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最大城市街道上现多具尸体,女市长绝望求助

来源:环球网作者:王博雅琪

2020-04-05 13:06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博雅琪】“厄瓜多尔瓜亚基尔市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只能看到几具被扔在街道上的尸体”——美国有线电视电视新闻网(CNN)3日发文介绍厄瓜多尔当前的疫情形势,对该国人口最多、现已不堪重负的瓜亚基尔市做出如此描述。

500

(4月2日,厄瓜多尔一户居民楼前,疑似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遗体被放置在棺材里。图自CNN)

据CNN介绍,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瓜亚基尔市的公共服务超荷运作,甚至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眼下当地医院没有足够的床位来收治病人,随着疫情形势不断加剧,停尸房、墓地和殡仪馆也已不堪重负。由于没有地方安置这些遗体,一些居民别无选择,只能将其放置在大街上。

500

CNN报道截图

CNN说,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其中多少人死于新冠肺炎,但据许多家庭透露,他们逝去的亲人出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此外还有人表示,他们只是知道这些患者生前无法在瓜亚基尔不堪重负的医院得到相应的治疗。

据CNN上周获得的视频监控显示,有人曾骑着摩托车将车上载着的一具尸体丢弃在街上。几小时后,一群穿着特殊防护服的人出现在视频画面中,他们抬起这具尸体,然后乘车离开。

此外,在CNN获得的另一段视频中,几个坐在汽车里的人将一具尸体放到了车外。几分钟后,一辆警车靠近涉事地点,执法人员用黑色防水布将尸体包裹起来并与车内人员交谈了几句,后者把尸体放回了车里。不过警方告诉CNN,他们无法提供有关视频的更多细节。

“我们已经等了五天了,”当地居民费尔南多•埃斯帕纳(Fernando Espana)在路透社3月30日获得的一段视频中抱怨说,要当地政府来接他家人(的遗体)实在是很困难。“我们已经不想再拨打911了,他们唯一告诉我们的事情就是要等待,说他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埃斯帕纳无奈表示。

“这气味太难闻了。人们再也无法忍受尸体散发出的味道,”CNN说,埃斯帕纳的邻居格伦达•拉雷亚•维拉(Glenda Larrea Vera)在同一段视频中戴着口罩,站在街对面这样抱怨。

CNN说,瓜亚基尔市长辛西娅•维特里上周在她的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她绝望地向国家政府请求帮助。“这个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把死于家中的人带走,他们的遗体被扔在大街上,被放在医院门口。没有人愿意接收这些遗体,”她补充说,“我们需要知道那些在家中去世的人们的死因。”

尽管据CNN介绍,为应对厄瓜多尔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而成立的联合军事特别小组已经将每天接收死者的数量从“30人”增至“150人”,但遗体无法得到及时处理的情况似乎依然很棘手。

500

CNN说,由于当地医院已超负荷运转,一些患者在等待治疗的过程中不幸去世。一名瓜亚基尔市的妇女就是这样死在了医院的轮椅上,当时她正在急诊室等待救治。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院消息人士称,当时医院没有床位,这名妇女的遗体被放在外面近四小时后才被运走。此外,她的死因目前也还没有被查明。

据报道,几个集装箱现已抵达瓜亚基尔市,将被用作临时停尸房。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5日11时1分,厄瓜多尔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达到3465例,累计死亡病例为172例。厄瓜多尔从3月25日开始实施每天长达15小时的宵禁措施,全国非关键岗位停止办公时间延长至4月5日,并将视疫情形势继续调整。

CNN注意到,另据厄瓜多尔相关部门当地时间3日发布的数据,该国145例死亡病例中有102例发生在上述瓜亚基尔市所在的瓜亚斯省。

————————————————

非洲疫线|非洲新冠确诊逾七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欧洲

澎湃新闻

  文/王晓春

  北京时间4月2日下午,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简称“非洲疾控中心”)高级顾问王晓春教授受公益机构“Diinsider草根创变者”邀请进行了一场线上直播。当日通报的非洲新冠确诊病例数累计逾6000,而在直播的第二天,确诊人数增至7123例。

  王晓春曾任中国丙型肝炎防治室主任,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工作组负责人,带队参加中国援助塞拉利昂埃博拉防控工作。自2018年10月起,他被派往非洲联盟,成为非洲疾控中心的疾病控制高级顾问。

  非洲疾控中心(Africa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是一个年轻的机构,成立于2017年,本次疫情中它向非盟的55个成员国提供支援。市政厅栏目将本次直播整理成文,关于疫情下的非洲,王晓春教授抛出的诸多问题仍待解答。比如,继欧美之后,非洲会成为下一个病毒暴发的集中区域吗?非洲原本薄弱的医疗设施和服务能否应对本次新冠疫情?

