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次伪民权斗争,我们可以洗洗睡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我可以得出结论了,美国人民冒着新冠的生命危险走向街头干了一次轰轰烈烈的伪民权斗争。这次民权斗争之后,美国黑人的处境不会得到任何改进,相反会出现严重恶化。

    没有任何人意识到美国的人权建设需要社会制度的配合。乔治·弗洛伊德就是一个罪犯,白人警察的行为很可能就是一次任何国家都可能出现的执法过当的错误。这一点以下就是证明:

1998 年,他23岁时,因持枪偷盗,坐牢10个月。

2002年,因贩毒可卡因,入狱8个月。

2004 年,因贩毒可卡因,入狱10个月。

2005 年,因贩毒可卡因,入狱10个月。

2007 年,打劫孕妇,被判五年监狱服刑。

本次他死亡时吸毒过量,携带毒品。这在中国已经是严重犯罪。

      仅仅因为此人是个黑人就人为导致了一次严重影响社会安定的社会运动,导致对案件的审理的不公正影响。可以预见此次事件严重损伤了美国司法制度,严重撕裂了主流白人对黑人的社会信任,今后的美国社会将会出现更多针对黑人的防范和禁锢。在这里,我只想对那些进入美国社会的前中国人或华裔甚至亚裔说一句,在美国要想平等请拿起枪。

      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一次美国特殊选举文化支持下形成的变态社会运动,浅表目标是对台上的特朗普政权进行精确打击,实现某些人的换代梦想。更深层次的因素是某些人正在偷变社会议题,掩盖美国统治阶级在新冠疫情期间表现出的对大众的麻木不仁,对生命的无耻漠视,对广大美国人民利益的叛卖行径。在这些问题上,特朗普和可能代替特朗普上台的李朗普蟑螂普都是一丘之貉。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