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有什么规矩,为什么普京和特朗普都被能提名?

500

9月份的上半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被人两次提名了诺贝尔和平奖;9月份的下半月,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被人提名去竞争这个奖,这两项提名让9月突然变得热闹了一些。听到这两人被提名的消息,各位网友的表情应该严肃不起来,因为直觉告诉大家:他俩好像都不怎么和平。

强势是普京在处理国际问题时候的最大特点,他强势的底气来自俄罗斯强大的军事实力,在强势作风的加持下,普京处理纠纷的时候要么威胁动手要么就干脆动手,乌克兰、格鲁吉亚、克里米亚、叙利亚等国都出现过俄罗斯军人的身影,尤其是那场持续了7年多的叙利亚战争,俄罗斯军队参与玩了4年,造成的伤亡也不是个小数目,这可是证据确凿的战争,而不是和平。

普京喜欢动手既跟他本人的经历有关,也跟俄罗斯的国情有关。当年就是靠武力解决车臣危机在政坛立足脚跟的,多年来普京深深体会到了战争的各项好处。与此同时维持俄罗斯在国际上话语权的东西就剩下军事力量了,其他方面还真是不行,动用武力等同于在维持俄罗斯的大国形象。

500

(特朗普和普京会谈)

另一位被提名人特朗普以前是做生意的老手,他跟偶像普京完全是两条生长线,所以打仗这种事儿特朗普不擅长,他曾经差点在叙利亚、委内瑞拉和伊朗动手,最终结果表明他习惯于威胁而不是动手。比起战争,特朗普更擅长处心积虑地逼人签合同,凭借这项技能,特朗普反全球化、发起贸易制裁和封锁,在这方面造成的潜在伤害,其实也相当于发动战争了。

大致捋一捋这俩人的情况,就发现他俩没给世界和平做多少贡献,为什么会在一个月内先后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呢?

提名普京的是一个名叫科姆科夫的俄罗斯作家,这位作家以前就提名过普京,这次他又来了。他的提名理由也不是因为普京爱好和平,而是单纯觉得普京这人很能干很伟大。这样看来作家科姆科夫就是普京的铁粉一枚,他这么给大帝挣面子,估计以后在俄罗斯会混的很好,文坛不好混还能跳去政坛试一试。

特朗普在9月9号被一名挪威议员提了名,理由是他促进了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关系正常化;三天后一名瑞典议员又提名了特朗普,主要理由还是特朗普促进了以色列和阿联酋、巴林的关系正常化。

500

(以色列和阿联酋、巴林签署“和平协议”)

以色列建国以来和阿拉伯世界动了5次手,这就是所谓的5次中东战争,仗打完了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也就彻底闹翻了,阿联酋和巴林就是阿拉伯国家的一员,多年来视以色列为敌人,现在它们仨坐在白宫的草坪上签了和平协议,从此不做敌人做朋友,这个看着还真的挺和平。

要是深究一下这个事儿,就发现和平从来都不是特朗普的目的。这个和平协议的诞生有多方面原因,首先美国和以色列想联合起来对付伊朗,拉阿拉伯国家入伙就是让联盟的力量更强大一些;其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可以因此赢得声望提升利库德集团的支持率;巴林和阿联酋既能获得海湾大国的援助,还能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特朗普只希望能因此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收获更多选票,尤其是犹太人的选票。

所以这4个国家的政要们各怀鬼胎地坐在一起签和平协议,在理论上或者表面上意外制造了“和平”这个副产品,假如特朗普因为这个副产品得了诺贝尔和平奖,那和平奖的“奖设”怕是要崩了,诺贝尔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提名这个问题上,到底是什么规则能允许普京和特朗普被提名呢?这个问题我们得从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审委员会说起。

500

(奥巴马曾经获得过和平奖)

和平奖的评审委员会总共就5个人,每年都是这5个人关起门来偷偷摸摸敲定最后的获奖者。他们5人搜集、整理、研究、讨论和投票,全程不留下任何文字和影像记录,不接受外界的采访和监督,也不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评审理由守口如瓶,或许这个评审委员会才是地球上最神秘的组织。

