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国剧翻拍日剧,永远水土不服!到底是哪对不上味?

作者 | 柳飘飘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

国剧翻拍日剧,再次扑街了。

500

虽然卖相挺好——

潘粤明、童瑶、陈数,都是好口碑的演员。

故事也算新颖,奔四的单身女性,在恋爱达人男主的帮助下,一步步追到自己年少时喜欢的男生,但在走入婚姻殿堂之前,却发现男主才是真爱。

主旨也算符合年轻人思想——

结不结婚不重要,遇到对的人才重要。

500

那,为啥扑?

还是老毛病——

国剧翻拍日剧,永远水土不服。

到底是哪对不上味?

今天就来唠点根本的。

500

为什么说《谁说我结不了婚》难看?

因为它无聊。

哪无聊了?

剧名无聊、调性无聊、人物无聊、内容无聊。

从剧名开始,这剧就赶客。

顶着被国产烂剧保护协会杠“拉踩”的险,我也要来对比一下国版和原版的剧名。

原版剧名《私 结婚できないんじゃなくて、しないんです》——

直译过来就是《我不是结不了婚,只是不想》。

而国版叫,《谁说我结不了婚》。

看,从一句不婚女性的自我声明,变成了一句,仿佛女性为了显示自己的婚恋能力,就必须得把自己嫁出去来证明的蠢话。

没有人会把蠢当有趣,除非你蠢得可爱。

有趣是什么?或新或巧。

有新的内容,观众才有得聊;有巧的内容,观众才有兴致聊。这叫“有聊”。

《谁说我结不了婚》,俩都不占。

故事里,男主是女主婚恋的狗头军师,而最有娱乐效果的内容,其实是男主为女主出的那些撩汉“馊主意”。

有人整理过男主发明的那些撩汉技巧,一集多达4~5个,十集下来少说四十多个。

还每个都有板有眼的,什么吊桥谈话法、惬意最大化、拖延理论……说得人一愣一愣。

让你都不得不佩服编剧的扯淡总结能力。

且,这些理论还既有术又有道:不仅是技巧,背后是男主的一套人生哲学。

约会的终极奥义就是:Life is beautiful

用这种精神去享受约会

那怎样去享受约会呢

其实只要一句咒语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反而很开心

男人没有预约餐厅,反而很开心

不管背旅行包还是戴夹鼻眼镜

就算乘着热气球出现 反而很开心

人生漫漫 什么都可能发生

身体不好了  收入减少了

那时候还能乐观的女人 才是男人的一生所求

500

反过来看国版,在撩汉技巧这块内容上,不新——理论照搬日版。

也不巧——搬过来,但没有文化差异上的调整。

男主教女主怎么和异性在聊天上搞暧昧,日版男主用了陪酒女的聊天技巧举例。

500

500

500

500

由于日本是风俗业大国,白领们下班去找陪酒女见怪不怪。

拿陪酒女做文章,有社会环境的支持。

500

且日本社畜上班人五人六,下班放飞自我。

居酒屋里男女并排而坐,放下体面,进行大胆的肢体接触,习惯且自然。

500

说白了,日版的招数——

尖锐的吐槽+温柔的肢体触碰,这些冒犯的温柔非常对日本男性的胃口,也符合日本的社会氛围。

但同样的手段,照搬国内,违和感立马就来。

餐厅吃着饭,女主一伸手就堵住对桌陌生男性的嘴,眯眼撅嘴。

心动?这油腻和滑稽感肉眼可见。

500

可以说,《谁说我结不了婚》,唯一让人感到“有聊”的内容,是一出现实主义滑稽戏。

女主是个编剧,去相亲,遇上了一个男综艺人,同行相轻那段戏码,是全剧最“有聊”的。

搞综艺的吐槽搞电视剧的写得烂,搞电视剧的看不起搞综艺的爱抄袭。

虽是五十步笑百步,但到底反映了内娱创作圈的真实。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此时剧里的俩人互相吐槽。

殊不知,剧外的观众也想吐槽——

原来你们还都知道啊。

综艺复制粘贴,电视剧没生活,所以无聊。

那你猜《谁说我结不了婚》为什么无聊?

