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告:再见了,太行山超长待机女王

母豹F2讣告

500

华北豹F2,科学编号HS1501F,2015年3月22日,它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红外相机里;2023年6月23日,它最后一次经过了我们的红外相机。F2陪伴了我们9年零3个月,是和顺最长寿的母豹,它至少养育了两窝共计5只幼崽。

F2非常坚强,它与和顺-榆次以及太行山一同经历了新能源开发、造地、疫情、划定关键栖息地,它总是不断给我们惊喜,为保护工作注入新的力量。

虽然不能再次见到F2的身影了,但它的风骨已经铸成了保护者的信念,将永远守护着这片栖息地。

我们会永远铭记F2的。

2015年的春天,一只还没有褪去婴儿肥的年轻母豹来到了荣耀石,这是它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镜头里,之后几天它都在这一带小心翼翼地嗅闻着、探索着,后来它被编号为HS1501F,当然,它还有一个更加被人熟知的称号——超长待机女王F2

500

年轻的母豹在探索中找寻着属于自己的家园,这一年,很多地方都记录到了F2的身影,这些记录下它清秀优雅的身影的照片,后来经常出现在各种宣传报道中。

500

500

带豹回家发布会现场,我们的海报选择了F2,因为她象征着我们的希望,一代代母豹可以在太行山上繁衍扩散

女王F2的岁月

很快F2就在荣耀石一带定居了下来,那时荣耀石最强势的公豹还是M2。

时间来到2017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猫盟决定结束在和顺打游击的日子,之后的一年中相继立起的集装箱成了猫盟在和顺最早的根据地;带豹回家项目在这一年启动;而在荣耀石西边的山脊上,一座座巨大的风机正在拔地而起。

也是这一年,F2当妈妈了。4月,F2带着3只幼豹从一处红外相机前经过,这是我们在和顺第一次拍到华北豹的三胞胎

500

时隔多年,我在查看过往数据时无意中发现,走在最前面的这只小豹子就是后来编号为HS1905F的母豹。

风电施工的干扰犹如多米诺骨牌,带来的影响最终波及了整个种群,17-18年,和顺-榆次华北豹种群经历了一次“大换血”,M2的活动范围开始东移,最终消失于2019年,荣耀石迎来了一只新的公豹——M12。

500

2018年,F2在荣耀石附近留下了这张著名的“委屈脸”

流水的公豹,铁打的女王,F2的出镜率依然稳定,虽然那几年没有拍摄到它育幼的画面,但镜头里的女王依然步伐轻盈,体态匀称。熬过了这段动荡的岁月后,2021年,我们终于再次拍到了它带娃遛弯的画面,这一次,它给和顺添了两只小公豹——HS2101M和HS2102M

这一年年底,儿子们长大独立之后,我们又惊喜地拍到了F2和M12交配的画面,正当我们满心期待女王无缝衔接式带娃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2022年年初,先是M12突然消失,接着夏天之后,F2也消失了。

500

开发的脚步不断

和顺-榆次华北豹种群的栖息地主要由东边的铁桥山保护区、西边的八缚岭保护区以及中间连绵的山林组成,F2的主要活动区域就位于连接两个保护区的主山梁上,而这个区域位于两个保护区之外。

人类活动对于栖息地的改变是渐进式的,这些年和顺的山里改变一直在发生着,而影响大到能够被观察到,往往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积累。

500

这是F2活动区域内的一个点位,最初它还是一片草地,背景的夜色里能够隐约看到笔直的树干。

500

很快这里修了一条防火道,后面的树倒了,可以看出虽然草没了,不过道路的路况还很糟糕,泥泞且坑洼不平,其实豹子不排斥这种低级别的道路,所以这里仍然能够经常拍到包括F2在内的多只豹子路过的身影。

500

500

随着时间的推移,道路被越压越实,路况的改良也让更大的车辆得以进入,包括这种用来装载木料的板车。

500

500

到了2023年,道路更宽了,相机开始丢失,豹子也更少了。如今,这里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拍到过豹子了。

