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琪谈 | 比起暴漫,抖音的这条广告才是对英烈的“侮辱”

今日头条道歉了,因为一条广告的存在。

500

在致歉文里,头条也说得很清楚:这是推广团队审查不严的结果,对词库不敏感,现在已将相关负责人停职处理。

500

作为一家技术和商业公司,头条的处理是及时而且妥当的:

自己的锅自己背,绝对没有半分拖泥带水。认错就要罚,挨打要立正。

而且这次,关于头条犯错的内容,网络上也没有任何争议。

因为这个错误,是一个不用过脑子、肉眼可见的错误。

“邱少云被火烧的笑话”。

即便某些人语文不及格,是体育老师教的,抖音广告的恶意也是扑面而来的。

邱少云被火烧而牺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对这个事实进行的嘲讽和玩笑没有任何其他前提,就可以判定为作者对这个历史事实的不敬和恶意。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这让我想起了上个月发生的另外一个故事,那就是暴漫侮辱“英烈”。

起因就是英烈保护法出台后,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平台上传了一段视频,其中的内容被中青网的记者描述为“侮辱英烈”。

500

当时,暴漫创始人在微博上进行了解释,认为中青网没有联系上下文,视频所反映内容旨在强调广告进入教科书后的危害。

但第二天,舆论的走向因为新华视点的介入而呈现一边倒的境地。暴漫就此被全网下架,进行检讨。暴漫本身也就进行了道歉。

之后还有后续,但不涉及我今天讨论的内容。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今天头条的道歉风平浪静,而暴漫那起事件,互联网上对于暴漫是否真正侮辱英烈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呢?

首先,我表明我的看法:暴漫的言论是在讽刺和批评教科书的广告植入问题,当中涉及英烈的部分应该被视为一种修辞,而非侮辱。

相信每个正直善良的中国人都会支持英烈保护法的出台。在看过之前各种侮辱烈士的言论后,我们都会觉得保护英烈势在必行。

但是,我们也需要知道一点,就是哪些言论是真正在侮辱英烈,而哪些不是。

汉语的修辞是有讲究的。说你好话的,可能是在骂你。明着没提你一个字,背后的意思却又跟你万分相关。

举一个相关的例子,某品牌的官V曾经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多谢@作业本,恭喜你与烧烤齐名。作为凉茶,我们力挺你成为烧烤摊CEO,开店十万罐,说到做到。

表面上来看,这条微博没有侮辱英烈。但如果有一点互联网历史小知识的话,我们就会知道,这条微博的用意是多么恶毒。

曾经的微博大V@作业本,就用“烧肉”说法恶毒侮辱邱少云和赖宁。那么当这条微博把“烤肉“、“烧烤摊”和@作业本 圈在一起的时候,尽管没有出现邱少云或者赖宁这两个人名,但懂点语文常识的人应该都知道,发出这条微博的人一定是认同@作业本 关于“烤肉”的说法的,他是在打擦边球,本质还是侮辱英烈。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觉得暴漫那条视频并不是侮辱英烈呢?

尽管暴漫的那一段话听到了英烈的名字,表面上看是把英烈戏谑化了,但这是在假定教科书广告植入现象大肆蔓延后有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

使用这一修辞,是在表达广告植入教科书的危害而已。

这不是侮辱英烈。

就好比我之前跟大家介绍某品牌官微的那条微博,尽管提到了英烈的名字,但我是在跟大家解读那条微博有多恶毒一样,并不能代表我认同那条微博。相反,我还认为那条微博用意险恶。

当然了,一定还有读者对我的说法提出质疑。

常见的质疑应该是以下几种:

1、暴漫如果对英烈有敬意,那为什么要用英烈作例子呢?

2、暴漫如果对英烈有敬意,那为什么会在英烈保护法出台以后上传了那段掐头去尾的视频呢?

3、你这么替暴漫说法,你是不是暴漫派来洗地的水军?

除了第三种质疑因为提问者智商不足所以不值得回应以外,前两种质疑,其实都是有道理的。第一种说法,其实就是对暴漫本身的判断,如果暴漫本身是对英烈不敬的,那么暴漫用这个例子的确会有不敬的嫌疑。

但如果暴漫本身不是呢?暴漫的那个例子,其实是不足以直接认定他是对英烈不敬的。因为你无法通过修辞以及他本身的目的,来反推出他的恶意。

我跟你说,“A的这种B做法”是不对的。

你就不能通过这句话来指责,我对A不尊敬。

至于第二个质疑,我个人无法回答。只有暴漫自己知道。

关于暴漫,其实肯定也没有一个确切说法,但现在的结果是,暴漫的确在各平台被下架了。但是,其实我们知道,互联网仍有各种真正有问题的人仍然逍遥法外,但未必有恶意的人却不幸躺枪。

于是乎,我们才会对这种现象无奈:

熟悉商业规则的公司会因为高效冷酷、不带感情的快速回应而及时止损。

而那些有点情怀,想做出一点点改变的公司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小过失或者无中生有的指控,消失在普通人的视野里。

这两家公司有错么?谁都没有错。只是,将来的人有鉴于此,会一声叹息。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