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琪谈 | 所有内容平台的问题不在于算法,而是市场

腾讯和今日头条互怼黑公关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

双方你来我往,争执得不可开交,可谁都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平台上的内容质量正在下降。

微信做出的自救改版正反映了这个问题。打开率、阅读率都在降低,所有流量都在集中在大号,小号的运营者越来越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离开这个曾经让他们志气飞扬的战场。

而头条呢,内容质量从来都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作为一家流量分发平台,文章的质量等同于流量高低和读者的兴趣指向。

头条的做法有错么?

其实没有错。对于一家靠技术算法起家的公司,在被纸媒和门户网站霸占传媒圈的时刻,只有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最大限度地开发读者本身,才能够脱颖而出。

不得不说,当初那句“你关心的,就是头条”的宣传语,真的非常有魅力,第一次赤裸裸地把传媒的核心问题用简洁直白的语言昭告天下,简直就是媒体界的“日心说”,革了所有自以为是的纸媒的命:

我只想看我喜欢的,凭什么要知识精英指手画脚?我喜闻乐见就行了,你们特么算老几?

外加头条无与伦比的运营能力,不成功简直是不可能的。

可以这么说,现如今所有的平台,几乎都是今日头条创造的算法推荐新闻模式的变种。

然而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在头条成功的同时,各种对于头条的争议也甚嚣尘上。最核心的问题无非是两个字:低俗。

人们发现,新世界的大门是打开了,可这特么的是我真正想要的么?

我个人对头条是态度中立的。我看过头条,也刷过抖音,觉得里面的内容谈不上好坏。当人们谈起抖音头条上的低俗,其实我是愣住的,因为我根本没有看到过。。。

我的个人观点是,头条和抖音无非就是杀时间的工具罢了,模式化和套路化比较严重,多看了就没太多感觉。

至于头条和抖音的内容到底有没有价值,其实我不想做判断的,因为谁都没有权力去定义别人的生活。

是的,谁给我的脸来评判别人喜欢的内容就是低俗的呢?如果大众喜欢,我的低俗判定是不是太充斥了优越感了?

我也无法定义什么内容毫无价值。如果人类最终的欢愉就是将时间无限浪费于碎片娱乐,那我凭什么说碎片化阅读毫无价值?这种随便定义别人lowB的行为,根本毫无道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我不喜欢,我算老几?

我尊重这种生活方式。尽管头条和抖音对我的生活方式没有任何改变,也无法提供给我自己足够的欢愉,那我真的从内心觉得他们带给别人的快乐是真实存在的。

毕竟,人和人获取快乐的方式不尽相同。科学艺术或者哲学思辨同样可以带给别人快乐,但是这些东西带来的快乐是门槛的,你必须掌握一定的能力和技巧后,才能享受到这种快乐。之前在风闻社区传播得很广的一篇谈游戏的文章里也提到过,在享受到有门槛的游戏带给人的快乐后,人就很难再回到原来那些简单快乐的生活了,因为阈值变高了。如果你的前任是吴彦祖高圆圆,那么你自然在现任上的选择不会考虑宋小宝和罗玉凤。

随着阈值的提高,一切往昔的快乐都会变得索然无味。

可简单的快乐,还是快乐,难道不是么?你吃到第十个馒头才饱,不代表前面九个馒头并不重要。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我还是不喜欢头条或者以头条系为模式的平台产品呢?

答案就是,他无法满足我的需求。

就像我尊重头条系产品用户一样,内容平台是不是也应该尊重我这样口味稍微挑剔刁钻一点的用户呢。

当然我知道,满足小众的刁钻用户,其实是不符合绝大部分内容平台的逻辑。

大部分内容平台的逻辑是,什么火转什么,什么有流量就推荐什么。这有错么,没错,但这种千人千面的算法,说到底也只是千人一面的换装游戏,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尽管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需求,但高质量的内容依然欠奉。

当巨大的市场和具有诱惑的风口摆在面前的时候,我们不能苛责企业蜂拥而至,甚至蜂拥而至才是正确的。但正因为大部分蜂拥而至,那些仍然选择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不跟风的人,就会显得难能可贵。

从这一点来说,我更喜欢张小龙的微信,至少目前,微信公号仍然没有做算法推荐,我依旧可以从中收获我想看到的内容。

可微信公号说白了,和RSS订阅有什么区别呢?其实没有区别,有的区别只在于,微信做到了RSS订阅想做而没有做到的收费模式。

一是广告,二是内容电商。

但老实说,这两种模式也正在毁掉内容。商业是没错的,作者打广告也是没错的,但作为一名读者,我不就想安安心心得看一篇好文章么?就有真的这么难么?

说到底,也许这一切的锅,都该由互联网的免费模式来背。

本来写东西的人可以不打广告,靠单纯的内容为生。

而现在,免费的互联网让他们不得不在追求流量变现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资本从来不在意质量,他们在乎的,永远只是流量。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