如果让这5个人满世界找和平奖的得主,那工作量就太大了,所以他们找了个偷懒的办法:每年发出上千份邀请函,让收到邀请函的人推荐一个候选人过去让他们选。这些邀请函被发给一些国家的议员、部长、元首,往届和平奖的得主,各国科学家、作家以及某些国际机构的成员等等,所有收到邀请函的人都可以把自己心仪的人写下来寄到挪威。

这次提名普京的俄罗斯作家科姆科夫肯定是收到邀请函了,推举特朗普的挪威议员和瑞典议员手里当然也有邀请函。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提名普京的俄罗斯作家还是推举特朗普的挪威议员,他们都不是第1次推举这两个人,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很像是粉丝在推举偶像。

上千份邀请函发下去,评审委员会每年也要收到至少三百名候选人,最终只有一两个人会得奖,所以普京和特朗普面对的竞争是很残酷,从概率上来看比他俩竞选总统要难多了。评审委员会那5个人每年都得从300多人里面挑出最后的获奖者,整个挑选过程要持续10个月左右,在众人的期待和关注下讳莫如深地忙那么久,也确实很磨人。

500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现场)

被人提名只是漫长获奖旅程的第1步,后面是更漫长的评审和投票表决,经过层层过滤后最终才会出结果,所以被提名不算什么,如果现在就高兴的手舞足蹈,那显然高兴的有点早了。

每年300多号人被提名和平奖,大部分候选人我们根本就没听说过,从提名到落选一直默默无闻,也就普京或特朗普这种自带流量的政坛大V才会因为一个提名就蹿上热搜。不过虽然只是个提名,但好歹也是一份荣誉,毕竟诺贝尔和平奖在诺贝尔留下的那5个奖项里影响力是最大的。

为什么和平奖的影响力最大呢?因为和平这个事儿它很挑人,参与人类和平进程的几乎都是政客,导致和平奖总是不可救药地跟政治挂上勾,涉及了政治就会涉及政治人物,涉及了政治人物那就很可能涉及到各国政要,而各国政要又是当之无愧的流量明星,所以和平奖就被这些人一步步带火了。

500

(和平奖奖章的正面是诺贝尔的侧脸像)

诺贝尔和平奖的影响力最大,但是已经获奖的人不一定跟“和平”有关系,一些获奖者不但不和平反而破坏和平,每次他们拿走奖牌和奖金,总是引起一片质疑和非议,评委会这么做可就严重违背了诺贝尔当年的遗嘱。

诺贝尔是瑞典人,遗嘱里交代说把自己的巨额遗产买成有价证券,在保持本金稳定的基础上,每年的利息和盈利分成5分,奖励给5个奖项的获奖者,每人大概分到手100万美元左右,具体数额看诺贝尔基金会当年的投资收益而定。这5个奖里有4个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颁发,但是遗嘱里特别交代和平奖务必在挪威颁发,为什么诺贝尔要做这个安排呢?

因为在诺贝尔生活的那个时代,由于种种原因挪威这个国家比较爱好和平,总是主张摒弃战争用对话的方式解决分歧,而且还积极支持国际和平组织的工作,这个就让诺贝尔大受感动,所以在遗嘱里交代和平奖要交给挪威政府颁发。

500

(特朗普原本还是普京的粉丝)

诺贝尔对和平奖的获得者也有要求,他希望这个奖颁给那些“促进民族国家团结友好的人,那些取消或裁减军备的人,那些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做出贡献的人”。要是以这个标准刷一遍历年的获奖者,就发现有些人根本就不该得奖,那5个人最终选了他们,可能是他们的某些行为打动了那5个人,或者那5个人收到了一些游说和建议。

不管是裁减军备还是促进民族团结,普京和特朗普都没做到;以色列和阿联酋、巴林的和平会议倒是特朗普组织的,但是这个“和平会议”本质上是个“结盟会议”,以后中东地区或许因此变得更不和平。虽然俩人获奖无望,但是被提名一下也挺光荣的,对于政客而言能跟这个奖扯上一点关系,他们内心还是挺愉悦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