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日本帝国的崛起与大清帝国的衰落——回望历史,眺望未来

500

终于,到了终结篇!

一路走来,被质疑,被认可,一个多月的努力,也算是初次尝试,好歹也算是给自己的初次尝试一个结果。

历史没有终点,今天也注定了终将成为昨天的历史,明天也终会成为历史,只不过在某个时候,又是重复了昨天的故事。

苏格拉底说,人不可能踏入两条一样的河流。但是在这个历史的长河中,未来却常常似曾相识。

既然到了终章,首先把前面的质疑作以解答,总不能带着问题结束,那简直要比遗憾还要遗憾!

质疑一:中国就像是大船,日本就是小船,小船好转弯,而大船却不容易转弯。所以以日本的明治维新的成功,来对比满清末期是不对称的,思考问题太简单。

答复: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中日两国有极其相似的境遇,整个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革,欧美诸国看似抢占了先机,其实是东亚各国闭关锁国造成的错觉。自己不变革,还怪罪别人先变革吗?在19世纪30、40年代,欧美列强也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并没有达到不可逾越的地步。只是在这个时候,更考验谁觉醒的更早。满清政府的优势在第二篇就已经谈过了,完善的政治体制,反而更容易为转型争取时间,而且在高度统一的封建制度下,政策的执行似乎更有贯彻力。此时的满清并非穷困不堪,单纯从多次赔款来看,真金白银的拿出去送人,至少是不缺钱搞改革的。这一点也可以从洋务运动中看出来,一手抓平定太平天国运动,一手抓洋务运动,两手抓两手都不耽误。此时,你那什么勇气说,满清这艘大船,体量太大,不好掉头的呢?

质疑二:突出了个人的力量,历史不是靠个人推动的,你这列举了诸多日本维新人士如何的觉醒,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

答复:毛主席曾说,人民群众是书写历史的功臣。没毛病,没有广大人民的共同努力,又怎么能推动社会转型和发展呢。爱迪生说“天才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从此这句话,被绝大多数人奉为经典,激励着我们不懈努力。因为我们坚信,只要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够弥补先天不足,最终取得成功。但是我们却都未曾真真读完爱迪生这句话,他的后半句是“但那1%的灵感最重要,甚至比99%的汗水更重要”。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始终都是人云亦云的乌合之众,他们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更别说让群众掌握多么先进的理论。要想依靠群众改写历史,此时就需要少数人成为领导。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都会说,毛主席领导了中国人民进行了伟大的革命。少数维新人士的觉醒,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让少数人先觉醒,这冥冥之中就像是老天的安排,只有这些觉醒者,才能发动和带领民众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推动历史的发展。

质疑三:你这叙述日本明治维新史比满清历史要详细的多,有明显的误导意味,有褒日贬中的嫌疑,看起来就是个亲日分子,.......(此处省略部分情绪过激之言)。

答复:如果我说中国近代史,你翻翻初中历史课本就能读懂的话,你能明白吗?日本近代史,我也是选取了一些关键人物、事件进行介绍而已。你说看到的历史书,中国近代史肯定要比日本近代史更详细,所以避免画蛇添足,简略介绍中国近代史。此处,并无抑中扬日的意思。还需说明的是,如果你能保持一个公正的历史观,以客观的心态去读这段历史,那么你至少是个成熟的人。我是极度厌烦带着情绪去看历史的,带着情绪看点历史事件的人,就如同听评书落泪,替古人担忧一样,一句话瞎操心,而且是操碎了心。

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魏征曾对唐太宗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读史就是为了“以史为鉴”,最起码不会把“清宫戏”当正史,而不只是为了当一个喷子。如果你真认真去了解过日本近代史,那么也就会明白,为什么日本人的性格特点是现在这个样子,一面谦逊,一面傲慢。现代日本社会,也是处于极度矛盾中,看似繁华背后,又有多少的无奈和不得已。单纯靠一腔的激情是不能打败日本的,恰恰容易掉入极度自负或自卑的陷阱。纵观日本近代史,才能更好了解社会发展的规律。用日本近代史对照中国近代史,甚至是对照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发展历程,我们很容易找到诸多相似之处,毕竟两个东方国家,在文化和发展历程方面有较多的可参照性。带着学术的眼光去看,少一些戾气,不然你永远只是个长不大的娃娃。

