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决不能只是在灾难降临的时候才想起他们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500

这次喽哥不谈武侠和水浒,只想谈谈那些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一线的医护人员以及像他们一样在灾难降临时的“逆行者”群体。

这两天,朋友圈流传一名同济医院医生志愿参加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申请书:如有需要,我自愿报名申请加入医院的各项治疗病毒性肺炎的治疗活动。不记报酬,无论生死!

共青团中央微博转发了这份申请书,短时间内转发量、评论量、点赞量都数以十万计。众多大V也纷纷转发,一夜之前医护人员已经成为这场疫情面前人们口中的英雄。其他各媒体平台也集中推出了一系列的赞美医者仁心的文章、图片,很快形成了铺天盖地的舆论声势。

说实话,感受这种铺天盖地的宣传,喽哥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在为这些医护人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这一事件中受到的崇高礼遇欣慰之余,也有一个疑惑萦绕在心头——为什么只有在需要他们用血肉之躯顶上去的时候,社会和舆论才会慷慨地礼遇他们?而平日里他们得到更多的则是仇视、奚落、冷遇?(据报道,目前已经有15名医务人员感染病毒,据传,卫生部的专家组成员也疑似受到感染。他们真的是在用生命来抗击疫情。)

这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只有在灾难降临时、在社会需要医护人员“逆行”顶上之时,他们便被誉为“最美”、“英雄”,很多吃瓜群众会说自己“泪目”、“感动”,而一旦灾难过去、回归平静,这些“最美”和“英雄”便往往很快沦为一些人攻击、污蔑甚至袭击和危害的对象,其言辞之恶毒、行为之激烈,咬牙切齿的神态宛然就在你当面指着鼻子骂,让人感觉这些“逆行者”似乎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坏事。

远的不说,孙文斌杀害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一案刚刚告一段落,1月20日首都北京又发生杀医惨案,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被患者家属砍杀,幸好救治及时,保住了一条命。至于再之前那些数不胜数的“杀医案”、“辱医案”,随便从百度上一搜便看都看不过来。难道只有在需要他们顶上去的时候,他们才是英雄,不需要他们时,他们便是十恶不赦吗?你总不能这边刚捅完刀子,那边又要求人家替你冲在前面。这样不太合适吧?您说呢?

和医护人员命运相似的,还有消防员、警察,甚至包括解放军,这些群体都是灾难降临时的逆行者,都是隔在人民群众和灾难面前的那堵墙,但是一旦灾难过后,那些隐藏在曾经赞美他们人群中的一些人,便又开始煽动对他们的污蔑和诋毁。曾几何时,“仇医”、“仇警”竟然和“仇官”、“仇富”并排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些人极端仇视的对象。想想都让人心寒。

有一句老生常谈:“为什么你常感到岁月静好,那是因为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而不管你诋毁也好,热爱也罢,这些“逆行者”就在那里,忍辱负重、不离不弃。不是吗?

所以,这次,请大家不要再做记忆只有7秒的鱼,只是在灾难降临的时候才想起他们。

这次,不管灾难什么时候过去,请爱他们久些、再久些。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16 16:2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7342 例(较昨日+392)累计确诊 68589 例 (较昨日+2014)现存疑似 8228 例(较昨日+1918)  死亡 1666 例(较昨日+142)  治愈 9581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