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兄弟:谁来戳破这位“广东厅官”的利益网?

500

一位广东厅级官员,辞职北上京城,借着国有企业和金融监管部门的信誉,和自己的弟弟里应外合,通过一系列股权变更游戏,迅速积累起巨额财富。从种种迹象来看,虽然“中国保监会”的招牌已被摘下两年多了,但原保监会的某种力量依然在为这位厅官遮风挡雨。

据牛兄弟初步了解,因15年多来阳光保险集团公司的国有股权屡被稀释,部分国有股东动议,将中国石化、南方航空、中国铝业、中外运和广东电力的股权集中起来(合计为16.9%),构建有利于这5家创始股东维权的股权制约机制,但这一方案遭到极力阻遏。其中,原保监会的某种力量为此穿针引线正忙。

1. 国企“金钱之网”

张维功,今年57岁,2004年5月辞去广东保监局局长职务,到北京“承办”阳光财产保险公司。在他组织下,阳光财产保险公司最初以11亿元注册资本问世。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中国铝业公司、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公司和广东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创始股东,各出资2亿元人民币,各占股本总额的18.18%,其他两家私企股东为北京创润经贸发展有限公司和长安金泰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此时,五大国有企业股东股权占比为99%。

2007年6月,张维功组建阳光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把阳光财险作为控股公司的子公司。控股公司最初注册资本为13.5亿元,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公司、中国铝业公司、广东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各占11.11%。另外3家民营股东为北京长安金泰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现代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北京中机恒富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各占14.81%。这时,国有股合计占55.55%,仍然是处于控股地位的。

500

为了获得监管机构政策扶持,包括取得保险集团公司牌照,2007年12月,阳光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一度增资扩股,国有股权合计提高到近73%。

但很快,国有股权就一路稀释下去了:

2008年1月,5家国有股东的股权各自占比降到12.72%。凯迪宝公司成为新股东的,持股与五大国有股东一致,占比12.72%。2009年3月,5家国有股东各自占比为11.63%。深圳市祥南置业有限公司进入,持股8.63%。2009年11月,5家国有股东各自股权占比再降到9.46%。2011年7月,深圳市霖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即深圳市祥南置业有限公司)以10.59%跃升至第一大股东时,5家国有股东各自持股占比降至5.34%。

目前,五大国有控股各自持股占比仅为3.38%。而据阳光保险集团披露,自2018年底以来,其股东进进出出不断上演,前15名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多呈下降趋势。阳光保险看上去像一家“无主公司”。

张维功凭借着国有企业的初始资本和“硬壳”信誉,迅速确立了阳光保险的地位,但随后国有股东就隐身其后了。用国有企业资金织就的这张网,是换取金融牌照、换取公众信任、换取市场份额的网。

如今,阳光保险集团公司最有发言权的大股东是广东深圳企业——深圳市霖峰投资有限公司(曾用名:深圳市祥南置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一度超过10%。另一家曾经的大股东是深圳市现代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曾用名深圳现代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最初为8.33%。目前,霖峰投资持有现代城控股公司100%的股权。可见,股权变动是在“自己人”之间腾挪。

2. 官员“权力之网”

500

张维功自己也承认,如果不是他做过广东保监局局长,阳光保险的牌照不会那么快批下来。他提出改变公司筹办方案,废了原有股东换新股东,是“闯进”保监会主席办公室游说的。

在他不断压缩国有股占比,公司财富版图不断扩大时,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亲赴阳光保险公司,对张维功大加肯定,称赞其“骄人成绩”。

一边是国有股权被屡屡稀释,另一边是新进股东变换不停。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原总经理陈同海的一次“托孤谈话”中,似乎可以看出一些眉目。2004年10月,张维功与陈同海见面。张维功说,中石化和其他股东一样,只能投2亿元股本,占不到20%的股份。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则说,看好阳光的发展前景,但中石化有一个条件,所有股东都不能参与经营。(这个主意真的很给力,当时,其他股东都同意了。)

从阳光保险成立之日到今天,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先利用国有企业的名号、信誉、资金拿下牌照,再利用相关经营资源做大业务规模,然后让国有股权权益不断收缩。而通过林林总总的子公司、孙公司、孙孙公司,阳光保险旗下积累的财富已“化公为私”。

张维功在2013年以北京银华嘉实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投入2.58亿元持有阳光保险6000万股。随后,几经交易,股权易手,北京银华嘉实投资有限公司和他的股东都消失了。张维功“调动”的这2.58亿元来自何方?

张维功的弟弟张维亮,也曾以公司名义参股阳光保险,随后又卖掉股权退出了。但是,收益已到手。

时间过得真快,当初的“五大国有股东”已经变为“五小国有股东”了。有人提议把“五小国有股东”合起来,形成制约能力,却遭到极力反对,张维功们说这种联合不是市场化。

然而,在阳光保险创办之初,张维功们千方百计找到“有实力、有信誉、品质好”的5家国有企业,让他们当发起股东,而且是绝对控股。

正所谓,在拿权换钱之初,他们要的是“国有企业撑腰、装门面的市场化”;在瓜分公司财富、做大自己利益蛋糕时,他们要的是“压缩国有股权益的市场化”;在利益蛋糕到手后,他们立即主张“保护物权产权的法治化”;在转移不义之财时,他们又想到了“资产布局国际化”。

这种根据个人和小集团利益需要,任意解释党和国家经济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做法,是最大的腐败。牛兄弟对此义愤填膺,我们要问一问:当初五大国有股东出资时,“国有股东的权益界定”是市场化法治化的吗?在国有股权被一步步稀释时,“董事会审议程序和股东间谈判机制”是市场化法治化的吗?保监会审批股权变动是市场化法治化的吗?国资管理部门监督国有企业投资行为是市场化法治化的吗?

3. 隐秘交易的“暗网”

500

任何腾挪都是有痕迹、有轨迹的,但是阳光保险似乎“有能力”让有关信息在互联网世界里消失或沉底。网络搜索引擎似乎很配合。但是,阳光保险的一代代员工是心知肚明的。

张维功投资999万元,于2016年设立了自己绝对控股的北京麦朗冠程科技有限公司。随后,“麦朗冠程”作为单一大股东,入住了2012年设立的北京正港恒泰投资有限公司,当时认缴金额为1050万元。而“正港恒泰”持有北京银华嘉实投资有限公司(于2008年设立)100%的股权。“银华嘉实”又更名为北京瀚隆天诚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张维功用“孙公司”模式参股了阳光保险集团公司。

当然,这些公司都已经停止运营、解散注销了。

与阳光保险初始投资相关的公司,有好几家也消失了:

2007年成立的北京鼎时代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清算。北京博汇时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清算。北京鼎汇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鼎汇通(北京)投资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清算。北京汇通融鑫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北京汇通融鑫投资有限公司”,在2017年11月清算。

没有注销的公司也有一家,发展得还很快。2007年成立的信佳通投资有限公司,先更名为“天汇恒通投资有限公司”,又更名为“新疆恒丰基业股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1.8亿元。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对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或者受让股权等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张维功的弟弟张维亮,是新疆恒丰基业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股比例为77.14%,间接持股9%。张维亮还组建了另外10余家公司。

2004年下发的一张金融牌照,成就了两位亲兄弟。正所谓,哥哥一发“功”,弟弟就发“亮”。

而背后的某位重量级监管干部,一直呵护着他们。(来源:牛兄弟公众号)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