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鹰酱闹得这么欢 新圈地运动才是根本原因

​原创:以明惊人

公众号:点DAO为止

第四章 鹰酱闹得这么欢  

新圈地运动才是根本原因

大家都知道,鹰酱目前闹的文化清算运动是越来越疯狂了,也都知道不管是驴家的身份政治,还是大象家的反全球化,都是在糊弄人。

可没有明确理论以及媒体揭示根本原因的情况下,大多人还是一头雾水的。

所以,在写这篇本大争之世的开头,会用好几篇来论述鹰酱家的主要矛盾和根本原因,为的就是让大家在看后面历史进程时有个“上帝视角”,更容易理解他们的必然性。

话不多说,回到正题。

接上文,说生产关系的核心要素变了,大多数人很难理解它与鹰酱束缚生产力发展有什么关系。因为这中间还隔着一个生产方式的问题。

即生产方式是为了适应核心生产要素而改变了,它一经出现,就对原有的社会生产,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这话说的比较书生气,有点掉书包的嫌疑。但是放到实际历史中就很好理解了。

都说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这句话放到鹰酱人身上,可真一点也没有错。

500

现在的鹰酱年轻人感觉工作不如意,甚至工作都被外来人口给抢没了。想来想去,都是该死的资本家的错,因为就是他们害得自己没了工作。由此,驴家的“身份政治”便有了市场。

而有一点脑子的和原本的小资却又觉得这事还得怪全球化,都是因为外村人的产业把他们给挤兑没了。由此,大象家的“反全球化”便有了市场。

而为了缓解矛盾,不管是驴家还是大象家都分别找了不同的“背锅侠”。可对鹰酱这系统性的矛盾来说,都是在睁眼说瞎话而已。

想解开这系统性的矛盾,不找到最初的源头,是怎么也解不开的。

500

想解开,还得从鹰酱人的老家腐村找答案。即新生产方式出现后,社会资源是如何因为“羊毛”而引发社会资源变迁的。

在古老的封建时代,放羊就等于吃羊肉。至于羊毛,很难说有什么用处。有用也得连着羊皮。因为除了吃羊肉,羊皮大衣的保暖效果真是没的说。

但是因为这谁都不稀罕的羊毛,竟然发生了惨绝人寰的“羊吃人”运动。

从中世纪到18世纪,土地所有权集中于腐村皇室或取得罗马教庭,只有少量属于自由民私有。按照当时的封建制度体系,皇室土地及土地上财产的实际保有权,以纳税和提供兵役为依据,先分封给领主,而后又按各级契约依次分配给总佃户、佃户。

在这种制度下的农业体系通常使用敞田制。即通过敞田制约定了领主和佃户的人身依附关系,由皇室立法限定双方均不得违约。同时在每个庄园的土地上,都会安排一片“公有地”,按各级契约,公有地不安排耕种,平民有权在其上从事有限制的放牧、取柴、摘野果等活动。

500

可从15世纪开始,所有的事情就开始了变味。由于腐村大航海的事业迅速扩张,以及资本主义集中化生产的出现,促进了进口小麦,出口羊毛、毛毡的国际化贸易。

由此带动的整个腐村社会资源大变迁,躺枪的农民和贵族老爷的差距在谁也没关注的情况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500

原本佃户和领主是人身依附关系,佃户通过租借领主的土地种植小麦等农作物生活,领主通过收租获利,大家各得其所。

可有一天,市场上传递来“牧羊比种地更赚钱”的风声之后,两方的关系就开始变的尖锐起来。再加上腐村的气候不宜种植,土地农作物产量有限,所以将土地用于牧羊的收益远高于种植小麦等农作物,这其中的利润甚至能有一倍的差距。

受巨大的利益差影响,大的土地所有者,皇室和领主开始废止与农户的地契。将大片土地圈围牧羊,以当时获利更高的羊毛业取代传统的小麦种植业,是为“圈地”。

首先被占领的是公有地,然后逐渐蔓延到所有有契约的土地。由于土地主要所有权仍属皇室和领主,所以农户也并非失去土地,而是失去祖辈以来租种土地的契约。农民再也不能凭借种地生存了!