复制+没生活。

复制原剧剧情,对国内都市男女的婚恋现实,毫无观察。

也就是个80步吧。


500

明明水土不服,还硬要翻拍日剧,为啥?

因为关怀女性、婚恋、职场的社会题材剧,香了。

但,拍一部扑一部。

可以说《谁说我结不了婚》的无聊,是国内婚恋+职场都市剧的共同困境。

他们不愿意戳破“正能量”“三观正”的体面语境。

而,不愿戳破体面语境,恰恰是,聚焦社会的题材剧,最错误的创作方向。

拍社会、拍现实,你没吐槽精神,写不来。

而国产都市剧,早就忘了吐槽的艺术。

相反,所谓的“聚焦某社会现象”的都市剧,都在兴致勃勃地写满分作文。

看《谁说我结不了婚》这类女性题材的都市剧,就像在看班主任和班干部在台上开班会,台上特别来劲,台下拍着手说“你说得对”,但就是内心毫无波澜。

大把这种人五人六的,所谓的“金句台词”——

你觉得婚姻是什么呀

当然是责任 爱 还有陪伴

500

500

500

婚姻中最重要的是要有真挚的情感

再艰难的生活 也能两个人共同承担

500

500

500

500

但这些台词,就像家里拜拜时要你吃祭祀食品,能吃、无害,但口感差。

你又非得象征性吃一口,因为长辈们觉得能“图个吉利”。

人物塑造上,《谁说我结不了婚》的品位,也相当班主任风。

怎么让女主和几个女性角色有人物魅力?按德育量化表的指标写就对了。

女主,刚正不阿。

自己的剧本有其他编剧的创作成分,绝不冒领功劳,拒绝领奖,向投资方举荐无名编剧。

为了金句里所谓的“自尊心”,把整个编辑团队拖下水。

500

500

500

女配,自强不息。

店里停电了自己去抬发电机,别问这细胳膊细腿,还蹬个细高跟咋搞定的,“独立女性”就是无所不能的。

500

唯一有人性灰度的田蕾,却被塑造成了个油腻女精英。

最爱自我标榜,独立女性的人设基本靠着输出排比句自卖自夸建立。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都是或道德正确、或女权正确得跟钢板似的人物。她们正确得能让人把质疑堵回去,但她们让人爱不下去,因为她们没有呼吸。

我们可以倒回去看原版的男女主主角,虽然《我不是结不了婚,只是不想》的人物塑造也并非特别高明,但却是有呼吸的。

这种有呼吸在于,原版的人物刻画,不会扭扭捏捏地“藏拙”,花大幅笔墨去证明人物的政治正确。

相反,它有意去展现人物的拙劣。

女主美貌有钱,独立自主,但她过于嗜好一种解压方式——喜欢聚在一起吐槽男人来减压。

这其实也不是很健康。

因为这种下意识的鄙视心理,一定程度上就是女主很难对男性心动的魔障。

500

500

而男主,恋爱理论说得头头是道,实则只会站在男人的角度分析女人怎么攻略男性,认为不懂男人心的女人不配为“女人”。

500

对于女性的需求,其实他一窍不通又自以为懂,因此婚姻失败。

男主的毛病,则又是社会上一些婚恋不顺、自以为是的男性的魔障。

所以原剧,并不是站在一定高度,高喊真爱万岁、不婚无罪。

这种高度的视角,写不好社会议题的都市剧。

写都市、社会,最好的视角是旁观。

原版其实是在讨论一群,高自尊的优质单身中年,婚恋不顺的魔障。

成功的事业给了他们自信,人生阅历给了他们自洽,但失败的婚恋情况挑战到了他们的自尊,他们口上说着“那我不要了”,实际却还是想在这一版块,也证明自己很ok。

于是变得傲慢起来。

男性群体有他们的魔障,女性群体有她们的魔障,而这种魔障,往往只有与你对立的群体才能彼此看清。

编剧借着男主之口,吐槽女主的问题;又接着女主之口,吐槽男主的问题。

编剧才是这剧的吐槽之神。

而观众跟着编剧的视角,也看到所有人物的槽点、拙劣以及各自困境的脉络和根因。

不写问题、不挖症结的情感号式写法。

写不好社会群像。


500

中国的影视剧土壤没有过吐槽精神?

