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职教,冰山上的火焰

当2020年还未开启它的“魔幻旅程”之前,所有人都过分“乐观”地下了定论:2019年,可能是近十年来最坏的一年。

彼时全球经济低迷,市场趋紧,一大批的企业面临着或暴雷或裁员的窘境,也难怪无数人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但很快,2020年就用自己的“努力”洗白了前任:2019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疫情肆虐,仿佛有一座座冰山,横亘在整个经济大环境之上。

但教育行业,是有buff加持的。自带逆周期属性,在外部环境愈发寒冷的时候,教育这个领域,仍然孕育出了新的生机,在线教育意外地迎来了高光时刻。

如今,2020已近尾声,在线教育仍被置于聚光灯下,冥冥中,在线职业教育也如同被遗落的火种,在疫情这座巨大的冰山之上猛烈地燃烧着。

01

春风野火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新冠疫情已造成全球200个国家学校停课停学,超过15亿学生和6300万教师受到影响。“这是全球教育领域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而在线下教育遇到挑战的同时,一组数据反映出职业教育春风野火的燎原之势。

1月15日,大学生学历考试以及职业培训教育机构万学教育宣布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

1月20日,职业教育全产业链服务商天坤教育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2月17日,IT职业在线教育平台51CTO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高成资本;

2月28日,口才培训服务商新励成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用于拓展少儿口才培训项目、加速OMO线上线下融合项目开发等方面。

5月20日,职业教育在线教学平台青椒课堂宣布完成由磊垚资本独家投资的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8月26日,数字化人才在线教育平台开课吧宣布正式从慧科集团拆分,并独立获得5.5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

据黑板洞察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期间,职业教育融资事件为7起,超过了一贯大热的K12教育,仅次于风头正劲的素质教育。整个2020年上半年,职业教育以17起的数额排在第二位,实现逆势增长,融资总金额在近几个月来也在逐渐攀升。在刚刚过去的9月份,职业教育仍与K12并列各领域融资次数的第二位,火热势头不减。

500

几份数据报告,也成为了在线职教火热的侧面佐证。

疫情之下,职教领域学习用户全部转移至线上,除了中公教育,华图教育、粉笔网等职教企业的线上业务均同比大幅增长,各家职教机构都试图通过技术手段和精细化运营等措施积极布局线上。

随后 ,国内最大的在线职业教育平台腾讯课堂在3月17日发布了一组最新数据:腾讯课堂在线职业教育上课总时长提升了3.5倍,其中较为活跃的大学生访问人数累计达到了1225万。

而最近的一份数据显示,腾讯课堂目前累计服务学员超4亿,每周在线学习人数逾1000万,在架课程数量超过30万,覆盖100多种品类的课程,服务学校、教育机构和企业数量30万家。前不久“腾讯课堂网课老师年薪近亿”的新闻,主人公也正是腾讯课堂平台上一名职业教育机构的网课老师,这既凸显了在线职教老师巨大的职业发展潜力,也象征着在线职业教育赛道迎来风口。

500

02

风起于青萍之末

在线职业教育诞生之初,光环便始终伴随左右。彼时行业声音便一致认定了:在线职业教育是现有的细分领域中,发展潜力仅次于中小学教育的存在。

500

从使用频率和搜索热度来看,在线职业教育确实仅次于中小学教育,以18.9%的占比位居第二,远超其他细分领域。在教育行业的一贯认知中,在线教育一大缺点是实质性监督约束机制的缺失,但职业培训的对象属于主动学习人群,最适合打破时空局限、自由度高的互联网教学模式,恰巧避开了在线教育的软肋(实际上,所谓的软肋也在此后3年的技术攻坚下逐步被瓦解)。故此,在线职业教育也被认为是在线教育细分领域中的“天选之子”。

但“潜力”与“现实”,“天选之子”也绕不过这个争议点。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互联网教育APP用户规模达3.59亿人,其中职业教育APP拥有1887万用户——渗透率仅为5%。

疫情之前的在线职教领域像是教育行业孤悬的一座冰山,都知道体量巨大,但肉眼可见的,仅有水面上的一点山尖。

03

“疫”后狂奔

无论是投资领域还是用户反馈,当前的在线职业教育都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有机构预测,相较于刚需属性明显、增速稳定的K12在线教育,在线职业教育可能会更快迎来高速发展期。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19年中国在线职业教育(包含执业资格考试及部分职业技能)规模为393亿元,2012-2019年复合增速为22%,预计未来3年仍将保持20%左右的增长。而疫情的出现,让在线职业教育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很可能大大加速此前行业预测的在线职业教育发展节奏。

疫情爆发之后,国家公务员局于1月28日发布公告,推迟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0年度公务员考试录用、公开遴选和公开选调面试时间。同时,部分原计划参与线下培训的备考者也由于疫情原因选择了在线教育,为互联网职业教育中的公务员、职业资格证考试培训领域带来了新增用户。

疫情与经济低迷双重夹击之下,国务院在常务会议中提出,“要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增加基层医疗、社会服务等岗位招募规模”。截止5月6日,相关数据显示,教育部目前已安排硕士研究生扩招18.9万、普通专升本扩招32.2万,并联合其他六部门发布了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十大专项行动。

500

在此之前,国家政策对职业教育和在线教育的推动和支持,就已催生了可观的政策红利

2020年9月,教育部再次发文指出将加快《职业教育法》修订步伐,稳步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把职业教育摆在了更加优先发展的位置。

与其它教育赛道不同,职业教育的出口是直接与就业市场相连的,反之,就业市场的反馈也将直接影响职业教育市场,疫情中暴露的医疗、教育等系统存在的问题,或多或少也将反向催生出社会对公共服务系统扩建的需求。有鉴于此,不少专业人士预测,未来除了公考这一热门之外,医考、教考、法考等职业教育细分赛道也将走上兴盛之路。

与此同时,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及整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升级加快,使得人才培养需求呈现新特点。新兴技术加速与实体产业融合创新,催生大批新兴职业,国家对实践能力强、创新能力强的高素质复合型人才如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就业岗位人才需求迫切。

而随着疫情加速成长的在线职业教育,作为培养新型产业人才的重要方式,凭借成本相对较低、不受时空限制等优势,成为经济数字化转型升级中的重要推动力量。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互联网在线学习获得新的技能、知识、干货等,来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和素质。

所以,也许本次疫情对线上职教赛道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还需要在未来尘埃落地之后才有定论。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疫情是否存在,各家公司都要按部就班地开拓线上市场、跑马圈地、圈住用户,以达到发展壮大的目的,并且这也成为了整个职业教育领域的共识。

04

未来还在冰山下

500

无关疫情,2019年的 WISE×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上,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提出的“人才冰山结构”令人印象深刻。

BOSS直聘通过查询教育统计数据发现,在22岁到50岁的主力就业群体中,也就是毕业于1985年到2017年的本科生总数为4523万,占中国9亿劳动力的5%。这意味着,在就业市场上,本科学历以上的人群只占据5%,属于“冰山尖”上的人群,冰山位于水面之下的部分,则是一个更大的市场,并且所需要的教育与培训需求也更大。

对那5%的本科人群来说,职业教育更多是锦上添花,而对于冰山之下的那95%非本科学历人群来说,职业教育才是雪中送炭。这一部分的需求强烈且急迫,但针对这部分的教育供给侧却始终紧缺。在未来,也许这部分未被重视的群体,会成为接续在线职业教育新的火种。

- - - END - - -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