当然,圈地运动不会如此简单,农民种不了地是小事,因为土地本来就不属于他们。驱逐他们才能挣多少钱,真正赚钱的是获取更多土地,但是更大的土地却是在罗马教庭手里

财帛动人心,所以腐国的皇室也就变得非常硬气了,直接通过政治权利从天主教会手中没收夺取了大片土地。但皇室毕竟是皇室,哪能自己放羊呢,而且还有等着高价收购土地的新兴资产阶级站在一旁。

于是皇室将土地转售给出价较高的新兴资产阶级,新兴资产阶级也有了可以建立更多资本主义生产的土地,这是双方皆大欢喜的事。

但利益受损的罗马天主教庭也不是没凭借的,所以各种公开指责、甚至抹黑“羊吃人”就是常规操作了。

500

而且圈地运动从“公有地”展开,并扩展至修约收回佃户的份地。这么大的土地变更活动也不都是和和气气解决的。

砸了这么多人的饭碗,总归是要有人闹一闹的。和平点的方式是领主直接买断农民的使用权,霸道点的就是皇室通过修改法律强制终止佃户的使用权,豪横点的就是直接武力驱逐了。

由此产生经常性的冲突和叛乱,自然圈地运动就被冠以了“羊吃人”的运动了。

而圈地运动的真正后果,却是社会贫富差距的再次扩大!大量农业人口涌入都市,从佃户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新生劳动力

而通过航海和早期工业对腐村的影响,新兴的资产阶级也逐渐掌握了社会主导权。只是付出巨大代价的,却是平民和旧社会的主导者罗马天竺教庭

封建时代的领主和农民或许想不明白,这“羊毛”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可以驱动整个腐村社会发生质变。因为以他们的生产方式,想不出这“羊毛”还有什么价值。

可对新兴的资产阶级来说,通过资本化生产把羊毛变成为毛毡、毛毯等高附加值工业品就是最好的生产方式。

而如今连羊毛都不需要的新生产方式,自然就成了大多数人想不通的关键。

500500500

以圈地运动为镜鉴,再说如今这愈演愈烈的鹰酱文化清算运动。

如今发生在鹰酱村的文化运动,虽说花样百出,各种千奇百怪的诉求和矛盾让人大跌眼镜。

但如果深究他们这帮闹事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怨气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只能话到嘴边、说不出一二三来的。

能拿出来说的也只有贫富两极分化,白左主义盛行等。可稍稍思索便也知道这只是直接矛盾的表现而已。

根本原因该怎么找?很简单,照着历史的关键词复读就好了。

原本鹰酱的工人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生存,资本家通过资本剥削剩余价值赚取利润,工人和资本家各得其所。

可当全球化传来进口工业品、出口和挖掘“数据信息”更赚钱的风声以后,整个鹰酱村的社会就开始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历史进程。

500

由此产生的链条反应就是,鹰酱的工业品资本外迁、社会资源向新生阶级快速集中原本的劳动力再次贬值到真正的一无所有。之前被剥削的劳动力,现在连被剥削的资格都没有了。

表现出来就是,鹰酱内部的劳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旧有的资本“领主”受利益驱动,也将生产转向获利更多的“数据信息”。

既然是掉头转向,这其中自然就有跟不上形势掉队的,所以站出来公开指责都是轻的。

如果说新旧资本交替是社会主导权交替问题的话,那真正无辜的就是原本就无产的劳动力了。旧资本因为转向新生产要换人,而新生资本要的却是帮他挖掘数据信息价值的人。

所以在鹰酱村最奇特的一幕就是,一方面从全球吸收其需要的人,另一方面却又将原本的劳动力置于不顾,导致这些人被唐纳德的“二两肉”给勾走了。

而这一系列社会巨变的关键就是:新生产方式已经不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了。原本还得靠剪羊毛实现,可当新生产方式出现以后,连剪羊毛都不需要了

新生产方式已经漏出了它的獠牙,再谈剥削真的过时了!

500

可历史毕竟有其特殊性。当前,鹰酱的“封建势力”不像当年的腐村那样弱小,而是像清末一样已经将“封建主义”走到了极致。

“传统资本主义势力”强大到极致,这“新生资本主义”便只能算作是“萌芽”了。所以涉及到最高领导权的鹰酱“国本之争”便有了别样意味。

500

什么意味、且看下回分解。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