质疑四:日本对外扩张的主要原因是,日本资源贫瘠,要发展,要崛起,必须到中国来掠夺资源。你的论调有严重的偏向,认为是文化导致的,是极其错误的。

答复:如果认为日本资源贫瘠,那我能说日本的“”足尾山铜矿直到1973年才采掘告罄,前后共采矿360多年吗?而且日本号称矿产博物馆,矿产种类极为丰富,只是总量不够多而已。中国在古代就大量从日本进口金银铜。而且由于日本是多火山国家,有丰富的土地森林资源,人家可以种出高产的粮食,还有四面环海,更不缺海产。如果你还要说日本侵略中国是因为日本资源贫瘠,那我只能说:“对!你说的是对的!”

我在文中一直坚持的观点是,日本对外扩张主要根源是日本教育出了问题,选择了军国主义道路,自由民权被阉割,臣民教育深入人心。由于极端爱国主义情怀的发展,日本人骄傲的自尊心,而且是全民族的骄傲,自认是亚洲的霸主。当一个剑客自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的时候,他下一步就是寻找对手。对日本来说,琉球、朝鲜、中国、东南亚诸国,甚至美国都是他的挑战对象。在极端爱国主义情怀的支配下,全民族的疯狂,才是最终导致日本开始侵略的根源。我在上篇假设过,如果日本没有选择军国主义教育,那么日本会不会走上对外侵略道路,最终结论是会的。但是那种对外侵略是与军国主义思潮主导下的对外扩张是有本质区别的。被资本绑架的对外侵略,遭遇到抵抗后,并不会产生极端的报复情绪,反而容易选择更为恰当的手段,解决当下的问题。

以上回答了四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问题,下面才是进入主题:回望历史,眺望未来。

前文已说,读史的目的是为了看清过去,认准未来。如果需要加一条,那就是让我们成功避免掉入陷阱。因为,在历史的长河里,很多事件是在不断重复的。

日本社会的崛起起源于明治维新,快速发展得益于军国主义教育,民众的团结精神达到了空前统一,这有助于日本的全面快速发展,但是负面效应也是非常明显的。二战后的日本,是最直观的反应。

我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大跃进”、文革时期,人民的疯狂亦是如此,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现在有很多作家,写了很多有关那个年代的文学作品,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发展,有目共睹,但是诸多矛盾问题也依然存在。

我们常常纠缠于日本政府和民众,不能正视二战对中国人民的残酷伤害,但是我们是否想过,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人民思想是否也得到彻底解放呢?难道官本位的思想,是这些年新生出来的吗?我们是否有些观念,还没有彻底从封建残留思想中完全解放出来。一方面呐喊着,另一方面又默默的认可着。如果我们的人民是真正的彻底的现代人,还会成天声讨“政府”吗?

福泽吉谕在一百多年前发问:“中国人所要的,究竟是国家的政府,还是政府的国家?”

这个问题困扰了国人数百年,今天如果你弄清楚了,请站出来回答一下!     在前文中对自由经济的狭隘进行了论述,日本就是很好的例子。当今世界,像日本这样,被经济寡头绑架的政府多的是。离我们更近的韩国岂不是更为明显。现如今,有多少人在鼓吹自由经济,对国有经济恨之入骨。打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论调,讨伐政府,说中国的市场经济根本算不上市场经济,直言政府是独裁政府。

在此,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清醒一下!

看看二战后的日本,到目前为止,连一个独立自主的政府,都算不上,你跟我谈什么自由?

现如今,在我国民众中,俨然被两种思潮所裹挟着。一种就是自强自立的过渡民族自豪感,一种是自愧不如的过度自卑感。简单说就是,矛盾的心理,正在摧残着我们的大脑。或许你真的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该自豪,还是感到自卑!

看到祖国70年的自强不息的“跨跃式”发展,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但是又看到日本、德国的工匠精神,哪怕在一根牙签上,所付出的心血,又自愧不如,心中难免产生无穷的忧虑感。被这两种思潮折磨着的中国人,有的人在捧中国,有人在踩中国。他们就像是矛盾的两面,时时刻刻都在斗争,时时刻刻都在消耗,但是这种斗争与消耗,又对推动中国前进和发展,有什么意义?