2022年,我们惊讶地发现,F2经常活动的区域内出现了很多新造的耕地,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连接八缚岭和铁桥山的主梁上的耕地。在五个月的时间里,各主管部门、工程方、乃至社区,通过一次次的沟通和确认,在数据层面确认这些栖息地对于保护的重要性。然而到了年底,随着新冠高峰的到来,协商被无奈地搁置,此时距离F2上一次出现已经过去快5个月了。

那一年的圣诞节,阳过的刚哥和杰哥以及当时唯一没阳的巧巧,正驾车行驶在给老豹子队队员发药的路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短暂且毫无征兆,伴随着此起彼伏地咳嗽声、紧急刹车的摩擦声和“豹豹豹”的提醒,一只豹子穿过了马路,隐藏在山坡的灌丛后面与车内的6只眼睛遥遥相望(关于这个故事,你还可以阅读《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终于看到豹了!就二十米!》)。

“你那天为啥不带相机?”我愁苦地看着巧巧发来的手机视频抱怨着。

500

“我把它和所有那附近出现过的个体都对了一遍,最像的居然是F2。”我对这个结果非常不自信,它都消失那么久了,会有奇迹发生吗?

等到那一期的数据收回来之后,我真的在他们遇见豹子附近的点位见到了久违的F2,而拍摄时间就在偶遇豹子的第二天。

500

欢迎回来,老朋友(拍摄于2022年12月26日)

时至今日,我依然唯心地认为它回来是为了告诉我们:没事的,我还在,你们很努力了,再坚持一下吧,我们会一起挺过这一关的。

一起走完最后的路

到了2023年,在各方的努力下,造地风波逐渐平息。政府划出90亩左右的工程范围,用于华北豹重要栖息地的生态修复,还划出了和顺-榆次华北豹种群保护关键优先区的范围。

从缺乏了解到相互合作,保护在风雨中跌跌撞撞地前行着,并愈发成为当地人的共识。2023年春天,我们拍到F2与M13同行,女王也再一次回到了荣耀石,只是它的步伐不再轻盈,6月,它迎面经过一台相机之后便再次消失了。

500

F2和M13同行的身影

与此同时,各方也在努力推动主梁上那片土地的生态修复工作。由于自然的坡度被改造成了有落差的梯田,山梁的通过性变差了,原来的植被更是被彻底地清除,如何修复需要一套完整的方案。

另一边,我注意到F2经常出现的区域搬进了新的豹子,有它的老邻居HS1901F,还有一只年轻的母豹HS2129F,我开始隐隐地觉得,告别的时刻也许真的要来了。

今天,2024年6月24日,距离F2上次出现已经整整一年了。

可以说,F2不光是伴随了我们了解、保护华北豹的历程,也伴随了在和顺县-榆次这个栖息地斑块里,官方、民间多方力量,对华北豹重要栖息地的重视和努力过程。它见证了一次又一次保护区之外的开发,也见证着修复探索的努力。目前,科研合作团队和政府仍在为华北豹栖息地努力争取生态修复的资金。希望它的后代们,可以继续在它生活过的地方,开枝散叶,生生不息。

大家不会放弃的,办法一定会有的。土里的种子会再次发芽,森林会再次被种下,未来你的子孙回到你的故土了,重新放置在那里的红外相机,会向它们讲述你的故事。

说到子孙,你女儿HS1905F去年当妈妈了,也是三胞胎呢,你现在是外祖母了。

500

HS1905F的一家

HS2101M也长成了肌肉结实,威武雄壮的山大王了,还抢了M14的地盘,把它赶到我们的豹乡田去了。进入冬天,小伙子闯劲十足,继续扩张地盘,跨过了337县道,还赶走了那边的另一只公豹。

所以,你就放心吧。

从2015年到2023年,9年的时光,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

再见了,F2,谢谢你的陪伴。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