今天美国商务部的禁令明确表示,“如果美国政府确定微信或TikTok的违法行为被这些行政命令范围之外的其他应用程序以某种方式复制,则总统有权考虑是否有其他适当的命令来应对此类活动。” 很明显,这个兜底的条款意欲杀一儆百,给美国民众和中国其他企业以及中国政府释放了不友好的政治信号。阿里、腾讯、百度等大企业已经被高度关注,其他的中国企业包括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甚至中方持股企业,也将人人自危。

在这个时代,每一个渴望做大的中国企业,不管愿不愿意,都被迫担上了民族企业的光环和重担,被迫在阻力重重的外部环境中砥砺前行。

对于美国企业而言,这个禁令也是一个危险的讯号。摆在天平两端的,一边是封禁一两个竞争者带来的短期利益,一边是未来十年甚至更久的时期下,其他国家对美国企业的反制。两边利益如何平衡,在美国政治领域和科技领域有很不同的声音。

一直也来,科技领域是中美两国竞争的重要战场。而美国科技巨头在复杂的政治风暴中的表现是值得玩味的。

表面上,美国科技公司表示尊重一切政府要求,乖乖全力配合;对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有人表示垂涎,有人扮好学生落井下石(从上月美国国会拷问Amazon, Facebook, Google 和 Apple的听证上可见一斑);而从实际利益看,不少美国企业实则暗暗担心。中国市场,是包括Apple在内的不少美国企业的业务重心。它们极度担心在应用商店下架WeChat和TikTok会对自身业务造成负面影响。TikTok的临时全球负责人Vanessa Pappas则呼吁Facebook加入其诉讼。

而就在刚刚,中国商务部就美国此举回应道,“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一旦中国反制,美国企业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这必定不是美国公司想要看到的。

            3.2 本土主义和反全球化的溢出效应

在疫情的催化下,中美两个阵营以科技领域为先锋战场,将本土主义和反全球化进一步带向未来。

本文开头所引的美商务部长Ross对于禁令颁布后对美国市场期待的评论,颇有希望通过由上而下的政策倒逼美国重新振兴制造业和科技领域之意。从华为开始,到WeChat和TikTok;从印度,到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从上到下去中国化,去中国产品,摆脱中国制造业的影响。

现在,依然年轻的美国大力反对曾经极力提倡的基于比较优势的全球化。而中国,已从漫长的近代史中明白,闭关无法兴国,合作才能共赢。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是饮鸩止渴的行为,可休矣。

        4. 此举对美国华人的影响

最后,笔者想特别说一说此禁令对在美国的华裔的影响。美国以移民建国,正是因为美国在历史上对移民的包容,对不同种族、民族所赋予的机会,才让它有了今天的国际地位。

除少数海外流亡者,大部分在海外的中华儿女是不希望切断和祖国的联系的。虽然这个禁令和Trump的很多其他禁令一样,会在法庭上受到挑战,但是它的出现人为的制造了分裂和恐慌,并降低了这部分人对美国的评价和对美国未来的期待。

我们正在经历历史。也许在很多年后,我们回看2020,会发现它的重要历史意义。历史对身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有着深刻的影响,会影响改变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哪怕我们今天身处其中,对其意义感受并不明显。我们能做的,唯有在历史的洪流中,尽可能的保持航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