我们的祖国在实现“跨跃式”,离不开千千万万中国人民的辛勤劳动和无私付出,作为新时代的中国人我们感念,我们也无比自豪,但是我们也更应该正视历史。

跨越代表着什么?

日本在二战后,仍然能迅速崛起的原因又是什么?他完整的工商业体系和良好的科技基础,并未因为二战受到毁灭打击,这才是他们崛起的根本原因。二战后的日本,表面上在废墟上重建,实质上只是重新给日本通上了电,开动了机器,恢复生产经营,恢复对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这一命题的继续坚持,所以日本的迅速崛起,有它的历史原因。

而我国的发展,实质上在废墟上搞建设。为了追赶日本、欧美,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走,跨越式发展,终于赶超日本、赶超欧洲强国,成功追上了美国。但是我们也要意识到,我们在跨越式发展过程,有很多基础没有打牢。虽然我们有全世界最完成的工业体系,但是很多东西还未能完全脱离苏联的遗留。我们是在诸多方面赶超发达国家,成为世界一流,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已经全面超越了发达国家。

如果你能正确的看待这个历史遗留问题,那么你也就不会感到悲切不已,也不会在意别人的恶意攻击。当别人质疑你连个好相机、好汽车都造不来的时候,你也就不会急躁的非要扒开裤子,找个东西回怼回去了!你可能也会说:“嗯!你说的对!”等我们自己造出一流的东西了,他自然就会闭嘴了!

被世界抛弃的时候,没有人会给你打招呼?如果抱着传统思想固守不前,就会像满清政府一样,被一个不起眼的日本远远抛在后面。我们有功夫打口舌仗的时候,还不如把主要心思和精力集中在对未来世界发展方向的探究上。毕竟谁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谁就掌握了未来发展的正确方向。

毛主席在带领中国人民革命的时候,很早就认清了这一历史规律,成功的将中国人民带入了社会主义阶段。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虽然短暂,但是意义非凡。因为只有高瞻远瞩的领袖,早早就认清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规律,社会主义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下一个历史阶段。所以在历经短暂的资产阶级革命后,毛主席把中国人民带入了社会主义阶段。这一优势,在当今世界逐渐显现出来,“中国模式”正在成为世界各国争相研究的方向。

这才是我们真正值得自豪和骄傲的!

随着社会主义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社会内部矛盾也在发展,外部矛盾也日趋复杂。虽然这不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能够解决的,但是确实我们应该关注的。因为内外矛盾,时时刻刻无不与你我息息相关。

阶层固化,社会内部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日本在七八十年就已经出现了,而我们在近些年才越来越明显。虽然日本到目前为止,并未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是至少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参考作用。中国政府通过扶贫攻坚,一带一路,以及持续加大对西部欠发达地区的持续投入,都是在努力解决社会发展严重不均衡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看到的,而且正在努力做的,成效非常明显。

都在说日本逐渐呈现一种“低欲望”状态,映射到我国,似乎已经在某些方面已经呈现出来。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些社会问题的出现,代差几乎已经消灭,时间差缩小的非常快。至少说明,我们的社会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与日本社会发达程度相近的水平。但是这一问题,也同样是摆在政府面前,必须解决的。因为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很快我们的社会也将全面进入“低欲望”状态。

前文曾说过,日本政府和民众为什么不能正视历史?对应过来,我们的人民为什么摆脱不了“官员”的认识?根本都是观念遗留问题。改变一个观念,需要的时间,而且是漫长的时间。或许等我们的人民都能很好的回答“究竟是国家的政府,还是政府的国家?”这一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思想也就完全解放了,我们也就彻底自由了。那时候的日本人,也应该能够正确认识历史,诚恳的向它曾经伤害过的亚洲人民致歉了!

现阶段摆在普通民众面前的主要困难就是,如何解决我们的认知水平与社会主义中国发展不相匹配的问题。提高思维认知水平,才不至于被一些“网络大V”牵着鼻子走!

