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个被英国拒签的人吗?最新:《第二次被英国拒签,我后悔从高校辞职…》

转自公众号“叫虱”(ID:LouseSolo),作者虞乐仲。

上上周二,晚上九点出发,我自驾去重庆,准备第二天第二次向英国领事馆投递签证资料。

凌晨2点,我才到达重庆预定的酒店。

那一刻,人已经是疲惫不堪,一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九点醒过来,匆匆忙忙吃完早餐,开车离开酒店,来到签证服务中心。

我比别人多花了将近五百元,买了贵宾服务,所以,不需要等待,一到就可以办。

速度非常快,十分钟就办完了。然后,我马上开车,返回贵阳。

由于这一次,我提交的财务资料比较充足,而且对资料的重要内容,都自己做了英语翻译。

在英文自述信中,我解释了自己为何选择英国作为欧洲之行的第一站:

I pick UK as my first destination of European tour, because it is well located for flight transfer with English as mother tongue. This may help ensure me a sweet beginning of this long-hoped-for journey.

(欧洲之行,第一站我选择到英国,因为那里转机非常方便,而且母语是英语。这必将让我这段向往已久的旅行能有一个愉快的起点。)

和第一次一样,我再次告诉他们,我到欧洲旅行的目的,除了旅行本身,还为了获得更多写作和思考的素材。

My essays incur me many refutations and sarcasm because I never been to the much-criticized West but always advocate a close Sino-Western tie. It is my sincere wish that this European trip can inspire me for more writing and thinking, and help make my essays more persuasive and my thought more incisive.

(因为我的文章,我备受驳斥和嘲讽,因为我从没去过被不少网民批评的西方,却总是提倡中国与西方搞好关系。我真诚地希望,这次欧洲之行,能启发我进行更多写作和思考,让我的文章更有说服力,让我的思考更加犀利。)

递交资料之后,我有八分的自信,二签应该可以通过。拿到签证之后,再去办一个德国签证,今年的欧洲之行,就指日可待了。

回到贵阳的当天晚上,我收到一封来自英国的电子邮件,说是我的电子资料已经达到英国签证处理中心,请耐心等待。

这封邮件的友好态度,让我更有自信,这一次自己应该可以拿到签证了。

谁知,就在几天之前的某个早上,我刚刚醒过来,就收到一封电子邮件。

带着8分通过,2分被拒的忐忑,我用颤抖的双手,点开了邮箱。

附件PDF文件的标题“Refusal Letter”,让我瞬间明白,自己再次被拒了。

这一次的打击,远远比比第一次来得沉重,因为我真的做了十分充分的准备。

今年的欧洲旅行计划,看来就此泡汤了。我关闭了电子邮件页面,不想看第二页的拒签理由,反正已经没戏了。

起床之后,牙齿没心情刷,早饭没心思吃,心情万分沮丧。这两趟重庆签证之行,前前后后花费了我五千多元钱,却落得一场空。我能不难受吗?

坐在沙发上发呆了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悲伤情绪有所缓解。

我想,还是看看拒签理由吧。

第一次拒签是因为个人资产与旅行预算不匹配,因为我只提交了一张银行卡。

这一次,我提交了几份财务证明。原本以为,钱多了,是绝对没有问题了,可以让他们放心了。结果,我还是被拒签。

拒签理由足足占据大半页面。问题主要出在,我是自由职业者。

作为自由职业者,我无法提供工作证明。他们认为,仅凭自媒体账号,无法确定我的职业,尽管在长达将近两页的个人英文自述中,我非常诚恳地告诉他们:

In the past ten years, after I got PHD degree and landed a good job in a university, I’ve toured a dozen of countries during summer and winter vacation and have been lucky enough to leap on the We-Media bandwagon in China in the year 2020 when I started a spare-time career as an internet writer.

(十年前,获得博士学位之后,我在一所大学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过去十年,寒暑假期间,我到过十几个国家旅行。2020年,在中国自媒体风潮还方兴未艾之时,我有幸在工作之余开启网络写作生涯。)

All my essays are open for reading on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Tap WeChat app and scan the QR code, you won’t miss any of them. After reading some of these essays written in the past four years, on the flagged Travel as A Thinker section, you will be assured that I am in no way lying.

(打开微信,扫一下二维码,你们可以读到我的所有文章。在我已经标志出来的“思想者旅行”这个板块上,你们只要读一读我过去四年写的一些文章,一定会相信,我是真诚的游客。)

然而,仅凭这些文字,我很难说服他们。

另外,在职人员每月都在固定那几天发工资,所以,收入项目一目了然,而我和上班的人不一样,作为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的收入流水是没有规律的。

我的账单每天都有进进出出,不但看去比较混乱,而且分散在微信、支付宝、银行卡。这导致他们看不懂,尽管我的英文收入解释信足足有一页多。

另外,这一次,我提供的几份财务证明上的资金数额比上次多了好几倍,反倒让他们疑惑了:这些钱的来源到底是什么?

英国签证官非常在意这个。好几位非常有钱的申请者,和我一起前后被拒,就是因为没有解释清楚大额资金来源。

我无语了!若要证明的话,十年之内的银行、微信和支付宝财务清单都得翻箱倒柜地给找出来。这方面,国内银行倒是有清楚的进出记录,但是,银行不可能给客户提供这一类长时段的证明。

为了打动签证官,在英文自述信中,我告诉他们,我五十岁从高校辞职,就是为了开启新的人生,独自周游世界:

My enlightening thinking and writing rewarded me with many fans......I felt mentally and financially prepared for a fresh start at the age of 50, a very important life intersection,shaking off job bondage and setting out on a global journey. Why not be courageous enough to embrace it since I am doomed to a unique single life which really free me from many financial burdens?

(我坚持启蒙立场的写作,为我赢得了很多的读者。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在财务上,我都为自己在50岁这一人生关键节点,开启新的人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决定挣脱所有工作束缚,启程周游世界。既然上天注定,我要用独特方式走完一生,为何不勇敢地拥抱这个新的起点呢?毕竟,单身让我免除了很多经济上的负担。)

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是,英国人似乎不认这个理。签证官什么都不管,责任就是堵住所有潜在非法移民。所以,无论我怎么说,仍然无法消除他们的顾虑。谁让我无法提供清晰的收入流水和职业证明呢?

在欧美发达国家中,英国已经算是比较大度了,办个旅游签证尚且如此困难,德国、法国、美国、瑞典......的旅游签证,估计就更难了。

我五十岁辞职,原本就是为了周游世界。万万没有想到,辞职之后,周游世界竟然这么困难......被拒签的那天,我真的有点后悔从高校辞职。

不过,这种后悔情绪只是一闪而过。欧美暂时去不了,我可以先去非洲、南美洲。总之,多走一些地方,让欧美国家相信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游客,而不是潜在的非法移民。

我相信,欧美国家不会一直如此固执地拒绝一个如此真诚的中国游客。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