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女性逐渐增长的教育优势会带来婚姻匹配模式的变革么?(上)

500

编者按

本期推送的是中国学者钱岳发表于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的文章Gender Asymmetry in Educational and Income Assortative Marriage。该研究获得了2019年度美国家庭协会(NCFR)颁发的的Alexis Walker奖。本文揭示了美国1980年代到2010年代间,女性与比自己收入更高的男性结婚的这一趋势鲜少发生改变,且这一趋势在妻子的学历与丈夫持平或比丈夫更高的夫妻中更普遍。本篇论文分两次推送,本篇推文包括文章的引言和理论框架部分。编者对原文有删改。

这是社论前沿第S1478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摘要

教育领域的性别比例逆转已经重新塑造了美国的婚姻市场。利用1980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和2008-2012年美国社区调查数据,作者利用对数线性模型检验了新婚夫妇里教育与收入婚姻匹配中的性别不对称现象。从1980年到2008-2012年,教育婚姻匹配的趋势完成了从女性向上婚到男性向上婚的转变;然而,女性与比自己收入更高的男性结婚的趋势持续依旧。更重要的是,在本研究检验的两个时间段中,相比妻子的教育水平低于丈夫的夫妇,女性收入向上婚(女性与收入更高的人结婚)这一现象在妻子的教育水平与丈夫持平或更高的夫妇中更普遍。

引言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美国女性在受教育程度上已经逐渐超过了男性。目前,女性在本科学历中占比为60%,在硕士和博士学历中为50%。女性在教育领域获得的越来越多的优势与婚姻模式中的巨变相吻合。在2012年,21%的已婚妇女的学历高于她们的丈夫——比1980年增长了两倍。在教育性别差异逐渐缩小并逆转的时期,女性与比她们在社会经济地位更高的人结婚这一社会规范行为是否也逐渐衰退了呢?当女性与教育水平更低的人结婚的时候,女性会与收入更低的人结婚,进而挑战男性作为养家之人的传统角色分工么?通过回答上述问题,本文对婚姻匹配中的性别不对称现象进行了经验研究,并细致地展现了异性婚姻中的性别平等状态。

女性与比自己学历更低的人结婚——人们通常认为这一现象挑战了传统婚姻中的男性主导地位。此前并非是社会规范型婚姻安排的的男性教育向下婚(educational hypogamy;妻子教育程度比男性教育程度更高的婚姻)已经逐渐变得越来越普遍。这一现象是否意味着驶离男性占主导地位的婚配传统的新趋势呢?在本文中,笔者认为,完全关注教育婚姻匹配的研究只能片面地料理界婚配模型并且夸大了异性婚姻中的性别关系变化。通过检验收入与学历如何共同影响婚配模式,本文对婚姻匹配的性别化的以及多维度化的本质提供了更全面的研究。

与伴侣之间的学历差异相比,丈夫相对妻子的收入优势对于家庭角色分工与一家之主的身份分配有更重要的意义。相对丈夫更低的工资水平会加剧女性在家中的较低地位并且减少女性在婚姻中的议价能力。尽管夫妻的相对收入水平会对夫妻权力关系有很重要的影响,基于收入的婚姻匹配研究却一直很少。

尽管在教育领域性别差异逐渐缩小并且最终实现了逆转,收入上的性别差异却并没有变化:在2011年,女性时薪中位数仅是男性的84%。从一方面来看,女性在教育上的优势可以让她们在经济上更加独立,从而让她们在评估潜在伴侣的时候可以减轻经济因素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研究发现,男性依旧会对与比自己地位更高的女性结婚感到不舒服。这一持久的性别化的社会规范以及工资性别差距意味着男性——尤其是学历并不高于伴侣的男性——可能会通过与收入低于自己的女性结婚来保证自己在婚姻中的地位与性别角色期待。因此,通过把收入与学历两个因素都纳入婚姻匹配性别不对称的分析模型,本文超越了以往的研究并为婚姻中性别角色期待与伴侣相对社会经济地位的变化提供了更好的理解方式。

本文探索了男性与女性的学历与收入如何共同影响美国的婚配模式。本文研究了 (a) 教育与收入婚姻匹配的模式是否是性别对称的;(b)随着在教育与工作领域的性别不平等现象有所改变,该模式在最近几十年中是否有所变化。因此,本文使用了198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来检验在1979与1980年(比美国教育差距的逆转早十年)中结婚的夫妇中教育与收入婚姻匹配模式。之后,利用2008年-2012年美国社区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数据,作者检验了教育性别差异对女性更有优势时期的情况。总体来说,本文揭露了异性婚姻中伴侣选择的性别化特质是否以及是如何变化的。

理论框架与研究假设

婚姻匹配在最近几十年获得了学术界的大量关注。个体对伴侣的选择不仅会受个人偏好的影响,同时也会面临婚姻市场所带来的限制。为了解释决定伴侣选择的过程,学者们构建了不同的理论。在职场进入理论(career-entry theory)中,Oppenheimer(1988)将找工作的理论应用到伴侣选择过程中,并声称:随着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提升,在她们作为潜在伴侣的被评估的时候,女性的社会经济特质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男性会开始为学历更高或者收入更高的女性进行竞争。与此同时,相对缺少职业技能的男性逐渐恶化的经济能力以及严格的性别专业化(男主外女主内)的角色分工所面临的越来越低的经济保障也可能带来男性在择偶观念与行为层面上的改变。