恰如,现在的“港毒”事件。一群无知盲流少年,被心怀不轨的政客和资本家裹挟,充当“没落”时代的打手。冲锋在前,暴力破坏香港社会稳定,其实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拨开资本家及某些政客的面纱之后,你将看见他们的丑恶嘴脸,在他们丑恶的嘴脸背后,还隐藏着更为险恶的目的。

这种把戏,在日本自由民权运动中被应用过,也在满清政府镇压义和团运动中也使用过。与其在网上摇旗呐喊,不如脚踏实际,干好自己的工作,不要把时间、精力浪费在和键盘侠的口水战上。

跳梁小丑始终是小丑,中国政府也不是一百多年以前的满清政府。

既然是眺望未来,那么不妨来猜测一下未来!

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资本主义必然要走向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最终也要走向共产主义,实现所谓的天下大同,自此达到社会的最高形式,国与国之间的界线,届时也将全部消除,所有武器将变成一堆废铁,除非还要用来抵御外星人的侵入!

首先,猜测第一个问题,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过渡。

资产阶级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马列主义早在一百多年前的论断。而且就目前这个状况来看(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状况),资产阶级是不可能轻易交出政权,这是符合马列正确论断的。

在《世界秩序》这本书中,基辛格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外交家始终胸怀,美好的民主自由梦想,渴望通过以美国为代表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带领世界各国走向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体系。之所以说,基辛格是常怀美好梦想的。那是因为他所坚持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以“民主、自由”美国梦为基础,建立的均势体系。正是因为美国有这样一帮“理想主义”政客存在,颜色革命才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出现。但是颜色革命的结果,却远远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常常被搞砸,这对他们来说是常事。

为什么会搞砸?因为“理想主义”的背后,紧跟着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经济寡头的政府,在利益面前,理想只是个幌子。这一点可以参照日本和韩国的国家形态,实质上被美国“阉割”过的政权。没有军队的最高指挥权,连附属国都算不上,军事上的钳制,随时随地蔓延到国家的各个方面。日美的“广场协定”,就是一场赤裸裸的薅羊毛游戏,眼看着就要夺得世界经济头把交椅的日本,一下子被薅回了“解放前”。国内很多经济学家研究日本丢失的那十年,事实上那十年日本正在全面为美国打工。被阉割过的日本政府,只能做一只小绵羊,任人宰割!这就是世界秩序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侵略只是二战时期对外扩张、掠夺的变种而已。

被资本绑架的政府,表面上是为了民主、自由,本质上是改变不了其贪婪的本性的。

所以资本主义要想过渡到社会主义,必然要经过一场声势浩大的革命。只不过这种革命,不一定要动用大炮、导弹。

何时开始?何时到来?

资本主义发展到极端的时候,资本的无限集中,国内矛盾不断上升。现阶段,资本主义国家,可以通过对外变相“扩张”转嫁国内矛盾,但是这种方式并不会持久,毕竟资本主义理论在世界的影响力,逐渐在减小。诸多颜色革命国家,用流血的惨痛教训已经说明,这种资本主义革命,并不适合他们。

很多国家也已经意识到了,资本主义已经不再是最理想的社会形态。诸多欧美发达国家,已经开始研究社会主义,开始认可和接受“中国模式”。

那么,就进入第二个问题,“中国模式”是社会主义的最高形式吗?

依个人之见,现阶段的“中国模式”,并不能完全称之为社会主义。所以,我们的政府称其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为这个“特色”里面,以社会主义为主要内容,资本主义也夹杂在里面。

在此,不要纠结于,社会主义社会为什么要发展资本主义。小平同志早早就说过了“穷,不是社会主义”。老人家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本质说的明明白白了。

日本在明治维新期间,最开始也是实行官办企业的,但是发现官办企业根本赚不到钱的时候,果断把官办企业贱卖给民营资本家,民营企业异军突起,日本经济实现空前繁荣。这个核心是,资本家贪婪的本性导致的。我们要看到资本家贪婪本质的有害一面,也要看到资本家贪婪的有利一面。

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所作出的改革开放决定,是不符合“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理论体系”的,但是老人家把问题的本质看的很清楚,死守教条社会主义理论的中国,将又一次被世界抛弃。果断开放市场经济,让民营资本进入市场。在利益面前,民间资本家可以不眠不休,无孔不入,因为他们对利益的嗅觉最为敏感,而且行动上极为灵活。中国经济在90年代的大发展,离不开这些民营资本。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看到了市场经济的巨大效应,同时也看到民营资本家的威力。他们在资本市场巨大潜力,簇拥着中国经济腾飞。国有经济在民营经济的刺激下,也在不断更新和完善自我,实现自我的跨越。