非也。

倒不如说,都市题材的电视剧,一走这条道子,就容易出高国民度的经典。

比如,被誉为中国情景喜剧三座大山之一的,《编辑部的故事》。

由葛优、吕丽萍、侯耀华等人主演,编剧团队也华丽,王朔、马未都、冯小刚……

这部写《人间指南》杂志编辑部日常的电视剧,开了中国情景剧的山。

从人物塑造开始,它就不避人性里的“卑”和“劣”。

《人间指南》的六个编辑,个个“歪瓜裂枣”,互相埋汰、揭短。

500

李东宝,贫嘴贫舌,小有才气,却犯了知识分子常有的通病:眼高手低,好吃懒做。

喜欢戈玲,又被她嫌弃。

事业爱情双不顺,时常有怀才不遇的感叹。

500

500

500

500

戈玲,时髦毒舌的都市丽人,向往西方小资文化,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爱装X。被李东宝调侃为“爱在洋圈里唠酸嗑”。

去法国餐厅吃饭,菜单全是法文,看不懂,只能硬着头皮说一句“thank you”,瞎点了四个最便宜的菜,结果是四首爱情歌曲。

余德利,人如其名,“我得利”,钱字当头,圆滑算计。

连和老婆出去逛街,都要机关算尽少花钱。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其他的,还有抠门卑微的老编辑刘书友。

老谋深算,没事总爱遛遛手下编辑的陈主编。

满脑子“政治正确”的牛大姐。

500

《人间指南》里的编辑,个个都“算不上什么好鸟”,平日里,说话酸里酸气,遇事则各怀鬼胎。

而,拿人性的卑劣作文章,就是矮化人物?

相反。

这是一种更加具有人文高度的创作胸怀——

活着,已经够呛够累,人性,不必至善至美。

恰如葛优和张国立剧里那段经典的唠“人生不易”。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人间指南》的六个编辑,虽然不乏毛病,但却鲜活可爱。

为啥,因为他们的毛病,全是“人”的毛病。

对于人的毛病,敢呈现、敢包容,还能将其趣味化。

这种吐槽精神,正是戳破现实宏大严肃的语境,给每个挣扎着的普通人透透气。

大众娱乐作品,尤其是写社会、写人的作品,得做这么一个透气孔。

而国内的娱乐创作,恰恰都在集体扼杀这种创作精神。

戏仿老师训学生的钟美美,刚火起来,就被一屁股坐灭。

500

理由:丑化人民教师,不够正能量。

丑化了吗?

其实这孩子能火,不就是因为,他太像我们熟悉的老师了吗?

弹幕无不在刷“害怕”“把你老师吐出来”“是您吗语文老师”。

500

说明什么?

说明有内味。

当艺术对人性的呈现,呈现到了精髓上,它就会巧、就会妙、就会有趣。

而人性的构成部分,必定不止正能量,更多的,是灰面和暗面。

艺术创作的方向,不是蒙了人的眼,叫人不去看这些。

而是让人,对人性里龌龊、尴尬、不堪,也能保持平常心。

有平常心才能直视,能直视才能审视。

能审视才能与之和谐相处,甚至去处理解决。

恰如王尔德说的。

如果你想把真相告诉人们,最好让他们笑,否则他们会杀了你。

人不可能24小时保持正确,活在“美好”“感恩”“正能量”“三观正”这种宏大命题里。

是人就得呼吸。

不然迟早憋死。

今天的都市剧,真没必要把年轻人,都逼成牛大姐。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