  2月14日,非洲的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出现在埃及,第二例则是在阿尔及利亚,通报于2月26日。此后,非洲的确诊病例数上升,国家也不断增多。截至4月2日东非时间上午9点半,非洲已有49个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累计确诊人数6213例,死亡221例。

  (编者注:截至东非时间4月3日下午5点,非洲疾控中心宣布,非洲累计确诊病例数达到7123例,死亡人数289人。)

  目前,累计确诊人数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南非、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其累计确诊人数达到了3952例,占整个非洲报告病例的64%。

  很多国家已经能够做到在每天的固定时间进行疫情通报,比如新增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但非洲不同,很难一致,各国通报病例的时间也有早有晚,总体呈上升趋势。

  通过下面这张表可以看到近一个多月来确诊人数变化情况。从2月14日发现首例至2月底,日均新增确诊人数很低。到3月10日之前有所涨幅,3月14日开始增幅加剧。3月28日,单日通报的确诊人数达到了680人。

500 非洲每日新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变化图。本文图表均来自非洲疾控中心

  比较各大洲疫情的严重程度,新增确诊人数是一大指标。目前欧洲大陆和北美的疫情较为严重。但大家也有一个疑问,非洲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欧洲?

  我们做了一张图,比较非洲和欧洲在首例确诊后50天的疫情变化。欧洲通报首例后,差不多到第30天增速加剧。非洲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出现变化,但增幅相对欧洲较小。目前,很多学者也在分析非洲和欧洲的不同策略,不同国家的状况等。

500 非洲与欧洲的疫情比较,首例确诊者出现后50天内的新增病例人数变化。

  到3月底,非洲各国已经采取了一些限制流动的措施,以控制病毒传播。32个国家已经关闭了海陆空国境,9个国家关闭了机场,5个国家提出了旅行限制。

  关闭国境对于控制输入性病例的传播是有效的,非洲各国最早都是输入性病例。如果新冠病毒已经变成本地传播或社区传播,如当前的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单纯控制外部输入就不再有效。

  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南非也在采取各种措施,包括传染源管理、切断传播途径,这些措施还需要时间才能起效。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500 目前已有49个非洲国家采取各种举措,限制流动。

  非洲疾控中心是一个新的机构。实际上,从全球来看,“疾控中心”也是在SARS等流行病之后才逐渐为人熟知。非洲疾控中心于2017年1月31日正式成立,由非盟领导,总部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它在成立之初就确立了具体职责,致力于在公共卫生监测、应急反应、巨大卫生挑战应对能力建设等领域,以支持非洲各国开展有效工作。

  非洲疾控中心设立了5个区域中心,分别位于埃及、加蓬、肯尼亚、尼日利亚和赞比亚,这些区域中心协调各成员国工作。

  2月,非洲疾控中心已在非盟要求下制定了非洲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战略规划。战略规划中,非洲疾控中心需要努力协调非洲各成员国、非盟各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伙伴,确保资源整合、减少重复。同时需要基于证据的公共卫生策略开展新冠病毒监测、预防、诊断、治疗和控制等工作。

  为此,非洲疾控中心内部成立了两个临时组织,一是非洲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专题工作组,其工作包括六个方面:病毒监测、感染防控、临床管理、实验室诊断、风险沟通,以及供应链和医疗用品采购。另一个是非洲疾控中心突发事件管理系统,负责与55个非盟成员国联系。

  以检测能力为例,非洲各国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相对较弱,特别是在疫情初期。1月,没有一个非洲国家能够开展对新冠病毒的诊断。2月初,非洲有两个国家具备病毒检测能力,一是南非的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另一个是塞内加尔的巴斯德研究所。目前,非洲已有43个国家开展了新冠病毒检测工作。

  非洲疾控中心一直在加强并持续支持成员国开展检测,包括提供检测试剂。目前已有48个非洲国家得到了非洲疾控中心提供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支持,下发了25000份检测试剂,另有63000份试剂将在近两周分发到非洲一些国家。

  但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每一个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也需要监测,检测试剂盒仍需补充。除了试剂盒本身,也需要其他检测辅助用品,比如采样拭子和运送培养基。目前一些非洲国家已经拥有了一定数量的检测试剂,但因缺少这些辅助用品,检测工作已受到影响,进度迟缓。

  疫情监测方面,非洲疾控中心主要开展了一些培训工作,一是针对入境渠道,另一个是基于事件的监测。为加强航空方面应对新冠病毒的能力,整个非洲40%的航空公司接受了培训。

  临床治疗方面,非洲疾控中心开设了网课,目前已有来自22个国家的299名临床医生接受了在线培训。

  目前,非洲疫情还面临诸多挑战,比如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已经出现社区传染,社区有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趋势。

  此外,确诊病例数和受影响的国家还在不断增加,很多非洲国家还没有准备好应对疫情暴发,如医疗物资的储备,包括口罩、PPE(个人防护设备)、呼吸机等。

  更重要的还有非洲历来的问题——薄弱的基础医疗设施和基础医疗服务,可能北非一些国家相对较好,但他们已在本次疫情中出现诸多困难。如果疫情继续恶化,薄弱的医疗设施和服务会成为非洲的最大问题。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