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琪谈|在权力的游戏里,怕就怕老爷们中出了一个疯王

看权力的游戏,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普遍的共识,凡是抛头露面的重要角色,大抵都是权贵二代。

开挂的龙妈就不必说了,她每报出一次长如串串的称号,就又一次加深了她是坦格利安最后血脉的事实。

二丫、珊莎亦然,全是狼家的宝贝千金。

可如果你还记得的话,“美人”布莱尼这种整天守护别人的骑士,其实也是风暴地大贵族塔斯老爷的独生女;就连拥有免费叫小姐的提利昂的随从波德同学,他的姓氏派恩家族也是狮家手下的大贵族。

他能成为提利昂这种大人物的侍从,靠的就是这层关系。

500

整个权力的游戏就是在这群权贵N代玩了几千年,维持着高贵但脆弱的游戏平衡。

怕就怕这些老爷们中出了一个疯子。

1

疯王极端自负,讨人嫌弃

我们伟大的权谋家、七国第一操盘手小指头就曾经对这些疯子有过一个精准的判断:

血统即天赋。

500

是的,有时候人只需要血统就够了。

有才的老爷们继续统治,无才的老爷们退居二线吃喝玩乐,世界都有正常运转。

掌握高贵血统的老爷们,无非是能比平民百姓玩得更好一点罢了。

可怕就怕有些老爷不甘寂寞,吃饱了撑的,折腾出大乱子。

这些爱折腾的老爷们都有一个共通的问题,就是对天赋这个词有误会。

小指头所谓的血统即天赋,强调的是血统的重要。

而有些老爷们却误以为,他们能爬到这个位置,靠的是自己的才能。

比如疯王伊利斯一世执政前期风调雨顺,国泰明安,让他自己产生错觉:七国如今这么富有,一定是因为自己的执政才能。

结果,在赫伦堡比武大会,这位自负的君主看到的一幕刷新自己的三观:首相泰温兰尼斯特和王子雷加出场时,收获的掌声远远大于自己登场亮相时的场景。

嫉妒和恐惧的种子在疯王心中无限增长。

一个御林铁卫开玩笑说七国只知有首相,不知有国王时,他竟然直接令人割去了卫士的舌头。

随后,各种倒行逆施,清洗旧臣。这位固执自负的国王坚信,身为坦格利安家族的一员,自己一定是天选之人,是真龙天子,而且不会怕火。

那个时代已经没有龙了,野火就是当时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力惊人,一炸就是千里涂炭,寸草不生。

疯王却一心要弄臣进行无数次野火试验,而试验基地就是自己的首都君临。

随后他下令,要用野火焚烧整个君临城,将叛军连同城内的50万居民付之一炬。

而他自己愚昧地却像义和团一般,认为自己刀枪不入,会在熊熊野火中重生,变身真龙,去碾碎敌人。

新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觉得不行,一刀捅死了不怕火的疯王,阻止了一场浩劫的诞生疯王伊利斯,就属于典型的对自己有误会,然后在一顿妈卖批中打出了GG。

500

那时候的他们,可真像一条狗哟~

血统,只是皇帝们的新衣。

500

那具不怕野火的身体,被凡夫俗子的铁剑轻轻一刺就破。

2

疯王不受控制,不按套路出牌

我们伟大的权谋家、七国第一操盘手小指头表示:乔弗里大帝、瑟曦王后和私生子波顿,我艹你妈。老子辛辛苦苦南北布局,先引艾德史塔克入瓮,引发狮狼争斗。

艾德这个强调荣誉感的北境守护都答应认罪了,结果乔弗里大帝一顿胡乱操作,说杀就杀,一点转圜的空间都不给我,害得老子前功尽弃。

500

儿子是疯子,那老娘是大人,总该正常一点吧。

然而瑟曦更绝了。疯王都还没用上的大规模杀伤器武器野火,这老娘们还特么真用上了,教堂一战,说炸就炸。

老子前脚刚为狮家呕心沥血,拼命和玫瑰家联姻才换来你全家的安全,现在好了,人都炸没了,剩下老子炸毛了。对不起我也就算了,可你炸死小玫瑰算什么?

人一女嫁三夫,七国第一交际花,落得了这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小波顿你笑个鸡毛!我都懒得说你,我忍痛割爱,把我的爱人珊莎送到你床上去了,可你个小比崽子放着公子哥那套温良恭俭让不学,非要搞什么用狗杀人,非要搞婚内强奸,结果把珊莎放跑了……

你们这些王公大老爷们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都说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讲利弊。

你们这么乱搞,你们爸妈知道么?

噢不好意思记错了,你们都把自己爹妈干掉了……

500

可怜我七国第一权谋家,最终命丧狼家三个挂逼之手。

都是你们这群疯王害的!气死偶咧!

正如坦格利安的国王天生就要扔一枚硬币,一面叫伟大,另一面叫做疯狂。

也许这些大老爷们的基因里,就潜藏着一股躁动不安的心灵。血统的出牌方式,你从来捉摸不透。

3

惩罚疯王的代价很大不到万不得已,这些天生有优势的国王很难被铲除。

他们拥有权力,信奉权力即是力量。

500

500

他们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你根本无从下手。

牵一发而动全身。乔弗里名义上是劳勃和瑟曦的嫡长子,是铁王座和鹿家拜拉席恩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外公泰温兰尼斯特是狮家领主,前国王之手。

乔弗里私下里又是瑟曦和詹姆两姐弟私通的产物。

未成年的乔弗里先是迎娶了狼家千金珊莎,后迎娶高庭玫瑰家的小玫瑰。

按正常情况,如果你杀了乔弗里,那等于得罪了狮、狼、鹿、玫瑰四家人……

你根本不知道你这一道黑手下去,到底会踩中几颗隐形的地雷。当然后面因为乔弗里自己乱搞,所以他死的时候,除了母亲瑟曦为他流泪,其他三家都是目无表情,静静地看着狮家装逼。

500

(乔弗里疯狂的成果:虐待妓女致死)

疯王伊利斯一世就更不必说了。

杀了艾德的亲爹和亲哥,狼家都没反。

直到儿子雷加刮跑了狼家的女儿莱安娜,我们的劳勃才姗姗来迟进行了“簒夺者”之战。

即便疯王作恶多端,我们勇敢的詹姆为拯救君临不惜捅穿,却仍然遭世人误解,背上了弑君者的骂名。

为什么疯王坏事做尽,却仍然可以在平民头上拉屎,而我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因为他们制定了权利游戏的规则,在他们受罚前,是我们在吃土吃苦。

但可怕的是,血统制定了游戏规则,可他们却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这就相当尴尬了。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