资本最大的特点就是向热的地方集中,所以我们才会有现在的发展不均衡。东南地区已经进入发达社会,而西北地区却仍然落后不堪。世界上发达与落后社会形态,在中国完整呈现出来。

民营资本不会主动向没有发展潜力的地方有一分一厘投入的,这符合资本家的本性,但是我们有强大的国有经济。因此在欠发达的地区,高额的投入,主要就成为国有经济的事情。近些年,政府在西部的巨额投入,更能彰显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感,而在东南部地区,则是资本市场的天下。这种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完美结合状态,称之为特色社会主义。

他的弊端是否存在?

当然存在,而且非常明显,但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之下,处于风险完全可控状态。政府在关键时刻,都会做出调控,不能让资本家的贪婪本质完全暴露,而且常常要被政府消灭掉。规规矩矩赚钱,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行为可以接受,肆意践踏规则,搞破坏的行为会坚决被制止。国家用无形的大手,具体操纵调控着整个市场,使其朝着良性方向发展。

那么,什么时候会实现完全的纯粹的社会主义?

中国社会经济的全面超越世界其他国家经济的时候,这应该是个节点。因为在中国始终是国有经济为主体,民营资本永远不可能干涉政府,所有想通过经济把控政府的念头都是妄想。在国有经济为主体的国家,政府有超强的自主决策能力,当全面超越的时候,民营经济的市场份额会被压缩,只有无限扩大国有经济份额,才能实现资本的统一配给,逐渐消除现有的经济差距,不再出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因为民营资本的无限发展,结果必然是资本的高度集中,贪婪的资本家,根本不会拿出更多的资本去改善工人的生活的,这是资本家的本性。

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那什么时候才会实现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

按照目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状况,就拿东亚日韩两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来说,政治是经济寡头的政治,大家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政治跟小孩过家家一样,只不过背后很血腥。社会矛盾日益加深,他们又找不到突破口。就像是一个贪婪的大胖子,只知道吃,不停的吃,吃到最后,只有被撑破肚皮。按照社会发展的速度来看,三五年就已经可以被称之为一个时代,而且由于科技进步,这个时间还在不断被压缩。社会变革的时间,也会逐渐被压缩。

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历经上千年的发展,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又是上千年,但是从资本主义初级阶段,到中级阶段,甚至是发达阶段,仅仅一百多年的时间。单从这个时间轴上看,社会阶段的跨越越来越短。

到时候,有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个很难预测,但是世界范围内,普遍性的革命是肯定会有的。是革命就会有流血、牺牲,因为资本家是不会主动交出权利的。但是绝对会有少数“红色”资本家站在民众的一边,成为革命的重要支持者,这是肯定的,这场动摇资本主义社会根基的运动,会很快出现,并且迅速蔓延开的。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世界范围内,仍然还有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他们在这场革命运动中,发生较大流血、牺牲事件的可能性更为严重,毕竟对他们来说,要实现的不只是过渡,而是真正的跨越社会发展规律的巨大变革,到时候谁能充当“救世主”,帮助他们顺利实现跨越,让我们拭目以待!

至于从社会主义晋级到共产主义,实现世界大同,这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啥时候能消除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不均衡,啥时候就是最成熟的时机。但是小范围的共产主义肯定会提前出现。比如在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欧盟体系,就曾是一种很好的尝试。虽然这种体系,终会因为发展不均衡而解体,但是至少会是一个很好的样板,毕竟在社会主义阶段,资本已经不可能控制和操纵政府,进行一个范围内的调控,实现均衡发展相对更容易些。对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就暂且留给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这些专业人士去研究吧!

终章,这算是最需要仪式感的一件事情!

回望历史,眺望未来!

多一点自信,少一点戾气;

多一点情怀,少一点悲悯;

不怨愤过去,不悲悯未来!

看的清历史的人,才能看得清未来!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惊鸿一瞥c    个人微信:692656213(无忧小书匠)

用独特视角解读历史,知史而明荣辱;用生活字解读文学巨著,感悟冷暖人间;用文学点缀生活,做一个文字的“搬运工”!

希望前行的路上,有你相伴!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