自从1980年美国已经开始经历女性在经济角色上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工作,职业性别隔离以及性别收入差距也开始走向式微,最突出的是,性别教育差距已经发生了从倾向男性到倾向女性的逆转。从近几十年女性在教育与职场上所获得的进步来看,职场进入理论支持下列假设:

假设1(H1):在1980年到2008-2012年间,女性与教育水平更低的男性结婚的趋势逐渐增强。

假设2(H2): 在1980年到2008-2012年间,女性与收入水平更高的男性结婚的趋势逐渐减弱。

以往有关婚姻匹配的研究都将教育与收入分开进行研究。而这两个变量如何共同影响婚配模式尚不明确。依据England(2010)的“不均衡且停滞的性别革命”(uneven and stalled gender revolution)视角以及地位交换理论(Davis 1941; Merton 1941),本文提出了如下假设:丈夫相对妻子的收入优势会在妻子的学历不低于丈夫的家庭中更明显。

“不均衡且停滞的性别革命”视角提出,性别平等的进程已经开始变得不均衡。与有偿工作与教育领域发生的性别变化相比,异性关系中的变化显得非常的有限。伴侣偏好依旧非常性别化: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的对收入的偏好。除此之外,尽管今天的男性比过去更加看重女性的收入能力,他们在面临比自己的地位更高的女性的时候却依旧会很犹豫。

“不均衡且停滞的性别革命”视角还指出,根据1990年以来的女性劳动参与率、性别工资差距以及职业性别隔离来看,通往有偿工作的性别平等的进程最近也已经开始停滞。类似的,美国对于性别角色的平等以及女性在婚后不改姓的态度从1990年代开始就现有改观。对于性别平等的停滞的进程显示出了对妻子地位比丈夫更高的婚姻的反对态度作为一种社会规范在最近几十年间几乎没有变化。


​根据女性在教育领域获得的优势,通婚(intermarriage)文献中的地位交换理论为理解个体如何通过婚姻匹配避免婚姻中的地位逆转提供了理论基础。地位交换理论与Becker的婚姻经济模型所持的假设相同,即个体会做出理性的婚姻决定,并且只有在结婚的效用高于保持单身的效用时才会结婚。地位交换理论认为,个体会通过交换的方式来最大化他们在婚姻中的收益,从而平衡伴侣间不平等的个体特征。因此,当女性与学历比自己低的人结婚的时候,她们会选择与比自己收入更高的人结婚。这种更高学历的女性与更高收入的男性的平衡可能会受到择偶市场中的男性与女性的欢迎。从女性的视角来看,在一群收入更低的人里寻找配偶时,选择收入更高的男性可以带给她们更多的收益。而且,男性并不需要有更高的学历来获得比女性更高的收入。在多数情况下,即使女性全职工作也会比持有相同甚至更低学历的人收入更低(见Institute for Women’s Policy Research 2015)。从男性的角度来看,尽管男性已经开始逐渐重视潜在伴侣的财政前景,但是在女性的地位超过他们自己的地位的时候,他们只能部分接受女性高社会地位的价值。比如,一个对闪电约会(speed dating)的研究发现,当女性的聪明才智与志向超过男性的时候,男性就不会重视这些特质。心理学实验也显示,相比伴侣失败,伴侣的成功的时候男性的自尊会更低,但是女性的自尊心却不会受到伴侣的表现的影响。尽管这些研究并没有直接测量男性对于伴侣的学历或收入的反应,但是确实显示出男性可能会避免有更高学历或者收入的伴侣。

总体来说,“不均衡并且停滞的性别革命”视角以及地位交换理论提出了下列假设:

假设3a(H3a):相比妻子比丈夫学历低的情况,在妻子学历比丈夫学历更高的配对中,女性进行收入向上婚(女收入低于男)的趋势更普遍。

假设3b(H3b):从1980年到2008-2012年,当女性进行教育向下婚(女学历高于男)的时候,女性更倾向于进行收入向上婚的趋势并没有变化。

除此之外,在夫妻学历相同的配对中,丈夫的高收入会帮助他们在家中获得相对妻子更高的地位。笔者假设,在学历水平相同的配对中,女性进行收入向上婚的现象可能在学历分布的两极更不明显。尽管Cherlin(2010)发现最近几年中低收入群体面临着更低的结婚率,由于婚姻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威望的标志”(“a marker of prestige”),婚姻的符号重要性依旧很强。来自低社会阶层的个体在结婚前需要有很高的经济保障的要求。由于学历低的女性通常也会有相对较差的经济前景,她们很难负担与经济前景同样差的的男性结婚所带来的的经济问题。相反,有着更强的经济独立性的高学历女性可能会认为丈夫的养家能力相比其他条件在择偶的时候并不是那么重要。除此之外,由于有更平等的性别观念。高学历的男性可能相比低学历的男性更倾向于与比他们自己的收入高的女性结婚。但是,与此同时,在最近几十年中,没有高中学历的男性(仅仅是男性)经历了严重的工资的下降。低学历男性非常脆弱的经济状况意味着,女性收入向上婚的明显趋势可能在夫妻双方都没有高中学历的配对中并不明显。由于以上原因,笔者提出了下列假设:

假设4a(H4a):女性收入向上婚的倾向在学历水平相同的配对中比妻子学历较低的配对中更普遍。这一倾向可能在学历分布的两端可能更不明显。

假设4b(H4b):在夫妻学历水平相同的配对中,女性收入向上婚的趋势在1980年到2008-2012年间并没有改变。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