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LOL赛事版权这块“蛋糕”,8亿怕是吃不完

500

B站8亿拿独家,争做电竞CCTV5。

不出意外,2019年LOL圈最后一个重磅消息,便是围绕赛事直播版权“壕无人性”的军备竞赛。

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电竞项目之一,《英雄联盟》的赛事版权已经成了一块人人都想舔的“蛋糕”,但尝到甜头之前,必然需要先付出一些代价。

虎牙、斗鱼、快手、企鹅纷纷下场,8亿、6千万天价数字齐飞。最终B站勇夺标王,以8亿元天价拍得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不愧是手握“98亿”的B站,今后怕是要争做电竞界的CCTV5了。

赛事“蛋糕”,有啥好吃?

据有饭研究报道,B站所谓的“独家直播版权”,还包括后续的转播权分销或“主体信号源之外的,比如个别战队、个别镜头角度、个别内容二次制作权限”的新竞价活动。

这后续权益究竟是由B站还是拳头官方所有,尚未盖棺定论。如此看来,B站的8亿,某种程度上其实算是“投石问路”,今后关于LOL赛事版权的商业价值,还将有更加深入的开发。

500

官方数据显示,《英雄联盟》2019年注册玩家为8亿,MAU突破1亿,DAU也保持在1600万的水平。即便10周年之际数据有些下滑,但赛事流量依旧很能打。

即便与传统体育相比,电竞赛事的关注度也不相上下,甚至有赶超的趋势。国内NBA直播独立观众数为4600万-6300万,而去年S赛的独立观众数则为9960万。

当然,电竞的体育文化成熟度和用户消费能力,与传统体育尚不可同日而语,但电竞所展现出的潜力却也是事实。

中国无疑是最关注LOL赛事的国家之一,基于庞大的人口,电竞影响力在年轻文化中连年增长。

S赛两连冠,加上2020年S10将落地上海,中国观众对赛事的关心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所以,B站即便是多花点钱也要拿下独家版权。除了看中一举导流的利好,B站自身业务转型的需求,也给这次“血拼”增加了一个颇有说服力的理由。

2019年第三季度,B站游戏收入和非游戏收入持平,两者都是9.3亿元,这也是B站非游戏收入第一次达到这个水平。

这无疑给外界的质疑来了一次很好的回击,也是撕掉“披着弹幕网站皮的游戏公司”标签的先兆。

但这还不够,B站必须持续优化收入结构。电竞所能带来的业务增长,正好能够解燃眉之急。

没有“金”刚钻,揽不到这瓷器活

《英雄联盟》赛事将用户注意力一网打尽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无奈僧多粥少,高价拍卖是必然的市场选择。

电竞一直在与传统体育对标,当然赛事版权价格也得比个高下。中超独家版权价格为10年110亿人民币,每年11亿;NBA独家版权为5年约105亿人民币,每年约21亿;S赛独家版权为3年8亿人民币,每年约2.67亿人民币。

如此看来,电竞赛事版权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根据2016年数据,迪士尼旗下BAMTech用3亿美元买下了2016-2023年《英雄联盟》中国区外所有赛事活动的独家直播权,每年的成本约2.6亿元。

由此可以看出,目前电竞赛事独播版权平均已经来到了每年2-3亿人民币的水平。

最贵的记录则是由《守望先锋》中国区外联赛的2年独家直播版权创下,Twitch在2018年为此花了9000万美元,每年约6.3亿元。

500

虽然关于赛事版权的话题中心一度偏向财大气粗的B站,但据人民电竞独家消息,企鹅电竞用6000万人民币拿下2020年涵盖LPL联赛所有赛事的S档直播版权。

通过竞标,虎牙、斗鱼直播则拿下了A档直播版权,包括总计50个比赛日的直播和1路OB视角制作权。快手则拍下了B档直播权。

虽然前头有个8亿拉高了人们的心理预期,但6000万着实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它同样创造了LPL联赛的直播权中标记录。

这样一来,涉足游戏直播的平台基本上都分得了一杯羹,也再次证明了想吃下这块“蛋糕”,还是得靠钱。

尽管投入的资金可谓是下了“血本”,但只要是涉足或对游戏直播有野心的平台,《英雄联盟》项目都是必争之地。

版权生意越做越大,电竞大盘走势如何?

高盛发布的全球电竞报告显示,2018年,电竞产业总共获得了6.55亿美元的直接收入,其中主要来源是商业赞助(38%)、媒体版权(14%)和票务费用(9%),预计到2022年,电竞行业年度营收将增至29.6亿美元。

2019全球电竞大会公布数据显示,去年热门电竞赛事就超过500项,正在运营的电竞战队超过5000支。

说到底,目前的电竞还是一份“简单粗暴”的生意,各家忙着抢占资源,通过赞助和版权售卖,第一时间聚拢流量。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电竞行业体现得淋漓尽致,屈指可数的几个头部赛事,谁出的钱多,谁就能拿下。俱乐部也一个个流向出价更高的买主。

拿下体育赛事版权之后,通过广告招商、版权分售、内容制作、用户打赏、会员售卖等途径回本,这些套路让体育成为了一门可持续的生意。

目前的电竞行业,已经形成了肯德基、哈尔滨啤酒、红魔手机等快消和硬件品牌占主导,梅萨德斯奔驰、浦发银行、万事达卡等车企和金融产品点到即止的赞助模式。

有时路易威登这种大牌也会在最高潮的时间点来凑个热闹。

500

尽管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的价格已经过高,存在溢价,但随着产业的发展,变现途径的成熟,电竞与互联网的其他平台和玩法深度结合之后,难保不会开辟出一条新路子。

电竞行业的“蛋糕”越做越大了。在资本的踊跃介入下,今后电竞行业也许还将创造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天价”记录。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